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君子与鬼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39章 吾血尚未冷(求推荐票)

    夜色降临。

    城外的东坡上却灯火通明,人头攒动。

    不少年轻的读书人,听闻三鼎君子的遭遇,以及巡北伯的恶行后,纷纷前来声援封三鼎。

    还有不少好事者前来围观。

    一时之间好不热闹。

    “这蜀国,乃是我蜀人的蜀国,不是巡北伯的蜀国,岂能让他在蜀北大地上,继续作威作福,鱼肉乡里?”

    “巡北伯倒行逆施,他日必定不得善终!”

    “巡北伯罪该万死!”

    东坡上群情鼎沸,无数读书人大声呵斥和声讨巡北伯,要巡北自裁以谢天下。

    “郎君,天都黑了,快回去吧。”

    有仆从紧紧跟在气质不凡的年轻人身后,苦口婆心劝说。

    可惜仆从费尽了口舌,自家的郎君就是不听,誓死要与诸位读书人声援封三鼎,不能让巡北伯得逞。

    “郎君,那些鬼伯穷凶极恶,留下会没命的。”

    仆从不厌其烦劝说。

    “正因如此,吾才要留下来。”那年轻人眼中带着愤怒道,“这些年来,幽都鬼差暴虐无道,苦我蜀人久矣。”

    “郎君……”

    “滚回去!”

    那仆从还要说什么,年轻人不胜其烦,呵斥道“休要在此丢人现眼,莫要害我在君子面前丢脸,要不然……”

    “郎君,郎主说了,若郎君不听劝说,便让奴将郎君绑回去。”

    那仆从见到自家郎君依旧执迷不悟,便朝身后的仆从挥挥手,示意他们将郎君绑回去。

    “尔敢!”

    年轻人勃然大怒。

    “郎君,奴得罪了,奴只是奉命行事,还望郎君莫要怪罪。”那仆从连连躬身说,“绑了。”

    “恶奴休敢!”

    那年轻人愤怒无比,连连后退,却被两名强壮的仆从架住双臂拖下东坡。

    “诸位还请见谅,是家中来客了,郎主让奴接郎君回去。”

    那仆从连连躬身解释说,以免坏了自家郎君的名声。

    “放开我,我陶然之血尚未冷,要与诸位同道共伐巡北伯。”那年轻人挣扎道,却被两名仆从死死架住,最后拖上了马车。

    这一幕在东坡上,不时有发生。

    “陶兄大义啊。”

    有读书人见到感叹道。

    “可惜城中的那些老家伙,血早已经冷了,对幽都鬼差蠖屈鼠伏,卑躬屈膝,实在令人所不齿。”

    有人摇摇头,叹息不已。

    “哼,只要吾等之血尚未冷即可,誓要与幽都鬼差不死不休。”有人愤愤不平道,似乎幽都鬼差在巴蜀早已经不得人心。

    虽然随着夜色越来越深,前来看热闹的好事者渐渐离开,但留在东坡上的人依然不少,竟还有两三百人之多。

    此时,封青岩和杜望等人,跪坐在坡上的一个大草亭里,四周还围着不少读书人,如众星捧月般把封青岩围在中间。

    “幽都鬼伯巡北伯,暴虐无道,残害生灵,狼戾不仁,罪恶充积!今武功城诸位俊杰闻之深恶痛绝,拍案而起,大集义士,誓扫暴虐,剿戮恶凶,共泄公愤,拯救黎民!”

    “也为青岩之遇痛心疾首,诸位俊杰面对猖獗残暴鬼伯,奋不顾身前来东坡,于黑夜中视死如归,那舍生取义之血,使天下皆为之震动,令青岩感激涕零,请受青岩一拜。”

    封青岩看到四周的读书人眼神坚定,丝毫不畏惧,心中大为感动,便站起来朝四周恭敬一礼道。

    “君子客气了,鬼伯残暴,世人共诛之!”

    “不错,吾等不仅仅是为君子,亦是为了我蜀国,我蜀民。今日吾等读书人,便要告诉那幽都残暴的鬼伯,吾等之血尚热,吾等之勇尚在,吾等之剑尚锋!”

    “诛杀巡北伯!”

    “诛杀巡北伯!”

    四周的年轻人喊道,感觉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恨不得现在就能杀入幽都,诛杀那鬼伯。

    “杀身成仁,舍生取义!”

    “杀身成仁,舍生取义!”

    “杀身成仁,舍生取义!”

    不知是何人喊了一句,立即燃爆了众人满腔热血。

    这“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之声传到武功城,令无数人脸色大变,想不连此话都喊出来了。

    “胡闹!”

    “荒唐!”

    “那巡北伯岂是尔等能杀?简直不知死活!倘若能杀,早有人杀了,何须等汝一群小儿来杀?”

    “不知利害,不知轻重,不知进退!”

    “封三鼎害人也!”

    当城中有人听闻如此威势后,或是怒斥,或是怪罪,或是怨愤。但是,也有不少人佩服不已,纷纷从武功城里掠出来,来到东坡上,共同声讨巡北伯。

    东坡上义士不减还增。

    “他是如何做到的?这不过是大半天而已,竟然让武功城的大半读书人,为他赴汤蹈火,甚至要舍生取义。”

    东坡上,子雅琴惊叹不已,也有些想不明白。

    有如此威势,何惧巡北伯?

    “公子,君子实在太厉害了,一言能让天下人为之所用。”

    棣棠无比崇拜道。

    就在此时,月色下的天边出现诡异黑云,夹带着恐怖的威势滚滚而来,令整座武功城为之颤动。

    无数生灵跪伏。

    “果然来了。”

    子雅琴眯着眼睛,盘坐于东坡的一侧,身前的琴台早已经摆上七弦琴。

    “巡北伯来了。”

    有人大喊,立即点燃众人的怒火。

    “他敢来?”

    “果然是暴虐无道,竟敢要杀害三鼎君子,可是问过天下人?可是问过吾等读书人?”

    有读书人拍案而起,指着天边的滚滚黑云怒喝起来。

    “巡北伯暴厉恣睢,丧尽天良,必定为天地所不容,他日死无葬身之地!”

    “巡北伯断子绝孙,众叛亲离!”

    夹带着熊熊怒火而来的巡北伯,远远就听到东坡上众人对他的辱骂,尤其是听到骂他断子绝孙时,不禁怒火冲天,似焚红了半边天。

    而且,也有些懵然不解,为何会有如此多读书人辱骂他?

    “找死!”

    此时,巡北伯的目光阴冷可怕,巨大而狰狞的躯体上,迸发出来可怕的阴森气息。

    他一巴掌拍出,朝大骂“断子绝孙”的年轻人拍出。

    轰隆隆——

    一只巨大的黑手从夜空中拍落,散发着令灵魂颤抖的恐怖的气息,令东坡上的众人大惊大怒不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