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魔帝归来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951章 船上的小酒馆

    说起这怒海帮。

    当年不过就是一群海盗而已。

    他们连倭寇的能力都不如,只是在倭寇的势力之外混口饭吃罢了。

    虽然苍民岛如今灵气充沛,并且那海骷髅也将修为推入到灵基境界。

    但他以及他手下的怒海帮仍旧是个小势力而已。

    李凌只手便能将他们都灭掉,何必在意这些事情呢。

    若是他们能让李凌出意外,恐怕除非天地倒悬吧。

    董妍仔细想想也是。

    真正厉害的并不是怒海帮,也不是海骷髅,而是亚特州!

    李凌拜别董妍之后便登上了怒海帮的船。

    上船的时候有两个帮众拦着,李凌亮了腰牌之后对方便不再拦截。

    “原来是自己人,看你这么年轻,是新来的么?”

    李凌没有回答,而是直接上船了。

    “靠,这么傲气!”

    李凌的行为引起了那两个看守舢板的人有所不满,但由于他们还要继续看守,所以也没有给李凌找麻烦。

    当李凌和哑哑上船之后,便四处看了看这艘船有什么特别之处。

    要说特别之处,还真就没有。

    船上的水手不少,但是他们在炎明王朝的势力范围内也不敢把自己海盗的身份亮出来。

    现在怒海帮在名义上只是一个做生意的商帮。

    只要飞鹰卫没有下令要打压他们,他们是万万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们只是在炎明王朝以及亚特州之间的缝隙讨个生活罢了。

    船上除了怒海帮的水手以外,还有许多别的人。

    这些人当中有平民百姓,但并不算多,大多是凶神恶煞的修炼者。

    不用说,这些修炼者皆是对炎明王朝有所不满。

    他们打着做生意的旗号登上了这艘船,准备在出海之后去投奔到亚特州。

    相对来讲,现在在宰相李行风的治理下,炎明王朝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吃不起饭的饥民百姓,所以老百姓投奔到那边的人则比较少吧。

    仔细看了看这些人,李凌也没觉得他们到底有多么厉害。

    尽管他们都心怀鬼胎,但李凌也懒得去管了。

    他只有到了亚特州之后看到那边的情况才能确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甲板上走了两圈,这艘船便已经了。

    这艘船的航线是以去西白州的名义,当他们继续往南航行之后便会偷偷地驶入亚特州。

    到达亚特州之后他们再绕道去西白州,最后再把西白州一些想要投奔的人拉到亚特州,最后再返航回到炎明王朝。

    如此两个来回,能让这艘船赚个几千万两银子。

    根据董妍所说,怒海帮拥有五六十艘这样的船,最近这段时间简直是血赚。

    有句俗话说得好,赔钱的买卖没人做,杀头的买卖可有人做。

    在金钱的诱惑下,怒海帮就是做起了这种杀头的买卖。

    也就是董妍还没有收集到更完整的证据所以没有直接灭了他们。

    若是飞鹰卫出手的话,恐怕怒海帮的这点小伎俩会导致他们的毁灭吧。

    通过别人谈话当中得知船上有个小酒馆。

    李凌决定领哑哑过去歇一会。

    小酒馆对乘客的收费可是相当贵,但是对怒海帮帮众则是只收成本价。

    在这艘船的二楼,李凌走进了那间比较破旧的小酒馆。

    小酒馆里大约有二十多张桌子,坐着一百多客人。

    来这里的人不光是为了喝酒,也是为了观赏船上那唯一的娱乐活动。

    原来在小酒馆的前方部位是有舞娘在表演的。

    虽然那些舞娘的姿色并不是特别好,但对于在大海上航行的水手们,这已经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消遣活动了。

    整个小酒馆都在响着欢呼的声音,有的帮众喝多了甚至会给表演的舞娘扔一些钱。

    李凌没管那些,他领着哑哑找到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女儿红,腌芸豆,酱牛肉。”

    “好嘞客官,您稍等。”

    点了酒菜之后,李凌便安安静静地看着前方的舞娘跳舞。

    哑哑也比较兴高采烈。

    她在凳子上学着那舞娘的姿势扭了两下。

    “等我学会了我也给凌跳几次!”

    “傻丫头,学这个干嘛。”

    李凌怜爱地摸着哑哑的头,觉得哑哑有些好玩。

    没一会,酒菜便端了过来。

    店小二比较恭敬地说:“客官,若是有什么需要您再叫我,咱们这艘船还得再航行半个月才能到地方,恐怕少不了您在这里吃喝。”

    “知道了。”

    原来有半个月的时间。

    李凌就搞不懂了,在一艘船上憋半个月,这帮人倒是真不怕无聊。

    亚特州就那么好么?

    就在李凌思考的时候,店小二又开口说话。

    “看着客官挺面生的,是乘客还是帮众?”

    李凌指了指自己的腰牌。

    店小二马上行礼:“原来是新来的帮众,那您慢用。”

    李凌觉得这个店小二的话有些多。

    他如果想要多卖几个酒菜应该再聊下去才对。

    怎么知道自己是新来的以后反倒是直接走了呢。

    接下来,李凌眼睁睁地看到店小二并未去伺候别的客人,而是跑到另一个角落里的桌子旁边对着几个人耳语。

    他可能不知道李凌的听觉到底有多么发达吧。

    即便是在这种嘈杂的环境里,李凌也仍然能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路哥,已经问清楚了,那是怒海帮新来的帮众。”

    “知道了,你下去吧,看看还有没有生面孔,再帮我打听几个。”

    说完话,那个路哥便往店小二的托盘上扔了一个银锭,店小二欣喜万分之后便赶紧退下。

    随后便见到路哥那桌的几个人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似乎是在讨论针对李凌的事。

    “螳臂当车,真是不识好歹。”李凌边喝酒边自语了一番。

    哑哑忙问:“凌,你怎么了?”

    “无妨,等会注意一下,可能会有人要找麻烦。”

    “啊?我们不是帮众的身份吗,在怒海帮的船上都有人胆敢找麻烦么?”

    “不管什么时候也会有不知好歹的家伙。”

    就在李凌和哑哑在这里坐了半个时辰之后,他便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李凌提醒哑哑:“小心点,他们要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