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688章 简单粗暴

    看着慕朝烟严肃的表情,墨玄珲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她为什么对这件事情如此执着,甚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有这样与众不同的想法,但是,这也的确是他心中所想。

    虽然跟慕朝烟的出发点不同,可是,起码结论是一样的。

    看惯了宫里的尔虞我诈,更是知道自己那些兄弟姐妹的死因,他早就对后院的斗争深恶痛绝。

    即使慕朝烟不说,他也不会在找其他女人。

    在他看来,那样的结果是最让他头疼,也是最让他讨厌的。

    如果不是有了慕朝烟的出现,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找什么王妃了。

    “放心,我也早就保证过,我的想法,跟你一样。”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慕朝烟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

    “不过,我愿意赌这一次,拿这一生跟你赌。”

    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墨玄珲能有这样的想法,她何其有幸。

    特别是,这样的话还是出自一个女人的口中,在别人的眼中,自己这跟恃宠而骄没什么区别了。

    说不定,他们还会认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就是该死也说不定。

    她很知足了。

    “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简单的一句话,就是墨玄珲这一生的承诺。

    “王爷,王妃……”

    赵霖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是提醒他们该出去了。

    “要不要先走走?”

    墨玄珲拉着慕朝烟的手,轻声的询问着。

    毕竟才刚刚吃完东西,的确不适合立刻进行大量的活动。

    “不用,我有注意。”

    在现代的时候还是有些功底的慕朝烟,哪会在明知道有考验等着自己的时候还吃太多,不过是赶紧补充下体力跟水分罢了,免得活动量过大身体撑不住。

    况且,这要真是去战场打仗,难道敌人还会等你吃完饭消化好食儿之后在进攻么?

    两人走出营帐,果然,赵霖就站在他们对面,明显是被人推着过来的。

    一边走,慕朝烟一边问。

    “第一项会考什么?”

    “就如他们所说,自保。”

    也就是,要打架?

    这些士兵的训练跟这些将帅是完全不一样的,将帅会武功,但是那些兵,却只是身体素质上要比常人好一点。

    即使会些拳脚,但也不至于到苏瑾他们这种程度。

    甚至,他们好些人都是成年以后才进的军营,早就过了练武的最好年纪。

    所以,如果连他们的包围都闯不出去,的确是不能算合格。

    至少,想拿兵符,是肯定不合格的。

    “是只要打赢了就行么?”

    “是。”

    “啊?”

    耳边突然传来了墨玄珲的答复,让慕朝烟一楞,连脚下的步子都停了,傻傻的看着墨玄珲的脸,有些不敢相信。

    原本她还想着,以墨玄珲的聪明才智,哪里会这么简单粗暴,这里面不定有什么弯弯绕呢,没想到,结果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打脸要不要打的这么快?

    幸亏没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要不然,就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就只管打就行了?”

    墨玄珲也停下脚步,看着慕朝烟,嘴角微微勾起。

    “是。”

    “不对,后面肯定还有后招,对不对?”

    如果真是这样,那玄翼军的创建还有什么意义?

    一切全都靠武力说话?

    那墨玄珲这么多年,难道就是因为武功高,才能稳坐这个位置的么?

    慕朝烟不相信。

    “当兵的人都很简单,只要你能让他服气,他就愿意追随你。前提就是,你得让他服。”

    在最开始跟最后一句的时候,墨玄珲都分别加重了那几个字的读音。

    简单,服气,就从打架开始。

    女人的友谊可以很微妙,也很简单,男人,只会更简单。

    多少人都是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结交,想当初,她跟落云不也是这样么。

    一下子,慕朝烟就明白了过来。

    所以,这第一关看似容易,但就因为这看似的容易,让很多人会有轻敌的感觉,忘了他们是身经百战,不断训练进步的玄翼军。

    两人一边走着,一边到了教场,那一大片地方空地上,此刻已经在三方都围满了人,只留了自己这一面。

    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口袋,就等着自己进去了。

    “参见王爷,王妃。”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气势非凡。

    经过了这几次的山呼海啸,慕朝烟已经有些习惯了,虽然不像最开始那样觉得震撼,心里却难免还是会有激昂的感觉。

    “王妃,这就是第一关,你需要闯过他们的包围,只要在半个时辰之内能够到达对面,拔起旗子,就可以了。”

    突围?

    原来如此,所谓的自保可不是单挑打架,而是在战乱之中,可以自保的逃出生天。

    所以,主要目的不是要打败多少人,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离开面前的那块空地。

    赵霖说完这场考验的规矩,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最后,也不敢看墨玄珲是什么脸色,一脸豁出去的模样,压低了声音跟慕朝烟开口。

    “王妃,要不然,还是由我来陪你一起过吧。这军营里都是糙汉子,万一……”

    他这话倒是出自真心,虽然也有对墨玄珲发怒的担忧,但更多的,也的确是怕慕朝烟出现意外。

    就像他说的,这可是军营,这里的所有人都是从血雨腥风中走过来的,有几个会懂得怜香惜玉的。

    不管慕朝烟的本事到底有多大,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早就服气了,跟能不能闯过这里的考验,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抱有过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在墨玄珲跟慕朝烟确定心意之后,那些幻想也已经破灭了。

    特别是在对慕朝烟的越来越服气之后,他更是觉得,这样的女人哪里是他有资格惦记的。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她跟王爷在一起,才是真的般配。

    所以,他现在既把慕朝烟当主子,也当朋友,现在朋友有难,他哪能不帮忙呢。

    虽然因为他的加入难度会增加,但起码也能在保证过去之后,慕朝烟不受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