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逍遥在初唐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出巡

    同安长公主被迎入长安的时候,已经过了元正快到上元日了,李渊陛下受身份所限,哪怕挂心也不能前去亲迎,只派了太子建成、平阳公主并贺礼一起代他前去相迎,整整迎出城十里地,代表着李渊对这个妹妹的看重。

    “侄儿见过姑母,姑母受苦了。”

    车辇刚到,李建成便立即迎上前去,同安长公主让人搀扶着下得辇来,双目含泪,赶紧一把扶起太子“有劳大郎来迎我”

    一家子亲亲热热的说话,太子与同安长公主说完,平阳公主才上前,待兄妹俩儿与姑母说完了别后离情,贺礼这男秘书才上前,代圣人转达对同安长公主的慰问之情。

    所有话说完,同安长公主登上车辇,平阳公主陪着她做进去,姑侄俩儿同坐一车,看姑母神色虽难掩疲惫,但整体精神头还是好的,看来窦建德真如贺礼所说一般,并未苛待长公主。

    同安长公主拍拍平阳公主的手,问她“圣人的中书舍人便是名闻天下的贺礼贺德规”

    平阳公主道“就是他,此人虽年轻,然人却极有才干,姑母能回来,便有他出谋划策的功劳在。”

    同安长公主讶然“其中竟还有这等内情”

    平阳公主道“他曾被窦建德麾下之人诓骗到其治下,不愿投诚,被窦建德羁留了一段时日,听说还是趁着窦建德大军出征,靠着贿赂其臣属才得以逃脱的。”

    同安长公主点点头,心里的话不曾说出口,只淡淡的夸了一句“看着倒像个英才,只年轻了些。”

    平阳公主道“若其人有奇才,则破格一番也无妨,我朝刚立国,缺人。”

    同安长公主一愕,旋即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同安长公主的归来,让李渊心情挺好,不过,兄妹俩儿也相聚不了几天,李唐初立国,事情千头万绪,做开国皇帝可不像做太平皇帝那么安稳,才过完年,李渊便要巡幸蒲州,作为李渊陛下的男秘书,贺礼自然也要随行,那最大的问题是

    贺鱼怎么办

    出公差还带着妹妹,似乎不可行。

    才柴提议,可以交由他母亲和妻子照看,贺礼问贺鱼的意见时,贺鱼有些踌躇犹豫,悄悄地牵哥哥的袖子,问“哥哥,可以去顾姐姐处吗”

    “怎么这么喜欢她吗”

    贺礼随口问了一句,谁知贺鱼竟然道“才先生家里,有才奶奶和才娘子,顾姐姐家里只有她一人,我不过去,都没人能陪她玩耍说话,我过去了,便是一起读读书,弹弹琴,也能让她多些欢颜。”

    贺礼顿住,一时间心头复杂,叹了口气,摸摸贺鱼的头,点头道“如此,那哥哥就把你托付给顾小娘子吧。”

    “嗯”

    贺鱼脆生生地答应。

    贺礼干脆的直接带着妹妹上门拜访,把要跟着圣人一块儿出差的事情说了说,道“跟着圣人巡幸,不好带着舍妹去,如此,舍妹便只能又麻烦顾娘子了。”

    顾小娘子点点头,神情隐隐有些欢喜,道“阿贺妹妹能来我处是好事,家中只我一人,她能来陪陪我也好,不麻烦的。”

    说完,微微抬眼瞟贺礼一眼,道“倒是贺郎,孤身一人在外,身边也没个可靠的人侍奉,要好好保重才是。”

    贺礼笑道“多谢顾娘子关心,我一个糙汉子,有手有脚的,不需要人伺候,没事的,你和阿鱼两个人在家照顾好自己,注意好门户才是,这次立禾不跟我去,有什么事不方便的,可使人去找他,我会跟他说好的。”

    “贺郎有心了。”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道了别离之意,贺礼也不好久留,把妹妹留下便走了。回家随便收拾收拾,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去宫门处候着,作为皇帝出行的卤薄之一,得了一辆车乘坐,跟着李渊陛下巡幸蒲州去。

    蒲州全境尚未被大唐攻克,蒲坂一地,守将王行本也算个将才,领兵的工部尚书独孤怀恩尚未攻克不说,手下将士死伤惨重,为此,李渊陛下曾数次下敕申斥,怪他行军不力。

    长安城里太子监国,李渊就轻省了许多,不是什么特别紧要的事也不至于搬到他面前来,蒲州距离长安并不算远,走水路更是较之陆路舒坦。

    没有公务,李渊就在船舱里读书,贺礼闲着没事干,摸了副鱼竿出来,坐在甲板边上钓鱼,来水边不钓鱼,那是真手痒。

    李渊

    实不知该说这臣子是心大还是傻缺了

    谁知贺礼见李渊出来,起身行礼后,还笑吟吟地问道“陛下要钓鱼吗”

    李渊默默看他半晌儿,看得贺礼莫名其妙,心里忐忑的时候,竟然点头“好,来人,拿鱼竿来。”

    于是,君臣两个人竟一人一副鱼竿,就这么坐在甲板上,开始钓鱼。在行船自然无法打窝,打不了窝,那钓起什么鱼,钓上来多少,自然全凭运气,及至下午停船上岸休整,贺礼一条鱼也没钓上来,反而是李渊陛下钓起来巴掌大的一条。

    贺礼煞有介事的道“启禀陛下,这般能识人的鱼,定是非同一般的,放了可惜,吃了更可惜,应该放起来才对。”

    李渊看着他一阵无语,最后才仰首笑出来“好你个贺德规,罢罢罢,听你的。”

    左右立即上前,寻地方把鱼养起来,贺礼嘿嘿笑笑,跟着上岸休整,路上不过行了三四日便到得蒲州。

    许是蒲坂已经收到李渊出巡的消息,竟失了继续抵抗的心,守将王行本欲突围都招不到兵马随行,只得弃城投降,等李渊陛下到得蒲州城,便收到了攻克蒲坂的消息,独孤怀恩已率人进驻。

    李渊大喜,当即便下令处斩王行本,他本人则在蒲州城休整一晚后,第二日便要去巡幸蒲坂,到大营中慰问将士。

    一夜无话,第二日,李渊都已经登船,道上奔来一骑“陛下,去不得,去不得,独孤怀恩及其麾下将领元君宝意图谋反。”

    贺礼在后面,听到这一声喊,连忙出声“陛下,请止步,有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