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养生小餐厅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没发挥好

    打情骂俏之后,杜清和借着夜色隐蔽,用“御风”神通把杨琇莹送到了家中。

    “诶,你明天还会来吗”

    杨琇莹正待走向楼道的时候,突然回头问了一句。

    “那你希不希望我来呢”

    杜清和微笑道,其实这就是情侣间的耍花枪,若是太过直白,那就没啥意思了。

    “你猜猜”

    杨琇莹笑着一蹦一跳地进入了楼道,进入了电梯。

    杜清和一个人傻笑着站在楼下,傻站了好久,等杨琇莹上了楼,打开了窗帘看见了他,杜清和才慢慢地离开。

    “阿莹啊,怎么今天这么晚才回来”这时候,杨母从房间里走出来问道。

    “啊,没什么就是和朋友玩得开心了点,忘了时间而已”

    杨琇莹有点慌乱,但杨母并没说什么“那你吃饭了吗”

    “吃了。”

    “你爸都还没回来,他出去跑原料,都不知道要去多久。”杨母忧心忡忡地说道。

    杨琇莹好几次欲言又止,最后才说道“妈,别担心太多,我打个电话给爸爸。”

    “打了,可能还在应酬,都不接。”杨母叹了口气,“我让你哥去找了,我和你在家等等吧,夜深了,出去不太安全。”

    “嗯”

    杨琇莹乖巧地点了点头,实际上她的心已经没有之前的紧迫感了,可能是她已经相信了杜清和所说的话了吧。

    杜清和呢

    虽然在杨琇莹面前拍着胸脯保证了,但其实心中是忐忑不安的。

    在中国,别的事情不多,意外的事特别的多。

    哪怕是板上钉钉的事,都能整出一些个幺蛾子来。

    杜清和最怕的事情,就是冯炎锋虽然被抓了,可他的企业还是在运行中,设下的圈套也没有解开。这样的例子可不少,当初国美老总被抓后,国美还是一样在运行。只不过没有了领头人,国美越来越销声匿迹罢了。这种事,就不是杜清和能左右的了。他的神通再厉害,也不能直接变出钱来啊所以,杜清和要再去看一眼,才能放心。

    凭着记忆,杜清和来到了冯炎锋的家。故技重施,使出了“透石”神通,直接潜入了墙壁之内。但是,对于杜清和来说,

    墙壁就好像不存在一眼,他能直接透过墙壁看到里面的一切。

    “爸”

    “啪”

    冯炎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混账叫你不要触犯法律,你怎么老是听不进去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找山来拜啊”

    杜清和愣住了,卧槽,这也太现实了吧,冯东明居然出来了没拘留

    “爸,我实在忍不了啊”冯东明也开始咆哮了,“你是不知道,那小白脸有多嚣张”

    听到这,杜清和摸了摸自己的脸,暗忖道“嚣张吗我怎么觉得自己发挥得不好,应该可以怼得更精彩一点啊”也是遗憾,每次怼完人之后,杜清和都觉得自己发挥得不太好。要是给时间杜清和再想一下的话,可能怼得更加厉害点,可惜了。

    “那你也不能抛头露面”

    冯炎锋是真的想哭啊,这才是真正的坑爹

    然而,冯东明不明白冯炎锋到底在怕什么,满不在乎地说道“怕什么,最后我还不是出来了”

    冯炎锋想捏死他的心都有了,可惜到底是虎毒不食子,冯炎锋还下不去手。要知道,若非冯炎锋动用了关系,他能这么轻易从警察局里出来要知道,持刀威胁他人人身安全,有理有据的,最起码得拘留个五天以上的

    “我就特么不该捞你出来,让你在里面呆着清醒清醒”

    冯炎锋是真的怒了,一巴掌打在冯东明的脸上,好端端的一张小白脸上清晰地印着五根手指的巴掌印。杜清和瞧得都疼,这也太用力了点。

    而冯东明也傻眼了,他都不敢相信冯炎锋真的打了自己,一怒之下要打回去。

    可惜他被酒色掏空的身体,怎么打得过他老子一顿操作之下,还是被打倒在地。这时候,冯炎锋的妻子出现了,看着被打成猪头的冯东明,护着不让冯炎锋再打,一边哭着说打死她好了。

    杜清和摇了摇头,这都什么事啊,还以为能看出好戏,没想到只看到了一个家庭肥皂剧。

    冯炎锋之所以狂性大发,是真的怕警察找上门来。毕竟他隐藏了二十多年的秘密,一旦暴露了,那是绝无幸免的。而冯炎锋一旦被抓了,锒铛入狱后,他身后的关系都要被拔起来。到那时候,冯炎锋就算不想死也不成了,肯定有不少人不会放过他的。

    更要命的是,一旦冯炎锋这些年来的动作被查清了,他名下的公司、工厂还能存在吗

    不能存在的话,冯东明他们母子俩,以后喝西北风吗

    太清楚自己儿子是个什么东西的冯炎锋,此刻是动了真火,而冷眼旁观的杜清和也猜到了七七八八。

    “现在才知道害怕”杜清和冷笑道,“迟了”

    说实在的,也就是冯炎锋被蒙在鼓里而已,冯东明被警察请去喝茶的次数绝对不少了,毕竟他可是大佬。要不是靠着冯炎锋经营下来的关系,早就达到判刑的地步了。只不过这一次闹得比较大,杜清和太熟悉法律条文,才让那些警察不敢第一时间放他出来罢了。

    “滚出去”

    冯炎锋的心情很差,最近他老是心惊肉跳的,总觉得要发生些什么事情。而且晚上也经常做噩梦,梦到被他杀死的那个老板,浑身是血来向他索命。

    冯东明怨愤地看了冯炎锋一眼,甩开了他母亲的手,摔门而去。

    “东儿”

    冯炎锋的妻子也追了出去,显然在她的心中,儿子比丈夫重要多了。

    跌坐在真皮转椅上,冯炎锋仔细思量着,自己是不是在哪里露出马脚了。不得不说,这种人在疑神疑鬼的情况下,还真的就猜到了一些什么事。

    “不行,我要出去避避风头才是。”

    冯炎锋是一个非常果断的人,要不然也不会白手起家做成那么大的企业。当即打开手机,订飞机票,准备飞国外避避风头。其实,像他这种没有安全感的人,早就铺好后路了,已经陆续开始转移财产,随时准备出国移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