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这个宫廷是我的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433、我主六宫

    433、

    雅馨走后,廿廿也回味了一会子。

    “星桂,方才跟着雅馨来的那两个女子,可是从前的品蓝和映蓝”

    星桂蹙眉细想,“岁有些日子没见,可是奴才瞧着,应该还是从前那两个人。”

    “竟改了名儿。”廿廿垂眸掀开茶碗盖儿,静静喝茶。

    星桂也道,“是,改了叫香寒、慕青,听起来倒不似从前那么齐整了。”

    “是心气儿不一样了,”廿廿缓缓道,“她叫雅馨,是青之意,她身边儿的女子都用蓝取名儿,她就是叫人知道她心气儿之高。”

    “如今改了名儿去,香寒、慕青的,都带着一点子萧瑟的味道,也算是她心境的写照。”

    星桂笑笑道,“她如今终究是两个小阿哥的额娘了,她便不是为了她自己和绵九阿哥想,也得为两个小阿哥着想不是”

    “况且主子赶在这个节骨眼儿去请她,她刚诞下次子,正是心下最软和温暖的时候儿。她就也更明白,此时凡事都应该为两个小阿哥计议才是。”

    廿廿轻叹一声,“她啊,也是个刚硬的性子,当年牙青那么吓唬她,她都不肯屈服。可是如今当了额娘,为了孩子,她终是软和下来了。”

    “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这一生唯一能改变这个女子性子的,或许只有孩子。”

    星桂眨眨眼,“难道夫君不成么”

    廿廿一笑摇头,“在夫君面前,不但不能变,反倒还要竭力保持自己从前的模样啊。因为夫君当年喜欢的,必定是第一眼的模样儿、最初时候的本性。”

    “倘若成婚之后就改了,自以为是为了夫君而变,殊不知你若变了,夫君反倒只会陌生,没法儿将眼前的你跟过去的你合成一个人去了。”

    星桂想了想,也是恍然大悟,“便如大行皇后走远了,就忘了来时路了。”

    廿廿盯着星桂却笑,只是不点破。

    星楣在畔看见了,登时笑着道,“星桂心里想着夫君了”

    星桂一时觉察,登时红得双颊如火,上去就要掐星楣嘴巴子去。星楣索性躲在廿廿后头去,拿廿廿当挡箭牌。

    廿廿笑着一手捉住一个,“你们两个啊,眼看着便也都快足岁了,这时候想什么都是应该的。你们两个放心,我这一二年必定替你们留意着好的去。”

    皇帝奉太上皇归来驻跸圆明园的同一日,廿廿也正好率领后宫完成了亲蚕之礼。

    廿廿率领諴妃等,就也从先蚕坛赴圆明园,没回宫去。

    天子后宫,一路人马车影幢幢,但是都是前面引导、后头护卫的人影多,倒是她们这队伍的核心,一共就三辆车,当真是少得有些可怜。

    廿廿看着落在地面上、连稀稀拉拉都算不上的三辆车影,心下倒是也叹了口气。

    皇上的后宫,本就人少,如今又少了一位皇后,这便嫔位以上的就剩下她们三个人了。

    原本心里还挂着挑选女子的事儿,这一刻却忽然地,全都释怀了去。

    廿廿派四喜先去给皇上送信儿,又叫諴妃和莹嫔先去给皇帝请安,她自己则先往“九洲清晏”去,给太上皇请安去。

    自从廿廿正式成了十五阿哥的侧福晋之后,太上皇老爷子一见她的时候儿,最开始都是正襟危坐,极为端然的天子模样去。

    起初廿廿心里还没底,可是这些年过来廿廿已经有了数儿,便是又对着太上皇一张门帘儿似的耷拉老长的老脸,也不害怕了。

    太上皇看着廿廿给他行礼,行礼完了哼了一声,“头回亲蚕礼,好玩儿吗”

    廿廿便先不承认,“媳妇才不是头一回行亲蚕礼呢,去年也去了。”

    太上皇瞭起大眼皮,忍不住白了她一眼。

    去年那回,孝淑皇后还在呢,那自是皇后行礼,贵妃随同行礼。

    而今年,贵妃虽然还是贵妃,却是主礼之人了。

    廿廿知道太上皇必定没给她好脸色,这便冲太上皇厚着脸皮乐,“汗阿玛,媳妇请求近前说话。”

    太上皇看看左右,“朕的耳朵没聋,你站那说,朕能听得着”

    廿廿心下也是微微叹息一声。

    老爷子是耳朵没聋,可是眼睛却有些花了。

    老爷子还犟,明明有眼镜儿,可他非不戴。

    人家雍正爷可爱戴眼镜儿了,雍正元年的时候儿就下旨给造办处“将水晶、茶晶、墨晶、玻璃眼镜,每样多做几副,俱要上好的。”

    雍正二年再要“照朕用的眼镜,再做十副。”

    照这个速度,雍正爷在位十多年间,他老人家所拥有的眼镜儿可以遍布他起居的各处,做到了只要需要,抬手可取用的地步。

    雍正爷还下旨叫造办处专门制作玻璃平光眼罩,给建造房屋的泼灰工匠用于保护眼睛。

    以雍正爷的岁数,都如此爱眼镜,可是到了乾隆爷这儿,明明从乾隆四十年以后眼镜就有些花了,可是却坚决拒绝眼镜儿。如今都快九十岁的人了,还是坚持不戴。

    回想当年啊,她跟老爷子的头一回见面儿,老爷子不就借口纫针看不见针鼻儿了么

    故此老爷子时常就耷拉着大眼皮,看谁都不爱睁眼了似的。

    廿廿知道,老爷子的犟,又何尝不是他的自尊自律,以及对命运的不肯低头服输啊。

    可是老爷子的眼力,她站着这么远,她袖子里的好玩意儿,老爷子可就看不见了。

    “汗阿玛”廿廿便哀求,“您就准了媳妇儿近前跟您说话吧。”

    太上皇无奈地翻了翻眼皮,哼了一声,“得了,得了,近前来吧”

    老爷子还满口的不耐烦似的廿廿噘着嘴却也笑,心说,“这个老小孩儿人家都是三岁看老,他是八十看小。”

    “不过也不对呀,太上皇老爷子小时候儿可是个聪明俊秀、外加早慧懂事的娃娃,可没带这么耍小性儿的呀。难不成这是老来老来,倒将小时候儿都没机会耍过的小性儿,都给补回来啦”

    廿廿一边笑一边走到了太上皇的坐炕边儿。

    离着远的时候儿,太上皇看着眼花,可是到了近前,太上皇可看清了。

    老爷子故意高挑长眉,防备地盯着廿廿,“你,偷着乐什么呢”

    老爷子目光下移,又落在她袖子上,“怎么这么鬼鬼祟祟的”

    廿廿乐了,左右瞄一眼,冲在门口伺候的如意眨眨眼,然后偷偷儿向太上皇展开了袖口儿就在那袖口儿里,廿廿藏了两条蚕

    太上皇一看就乐了,却还是端着,哼了一声儿,“小孩子的玩意儿”

    廿廿故意“豁”了一声,“农桑之事,汗阿玛竟说是小孩子的玩意儿”

    太上皇又瞪她,“你就故意歪朕说的是你带回宫来这两条蚕是小孩子的玩意儿,谁说农桑之事了”

    廿廿便也笑,“好好好,一条给您,一条我拿回去给绵恺瞧瞧去”

    一个老小孩儿,一个小小孩儿,正好。

    太上皇正想佯作发怒,冷不丁一抬眼,却见皇帝不知什么时候儿来了,正挑着门帘,人在门槛外,眼睛却在门槛里,正往他们两个这儿瞧呢。

    太上皇便故意沉了脸,“皇帝来得正好快将你这小孩儿贵妃领回去”

    廿廿这才瞧见皇上来了,也赶忙行礼。

    皇帝笑着走进来,先给太上皇问安,然后故意好奇地朝廿廿袖口儿里看,“怎么,没我的啊”

    廿廿噘了嘴,“汗阿玛都说了,是给小孩儿玩儿的。”

    皇帝会意,忍不住朗声大笑,抓过廿廿的手来握在掌心里,冲太上皇行礼,“儿子回去好好儿教导她。”

    太上皇早已经阖上了眼,又是一副不情不愿的神色,哼了一声道,“嗯,你们两个都回去吧。”

    廿廿转身的工夫,却还没忘了小心翼翼地将袖口里一条壮实些儿的蚕,给偷偷地掖在太上皇坐褥底下了。

    皇帝看了只能摇着头乐。

    皇帝攥着廿廿的手出了太上皇寝宫。这一回皇帝出门,两人正是小别。

    走到无人的地儿,皇帝清了清嗓子。

    三庚懂事,立马大步上前驱散了跟随的人去,皇帝伸臂将廿廿给搂过来,急吼吼对着嘴儿就嘬了一记。

    廿廿红了脸,轻轻推着皇帝,“大行皇后孝期呢。”

    皇帝呲了呲牙,“朕不用。”

    廿廿仰着一张红扑扑的脸儿,“可是,妾身却得守啊。”

    廿廿将皇帝的手给按了按,“皇上啊,也得守。皇后不仅仅是皇上的妻子,更是天下之母。”

    廿廿说得冠冕堂皇的,可惜,没骗过皇帝去,他可听出来旁的味儿了。

    他便眯眼打量廿廿,“所以,要选进宫的女子,自然也更应该守喽。”

    廿廿扬眉,“是吗那一切自都是皇上做主。皇上说该守,那便守;若皇上说不必守,那自不要紧喽”

    皇帝大笑,忍不住伸手照着廿廿的腰眼儿,就惩罚似的掐了一把去。

    “你个小母狼,将爷给咬得准准儿的”皇帝含笑道,“你都要守,爷岂能不守爷都守了,她们谁敢不守”

    四月,孝淑皇后的二满月致祭,如满月致祭一样,皇帝没有亲自驾临,只派二阿哥绵宁前去行礼。

    壬辰日,皇帝下旨,追封已经薨逝的潜邸旧人。

    “从前朕之侧福晋完颜氏,格格关氏、沈氏,或系皇父指赏,或生有公主,今俱早已溘逝。著加恩将侧福晋完颜氏,追封恕妃。格格关氏,追封简嫔。格格沈氏,追封逊嫔。”

    几位生过女的格格,追封嫔位,这并不意外;倒是大侧福晋完颜氏只追封妃位,叫人心下晃了晃去。

    比照乾隆爷当年追封潜邸老人儿,哲悯皇贵妃从前在潜邸里还只是格格呢,堂堂皇父亲赐的大侧福晋却只追封了妃位,不由得不让外头猜想,皇上与这位追封恕妃娘娘之间确有不睦。

    追封完了潜邸老人儿,五月,太上皇颁下敕旨“皇后不幸薨逝,朕甚悼焉,今已逾百日。不但皇帝中宫不可久旷,即晨昏定省子妇之职缺如,朕心亦颇不愉。但皇后薨逝甫经百日,虽不便即举行继立皇后典礼,知应为皇帝先行册封皇贵妃。”

    “今贵妃钮祜禄氏,系朕从前选择赐皇帝为侧福晋者。观其人品端谨庄重,且能率下,即将贵妃钮祜禄氏册封为皇帝之皇贵妃,表率宫庭。上以孝养朕躬,佐皇帝以绥福履,襄成内治。”

    “俟二十七个月后,再举行册立皇后典礼外,所有册封皇贵妃典礼,著该部衙门,查例办理。”

    太上皇亲下敕旨,不仅仅是晋封廿廿为皇贵妃,更已明确,二十七个月之后廿廿便要正位中宫

    敕旨晓谕内外,自有替廿廿欢喜的,却也有意外的。

    虽说廿廿以太上皇亲赐侧福晋的身份,顺理成章继位中宫,可是天家选皇后却也并非都是按着这个规矩来。

    更常见的做法,是大行皇后崩逝之后,重新挑选女子,从中挑选名族,直接选为皇后。

    故此便都是皇帝潜邸侧福晋,即便都是皇父亲赐的,在来日有没有继位中宫的命,也全都看天子们的心思。

    太上皇为此亲下敕旨,足见老爷子对贵妃的认可。

    有了太上皇的敕旨,内里对廿廿的人品、以及太上皇对廿廿的认可之情全都着墨颇多,皇帝跟着下谕旨的时候儿,便显得内敛多了。

    皇帝的谕旨只有短短一句话“奉太上皇帝敕谕,命贵妃钮祜禄氏继位中宫,先册封为皇贵妃。”

    尽管只有一句话,却重点次序极为清楚,先写“继位中宫”,再说“册封为皇贵妃”,毫不含糊,倒比老爷子那道长的敕旨,说得更加斩钉截铁、言简意赅。

    册封当日,廿廿除了向天遥遥拜谢孝仪皇后之外,也给孝淑皇后拈了一炷香。

    这一生,她家境清贫,心也平和,从未敢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能成为大清的皇后,一步登天。

    而且是在这样刚过二十岁的年纪。

    “是孝淑皇后你给了我这个机会。若你还在,自没有今天的我。或许我还要谢谢你。”

    明天请一天假,预祝亲们中秋团圆、阖家禧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