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轻熟竞技场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想什么

    “我听说aanda找过你了?”常雨林靠在书房的摇椅上,身边铺着几份拆散的资料。我用眼睛扫过那些纸,看见有几张上面写着“吴宸鼎华”的字样。

    “听说?听谁说的?”我做贼心虚,因为之前并没有和常雨林报备过aanda的事情,现在突然被他问到,倒像我故意隐瞒他。

    “前几天应酬,aanda也在场,她告诉我找你做了笔买卖。”常雨林放下了手中的资料。但他没有起身,看样子是打算在书房里和我聊聊了。

    “稍等!”我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让我去沏两杯茶?看你的样子今天也不会早睡。”

    “好。”

    我趁着沏茶的功夫,仔细捋了捋最近发生的事情,然后琢磨清楚哪些是可以告诉常雨林的,哪些不能。显然和郭诺有关的一些事情不可以,而和吴家有关的都可以。

    回到书房,不等常雨林提问,我便开始“汇报”,“aanda老公尊迎的出轨对象是王艳飞的亲妹子王心灵。另外,我之前工作室的下属,也是阿玉的亲戚小凡现在被郭诺包装以后挺出彩,可他现在眼光高了,不再认我。还有什么其他你想知道的,尽管问。”我满脸忠犬,就差吐舌头讨好了。

    常雨林并没因我的表现而展露半分欢颜,他指头交叉地点了点,“你说的这些我都没兴趣,我只是想告诉你,aanda最近和张越岑闹得很不愉快,张越岑像发了疯一样想报复aanda,所以你要小心,以免误伤。”

    常雨林说的话对我来说信息量有点大,“慢着,你说的是不是太简洁了?能不能拓展下?要不我听不太明白!”我听到“张越岑”的名字,脑仁便会发紧。

    “张越岑一直认为自己在社交圈的地位无人能敌,而aanda却是老牌的社交女皇。所以从起初认识,他们就非常不对付。而现在aanda家里的业务和张家有了冲突,所以两个女人都像斗鸡似的。”

    我点点头,“这样啊,不过我其实所谓的,反正张越岑迟早会收拾我。”我抿起唇部的曲线,冲常雨林献上一个安慰的笑容。

    常雨林低下头,摆出副根本不愿笑纳我这份安慰的样子,“本来等不到她来找你,但现在看来,她很可能因为aanda的事情找你的麻烦。总之,你小心就好。”

    我听不太明白常雨林所说的“等不到她来找你”的意思,但直觉告诉我,在我和常雨林的关系上,感情以外的事我知道得越少越好,问多了,我和他之间本就不甚明朗的关系会变得更为复杂,而太复杂的感情通常都没什么前途。

    谈话至此也该告暂停,“那你继续忙吧!我先去休息了。”我拿起自己的茶杯,准备走人。

    “等等。”常雨林终于肯从椅子上站起来了。他靠近我,直到我们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我还没说完。”

    常雨林比我高出一头,贴得太近让我产生了种被压迫的感觉,“你好好说话就行,贴这么近干什么!”我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

    “关于那个leslie”常雨林语气里的威胁比肢体上的更盛。

    “没!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他喜欢高唤,你应该看得出来!”我立刻摇手摆头地申辩。

    “我想说的是,leslie的人品还不如他那个废物堂弟,你对他别放松警惕。”常雨林说着已经坐回了摇椅。

    我看他慢悠悠地拿起一叠资料,只好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你想说什么?”可常雨林却像长了对复眼,能够洞察一切。

    “我本来想问你,你既然知道他人品差为什么还要和他合作。但转念一想,你肯定都为了我嘛。”我自己越说脸越发烫。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和你没关系。我不是和他合作,是利用他。对了,你倒是提醒了我,aanda交给你的case你可以不择手段的做,下手越黑越好。因为aanda从来没想过挽回尊迎,她只想报复他。所以你千万别像对裴天明那个案子一样,太圣母了。”

    我听了常雨林的话简直想过去抽他,我“圣母”?!这个称谓简直是对我职业性质的侮辱好么!

    “我是名有经验的从业者,请你不要质疑我的专业性!”

    常雨林从资料后面掀起眼帘瞧我,“那你是不是原本计划先调查一下尊迎和aanda相恋的过程,然后好找到让他们复合并让王心灵知难而退的突破口?”

    我被常雨林的话劈得外焦里嫩!“你怎么知道的?我还没把计划写下来呢!”

    常雨林又一次屈尊放下了资料,耐心地说“以你的智商,肯定以为像尊迎这样的,从事的职业比较文艺的中老年男人,现在喜欢的都是曾经爱过的,也就是说他喜欢的不过是年轻了二十多岁的aanda,而aanda这种强势的,又找了个非常帅的老公的女人呢,一定爱自己的男人爱的不要不要的,只不过嘴上不愿意承认罢了。可你忘了,经验总归是经验,一切经验都要让位于现实,现实就是aanda当年找尊迎只不过因为家里不同意她和另一位家境很差的同校助教的恋情,所以她一气之下嫁给了当时还非常不入流的小明星尊迎,而尊迎则从开始便指望攀龙附凤,借助aanda家的势力往上爬。二人这么多年来都保持着‘朋友兼战友’的关系,直到最近,尊迎不知分寸,把在国外沾花惹草那一套搬回了国内,影响了aanda在家族中的形象,所以aanda要收拾他。懂了么?”

    我呆在原地,不知说什么好。“真不知道你们这些有钱人一天到晚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常雨林又开始看资料了,他懒懒地声音从那些纸张后面传来,“别把我也算进去,我脑子里的东西很简单。”

    “你简单?我天天和你在一起,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气呼呼地说着,离开了书房。

    “洗澡的时候照照镜子,我每天想的就是这个。”远远的,常雨林的声音从书房里飘了出来。

    “老色鬼!”我在心里“大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