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养生小餐厅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不敢惹的一类人

    很多时候,就连做餐饮的人也纳闷,为什么一个酒楼,厨师挺好,环境也不错,为什么就是火不了

    这里面其实很多因素的,并不只是饭菜好吃,一个酒楼就能火的了。

    虽然说饮食行业都是因人成事的,但牵涉的方面又不止是厨师,宣传、价位和逼格等方面也很重要的。毕竟酒香也怕巷子深,更别说大街小巷上有那么多酒楼、大排档和餐厅、小饭馆了。

    这就好比一首好歌,因为编曲、演唱者知名度、宣传等等方面的原因,就是火不了。但如果有一天,重新编曲了,换了演唱者在一个传播范围还算可以的场合一唱,说不定就火了。

    一样的道理,这都是需要运气的。

    没有运气,成不了事。

    看似很没道理,但事实就是这样,有的人运气不济,就是成不了事。这个道理余老板很明白,毕竟滕王阁序里早有写了:“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就连王勃自己,也是因落水英年早逝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学会游泳是多么重要,会作诗都比不上会游泳!

    好吧,余老板他也知道自己是走背运了,他是算好的了,这个甚至可以成为他最赚钱的“旗舰店”的麻辣烫连锁,没想到竟成了滑铁卢!

    也是时运不济,要是没有杜清和的养生餐厅在旁边,说不定这余老板的生意确实会不错。

    毕竟人都是善于欺骗自己的,哪怕明知道吃麻辣烫不怎么健康,可架不住想吃的心实际上只要是火锅类的食物,就没有不好吃的。

    但是,偏偏有这么一个养生餐厅在旁边提醒来吃麻辣烫的顾客:亲,少吃点麻辣烫哦,不健康。

    这不是砸招牌吗!

    余老板之前对自己的麻辣烫连锁店还是挺有信心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个信心估计只是一厢情愿了。

    时运不济啊,余老板叹了一声。

    “老板,不是这么说的,要是逼走他,我们这店就能恢复正常了啊”

    司机的想法很简单,你不是挡住我做生意了吗,那你走就行了!x

    余老板想了想,然后才说道:“不,这事不要再说了。我宁愿关店,也不愿意做这等事。”余老板是这么好的人吗并不是,他也会不择手段的。但是,对付另一个老板,余老板就要掂量一下了。潘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是他挤兑人家的事情被曝光了,估计他在潘州声名就臭了。

    余老板当然不会顾及声名,他顾及的是利益,他又不止这一个连锁店。

    最关键的是,余老板不知道杜清和的底细。

    现实中的老板,都是和气生财的,鲜少有人直接撕破脸。直接撕破脸,那都是愣头青的做法,绝不是一个成熟的老板会做的事。哪怕是同行之间掐架,也尽量不先用阴招损招。万一人家反击,你招不招架得住两说,最关键是两败俱伤,这就不是求财的态度了。市场那么大,足够容得下所有做餐饮的。不是说,你做了这个餐厅,就垄断了行业。这是不可能的事。

    为了一个店铺就打破头,弄得人尽皆知,这是小孩子的做法。

    所以,司机只能做司机,余老板是老板的缘故了,这想法都不一样。

    “走吧,事情应该会有转机的。”

    余老板也郁闷啊,这个麻辣烫连锁店他可是花了不少心血的。从装修到招工,成本可不菲。

    司机点了点头,但是又欲言又止。

    “你还想说什么”

    余老板坐在后排右手边的座位上,能看得到司机的侧脸表情。

    “老板,那我们就放弃油校店吗这未免太可惜了点。”

    司机也觉得心疼,这可是有日入万元营业潜力的连锁店啊!

    余老板深呼吸了一口气:“事不可为的时候,尽量减少损失。”这就是做大事的人必备心态了,果断放弃也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

    但是,杜清和的日子并不好过。

    余老板没来找他麻烦,但是有人过来找他麻烦了。

    房东,租他店铺的房东,无端端地出现了。

    杜清和心中不详的预感更甚了,但是他也没主动迎上去。

    倒是房东看到他之后,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杜老板,生意不错啊”

    杜清和打量了一下这个房东,其实也是一个中年妇女,潘州白话叫做“方”,是一类极犀利的人物。文能张嘴骂街,武能叉腰碰瓷,就没有她们做不出的事。所以这种人,是能避就避。

    但是这一次,杜清和估摸着是避无可避了。

    “生意还过得去吧”杜清和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这个中年妇女姓温,人称温大姐,在这一条街上是响当当的人物。当然了,她本身不住这里,早几年前就在更繁华的地段买了房子,搬过去了。但是温大姐的威名,在这条街上是永流传的。

    温大姐年约五十,跟杜母年纪相仿。但是一身“彪悍”的气息,扑鼻而出。

    别说杜清和这样的“小年轻”了,就算是一个中年男人,也轻易不敢惹这类“方”。

    “别谦虚了,上都传遍了。我也是昨天看了,才发现原来是我的店啊。嗯,装修得还不错,就是为什么不装空调啊”温大姐故意问东问西,实际上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杜清和也很门清,但是他也乐得装傻。x

    “穷啊,省钱”

    温大姐咧嘴一笑,有中年妇女的直爽:“瞎话张嘴就来,这么多客人,还穷”

    杜清和一副爱信不信的样子,看上去很欠揍。但是温大姐就是拿他没办法,总不能说人家就赚得多吧

    “这个杜老板,我们在商言商啊。”

    温大姐看杜清和是油盐不进,自己就好像兔子拉龟一样无处下手,只能开门见山了。

    “温大姐,别介,你是大老板,跟我这个小老板能言什么这样,等客人少了,我给你做菜”杜清和想拿饭菜堵她的口,毕竟吃人家的嘴软啊!

    温大姐摇了摇头:“还是早点说开好,等会我要回家做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