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无上大殇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禁术,禁术

    “给我上……”沙桀此时完全没有了先前的淡定和高傲,马上露出一副狰狞的面孔,他已经被血亲王逼到了绝境,此时如果再不拼命,他们这一次的准备可能真的要功亏一篑了,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是连忙指挥在场上仅剩下的十位天骄们再次重组阵法。

    原本的北斗七星戈杀阵法转换方向,彻底的将血亲王半包围起来,而三人行阵法也是变防御为攻击,与北斗七星戈杀阵法组合在一起,一时间,整个场上的力量节节攀升,光芒四射,到处都是符阵的痕迹。

    只见血亲王十分的淡定给予他们充足的时间的准备,既然他们想玩,那就一起玩个尽兴,到时候他会以强势的一击彻底的击垮这些所谓的天骄,他们即便是还活着,今日之战也会成为他们终生的梦魇,在修行一途上恐怕再难更进一步了。

    “北斗七杀破芒天,万世万年永相轮……”充满杀戈之气,一直的伺机而动的北斗七星戈杀阵法终于发动了,只见这七人不断的变换身法,彼此的位置不断互换,身影闪烁,却始终按照北斗七星的轨迹行动,一时间整个阵法都飘渺虚幻起来,此时的天色已经有了些许昏暗,却是被一束星光完全的照亮,星辰杀戈的力量浮现,震撼全场。

    只见星光的力量一出现,七人连忙散开,围在了血亲王的四周,那三人行阵法也是长驱直入,直取血亲王的性命,沙桀在外围念念有词,一团又一团的血雾从他的嘴里喷射而出,不一会儿从他的手掌之中抽出一件武器,那武器制作的样式也是非常的奇特,竟然会是血色十字架的样式,沙桀握住血色十字架的一端,狠狠的一挥,霎时间天雷滚滚,隆隆的雷声响彻天际,一道血色闪电直劈血亲王,俨然一副灭世的景象。

    “血天雷,天地灭,鬼神哭,无人祭……”只见血色天雷一道又一道的劈下,整个场地全部都被轰的支离破碎,全场的气氛也压抑到了极致,天雷是最具有毁灭性的东西,其中的血色天雷更是灭世般的存在,没有想到竟然会被沙桀借助手中的血十字架施展出来,真是恐怖。

    看着一直在降落的血色天雷,一顿冷气倒吸,所有人都为血亲王捏了一把冷汗。

    天雷轰击而下,速度已经不是人的肉眼所能够接触到的,远远的看上去只能看到一条又一条像是银色电龙一般降落凡间,击得场上碎石飞溅,几乎就已经是绝死之境,再加上三人行阵法和北斗七星戈杀阵法的围堵,血亲王可以活动的范围也只有那么大,何况是三种力量的集合,血亲王可能已经逃不出去了吧。

    只见在中心处的血亲王身姿飘逸,血色天雷落下之际都能很巧妙的躲避开来,血色天雷一近身就已经有了刺啦啦的声音,但是血亲王不慌不忙,仿佛脚下生风一般,踩着一个接一个的血色天雷直冲天际,让人目露惊恐,那可是代表着天劫一般的血色天雷啊,平常人可都是触之即死的存在,怎么还能够如此轻易地踩踏呢,真是匪夷所思。

    看到血色天雷被血亲王如此的玩弄,甚至是借势登天逃出封锁,沙桀就有些恼火了,连天地间的法则的力量都不能让你感到畏惧,看来是要动点真格的啦。只见沙桀周身灵力瞬间狂暴起来,衣袍猎猎作响,仿佛他的全身都被一股力量充斥着,十分的富有张力。

    见此,沙桀将手中的血十字架狠狠的插在地面之上,以血十字架为中心不断的游走旋转,似乎要进行某种特殊的仪式,而此时的血十字架也发出了一股妖异的血光,紧接着全身熊熊燃烧起来,像极了在荒芜的草原之上,有一个燃烧着的血十字架的孤独地向上天宣告些什么。

    在血色天雷降下的每一瞬间,沙桀都不断的变换自己的手势,全身而动,手中像是结手绳一般不断的缠绕,最后双脚向前微曲,手中结印破裂,此时的沙桀在原地不断的移动跳跃,一边走一边手舞足蹈。细心的人观察他的走位,似乎是在遵循某种上古的轨迹,十分的诡异。

    “那……那是禁术,是引领血色天雷的禁术……”坐席之中看到这个样子的人突然惊呼出来,道出了此时沙桀的反常行动,只见伴随着走位的加快,周身空间突然飞射出黑色闪电一样的东西直冲云霄,与刚才已经下落的血色天雷融为一体,一时间,雷光乍现,声势越来越大,已经到了连血亲王都不敢触碰的地步。

    “月无声,雷无名,奔雷残月,血雷降临……”沙桀爆发出来自某种来自远古的呼唤声后,原本按照自然轨道下落的血色天雷突然间静止,融入了刚刚飞驰而来的黑色闪电之后,血色天雷的威能又上升了几分,此时竟然鬼使神差地变换了方位,以曲折的轨迹射向了血亲王,血亲王躲无可躲,只能够硬生生的接下,一阵天雷之后,血亲王的衣服终于有了破损的迹象,这是自决斗开始的第一次,真是让人揪心。

    但是这还不算完,血亲王的速度突然间飙升到了极致,不断地在半空中游走,而所有已经降下的血色天雷却是穷追不舍,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条血色的丝线,在空中不断的闪烁跳跃,像极了一条游鱼在四处觅食,而觅食的对象就是此时正在踏空飞跃的血亲王。

    即便如此,很多人对血亲王还是抱有信心的,因为看看此时的沙桀还在原地为施展禁术而奔走,每多做一个动作,他的身上就会有一个伤口突兀的出现,口中的鲜血就会多喷出几分,看上去就像是拿命在献祭一样,显然,沙桀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毕竟这还是禁术。

    为了这样一场决斗的胜利,为了他们的家族,沙桀把自己逼的也是够紧的,今日之事无所谓对错,只是所站的立场不同而已,但是沙桀能够为了这件事做到这种程度也是足够的了。

    “北斗七星逆转天,杀戈天下永无眠,星辰零落无人识,血染苍天灭世间……” 见沙桀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了,其他天骄也深知他坚持不了多久,于是都将自己所在的阵法的力量催生到了极致。

    此时身后的北斗七星杀戈阵法星光大现,在血色天雷压抑下的星空之中,射出一束又一束的汪蓝色的星光,一条条星河在阵法上空浮现,深邃而又美丽,让人心生憧憬。

    七人人的位置变动之后,原本还十分璀璨的星光瞬间变得摇曳,星河震荡,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星辰骇浪直扑血亲王,而摇曳的星光也化作万千锋利的利剑,铺天盖地地冲向血亲王,完全没有任何的死角,几乎就是必死之局。

    “三人行,圣人存,愚人念,血魄魂……”原本以为这样也就够可以的了,但是那三人行阵法此时也开始发了难,三人重叠在一起,二人支撑一人形成了三人形的人塔居高而下,圣人之势瞬间爆发,一尊宏伟宽阔的圣人金像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只见金色圣人像并没有想象中的和蔼慈祥,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而是一副凶相怒视天下,仿佛此时他已经不满于世人的愚昧无知而降下雷霆之怒,三人不断的变换手势,动作协调一致,让圣人像的威势也发挥到了极致,金色圣人像的金色手掌猛然下挥,如盖天巨擎杀向了血亲王,所过之处皆是破碎的景象,让人心生恐惧。

    沙桀操纵的血色天雷,七人组成的北斗七星戈杀阵法的星河伟力,再加上三人行的圣人像的雷霆之怒,三种放在平时都是足以毁天灭地的禁术般的存在,就在那一瞬间冲向了血亲王。

    三种力量集合在一起,只见原本在坐席之外的屏障也已经开始破碎,空间到处都弥漫着毁灭的气息,甚至有些力量的波动已经影响到了坐席之中,这一次,血亲王可能真的迎来了最后的时刻。

    而这时逼宫势力的人的眼中目露精光,一脸兴奋的看着这三股力量杀向血亲王,他们损失了这么多天骄才将血亲王逼到这个程度,已经是够看得起他的了,只要这一击结束,这一场决斗也该差不多有了定局。

    但是就当这三股力量即将临近空中的血亲王时,就当沙桀在内的天骄们一脸希冀和痛苦的看着自己发出的力量之时,就当万众瞩目之中的死寂之时,突兀的天地之间响起了一声清脆的音律,只见三股力量就那样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威能不减却是静止不动,仿佛时空静止一般,所有的一切都不再流转,就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操控着一切,说不动就不动。

    见到这一幕没有一个人不张大嘴巴表现出一副惊讶的表情,谁都没有想到如此强大的力量竟然会在半路上被硬生生的拦截下来,这得需要多么强大的拦截之力才能够让这么禁术一般的力量静止当场,难道事情到了现在这里还有转机?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尤其是逼宫势力这边,眼中更多的是无尽的恐慌,他们原本以为胜券在握,这一击绝对是绝杀,但是何曾想到血亲王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还能够挡得下来,难不成他真的还有翻身的机会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就真的没有再战下去的意义了,因为此时包括沙桀在内的天骄们已经没有再战下去的力气了,他们现在已经打定主意,只要情况不对,马上出手相救投降,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不能再承受得起天骄陨落的罪名和压力了。

    一听到音律之声的响起,沙桀的心中就升起了一丝丝的不安,一看到他们的攻势全部停留在半空中,他的心几乎骤停,完了,他们要完了,血亲王依旧留有余地,即使是他们豁出命的全力一击也难以击倒血亲王,血亲王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够抵抗得了的,他们一开始就已经错了。

    只见时空静止之际,血亲王的身影浮现在半空之中,此时,他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拿出了那久未示人的凤尾琴,轻轻的弹了一下,星辰力量骤现,星辰古调那足以让时间静止的力量让沙桀他们的攻击停了下来,见此,众人皆是叹服,好一个风度翩翩的血亲王,现在的他长发飘飘,再加上手上凤尾琴的衬托,像极了一个雅士,不见任何的慌乱,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见到他这副模样,逼宫势力那边已经是面无血色,一脸的呆滞和绝望;而血族皇室那边则是一片欢呼,这就是他们的血亲王应该有的风采,八面来风吹不动,就是那样能够镇得住场子。

    尤其是妖月看到了那凤尾琴时芳心大悦,因为那是属于她跟寒笙也就是面前的血亲王之间的情感,可是见到凤尾琴时她的心也是紧紧的揪了一下,凤尾琴一出现,也就意味着血亲王要动用星辰古调的力量了,她倒不是担心血亲王会失去对星辰古调的控制,只是担心在场上会有人认出那上古的星辰古调,毕竟那是灭世般的存在。

    可是环顾一周之后,她发现自己还是多虑了,星辰古调那可是上古的东西,即使是他们的创世神,也不一定识得,何况是在场的人呢。

    所以她马上就安下心来,因为她知道星辰古调一出,这场决斗也差不多该结束了,但是她还是心有疑问,凭血亲王的实力应该不至于面对这种攻势就动用星辰古调吧,血亲王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拿凤尾琴呢,难道是有什么深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