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神医帝凰:误惹邪王九千岁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583章 去查清楚!

    寿康宫这边的动静很快传到了皇后宫中。

    “皇后娘娘,太后命人把那两个道长给关起来了,他们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金嬷嬷脸色凝重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压低了声音在皇后耳边道。

    皇后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狐疑的看了一眼金嬷嬷:“怎么会?前几天皇上不还用的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出问题?”

    当初她之所以让温家找了这两个道士进宫,便是为了在一定程度上把控云景轩。前些日子两个道士传来反馈,说云景轩很是信任他们,她还甚是心安。可这才过去了短短几日……怎么会突然出问题?

    那丹药在短时间内能够让人精神勃发,感到身强体壮,云景轩应该对它们十分喜爱才对!

    “这个奴婢也不知道,不过奴婢猜想,应该是跟那敬王妃有些关系。”

    金嬷嬷犹豫了一下,对着皇后道:“今日是那敬王妃进宫给太后把脉的日子,皇上还是和她一起去的!若是她也给皇上诊了脉,看出了什么端倪……”

    “你说的有道理。”

    皇后脸色凝重,冷冷的道:“这楚凰歌可真是阴魂不散!若真是她搅和了我们的好事,那可真是罪该万死!”

    “哎呦,我的皇后娘娘啊!”

    金嬷嬷叹了口气,有些烦恼的看着皇后:“这敬王妃可真真是命硬,之前咱们想了那么多法子,竟然都没能奈何她!那楚国公专门找了刺客去对付她,竟然都失败了。如此命硬之人,我们该如何对付她?”

    这话倒是提醒了皇后,她皱了皱眉:“楚国公最近如何了?”

    当初楚鸣渊是遵从了太子的意思,在刺客楼找人对付楚凰歌的,这件事情她这个皇后是知道的。

    楚鸣渊失败以后,竟然被那楚凰歌抓到了把柄,害得家破人亡,关在了国公府中,所谓人走茶凉、树倒猢狲散,昔日繁盛的楚家也如大厦倾塌般轰然倒地,近日再没有了音讯。

    “国公大人应该一直在国公府中吧,毕竟那么多虎龙卫守着,他也不可能出去。”

    金嬷嬷冷哼一声,眼神有些鄙夷。

    堂堂楚国公,竟然被自己的亲生女儿扳倒了,多年基业毁于一旦,真是可笑又可怜。

    “那就让我们的人去国公府中看个究竟,这人既然还没有死,想必也该能派上些用场。”

    皇后唇角勾起一丝阴森的笑:“即便他不能成功,也可以恶心那楚凰歌和夜千丞一把,叫他们知道,本宫也不是好惹的。”

    “是,奴婢今日就去安排。”

    金嬷嬷恭敬的应了一声,脸上神色十分顺从。

    皇后端起手边的茶水,起楚家家破人亡之事,本宫隐隐觉得有些蹊跷。”

    “皇后娘娘的意思是?”

    金嬷嬷不解的看了一眼皇后,疑惑的问道。

    “即便楚鸣渊杀了萧姨娘,可楚凰歌到底是楚家的女儿,她为什么会如此狠心的非要楚家消亡?如果只是为了杀母之仇,倒也不至于吧?”

    萧姨娘是楚凰歌的生母,可楚鸣渊也是她的父亲!如果真的是一家子,有什么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难道非要搞得家破人亡?听说当日楚凰歌来朝中告状的情形,分明是要把楚鸣渊置于死地!如果不是楚家有先帝遗旨保身,楚鸣渊可能就真的性命不保了。

    “皇后娘娘,奴婢倒是觉得,是那敬王妃心狠手辣毫无人性!才能这样狠心地对待自己的家族和父亲!”

    金嬷嬷鄙夷地看了一眼敬王府的方向,不屑地道。

    “不对,此事不符合常理,肯定不会那么简单。”

    皇后冷静的摇了摇头,心中的疑惑始终不能消散:“这样吧,你找机会亲自出宫一趟,问一问那楚鸣渊到底是为何。若是他能说出其中缘由来,兴许我们还能找到对付那楚凰歌的方法!”

    金嬷嬷眉头一皱,恭敬地道:“奴婢一定仔细询问他。”

    这边御书房中,云景轩脸色阴沉坐着,全无看奏折的心思。

    “皇上,太后和敬王妃也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

    苏明安知道他的心结所在,低声劝道。

    从寿康宫回来,皇上的脸色就不大好,他跟在皇上身边多年,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皇上还是在生气那两个道士的事情。

    “朕何尝不知道?只是太后把此事办的太过鲁莽!”

    云景轩依然闷闷不乐:“说那两位倒是真的是未来仙家,那我们岂不是真的得罪了仙家了?”

    苏明安笑了一声道:“皇上,即便他们真的是小有所成,你也不必担心他们会因此报复。如今,咱们云墨国有敬王九千岁和上官国师镇守,那两个道士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你还怕他们做什么呢?”

    苏明安说到了点子上,云景轩终于笑了起来,舒了口气道:“你说的对,朕倒是险些把他们给忘了。”

    苏明安见机赶紧劝:“而且,敬王妃的医术您是知道的,她既然说那两个道士心怀不轨,那十有必然是了。等过几日咱们看看那两个道士的下场,一切不都明白了吗。”

    云景轩缓缓的点了点头,心中的芥蒂终于放下了。

    敬王妃确实有本事,就连那前所未有的开颅手术都能做,她说的话,必然不假。

    云景轩和苏明安说话间,一个小太监从外面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皇上,太子殿下和二皇子殿下回来了!如今已经到了宫门口了!”

    云景轩顿时大喜,脸上也有了笑容:“让他们来见朕,正要看看他们此行收获如何!”

    小太监应了一声,慌忙又出去了。

    云烨和云锦回来,自然是要先来给云景轩复命的。

    此时,两人都在宫门外下了马,大步朝着御书房赶来。

    只不过两人相隔足有八丈远,都是神色冰冷,一幅相互厌弃之态。

    云烨作为太子,自然是走在前面,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云锦,眼中满是鄙夷。

    这次禹州之行,他和云锦分开,各行其是,收获自然也都不同。

    云锦那傻子到了禹州之后,分明已经知道了刺杀云南王一家的并非是土匪,还执意要去剿匪,简直是蠢不可及!

    更可笑的是,知道官兵来了之后,禹州的那些土匪便一哄而散藏了起来,云锦竟是一无所获。

    而他就不一样了,他经过了几日的详细勘察,终于发现了那些刺客的踪迹,竟然还有幸抓到了几个,带回京中来。等到了父皇跟前,父皇必然要赞他行事果断、足智多谋的!

    云锦走在后面,自然看到了云烨那带着得意和嘲讽的眼神。

    “太子哥哥,此次禹州之行,你着实办得不错。想来父皇必然龙心大悦,到时候还请哥哥替我美言几句,也免得弟弟一无所成,被父皇责罚。”

    云锦勾了勾唇,似笑非笑的道。

    云烨冷笑一声:“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在禹州若是乖乖听我的话,今日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太子哥哥教训的是。”

    云锦挑了挑眉,唇边笑意不减。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