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养生小餐厅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两百二十四章:猫煞鼠

    正如杜清和所料,这新闻一经播出,影响力是地震级别的。

    或许杜清和无法想象得到,官场会是怎么样一个反应。反正就一个字,乱。不少相关的官员本来夜生活挺舒心的,也没看电视。但是别人一个电话过来,立马闹得鸡飞狗跳。这一则新闻,就好像打草的那根棍子,把蛇都惊出来了,一个个紧张兮兮的,电话拨得那个勤快啊,深怕会连累到自己。

    杜清和自然不能体会到这种事,反正在他看来,那些学生的安全,比一些官员头上的乌纱帽重要多了。

    这不,还跟杨琇莹聊得火热的。

    突然杨琇莹问了杜清和一个问题“你说,你有哪点好的,为什么苏婕这么好的女孩子,也看上你了”

    杜清和发了个仔细思考的表情包过去,然后才慢悠悠地打字道“可能这是美女所见略同”

    “呸,什么俏皮话”

    杨琇莹回到“不开玩笑,我看得出,那个苏婕家世挺好的。”

    “再好也和我没关系啊”杜清和连忙撇清,这事不能开玩笑。

    “那我岂不是捡了个大便宜啊她对你这么好。”杨琇莹得意的发了几个表情包。

    杜清和认真地回了一句话“我是认识你在先的。”

    “这倒也是。”杨琇莹琢磨一下,这事还真的如此。有些时候感情就是这样,先来后到没道理可讲的。

    两人一聊,都快深夜了。杨琇莹催着杜清和早点睡觉,还约好了明天像今天一样,要给老太太送粥,继续治病,才互道了晚安。杜清和刚想起身去洗澡,那只傻猫过来了,蹭着杜清和的腿,喵喵喵的叫唤。

    “叫什么啊,你不是吃饭了吗”

    杜清和也纳闷了,这猫好像挺黏乎他的。可惜杜清和这人只是有爱心,却不是一个猫奴,所以这傻猫的媚眼算是抛给瞎子看了。

    其实杜父也很眼红,他对橘子比杜清和好多了,可那傻猫连正眼都给一个他。这都叫什么事

    “行了,快去睡你的吧,等到哪天啊,我把你送人去。我家这庙小,容不下你这只大傻猫。”

    橘子居然好像听懂了,一连串的尖锐的叫声,烦得杜清和都不行了。

    好家伙,这还造反了啊

    没辙的杜清和,把“调禽”神通打开了,就听那猫在说“不要,不要”

    “”

    杜清和也纳闷,怎么进步得这么快,连话都听懂了“不是我说,你懂不懂啊,这是对你好。我跟你说啊,我打算把你送到一个好人家去,人家那给你上好的猫粮,还有一周一换的猫砂,睡的窝更是暖和,每天还有玩具玩,说不定她还会带你出去看风景”

    “不要,不要”

    那傻猫还是一味的叫唤着。

    “不要也不行,反正这事就这么定了。”杜清和霸道地说道。

    那傻猫蹲坐在地上,盯着杜清和,一脸的不高兴。

    “怎么了这是,委屈你了我说啊,做猫可不能这样的。你瞧吧,我这地方小,人家那屋子大啊,还有个对你顶好的老太太。你去到那啊,你是猫生就完整了啊。跟着我吃苦受累不说,吃得还差”

    那傻猫偏着头问道“每天有小鱼干吗”

    “”杜清和明白了,原来这傻猫还有点小机灵,懂得谈条件啊“有,只要你过去,我天天给你带小鱼干。”

    “好。”

    橘子谈完了条件,自顾自走了。

    “喂,你这就走了啊”

    杜清和傻眼了,这猫也太灵性了吧,什么人教出来的啊这是合着这猫是专门来谈条件的吧

    得,杜清和有点捉摸不透了,要是再给弄下去,保不齐成一个精怪。要知道,这建国后就不许成精了。“看来得快点送它离开了”

    就这么会功夫,杜母从洗手间刷牙漱口出来,说道“奇了怪了,最近怎么不闹老鼠了估计是养了猫,这猫煞鼠啊”

    杜清和乐了,这跟那傻猫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自从他有了神通,懂得画符箓之后,这家里就不可能再有老鼠进来了。这老鼠也是有灵性的啊,它不能见到前面是个陷阱,还兴高采烈地跳进来吧没有这事,和养猫根本就是两码事。

    至于杜母说的“这猫煞鼠”,其实算是潘州一句老话。早年间传说,这黑狗能看得见人看不见的脏东西,但是注意了,不是所有的狗都这样。但是猫不一样,猫是极阴的动物,能看到人看不见的脏东西。而且猫很灵性,发现有脏东西了,肯定会驱赶。

    早年间道士做法的时候,经常带着一只猫。

    如果猫无端炸毛了,说明这宅子不干净,道士也心知肚明,开始作法。其实道士作法,一般不是要弄死那脏东西,主要是劝走,实在劝不走,再赶走。这时候,猫还有大用。据说猫很邪,如果脏东西碰到了猫,可能都要魂飞魄散。毕竟猫是有九条命的,等于它的命格比脏东西硬,这怎么碰得过

    这也是为什么道观里有很多猫的缘故,不过都以前的事了,现在道观都不怎么为百姓作法了,就算是打醮,也不过是走走过场那样子。

    不过也流传下一个说法,如果是给道士作过法的猫,都是很能镇煞的,不管是老鼠,还是脏东西,见到了猫都要退避三舍。这就是潘州民间说法“猫煞鼠”的来历,据说真正煞鼠的猫,脚底都有一层类似油的分泌物,走过的路上,没有任何脏东西敢靠近。所以这“猫煞鼠”,不仅仅是震慑老鼠,更重要的是镇煞。

    听起来是有点玄乎,不过杜清和还真的没见过哪只猫脚底下有这样的分泌物,这要不是家猫,在外头准得饿死。

    为啥

    留下这么重痕迹的猫,能抓得住老鼠,填饱肚子吗

    这时候杜父笑道“就一只才两个月不到三月的小猫,能煞什么鼠,睡吧,明天还得上班呢。儿子,你也早点睡啊”

    杜母也说道“不睡的话,把电视关小声点,别吵着我们。”

    行吧,说到这份上了,杜清和只能关电视,起身刷牙漱口,准备睡觉。

    还没躺下呢,电话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