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神医帝凰:误惹邪王九千岁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578章 是朕吩咐的

    金嬷嬷冷冷地瞧着凰歌,唇角是不阴不阳的笑。

    “皇后娘娘若是为了这个生气,那着实是我的不是了。”

    瞧见那边常青树旁边露出的一抹明黄,凰歌叹了口气,道:“可是我记得当初皇上亲口承诺过我,说我即便见了他都是不用参拜行礼的,若是皇后娘娘介意的话,那我好好行礼便是了,还望皇后不要动怒了。”

    说完,凰歌俯身,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皇后万安。”

    皇后脸色铁青:“楚凰歌,难道还是本宫逼迫你了不成?你摆出这番不情不愿的样子,给谁看呢?别以为你背靠敬王府,本宫就拿你没有办法了!”

    凰歌有些不解地抬头:“皇后娘娘,我并没有不情愿啊,方才是我忘了行礼,是我的不是。皇后若是还不满意,尽管责罚我便是了。”

    “母后,既然如此,就连她和这些宫女一起罚了,也好叫她知道我们的厉害!”

    云静眼中闪过一丝快意,立刻撺掇皇后道。

    “既然如此,金嬷嬷,去给敬王妃掌嘴五十,让她知道这宫中是不能乱说话乱顶撞人的。”

    金嬷嬷立刻应道:“奴婢遵命!”

    说着,金嬷嬷就要上前去掌嘴,却听见背后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朕看谁敢。”

    皇后和云静心中一惊,连忙回头去行礼:“皇上,您怎么来了?”

    云景轩冷冷地看了皇后一眼,道:“皇后好大的威风,若是朕不来,敬王妃岂不是被你们掌嘴五十了?”

    皇后嘴唇颤抖了两下,道:“皇上,是敬王妃先对臣妾不敬,臣妾才想略施小惩的!”

    云静咽了口口水,道:“父皇,确实是敬王妃先对母后不敬的,女儿可以作证!”

    云景轩负手而立,只是拿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云静,便继续道:“当初朕确实开过口,说敬王妃到了宫中不必行礼参拜,难道皇后全都忘了吗?”

    “这……臣妾……”

    皇后脸色沉了沉,皱眉狠狠地瞪了金嬷嬷一眼。

    如果不是金嬷嬷方才提起这茬儿,她根本都不会想起来的!

    “更何况,朕虽然有此吩咐,可敬王妃进宫,却都是还是礼仪周全毕恭毕敬,如今不过是忘了一次,皇后怎么就抓住不放了?”

    云景轩皱眉看着皇后,有些不悦地问。

    他知道皇后不喜欢敬王府,更不喜欢楚凰歌,但是没想到,皇后竟然能处处找茬,在礼仪上说事儿。

    敬王妃对他这个皇帝可都是恭恭敬敬的,当初拿回属于她母亲遗物的玉佩时候,都还特意问了苏明安他是否会介意,云景轩对这样的态度很是欣赏,他觉得凰歌心中,对他这个皇帝是毕恭毕敬的。

    “皇上,臣妾知错了。”

    皇后脸色难看,咬着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硬着头皮认错。云静见自己的父皇如此偏袒凰歌,心中早已恼怒至极。

    可是最近,她在太后皇上面前越发不受宠,所以现在也不敢像是从前那般娇蛮,又想到母后教自己的隐忍,便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皇上,千不要怪罪皇后,今日之事,本来就是我的不对。”

    凰歌淡淡地道:“皇后娘娘母仪天下,纵然皇上疼爱我和王爷,可我们也不该恃宠而骄,见了皇后竟然忘了行礼。今后我一定改正,时刻不忘宫中规矩。”

    皇后听在耳中,只觉得阴阳怪气的,可当着云景轩的面儿,她也不好发作,只能悻悻地道:“敬王妃,皇上既免了你的行礼,那你以后也不必客气了,今日是本宫忘了,才造成了误会。”

    凰歌对着她一笑,十分客气。

    云景轩让苏明安把凰歌扶了起来,关切地问:“敬王妃来宫中,可是来给太后请脉的?”

    凰歌笑着道:“是,如今马上就要过年了,年下我也不好进宫,便趁着今日空闲,来给太后请脉。”

    云景轩笑着道:“朕也是要去太后宫中,既然如此,便同行吧。”

    说完,竟然是不管皇后母女,径直向前走了。

    凰歌却没再忘了礼数,笑着告辞:“皇后,大公主,我还要去太后宫中请脉,就先告辞了。”

    皇后和云静站在原地,脸色铁青。

    “母后,我们不也是要去太后宫中的吗!”

    云静捏紧了手中的帕子,目光阴冷地盯着凰歌的背影,问皇后道。

    皇后冷笑一声:“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你父皇根本不待见我们,太后自然更不想见我们了。走,回宫!”

    她堂堂中宫皇后,自然也没必要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母后,自从上次的太后被孙嬷嬷下毒之后,父皇就一直对咱们不冷不热的! 您就不能想想办法,让女儿恢复以前的恩宠吗!”

    想到凰歌竟然全身而退,云静就气的不行,拿脚狠狠地踢了一下地上突出来的鹅卵石,可谁知道那鹅卵石只是表面凸起,实则还深深地嵌在地上,云静一脚过去,那石头没动,她的脚趾倒是疼痛不止,当即跳起来抱住了自己的脚。

    “公主怎么了?没事儿吧?”

    荷花见状,赶紧上前扶住了她,却被云静狠狠地甩了一巴掌:“这地上怎么会有石头?你们这些贱婢是怎么看路的?”

    荷花捂着脸站在一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皇后冷哼一声道:“堂堂皇室公主,粗鄙无礼任性刁蛮,还想获得你父皇的宠爱?你就等着云蝉那小蹄子爬到你的头上吧!”

    说完,皇后冷冷地拂袖而去:“真不知道本宫怎么生出你这样的蠢货!”

    云静从来没挨过骂,听皇后骂自己“蠢货”顿时愣在当场,金嬷嬷连忙劝道:“公主千万别介意,皇后娘娘这是被那敬王妃气坏了!”

    说完,也顾不得安置云静,便赶快追上了皇后:“皇后娘娘,大公主年纪还小,又是千娇万宠长大的,沉不住也是有的,慢慢调教就好了,您千万不要和她置气……”

    金嬷嬷一直知道,因为云静那简单的头脑粗暴的脾气,皇后不知道生了多少气,可这便是从小儿娇纵的结果啊,云静已经这般大了,想要她改变,那属实是不易的。

    “本宫从来都对她悉心教导,可她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如今竟然连云蝉那个死丫头都比不上了,你叫本宫的脸面往哪里放!”

    皇后越想越生气,回到宫中之后狠狠地摔了一套茶盏!

    “那平妃和七公主不重要,皇后娘娘,要紧的是那柳妃和二皇子,如今他们母子二人在皇上面前可是最有脸面的了,焉知皇上如此对您和静公主,不是那柳妃撺掇的呢!”

    金嬷嬷凑近了皇后,低声道。

    皇后脸色一沉,手指情不自禁地捏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