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明末不求生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四章 节帅幕府

    在大家返回随州的路途上,高一功先向白旺和鹤爷介绍了一下近来湖广闯军这边的情况。

    他提到了李来亨攻克应山、合河店、出山镇、牛心寨众多要隘据点的事情,又说了前标军是如何在红队内应的帮助下,夜袭夺取了随州城。

    白旺听高一功讲完前标军轻取随州城的故事以后,不禁笑道“这不是当年我和双喜带着少虎帅夜夺竹溪城的办法吗”

    高一功听白旺又称李来亨为少虎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提醒道“大元帅留来亨经略湖广的时候,专门给了他一个湖广节度使的名义。现在将士们已经不管来亨叫少虎帅,而是挪用了节度使的称呼,专门叫做节帅,今后公开场合,尽量还是称来亨节帅为好。”

    白旺和白鸠鹤两人对视一眼,都哦了一声,内心则对李来亨的这种表面功夫不以为然,少虎帅和节帅又有何区别呢

    不过李来亨强调他的“节”,似乎也有凸显湖广闯军自成一体的用意,只是这层用意白旺即使想到,也不愿过度去思考。

    最起码在现在,李来亨对闯营的老将们还是摆出了一副特别尊崇的态度。他被李自成留在湖广以前,在对待闯营元从的方面,被李过讲了不少话,便着意留心,无论是田见秀、袁宗第那一级别的,还是现在白鸠鹤、白旺这一级别的元从,李来亨在姿态上都做足了尊崇的功夫。

    这位奉天倡义营的湖广节度使,带着近百名骑兵出城数里迎接。手持银枪旌节的亲卫夹道列阵,李来亨一手持马鞭,一手牵丝缰,笑意满满地在中间等着白旺几人。

    “老白,阔别已久、阔别已久啊我们兄弟几个终于又再次聚首,今回一定要把湖广的事业好好办成。”

    李来亨和白旺乐呵呵地谈笑两句后,又下马挽住了白鸠鹤的手,轻声说道“鹤爷我们一样很久不见啦大元帅让鹤爷来随州,真是再好不过了,我们现在正缺少这样一位干练的大管家,帮兄弟伙们将随州的粮草军械全部都安排的井井有条。这桩差事也只有鹤爷能办妥,兄弟们悬着的心也算是能落下来了。”

    白鸠鹤开怀大笑,李来亨则又望了人群几眼,终于问道“老白,幼辞呢既然大元帅将老营迁到随州安置,那幼辞应该跟着来了吧”

    高一功先看了白旺一眼,欲言又止,白旺则微微躬下身子,低声道“幼辞在高夫人手下做事处处周到,现在已经是健妇营的二把手了。大元帅的确是有意让幼辞也来随州,好同节帅团聚,只是高夫人再三推阻。而且大元帅和高夫人生下的那个小女儿徽柔,也很粘着幼辞,所以她来随州的事情就先拖下来了。”

    白旺虽然将幼辞被留在河南的事情说得有礼有节,但李来亨还是眼皮一阵狂跳,他不知道李自成用意何在,心中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快。

    同李来亨一起出城迎接白旺等人的方以仁则把折扇一摇,笑道“大元帅将幼辞留在河南也好,迟早节帅也是要回到河南的。毕竟中原才是争衡天下的主战场,湖广只是一时就食之地罢了。”

    方以仁比白旺更早到随州,李来亨攻破随州的第二天,方以仁就在红队队员的保护下从河南穿过桐柏山山区来到随州了。

    前标军这个团体中的骨干,除了柳敬亭还留在河南经营情报网络,充当李来亨在中原的耳目以外,剩下所有人,现在都差不多聚集到随州了。

    所以李来亨才对李自成刻意留下幼辞的做法,更为不满和不解。

    真要有什么怀疑,又何必将前标军团体全部放在随州

    “喵”李来亨心中正在不快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猫叫声,狸奴就从人群中钻了出来,飞扑到李来亨的怀中。

    “好家伙”

    分开没有多长的时间,狸奴的身子就长大了好几倍,这只懒猫捕鼠无能,吃饭的胃口却大的惊人。一大团毛茸茸的肥肉噗的一下跳进李来亨怀抱里,真是差点没把身经百战的少虎帅给撞倒在地。

    “老白,怎么把狸奴也带来了”

    白旺微笑着说“这是幼辞叫我带来的,幼辞说狸奴留在熊耳山里也只是成日偷吃肉、鱼,一点用处都派不上。她说山寨里不养闲猫,还是请狸奴到节帅身边待着,请节帅来教训它。”

    李来亨以手扶额,叹气道“嗨这只贱猫,我怎么教训得过它不让它耍弄都算厉害啦。”

    幼辞的心思也颇为缜密,她嘱托白旺带来的狸奴,果然冲淡了李来亨心中的不快情绪,也让前标军几支部队的会师,充满了一种欢快的气氛。

    方以仁看气氛和缓,便提醒李来亨迎众人入城,又对白旺和白鸠鹤说道“府主初辟随州,百业待兴,诸官未置,司马、判官、营田、游奕、度支皆正空位以待。诸将南来随州,正可填补空缺,充实诸官,则随州气象兴旺,指日可待。”

    方以仁这番话七扭八转的,听得老白和鹤爷两人都是稀里糊涂,还要高一功从旁解释。方以仁所说的“府主”自然就是指的李来亨,这个“府主”有两层意思,一层为郡府长官,另一层则是幕府之主。

    他不称李来亨为“节帅”,反而特意称呼为“府主”,自然是凸显自己亲信幕僚的地位。

    也不怪白旺听不明白,府主这种词汇本来就是唐代的旧名词,明朝时早没什么人使用了。只是李来亨专好务虚,方以仁或生造、或复辟一批好听又有古意的官职衔名,也是投其所好。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李自成本身不也复辟了节度使这个官名

    李自成建立大顺以后,是一切礼仪规章“悉遵唐制”,也可见所谓老李找党项人李继迁做祖宗的谣言实在离谱,人家都“悉遵唐制”了,不攀附唐李,要去攀附拓跋李吗无非我大清御用文人的空口造黑料罢了。

    只不过历史上大顺政权的节度使,其实就是把明代巡抚换了个新名字而已,依旧是文官之属,并没有唐代节度使的生杀大权。

    但李来亨现在这个湖广节度使,可就是真正的闭门天子、开门节度了。

    后世中大顺复辟了不少唐宋官名,节度使、防御使、平章政事都被放上台面。那李来亨听从方以仁的建议,在自己的节帅幕府中,复辟了一堆行军司马、掌书记、营田使、游奕使、招讨使的官名,其实也没什么过分的嘛。

    这才叫闭门天子。

    当然,一个原因也在于方以仁把李来亨好虚名的这个坏毛病抓的死死。

    只是李来亨和方以仁这对活宝,虽然名义上搭建起了湖广节帅幕府的框架,只是除了方以仁担任掌书记、执掌军务民政机要以外,剩下的行军司马、参谋、判官、度支、营田、按抚根本没有人才能够充任。

    这个框架,还真就空有一堆中二的唐代官名罢了。

    不过高一功也同白旺又解释了一点,说道“大元帅当初是给来亨留下便宜行事之权,我们空造这些官名,倒不是贪图什么排场,而是为了能用这些官名收买安抚大别山和桐柏山的山寨寨主们。”

    这也是方以仁所出的主意,大别山和桐柏山的情况和河南的伏牛、熊耳两山不大一样。虽然都是寨兵割据的山区,但是整体而言,河南山寨大多是绿林土寇组成,湖广山寨则以乡绅团练为主。

    这些乡绅团练对闯军敌意很强,实力也很强劲,而且对朝廷颇为效忠,很难分化离合。当初在河南拉一寨、打一寨的办法,在湖广就不太行得通了。

    所以方以仁才提议,空造一大堆官名出来,加强一下随州方面拉拢大别山、桐柏山寨主们的筹码。即便那些乡绅们不为所动,他们底下总有些家丁奴仆会感兴趣吧。

    发给寨主、寨兵的官衔,主要就是游奕使和招讨使两种。

    基本的规矩就是只要能够带兵来投的,不管你是带两个人还是带一个人,统统都发给某某游奕使名义,而手底下的寨兵超过五十人的话,就升级为某某招讨使,这个某某一般就以附近的山寨或村民名字命名。

    总之到现在,李来亨已经差不多发出去了招讨使名义十多人,游奕使名义上百人。虽然不能说靠这种发空头司令的办法控制大别山,但好歹也在乡绅团练里头制造了一些混乱。

    白旺听罢高一功所说,对李来亨、方以仁这两人的奇思妙想、胆大妄为,也是叹为观止,哭笑不得道“节帅真是好手腕,那是不是随州这边也要和启翁那样,再拉一些读书人入伙”

    李来亨听得大乐,笑道“启翁是举人,举人都算是天上文曲星下凡咯。咱们不奢求拉到举人秀才入伙,只要能识字、会算数就够了。咱们前标军的扫盲班现在也是加大力度再搞,说到底还是自己培养出来的人才最可靠。”

    那边方以仁则用白金骨折扇遮住自己下半边脸,说“随州已算大州,应山亦是一大县,仅此一州一县治下之民,恐怕都将有十万之谱。府主所言自是有长远之理,但就眼前来说,缓不济急,确实需要征辟一些智谋之士入幕,才能巩固好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