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国术武馆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256章:练散打的看不起练传武的

    万沁窈带着白正找了一个位置好的包厢,站在落地窗前就能看到邻着体育馆的一整个公园。

    与做土石方生意的女网红所说不同,万沁窈的品味绝对不低,才一出现在餐厅的大厅当中就吸引到了不少人的目光。

    以至于将女装颜鹤的光芒完全压下去,女装毕竟是有缺陷的,男人的下巴是一个特点,虽然可以掩饰,但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仅仅是出现的瞬间,就像是一个精灵吸引了无数目光,一直到穿过大厅,不少人才在回味中将目光收回来。

    “你这样拉上我有什么用,还害得我差点被小叔发现。”颜鹤幽幽怨怨吐槽一声。

    男装的时候要和别人比英俊,女装的时候要和别人比貌美,忽然间就感觉压力山大。

    尤其是拉自己来的群主居然义无反顾的投向了女神的阵营,将自己完全无视,这就更令人感伤了。

    “这不一样好吧,我知道你是个男的,对你产生不了任何想法,女神就不一样。”群主为自己辩解两句,与好言好语劝说颜鹤前来时的说法完全不同。

    “呵呵,提了裤子不认人。收起你大胆的想法,让白正知道了保证锤爆你的狗头。”

    两人小声讨论着,其他人还在回味当中。

    “好看吗”

    “好看。”白恭元砸吧砸吧嘴像是在品尝味道,一边说着一边回头。

    正见到老爹一脸怒容的看着自己,心里头一颤,猛的反应过来自己太过入神,导致忽略了老爹还在身边。

    就像你去看维密走秀不会带上老爸一样,这种事情在长辈面前多少是放不开的。

    白全泰随手就抄起一双筷子劈头盖脸朝白恭元脑门上打下去,“好看我现在让你好看”

    “爸爸爸别打脸,别打脸。”

    抽了两三下,白全泰停手,这时候回味起来也知道自己下手重了,至少不能这样打孩子,毕竟年轻人有这种反应也是正常,下次动手之前最好还是好好思考一下二十五岁的孩子怎么打比较合适。

    “你别忘了我们来这里是干嘛的。”打完了,也就开始要教育了。

    九土人历来喜欢在饭桌上教育孩子,主要还是平时工作太忙,没有时间鸟孩子,也就吃饭的时候能说上两句。

    白恭元抱着头弱弱的回了一句,“咱们不是来比赛的吗”

    至少他是打着这样的主意,来这里不比赛的话那得多没有意思,至于拜访完全被他抛在脑后,等比赛结束再去也不迟。

    白全泰被他气到了,“你看看人家白正,再看看你这幅样子。”

    一个是别人家的孩子,一个是自己家的孩子,越看越生气,一生气就想动手。

    不行不行,冷静一下,必须得好好想想二十五的孩子怎么打比较适合。

    “那现在怎么办”

    白恭元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怎么就成这样了怎么说也得吃完饭再去吧。

    “看着是有点眼熟,应该是你叔叔的儿子。”

    那都是陈年往事了,十几年过去谁还能记得,白全泰也只是估摸着,毕竟地点对上了,名字、长相都很熟悉。

    还真认识白恭元一愣一愣的,旋即在脑海中飞快回想起来,“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个表弟”

    一个村子能有多大就算现在为了谋求发展各奔东西,到了春节的时候总还是要走亲戚。

    一趟下来老老少少的亲戚都能认个遍,要说今年恰巧不在没见面那还能说得过去,可这么大一个人,活了二十多年自己还没有个印象,这亲戚走得也是够失败。

    在脑海中再一次将和老爹同辈的叔叔们排查一遍,白恭元确认是没有哪位叔叔能生出这样厉害的儿子的。

    也没听说过哪位叔叔的儿子会到江南望郡这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小地方发展。

    “这事情说来话长,在那边也不方便提出来。”白恭元叹了一口气,有宗族雏形是挺好的。

    至少大家都是一个宗族里的人有一定的凝聚力,可以互相帮把手。

    但是同样的,出了一点什么事,那牵扯到了可不是一家两家,有的时候整个宗族都会被牵扯进来,尤其是老辈的发话,他们小辈的只有老老实实的听着。

    “如果没有错的话,他们家是被赶出去的,嗯因为包办婚姻。”

    白全泰只说了一句后就没有再说,毕竟这些事情让小辈们知道了总不太好,与他们老一辈严肃庄重的形象起冲突。

    “我们家和他们是没有矛盾的,等比赛结束我就带你去认识一下他,现在你先安心比赛。

    不是说你要和人家一样厉害,最起码说出去不能太丢人吧,认识以后多学学人家,你能有他一半厉害我就知足了。”

    又是说教,白恭元耳朵都起茧子了,心里还有一些逆反心理,闷闷不乐的吃饭。

    到了下午一点,前来观看比赛的人反而比上午剩下来的人多,这倒是一个令白正高兴的消息。

    也只有白正会为此感到开心。

    外出吃饭的参赛人员回归,只剩下七十二人的候场区显得格外空旷。

    “诶你们怎么在这里”

    袁世湖的身影一晃,停在了颜军和刀金身前。

    他两人正坐在准备好的长椅上,茫然的抬起头来看着袁世湖,虽然迎着光有些看不清站在身前的人是谁,但是听声音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没见过的小伙子。

    “你谁啊我不认识你吧。”

    “你不认识我没关系,我认识你就可以了。”袁世湖拍了拍他两人的肩膀,“你们都是传武的拳手,哦不。都是传武的拳师吧”

    传武的

    颜军的耳朵瞬间支棱起来,现在是敏感时期,这个字眼是绝对敏感的关键字。

    “传武只剩下十五个人了,轮空的那个也是你们传武的人吧”袁世湖颔首问道。

    语气中多有讥诮,让人一听就感觉不舒服,像是被不软不硬的东西刺了一下,有了感觉但上不来,提在一半不上不下的。

    刀金和颜军站起来警惕的看着他,剑拔弩张两人身上的肌肉悄然间调整可以随时发力。

    和刘京一样,他们的肌肉是隐藏于皮下的,也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改变发力,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让过多的肌肉成为无法发力的死肌肉。

    三人对峙着,“你什么意思,有话直说。”

    都差不多高,袁世湖没有了从高看低的目光优势,面对两人反而感觉压力颇大。

    后退一步感觉压力骤减,袁世湖感觉自己对应付这两人还有些游刃有余,“没什么意思,就是不想你们呆在这里,看到那里没有,你们练传武的人少,还不快过去抱团取暖。”

    刀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手指的方向明明一个人都没有,而且地方也不是很好,属于这个大厅的角落位置。

    最好的应该属这里,能够直接看到外面的情况,大厅内的显示屏也对着这边。

    无疑,袁世湖看上这个地方了,这也是摆明了在欺负他们。

    几个人从外面走进来,袁世湖听到了脚步声回头看上一眼,“呦,你们的援兵”

    是这场比赛中被他当做竞争对手的刘京,同是练传武的人,应该会帮忙吧。

    袁世湖太清楚这些练传武的选手了,胆子和实力全部都是一个问号,没有明码标出为负数的战斗力已经算是对他们的尊重了,根本没有什么好怕的。

    头还没转过来,刚张嘴想要再说上两句话,但在眼角的余光中看到了快若拖出残影的拳头。

    来不及反应就感觉眼前一黑,遵从本能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人猛然间倒下。

    “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

    颜军愤然出拳,击中目标后又摩擦两下像是怕被脏了手。

    刀金将抬起一半的手若无其事的放下,他的性子就没有颜军冲动,也没有他果决,但刚才也做好了准备要给袁世湖来上一拳,奈何被他抢先一步。

    这动静不小,本来就有人在注意这边的情况,一下子就将关注的人群扩大到一整个大厅。

    听到了动静的罗子威迈着小步冲进来,一眼看到了众人目光的中心所在,“怎么回事”

    那边不就站着两个人,罗子威快步穿过一些长椅,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袁世湖。

    哦,原来两人之间还有第三者。

    罗子威穿着保安的衣服站在袁世湖身边差看情况,没有大碍只是一些皮外伤。

    “他们练传武的臭不要脸偷袭我,一群垃圾。”袁世湖爬起来解释一句,他不要罗子威的搀扶而是想捡回面子。

    其实我练的也是传武来着。罗子威在心里吐槽一句,并没有将袁世湖所说的放在心上,毕竟他都二十七、八了,没有那么多意气与人相争。

    若还是当兵的时候肯定会将这当做那么一回事,至于现在还是算了吧,生活磨平了菱角,做人也就没有那么锋芒毕露了。

    爬起来的第一反应就是向前进攻,出手还是一个重拳,“有本事就一对一,偷袭算什么本事。”

    “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