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云少的替身娇妻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795章 方法总比困难多

    易云深开车带安瑾年回到云舒苑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

    邵美云见到安瑾年脸上和手臂上的伤震惊不已,当即就责骂起易云深来。

    “你看看你,怎么照顾自己老婆的?

    早上出门还好好的呢,这晚上回来就浑身是伤了?

    有你这样当然老公的吗?”

    邵美云责骂时,易云深一声不吭的听着,倒是安瑾年听不下去了,当即就为易云深辩护起来。

    “奶奶,这不怪他,是我自己贪心,要到悬崖边去拍照。”

    安瑾年赶紧对邵美云说:“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也跟他一样,是个成人啊,是我自己没照顾好我自己才对。”

    “瑾年啊,你就是太善良了。”

    邵美云拉着她的手,看着她手臂上缝了针的地方心疼的说:“你看看,这大过节的,哪里不好玩,非要跑到山上去吃农家菜,现在吃好了,吃出伤来了都。”

    “奶奶,我们吸取教训了。”

    安瑾年赶紧对邵美云说:“以后绝对不去吃什么农家菜了,以后连山都不爬了,我们就走平路。”

    “对,爬山是危险的事情。”

    邵美云赶紧说:“行了,既然都已经发生了,就吃一堑长一智吧,刚好你们回来了,家里饭菜也做好了,过来吃饭吧,对了,云菲,云轩不跟他们一起去的吗?

    云轩呢?”

    邵美云的话刚落,那边易云轩的车就开进来了,她笑着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易云轩把车停好,然后提了安瑾年的包下车来。

    “嫂子,不好意思啊,我把你的手机拿去手机店维修,但维修师傅修不好了,你看只能另外买手机了。”

    “谢谢!”

    安瑾年接过包和手机来,感激的看了易云轩一眼:“没事,一部手机而已,我明天重新去买一部就行了。”

    “明天我们一起去买。”

    易云深低声的对她道:“刚好,我的手机屏幕也坏了。”

    “是吗?”

    安瑾年诧异的看向他。

    “在下来找你时走得太快,手机掉出来摔石头上了。”

    易云深淡淡的解释着。

    “哦,好吧。”

    安瑾年无奈的叹息一声:“今天请王俊荣那人吃饭请得可真贵,以后再也不要跟他打球了,那人特奸。”

    “好了,吃饭吧。”

    易建林在那边喊着:“云深,带瑾年过来吃饭了,云轩,云菲,都过来了。”

    于是,一家人坐下来吃饭,安瑾年坐在邵美云身边,邵美云见她嘴角都是伤心疼不已,叮嘱她吃软的点的食物,疼爱之心言语溢表。

    吃完饭,伊云菲和安瑾年坐沙发上陪老太太聊天,而易建林把易云深叫到了楼上的书房,“你们回来之前,我接到港城总部电话,说你打电话过去吩咐调动了人手?”

    易建林看着脸色沉着的儿子:“发生什么事了?”

    “瑾年受伤了。”

    易云深淡淡的道:“跟王俊荣有关。”

    易建林握住手机的手紧了紧,手背上青筋暴露,看向自己的儿子:“确定了吗?”

    “百分之百!”

    易云深非常肯定的说。

    “你打算怎么做?”

    易建林看向易云深问。

    “第一步,把光华那块已经内定荣盛的地抢过来,第二步,北城再开分公司,跟荣盛对着干,第三步,想办法把王俊荣往牢里送!”

    “光华的地要抢过来不那么容易,因为那不光是荣盛,还有jiang shi参股,江三阳现在虽然退下来了,但还有余威在,荣盛拿那块地靠的是关系。”

    易建林看着他道:“当然,你一定要抢,也不至于抢不过来,只不过资金可能要消耗很多,这也是各家公司放弃去争的原因。”

    “北城再开分公司倒也可以,不过,荣盛在北城分公司是江映蓉的表弟廖睿啊,廖睿这个人你是知道的,能力是一等一的啊,如果jiang shi没有他,根本撑不下去,你打算派谁去跟他对追干啊?”

    “在分公司开之前,我会再考察一下,不出意外的话,我可能会派向心妍过去。”

    易云深淡淡的道。

    “心妍?”

    易建林惊呼出声:“她是你的首席秘书啊?

    如果你把她派出去了,那你怎么办?”

    “心妍的助理,也是她的表妹,邓媛媛现在能力非常不错,可以代替心妍给我当首席秘书了。”

    易云深淡淡的道。

    “行吧,你做了安排就行。”

    易建林看着他道:“虽然我不清楚王俊荣是怎样让瑾年受伤的,但不管他是怎样的方式,我们都不能放过他,不过,把他往牢里送,估计没那么容易,毕竟在澳城开博彩业是合法的。”

    “方法总比困难多。”

    易云深看着易建林道:“我肯定能想到办法的,不过一旦动王俊荣,肯定会牵扯到江家,爸,你要想清楚了。”

    “我想什么?”

    易建林没在意的说:“我跟江珊珊已经离婚了,江家老爷子我也不会再尊重,你想怎么做就这么做吧,我只是担心钱估计不够折腾。”

    “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易云深看着他道:“目前,你只需要把港城那边守好就行了。”

    “成,那就这样吧。”

    易建林说完又看着易云深道:“对瑾年好一点,这孩子,从小就不容易。”

    “我自己的妻子,我知道怎么做。”

    易云深淡淡的说了句:“我跟她结婚那天就许诺过,这辈子只结一次婚。”

    “”易建林的脸当即一红。

    曾经,他和赵月明结婚时,也曾许诺今生今世只牵一人的手,只和一人到白头,可最终,他食言了。

    安瑾年正听老太太讲过去艰苦奋斗的历史时,易云深就从楼上下来了。

    “好了,故事今儿个就讲到这里了。”

    邵美云笑着说:“瑾年,你今天也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你这脸上啊,嘴角啊的淤青,估计要两三天才能消去呢。”

    “好,谢谢奶奶。”

    安瑾年即刻起身,恰好易云深来到跟前了。

    “走吧。”

    易云深对安瑾年道:“刚到楼上,爸给了一盒港城那边的消肿膏,据说效果不错,回去我帮你涂上。”

    安瑾年点头,和邵美云跟伊云菲告别,然后才任由易云深牵了她的手,俩人一起朝望月楼走去。

    伊云菲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易云深和安瑾年的背影,直到在转角处消失才把目光收回来。

    “菲丫头,你一直盯着你表哥和你表嫂干啥呢?”

    邵美云疑惑的问。

    “我在想,表哥是不是真有洁癖啊?”

    伊云菲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困惑。

    “他从小就有那怪癖。”

    邵美云忍不住就说:“一点点大,人家喝过的水杯他不肯喝水,人家用过的东西他不肯用,别人的筷子给他夹菜,他不吃。”

    “不对啊,我见嫂子给他夹过菜的,他吃了的啊。”

    伊云菲忍不住就辩解起来。

    “也就你嫂子,别的人都不行。”

    邵美云没在意的说:“得了,他也不是别的病,就是比一般的人要爱干净一点点而已。”

    “希望这一次,他的洁癖病不要再犯了。”

    伊云菲低声的嘀咕着。

    “你在念叨什么?”

    邵美云忍不住好奇的问。

    “哦,没什么。”

    伊云菲赶紧摇头,拉了邵美云的手:“外婆,你不说喜欢看云顶山庄的花灯,这国庆在,云顶山庄的花灯可好看了,我带你去看吧。”

    “好的,走着。”

    邵美云即刻被转移了话题,走出来又叹息了声:“可惜你嫂子今天摔跤受伤了,要不叫上她一起多好。”

    易云深和安瑾年回到云舒苑的家。

    易云深先用水壶烧了开水,然后又把安瑾年的药拿出来准备让她吃药。

    “这一颗是什么药?”

    安瑾年看着一颗白色的小药丸问。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扑尔敏之类的吧。”

    易云深淡淡的回答,自然不会告诉安瑾年那是左炔孕酮片,紧急避孕药。

    “扑尔敏是做什么用的?”

    安瑾年皱着眉头问。

    “功效应该是止痒,抗过敏什么的。”

    易云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不是医生,也不太清楚药物的功效,但医生开的药,自然是要吃的啊。”

    “倒也是,”安瑾年也没再纠结,把药又放下了。

    易云深则把烧好的开水倒杯子,然后又拿了瓶矿泉水倒了些在杯子里,这样兑成温水递给安瑾年。

    “先把药吃了吧。”

    他轻声的哄着她。

    “嗯,”安瑾年应了声,把这些药放进嘴里,然后用开水给送了下去。

    见她把药吃下了,他这才暗自松了口气,这一下,那那万分之一的机会都不会出现了。

    “啊——好困。”

    安瑾年打着哈欠起身:“我去洗澡了。”

    “我帮你洗。”

    易云深赶紧说。

    “这我自己来就好。”

    安瑾年有些急促的道。

    “你身上受伤了,然后手臂还有缝针,后脑勺也有个包,很多地方不能沾水,你自己顾及不到的。”

    易云深耐心的跟她解释着:“我帮你洗肯定比你自己洗要顾及得到一些,这样你的伤也能好得更快一些。”

    “好吧。”

    安瑾年囧,她不得不面对易云深帮她洗澡事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