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养生小餐厅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五十九章:这是意外

    “王大师,这……?”杨主席都吓傻了,要不是顾及形象,他都要拔腿而逃了。没办法,这简直好像在演电影一样,问题是电影不会真的死人,可现在不一定了啊!

    然而,被杨主席推搡了一把,王大师才醒悟过来。

    “大家别慌,我们眼前出现幻觉了!”

    听了王大师这句话,所有人都愣了,杨主席到底是见多识广,颤声说道:“是‘鬼打墙’?”

    “对!”

    王大师前所未有的镇定,因为他算是少数没有被完全蒙蔽六识的。

    “怎么就是‘鬼打墙’了?”

    杨主席就不明白了,明明一切都和刚刚的一样——好吧,天空不一样了,都黑得跟泼了墨一样。

    王大师苦笑道:“煞气再厉害,又如何能影响天气?”

    “啊?”

    杨主席先是一愕,然后很快就明白过来了,“王大师,你的意思是,这天空黑得不正常?”

    “当然不正常了,刚刚还是烈日当空,怎么可能突然间就黑漆漆的?”王大师沉着地说道,“千万不要自乱阵脚,不然的话,就跟那个工人一样了……”

    原来,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一个工人浑浑噩噩地从施工的楼盘里走了出来。

    若是这样也就罢了,但他好像瞎子一样,对杨主席他们视而不见,而是自顾自地往外走。这也就罢了,可这工人隔了五分钟后,又从另一栋楼的拐角处出来了。

    看到这样诡异的景象,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果然是鬼打墙!”

    杨主席心中一凛,也总算是明白了,这煞气不是那么简单的。能无声无息就屏蔽了每个人的六识,这简直是神仙手段了。“那个工人,为什么不出去?!”杨主席有点怒了,要是再出点什么事,绿桂园又会处于风口浪尖的!要是绿桂园自身的问题那就罢了,可这是在背黑锅啊!

    虽然这么想确实有点不要脸了,可问题人家就是这么想的啊。在开发商看来,哪里的土地都可以建房子的,跟死人抢地算个什么事?

    只是出了这么一单子事,让杨主席有点意料不到罢了。

    王大师就镇定多了,苦笑道:“不出去不意外啊,是人都有好奇心的。可能他刚要离开,就被煞气影响了。”

    杨主席阴沉着脸,配合那张农民工的脸,一副火山要爆发的状态。

    也是,谁接连碰上这些糟心事,都会这样的。要知道,全国那么多开发商,跟死人抢地的海了去了,可为什么就绿桂园碰到这种事呢?!要是别的开发商也就罢了,最多是影响一下楼价而已。可绿桂园是现时龙头房企,排名第一的,这种“木秀于林”的状态,必然树大招风。

    “王大师,我们现在就只能呆着不动吗?”

    杨主席阴沉着脸,眯着眼看着毫无动作的杜清和,也不知道为何会突然间这么大的反应。

    那王大师叹了口气,说道:“刚刚不走,现在已经走不了了。不过你放心,这里不是煞气的中心,有我在,绝对不会有事的……”

    还没说完,王大师只觉得脑袋一疼,原来是一枚小石子打在了他的额头上。

    伸手一摸,开始渗出鲜血来了。

    “这……只是意外……我们还是稍稍退后点吧,这里的风力太大了……”王大师也有点尴尬,才刚刚夸下海口,转眼就被打脸了。这可是真的打脸啊,火辣辣的疼。

    “王大师,你没事吧?”

    杨主席连忙问道,他的安危都系在王大师身上了。

    “没事没事,磕破点皮而已……”

    王大师连忙摆手说道,然后让众人退后了十米左右,总算是退出了狂风席卷的圈子。

    此刻,煞气的上空黑乎乎的,透出一丝光亮来。

    杜清和的话,好像充斥着整一个空间:“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于此盘桓毫无意义,有我在,你还是及早散去罢。若你悔改,我念《度人经》度你;如若不然,等我出手,你恐怕就要烟消云散了。”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个好似从九幽传来的声音:“你们占了我的地……占了我的地……我的地……地……”

    “我觉得你还是考虑一下我的建议比较好,你现在的所作所为,虽然没有害死一人,但已经过线了。说实话,我现在替天行道都是可以的。但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已经良久没有血食,沦为了孤魂野鬼。这不是你的错,但出来害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杜清和认真地和对方讲道理,好似真的存在这么一个“人”一样。

    不知道为何,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打了寒颤。

    “王大师,这……”杨主席是真的怕了,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鬼?

    他的话音还没落,凭空出现了一个衣裳褴褛的“人”,看着这着装,起码是清朝末期的人了。这是一个年约四十的男子,后脑那里还留着一条辫子。从衣着上看,这就不是一个有钱人。也对,清末那会的有钱人,哪里会葬在这里。要知道,这里以前都算得上是乱葬岗了。只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道变化太快,以前荒无人烟的地方,都成了繁华都市罢了。

    “你真的能度我?”这个厉鬼有点激动地说道,说实在的,他不想继续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了。

    别看做厉鬼好像挺好,来去自由的。但实际上苦逼得很,别的不说,单单是躲避烈日,都要躲避一个白天。再加上不能为恶,一旦为恶,就要被人“替天行道”了。说白了,跟老鼠没区别,都是要东躲xc的。要是能投胎转世,谁稀罕做一个厉鬼啊!

    杜清和点了点头说道:“我试试,我爷爷是打醮道士。”

    “唉,要是当年……算了,往事不必提了。”

    厉鬼有点激动,“那你快念经吧,我不想再这样了!”

    “在念经之前,我想问问你,你到底害了多少人?”

    杜清和太清楚了,被煞气附身的人除了做噩梦,浑浑噩噩之外,还会暗藏祸患。若是煞气爆发后,很可能就又是一个“奇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