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唯一指定玩家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94.这无聊的游戏就此停止吧

    升降机打开,从移动城邦之上,一个小小的升降机降落了下来。稳稳的停在了第一集团军的前方。

    大门打开,一道身影从里面慢步走出。

    “好大的雨。货真价实的天灾啊。”

    羽修杰伸出手掌,磅礴的暴雨不断的击打在了他的手臂上,还有身上。然而身上的防化服是放水的。把兜帽带上了之后羽修杰只要不是跳进河里基本上就不会被雨水沾染上,所以即使是在这样的暴雨天气,他依然没有沾染上任何的雨水,在别人的视角中看起来就像是所有的雨水都避开了他一般。

    缓步的走向了第一集团军所在的位置,按照原定的计划,那里便是埋藏着召唤阵的地方,也就是陨石和地震所爆发的最中心区域,不过对于天灾那可怕的破坏力而言,这片平原上的任何存在都已经完全的被舍弃掉了,不过皇室的移动城邦都没有进入这片平原的区域,只有起义军的移动城邦在这里,所以按照原定的计划,天灾落下来之后遭殃的肯定只有起义军的移动城邦。

    对方的确是想直接卖掉第一集团军,到时候告知说是天灾毁灭了这些非政府武装的叛乱,天佑乌萨斯云云。这种事情羽修杰见得多了,只是可惜的是他们遇到了一个比天灾还可怕的家伙,所以,他们完蛋了。

    漂浮在羽修杰身后的影子伸出了手,稍微的咳嗽了一声之后大声的说道:“第一集团军的各位,很遗憾,你们已经被你们的皇室背叛了。”

    虽然声音并不大,可是却清楚的传递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就连那些第三方的战地记者都清楚的听见了这句话。

    乌萨斯的内乱可以说是除了罗德岛的抑制感染的药物以外第二个最受泰拉世界关注的,现在的这场战斗几乎能够左右乌萨斯将来的控制权和未来的走向。其他的势力不关注是不可能的,而且起义军的宣言和口号很危险,他们之前为了恶心一下乌萨斯所以和起义军在背地里进行了一些肮脏的交易,可是现在看起来,起义军似乎并不只是小打小闹啊。

    这要是真的赢了那还得了?

    然而就在他们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关注着这件事的时候,一个并不怎么大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乌萨斯的皇室对这边的战场可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包括事后的演讲稿都已经准备好了。为了证明起义军是毁灭在天灾之下的,他们可是派遣了好几个战地记者现场直播这场战斗。

    “第一集团军的各位,很遗憾,你们已经被你们的皇室背叛了。”

    当这样的一句话出现之后,有人就明白糟糕了。

    “显然,在他们的眼中,你们只是一群可有可无的弃子。”

    “当然,你们或许会怀疑我的话语,但是,看看这天空。这场雨明显是天灾,你们的天灾信使,向你们发出警报了么?”

    “或许,如果只是一场暴雨的话,你们肯定认为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对么?”

    无人看见的黑影飘向了空中,他的手中拿着一叠叠关于乌萨斯以及那个组织的合作并且事先在这座平原之下埋藏了能够召唤出天灾的召唤阵的资料以及一系列罪证。只等着最后的灾难降临,当狂欢之后便是推到乌萨斯之日。

    大地开始震动了,突如其来的地震让很多第一集团军的人都猝不及防。他们纷纷倒在了雨水之中,而地面也开始裂开了,一旁的一个移动城邦甚至出现了倾斜的迹象,然而影子却早有准备,黑色的物质将移动城邦缓慢的托起,而羽修杰从腰间取下了千月,直接将千月往地面一插,下一刻,大地的震动便停滞了。

    当然,并不是羽修杰利用千月解决了这次地震,而是影子提前毁掉了地震的召唤阵从而让地震完全的停滞了。这样的天灾和其他的自然天灾不一样,失去了震源,地震便不会产生。不像陨石这样,只要陨石已经到了,那么不论是否还有召唤阵陨石都会落下来。

    “哎呀哎呀,真是可惜啊,这场用来埋葬起义军的地震好像,无法起到作用呢。”

    说话的依然还是影子,而羽修杰则是拉下了自己头上的兜帽,虽然是在暴雨之中,可是周围的摄像机基本上全部都停滞在羽修杰这位突然出现在战场上的人的身上,当他的兜帽被取下的时候,他那张年轻的面容直接出现在了显示器上。

    很快,羽修杰的资料便出现在了所有对此有所关心的人的身上。

    这个信息的字数并不多,因为羽修杰的信息一直都挂在罗德岛的内部人员名单上,想要查的话是绝对查询得到的。而且羽修杰从未脱离过罗德岛,哪怕一直都没有怎么出动过凯尔希也没有撤销掉羽修杰的名单。

    “当然,我认为你们肯定很不屑吧?一个地震没什么啊。因为还有更厉害的啊,呵呵。”

    影子的声音传遍了平原的每一个角落:“比如说,来自天空上的那个大石头?”

    当影子的话语落下,暴雨忽然间停止了,原本被乌云所笼罩,阴沉的平原突然被光芒所照耀,然而那并不是代表着希望的月光,而是火光,一块巨大的陨石被火焰夹杂着向着平原坠落而来,暴雨之所以消失了是因为陨石突破了乌云,将中心区域的乌云打散了一些,所以这里的暴雨才停滞了。

    当完全处于陨石坠落的正中心的第一集团军的人们看着高空坠落下来的陨石而面露绝望之时,羽修杰的手机随之亮起。

    “呼,真的很麻烦啊”

    将插入地面的千月拔出,重新放回了腰间,他抬起头看向了高空上坠落下来的陨石。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随后手放在了千月的剑柄上。

    “笑吧,尽情的笑吧,接下来可不要眨眼啊,因为一切都只在一瞬间,错过了或许就再也看不见了!”

    剑柄随之被羽修杰拔出,那是一个光秃秃的剑柄,并没有剑刃的存在。

    千月的拔刀每一次都需要念出一长串仪式词,毕竟是天帝所赐的剑,若是和普通的刀剑一般那么不就没有特色了么?当然,这是审判者这么说的,羽修杰到是觉得很中二虽然的确很有仪式感没错了。

    羽修杰的身上出现了一丝光泽,随之,手中那光秃秃的剑柄上也出现了一丝光泽,一串白色的物质迅速的汇聚在剑鞘之上,原本并不存在的剑刃正在迅速的汇聚。

    “承蒙天帝所赐!裁判一切的裁决之刃!”

    当羽修杰开始说出仪式词之时,千月的剑刃开始迅速的汇聚。

    “审判者,!以神之力所造,开创一切之伟业!向所面对的世界下达裁决!”

    手中的千月散发出了纯粹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也让人无法忽视。

    “忏悔吧!嚎哭吧!祈祷吧!此乃为了裁决而存在的必要之恶!”

    这一刻,千月剑刃上的光芒更盛了。

    “裁决,千月,拔刀!”

    洁白的光芒将天空变成了如同白昼一般,这一刀之后,一切将不复存在,时间,空间,白昼,黑夜。所有的概念都消失了。在所有目睹了这一击的人心中,这一瞬间似乎就是永恒。

    白色的光芒污染了天空,密布的乌云就此消散,带着烈焰而来的陨石凭空消逝,天空变成了晴朗的夜空,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手握住了千月,在半空中甩出了剑花并且十分顺畅的将千月收回了剑鞘之中,羽修杰抬起了头看着晴朗的月空,随后摇了摇头。

    “无聊的游戏就此停止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