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鬼胎十月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261章 尸臭魔芋

  没有命活着去湘西?

  怎么意思?

  难道说这口从山上掉下来的棺材,是专门用来拦住我的去路的?

  我的脑中电光火石的划过了许多念头,手中的动作却没停,快速的将受伤的龙婆婆搂在怀中,另一只手直接将银筝的脖子牢牢的掐住。

  身上铜钱癍带来的刺痒的感觉,在这一瞬间爆发了。

  我感觉就好像身上有数千蚂蚁,正在一寸一寸的啃噬我身上的肌肤,眼前混混沉沉的,一阵黑一阵白的。

  我心里面惊异异常,出了一身的冷汗,加大了手里的力度,只要一使劲,就能将银筝打的形神俱灭。

  “我手上的铜钱癍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突然伤龙婆婆。说!”我厉声逼迫着银筝回答我的问题。

  这时候腹腔被破开一个洞的龙婆婆,忽然睁开了一眼,摘下系在腰间的铜质的姻缘命盘,用力的往我的后脑勺上砸了一下。

  痛啊!

  我的脑子一下却反应过来了,银筝虽然讨厌我,可她的背叛太突然了。龙婆婆是星璇的人,不可能拿武器袭击我。

  那眼前的这一切……这一切是什么?

  幻觉吗?

  可是为什么又那么真实?

  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又一阵铃铛摇晃的声音,还有几声铜锣敲动的响声,我猛然一个机灵,清醒过来。

  我正站在座位旁边,一行奇怪的穿着白色的长道袍,没有束腰的人,幽灵一般缓缓的从我们的身边走过。

  这些人头戴着斗笠,手上不是拿着阴铃,就是铜锣。

  斗笠上有白色的布从帽檐两边遮着,只留中间的一条缝,根本就看不清正脸,只能隐约间看到他们的脸色都是青黑色的,五官好像也不太好看。

  似乎比常人要凶狠一些,丑陋一点。

  他们铃铛和铜锣的声音,好像是可以让人暂时的保持清醒,从混乱的意识中苏醒过来。

  这帮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赶尸匠。阵吐庄划。

  我身后的龙婆婆正在呆呆的发愣,腹部没有半点损伤,嘴里面哀求的喊着:“不要,离瑜,不要杀老婆子,求求……不要啊……”

  银筝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掉着眼泪,畏惧的喊道:“离瑜哥哥,你不要喜欢苏紫好不好……离瑜哥哥,我真的好喜欢你。”

  地上倾倒的不是牛奶,而是暗红色的夹杂着各种腐败异物的血液。

  银筝给我血牛奶的记忆是真的,其他后面发生的很有可能就是幻觉。而我进入幻觉之后,银筝和龙婆婆相继也陷入了幻觉之中。

  我快速的从背包当中取出了阴铃,在这两个人的耳边轻轻的摇晃了一下。

  两个人的脑子都清醒过来了,睁开眼睛,小丫头银筝疯一样的冲上来,想要掐我的脖子,被我直接先扼住喉咙控制住了。

  “你这个坏女人,你……你居然和我的离瑜哥哥滚床单,我恨你,我恨你!”银筝被我掐着脖子,脸色都涨红了。

  龙婆婆清醒过来之后,身子摇晃了几下,喃喃的说道:“怎么了?我好像看到离瑜把我杀了,可我怎么没事呢?”

  “我们都中了幻觉了,车厢里面的人不知道都跑到哪里去了。”我警觉的说着,我总感觉人是不会走的一个都不剩,我们会不会还在幻觉当中?

  车厢里面的人,好像一下都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种情况发生的有些诡异,人怎么会一个都没有了呢,很有可能是因为幻觉。

  如果还在幻觉中,要怎么出去?

  这些心里面的话,我是不敢直接和龙婆婆说的,刚刚发生的一切,让我情不自禁的对周围的人都产生了怀疑。

  不敢把真实的想法,告诉给这些有可能是幻觉中出现的人。

  银筝奋力的挣扎了几下,才慢慢的停下来,怯生生的问道:“我们中了幻觉?那你没有和离瑜哥哥滚床单了?”

  “没有。”我真的不想回答这么幼稚的话题,为了平息我和她之间的争执,也只能回答她这么无聊的问题。

  我们都在列车上,滚毛床单啊。

  “快,快跟老婆子下去,这里不对劲。”龙婆婆推着我的身体,催促着我下列车。

  我冷然松开银筝的脖子,被龙婆婆推着下了火车,我们在第六节车厢,距离车头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

  在黑暗的夜风中当中走了一会儿,才走到接近车头的位置。

  隐约中是能够看到斜对面的铁轨上围着好些人,这些人手中有些有手电筒,有些人手机有手电筒的功能。

  这些光源全都对准备了横卧在铁轨上的那口棺材上,那应该是普通的木质棺材,只是大小比一般的棺材大多了。

  论重量,就这样目测少说有七八百斤。

  上面雕刻着各种精致的图案,而且大部分都很像佛家常用的一些象征性的图案,然后用金漆描金上去的。

  我就知道养行尸和震僵尸的棺材是要用描金的,刚刚龙婆婆说这口棺材是尸魅,尸魅又是个什么东西?

  棺材的正上方,开着一朵花。

  这花长得可真够难看的,红色的有点像是美人蕉,叶子也像芭蕉叶。

  随着我们的靠近,还能够问道空气当中好像有一股尸臭的味道,看那棺材盖的严丝合缝的,怎么会有尸臭的味道漏出来?

  我正纳着闷,就见十多个大男人正在努力尝试的抬起这口棺材,嘴里面还自发的齐声喊着口号,“一二,嘿哟!一二,嘿哟。”

  根本就抬不动。

  我去,十几个人居然还抬不动这一口棺材。

  “这棺材,怎么摸着凉飕飕的?”忽然有人问了一声。

  然后也有人奇怪道:“对啊,就像摸着冰块一样,我的手都冻红了。”

  我用手快速的遮去额头上的阳火,才发现棺材上面正在冒出一缕又一缕的黑气,这些黑气冰凉阴森,分明就是鬼气。

  我还没有来得及,出言阻止大家,已经有人比我先一步提醒了,“别碰棺材,棺材上有鬼气,会伤害大家的身体!”

  侧目看过去,就见到那一群穿着白色道袍,手里面摇着铃铛,敲着铜锣的人正在往这边迅速的靠近。

  可这一句喊来迟了一步,所有接触过棺材的人,应声倒地。

  这些人的嘴角流着黑血,身体抽搐了几下就咽气了。

  抬过棺材手上青黑一片,就好像是中毒了一样,其实鬼气入侵了五脏六腑,暴毙而亡的。

  就见到这一行白衣人飞身而来,快速的将黄色的符纸贴在了棺材上,然后将一枚铜钱迅速的压在棺材上。

  “不要……不要靠近棺材,那棺材上的花是西域的魔花尸臭魔芋,是会让人产生幻觉的尸臭魔芋。”龙婆婆见多识广,惊慌的大喊出声。

  可是已经来不及的了,这群白袍的人,居然是相继对自己的同伴出手,然后将对方狠狠的掐死。

  围观的人群一下惊的散开了,就在这时,从棺材当中忽然就有一只惨白的人手刺破了厚厚的棺材盖伸出来了。

  那应该是一只女人的手,手上戴着翡翠戒指,手指纤细,线条柔美。

  只是发黑乌青的指甲又长又锋利,在黑暗的夜色中沁着可怕的幽冥一般的光芒。

  “离瑜去哪儿了?”我前后左右的看了一番,发现并没有见到离瑜的踪影,额头上起了一层汗,离瑜的实力是不会轻易受伤,或者失踪。

  也许在我们幻觉中,是没有离瑜的。

  我大声对龙婆婆喊道:“龙婆婆,我们会不会还在幻觉中?”

  空气中的那股尸臭的味道,分明就是从这个难看的大红花里面散发出来的,我惊慌的看向龙婆婆的时候。

  周围的景物一下变了,我坐在列车上,窗外面阳光明媚。

  是安静温暖的午后四时,没有冒着鬼气的棺材,没有散发着尸臭的尸臭魔芋。

  离瑜正在凝眸看报纸,龙婆婆的鼾声如雷,银筝乖巧的蜷缩在离瑜怀中,小行尸呆呆愣愣的站在我身边。

  但是我手臂上的铜钱癍,还在痒痛难忍的发作着……

  我心里面清楚,不管是刚刚,还是现在,肯定有一种是幻觉,或者说都会是幻觉。

  那么幻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棺材从山上掉下来的时候。

  还是银筝递给我牛奶之后……

  不对,应该从尸臭魔芋到底是如何让人产生幻觉的?

  就算这种植物再厉害,也应该由让人致幻的诱因。

  是味道,还是它那中丑陋的模样?

  会不会在下午列车里面的时候,我们这些人就已经陷入了幻觉当中,根本没有棺材从山上面掉下来。

  好像为了印证我的想法一样,我的目光不自觉的就落在了一个行李架上的行李箱上,行李箱的边缘放着一朵累死美人蕉的大红色的丑花。

  有人把尸臭魔芋带上列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