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747章 憋屈

    如果真的那样做,这些人不但不会领情,只会更加相信那些御医的话。

    甚至,就算真的是自己治好了他们,他们也会说,当初明明有效果更好,见效更快的药,炎王妃位了抢功,就是不给我们用。

    到那时候,她又要怎么说?

    “顾大嫂,你糊涂啊!”

    卢迪觉得,他这两天所受到的委屈,似乎比他这辈子受到的都多。

    当初他一个人,只是为了拒绝亲事,一个人独自离家的时候,都没觉得像现在这么委屈。

    一直以来,他以为,自己已经把很多事情都看淡了,却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有这么激动的一天。

    “可是……我家那口子说,家里活还多着呢,孩子这么一直病着也不是事儿……”

    那妇人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慕朝烟的脸色,好像生怕她会生气一样。

    卢迪还想在说些什么,慕朝烟却先一步开口了。

    “你真的想好了么?”

    据她所知,御医那边并没有为小孩子单独准备汤药,连大人都会留下永远伤害的药物,真的要吃到这孩子的肚子里,将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况且,母亲吃的什么,哺乳期的孩子吃的就是什么,有多少母亲,为了孩子的健康,舍弃了自己的喜好,连自己最爱吃的东西,只要一句对孩子不好,她们不管多馋,也都忍着。

    她没当过母亲,可她也是人生父母养的。

    这个世界的慕秋德固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可这个时代的母亲柯茗,还有自己在现代的父母,在自己的记忆中,却是极好的。

    慕朝烟本是舍不得这孩子受苦,一辈子可能都要受到影响,却没想到,那妇人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不停的给她磕头。

    “王妃娘娘,您大恩大德,民妇万不敢忘,求求您,让我们走吧……”

    她还能说什么?

    如果她在继续留下去,岂不是耽误人家治病的恶人?

    轻尘站在一边,只觉得这个场面无比的可笑,却又可悲。

    就连卢迪,也知道,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一切,只能说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他们不能打着为谁好的旗号,硬逼着人家只能听从他们的。

    这个营帐里的所有人心里都憋着一口气,恨不得找个地方可以好好的发泄一下,在憋下去,他们真的可能会发疯。

    可是,这口气他们该找谁撒?

    他们能跟谁撒?

    除了憋着,他们还能怎么办?

    “嗯,把这小碗的药给他喝完,你就抱走吧。”

    这最后的一碗药,慕朝烟偷偷的又多加了一点灵泉进去。

    原本,每一个孩子药量里的灵泉其实也是有量的,在好的东西,用在孩子身上,也不能太过随意。

    既然它能解毒,自然有它的药用。

    这一次之所以多加,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不忍。

    只希望,这灵泉加在里面,能让这孩子将来的副作用小一点,希望这妇人,不要给孩子直接进药。

    可这些,她也仅仅只能偷偷摸摸的做,不能明说,救人救到这种程度,当真是够憋屈的。

    罢了,她只求无愧于心,已经不奢求谁的感激了。

    那妇人听到慕朝烟的话,赶紧又磕了几个头。

    “谢谢炎王妃,谢谢炎王妃……”

    然后,抱起孩子,快速的离开了慕朝烟的营帐。

    看那模样,哪里像是她的孩子刚在这里治过病,更像是在屠刀之下的求生。

    看着她这个样子,卢迪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简直太过分了!”

    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心里实在难受,眼眶竟然涨的发疼。

    看着他红彤彤的眼睛,轻尘笑了一声。

    “怎么了,跟个娘们似的,这就哭了?”

    要知道,他逍遥谷神医的嫡传徒弟,江湖上多少人求着他治病他都不去,现在上赶子治病,人家都不用。

    他都没哭,这位有什么好哭的?

    “谁娘们,你才娘们呢,你全家都娘们!”

    卢迪用胳膊狠狠的一抹眼睛,转身继续配药,留下轻尘一脸的无语。

    这位大哥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

    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说“谁哭了”,或者“我只是眼睛进沙子了”之类的么?

    相比较他们,慕朝烟倒是要淡定的多。

    这种情况,她也早就想到了,只是,真的没想到,去那边的人会那么多。

    甚至,有些人家分开两批,男人去那边吃药,女人带着孩子在她这边吃药。

    也不知道是为了方便比较两边的不同,像刚才那妇人一样,确定哪边的药更是他们需要的,在去哪边,还是……

    他们其实心里稍微有点明白,那药对身体有害,但是又经不住快速恢复的诱惑,所以,才不让孩子跟妻子去吃。

    不管是哪一种,慕朝烟都没有理会。

    似乎,相比较一开始的生气心寒,她现在在面对这种情况,已经容易接受的多了。

    甚至,在这里的其他人,根本看不出慕朝烟的任何表情。

    当天晚上,原本一个镇子的人,愿意继续喝慕朝烟这边汤药的,还不足二十人,其中,还有一多半是孩子。

    而就因为他们是孩子,煮起药来,反而更加的麻烦。

    因为,他们的药量,有几个因为体质关系,甚至需要单独去煮。

    好在这些天玄翼军里的几个人为了帮忙,在煮药方面已经有了些经验,慕朝烟跟轻尘只需要提前把药都配好,在标好给哪个孩子用的,就可以了。

    况且,大多数人的身体都还恢复的不错,药量减少到这个程度,就不用在更改了。

    “王妃娘娘……”

    再一次听到有人喊自己,慕朝烟本能的第一反应,是她也要走。

    而这个人,正是自己最开始,救的第一个孩子的母亲。

    只见这对夫妻满脸为难的看着自己,想开口,却又不敢开口的样子,慕朝烟叹了口气。

    “你们要是也想走,我不会勉强留你们的。”

    本以为是成全了他们,没想到他们却连连摆手。

    “不是不是,王妃,你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