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我曾风光嫁给你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44章 田小曼怀孕

    郭雅洁和许丽华文?三人商量着如何把李天华给收拾了,李天华却不知道危险逼近,兀自在做着发财的美梦。

    许丽华用单独买的手机卡给李天华打了电话。约他见面说钱的事情,李天华喜滋滋的去了约定的地点,在路上他想这钱来得太容易了,看来以后得继续找机会威胁许丽华,多弄点钱来花花。

    到达约定地点时候李天华看见许丽华迫不及待的就要钱,许丽华假意和他周旋,把李天华骗到了僻静无人之处,早等候的文?突然窜出来给了李天华重重一击把他打晕搬上车带到了郊外一间许久没有人住的破房子里,而以此同时郭雅洁用李天华的手机给辛如水发了短信,让她到外面的小公园见面说有惊喜等着她。

    李天华和辛如水在一起时候没有少给她小浪漫,什么经常送送花,还带她到外面放过一次焰火。辛如水以为李天华又准备给自己浪漫一次,于是去了短信上说的地点,四周静悄悄的看不到半个人影,她感觉背脊有些发凉,不过爱情的力量大过了恐惧,辛如水没有因为害怕止步,而是继续前行,许丽华等人依葫芦画瓢,照样把辛如水打晕带到了郊外。

    李天华是被冷水浇头醒过来的,浑身被浇得湿漉漉的任谁也不好受,李天华张口就骂,“想死啊?往大爷我身上浇水?”

    一个尖锐的笑声在耳边响起,“小子。马上就送你去见阎王,先让你过过嘴瘾吧!”

    这声音是那样的耳熟,李天华循声看过去,看见了郭雅洁,只不过现在的郭雅洁不似从前市长夫人那样高贵优雅。她的脸上有几道疤痕,穿着也很普通,走路还瘸腿。

    看见郭雅洁的时候李天华试图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被捆住了,压根动弹不得,他警惕的看着郭雅洁,“你想干什么?”

    “你说我想干什么?”郭雅洁阴森森的对着李天华笑,“看见我这样你难道就没有觉得心里不安吗?”

    “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李天华反问。

    “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我变成这个样子不是拜你所赐吗?”郭雅洁恶狠狠的盯着李天华,“你这个小杂种。竟然敢寄匿名信威胁我,害得老娘变成这副样子,今天我不扒了你的皮就不姓郭。”

    看见郭雅洁眼睛里的凶光,李天华直打怵,“不是我干的,夫人,你误会了!”

    “是不是我误会了马上就能见分晓。”郭雅洁冷笑,“马上辛翠华那个贱人就会被带来,到时候我看你们怎么抵赖。”

    “辛翠华是谁?”

    “辛翠华是谁你不知道?那辛如水你该知道吧?”郭雅洁哈哈大笑。“你敢说你算计老娘不是辛如水这个贱人指示的?”

    “你把她带来干什么?她和这事情没有关系。”李天华对辛如水是真的的动了感情。看郭雅洁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这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有没有关系马上就见分晓,别急哈!”郭雅洁手里把玩着一把水果刀,目光阴冷的盯着李天华,从前李天华和郭雅洁没有少打交道,那会郭雅洁是市长夫人,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说话轻声细语,看起来高贵典雅,而现在的郭雅洁是满脸怒容,眼带凶光,再加上脸上交错的伤痕,看起来狰狞可怕。

    李天华被她看得浑身凉飕飕的,这当口外面传来汽车声音,很快文?拖着辛如水和许丽华走了进来。

    看见辛如水昏迷不醒被文?拎着一只脚拖进来,李天华这心一下子提起来了,“你们不能这样对她,她刚刚流产!身体很虚弱,经不起这样折腾!”

    “哟,看不出这小王八蛋还挺深情的嘛?”许丽华冷笑走过来,对着李天华的头用力就是一脚,“王八蛋,我让你威胁老娘!”

    “深情?真是笑死我了!”郭雅洁哈哈大笑,“你还真相信这个小杂种和这个婊子深情啊?我告诉你,他们是骗你的,那个婊子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会是这个小杂种的!他们只不过是为了讹诈你而演的戏。”

    “你胡说,如水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的!”李天华反驳,辛如水和他在一起时候应该不可能和别的男人有染,再说了他们那么相爱,她怎么会骗他呢?

    “把这个婊子弄醒了问问不就知道了?”郭雅洁冷笑对着辛如水浇了一桶水,辛如水被冷水一激,很快醒了过来。

    “一枝花?你们这是干什么?”虽然郭雅洁脸上满是伤痕,但是辛如水还是一眼就认出她了,看见郭雅洁和许丽华不怀好意的盯着她,她惊恐的问。

    “我们要干的的事情多了去了,现在我最想知道的就是,是不是你这个贱人把当年的事情告诉这个小杂种又伙同写匿名信威胁老娘的?还有你肚子流掉的孩子真的是这个小杂种的?”郭雅洁指指一旁被绑着的李天华问。

    “你们绑着他干什么?快把他放了!”辛如水这才发现李天华被绑在一旁,一枝花从前有多狠毒她可是知道的,现在落到她的手肯定不会讨到好处,辛如水急了。“一枝花,有什么你冲着我来,放了天华!”

    “回答我的问题!”郭雅洁对着辛如水的脸一耳光。

    “匿名信是我写的,和天华没有关系!”辛如水把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指望能够让郭雅洁放过李天华一马,她哪里知道郭雅洁是存了灭口的心思,还以为她们顶多是让她受点皮肉之苦。

    “就知道是你这个贱人干的!”郭雅洁对着辛如水的脸噼里啪啦的开打,“你这个恶毒的贱人,老娘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老娘?”

    都是因为辛如水这个贱人,害得她被江振东打断腿,还被送进疯人院,要不是许丽华营救她肯定要在疯人院呆一辈子。想到自己的疯人院那些非人的折磨,想到自己断腿毁容,郭雅洁如何能不恨。

    那手下越发的下手狠了,李天华在一旁看得心疼,“匿名信是我写的,郭雅洁,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为难如水!”

    “小杂种,你要逞英雄老娘自然会满足你,等下有你受的。”郭雅洁打得累了坐下来直喘气,看着辛如水被打得肿得不成人形的脸,李天华心疼的不得了,“如水,都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

    “是我害了你,天华,我不该把那些事情告诉你。”事到如今辛如水也很后悔。

    “哟,这两人竟然恩恩爱爱起来,感情是当我们在拍戏啊?”许丽华讽刺的笑。

    “你们真的是姘头关系?”郭雅洁吃惊的看着辛如水和李天华一脸的不敢相信,她一直以为辛如水和李天华是合伙骗钱。

    “什么姘头?我们是爱人,我们两情相悦!”李天华纠正。

    “哈哈哈!”郭雅洁大笑起来,笑出了眼泪,好一会才止住笑,指着李天华和辛如水问许丽华,“天啊!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丽华,你知道这个小杂种和这个婊子是什么关系吗?”

    “不是姘头关系吗?”许丽华对这里面的事情自然没有郭雅洁清楚,看郭雅洁这副样子应该是又什么隐情。

    “竟然真的是姘头关系,你们的事情你妈知道吗?”

    “当然知道!”李天华回答。

    “知道她还让你和她在一起?”郭雅洁瞪大眼睛完全不可思议。许丽华在一旁看得云里雾里,“你和他们废话什么,赶紧办正事要紧。”

    “不是,我告诉你,这个辛如水原名叫辛翠华,是刘兰芝的小姑,这个李天华是辛如水的亲侄子你知道吗?他们竟然搞在一起还大了肚子,刘兰芝竟然让她儿子和她的小姑子乱伦,我的天啊!”

    “乱伦?”许丽华盯着辛如水和李天华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你胡说!”辛如水和李天华对视一眼双双出口呵斥。

    “我胡说?刘兰芝是不是你曾经的嫂子?”郭雅洁问辛如水,辛如水点头,她又问李天华,“刘兰芝是不是你亲妈?”

    李天华点头,郭雅洁冷笑,指着李天华告诉辛如水,“这个就是刘兰芝当年抱走送人的你哥的那个儿子明白吗?”

    “不可能!”辛如水瞪大了眼睛,她喜欢的竟然是自己的亲侄子,完全不敢相信,“一枝花,你骗人!”

    “她没有骗你,我总算明白刘兰芝为什么要打掉她的孩子了,感情她知道这事情,知道这是乱伦的产物啊!”许丽华也明白过来了。

    李天华和辛如水两人面面相窥都被这个消息震惊了,许丽华看看时间,“不要和他们啰嗦了,赶紧动手吧!”

    郭雅洁点头,随手操起一根棍子逼向李天华,“狗杂种,都是你害得老娘变成这副样子,老娘为人睚眦必报,今天怎么也得把这仇先报了。”团圣他亡。

    “你想干什么?”

    “今天老娘也让你尝尝断腿的滋味!”话音落下对着李天华的腿就是恶狠狠的一棍,李天华发出嘶声裂肺的惨叫声,文?急匆匆的进来了,“这是怎么搞的,这么大动静?”

    说着话他抓起一块破毛巾堵住了李天华的嘴,郭雅洁却冷笑,“这里这么偏僻,又这么晚不会有人听见的。”

    她嘴里说着话手下却毫不留情,一棍又一棍的对着李天华的脚恶狠狠的砸下去,李天华嘴被堵住发不出声音,额头一颗颗的汗水不停的往下滴,脸已经扭曲得不成人形。

    辛如水从震惊中缓过来,看见郭雅洁对着李天华下狠手她突然意识到这不是单纯的报仇,而是可能会要她们的命,于是高呼救命,文?见她喊救命马上找了个东西转头又去堵她的嘴,看清文?的脸辛如水吃了一惊,“是你?”

    “是我!”文?在她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下半句话时候堵住了辛如水的嘴。辛如水瞪着文?的眼睛满是仇恨,就是眼前的男人夺取了她的贞操,是她替他隐瞒了杀人的一切,可是现在他却恩将仇报要她的命。

    辛如水好恨,可是现在为时已晚!

    李天华的腿被打断了奄奄一息,许丽华上前揣了他一脚,转头看郭雅洁,“时间不多了,我们上汽油吧!”

    文?拎来一桶汽油对着李天华和辛如水浇下去,然后点燃打火机退了出去,屋子里火势一下子蔓延开来。

    辛如水和李天华在挣扎扑腾,很快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大火从废弃的屋子里蔓延开来,很快屋子就被笼罩在一片火海中。

    “这间荒郊外的破旧屋子早已经废弃多年,突然失火也没有人会注意,就算有人注意也不会去清理,我们总算解决掉了麻烦。”许丽华看着火光冷笑。

    “是啊,解决掉这两个贱人这心里总算出了口恶气。”郭雅洁上车,“我们赶紧走吧!”

    郭雅洁和许丽华的动作一直就被霍展白让人监视着,让李天华去敲诈许丽华于是霍展白授意的目的就是要让许丽华困扰,许丽华和郭雅洁的狠毒出乎霍展白的意料。

    两人竟然要杀人灭口,李天华被灭口霍展白一点也不同情,她们狗咬狗窝里斗是他需要的,唯一一个无辜受死的只是那个妓女辛如水,只不过这个妓女也不是什么值得同情的人,当初明明知道文?郭雅洁勾结杀害莫香菡她却选择沉默,最后落到这种地步也是活该。

    刘兰芝这个贱人在医院折磨得已经够呛,现在她的儿子又被郭雅洁等人灭口,郭雅洁收拾了李天华肯定不会对刘兰芝手软,而现在不能让刘兰芝死,看来是时候把孙晋芳醒来的消息通知她了。

    刘兰芝听说孙晋芳醒来一定吓得屁滚尿流,肯定会想着逃跑,下一步,他要让刘兰芝颠沛流离的生活,让她恍如丧家之犬,等她精神肉体都受到极致的折磨后再告诉她李天华的死讯。

    以刘兰芝的为人,在知道郭雅洁和许丽华是害死她儿子的凶手时候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好戏会一出接着一出的。

    顾明珠被老夫人赶出了顾宅,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从前被老夫人宠爱,她一直都是住在老宅里,很少回自己真正的家里住。

    现在灰溜溜的被赶回来住进属于自己的家里这心里真不是滋味,顾家老宅富丽堂皇宛如皇宫,有大把的佣人伺候,只要把老太太哄高兴了还有大把的零花钱花。

    而自己的家却不一样,自己的父亲没有什么本事,只能依靠家族活着,家里虽然不至于生活窘迫但是和老宅相比简直是一天一地啊。

    因为她是被老夫人赶回来的,父母对她都没有好脸色,从前她聪明伶俐在老夫人和顾朗跟前说得上话,她那没有什么能力的父亲把她当宝一样的喜欢。她在家里的地位可不是一般的高,现在她被老太太嫌弃父亲也看她不顺眼,对她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

    顾明珠现在被巨大的落差包围,心情可想而知。

    可是让她更不舒服的事情还在后面,她现在不是王子程的未婚妻吗,之前三天两头去讨好高秀兰,可是现在去讨好高秀兰却被王家仆人以这样那样的理由给拦住了。

    顾明珠不傻,知道这高秀兰不愿意见她应该是知道了她被老太太嫌弃的原因,她这心里危机四伏,高秀兰不喜欢她,王子程也不爱她,她这想嫁入王家的事情难道要被黄?

    顾明珠并不知道她的丑事已经被顾朗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王子程,从前以为她乖巧听话,顾朗把她当亲妹妹一样的疼爱,对她之前害莫晚的事情还一直瞒着王子程没有说。

    这次被她算计后顾朗是真的冷心了,他从前曾想过给顾明珠机会,让她改过自新,所以不想她的丑事给抖出来,现在看着顾明珠竟然这样阴毒,连他这个哥哥也要算计,顾朗意识到不能藏着掖着了,感情这顾明珠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狼,这样的东西你对她再好也没有用啊,她这什么时候想咬你一口就会咬你一口,他不可不想让自己的好朋友王子程以后遭罪,这事情得告诉王子程,让他心里有数才是。

    顾朗被算计和别的女人上床的事情王子程猜就是顾明珠干的,所有顾朗告诉他的时候没有多吃惊,不过当听说之前顾明珠竟然打算要莫晚的命后,王子程火了,这个女人太歹毒了,和许丽华这样的蛇蝎妇人有得一拼。

    王子程是一个讲信用的人,既然给顾明珠三年之约,他并没有打算悔婚,还打算三年满之后娶她。

    现在看顾明珠这样丧心病狂王子程这心里可不好过,他对一个歹毒无人性的人讲信用不是农夫和蛇的故事吗?

    不行,这和顾明珠的婚事得取消!王子程知道顾明珠三天两头的去讨好母亲,怕顾明珠对母亲下手,于是先把顾明珠害人的事情和母亲说了,让她防着点。

    高秀兰听说顾明珠害莫晚还害顾朗,完全不相信,顾明珠温柔贤淑,怎么也不像是如此歹毒的女人啊,王子程对她费尽了好多口舌,又拿许丽华的事情来提醒才让高秀兰有了警惕。

    的确许丽华不可谓不是美人,许丽华不可谓不温柔,可是背后干的事情有哪一件不歹毒,把这样歹毒的女人娶进来,这家还能又宁日?

    还是听儿子的话对顾明珠防着点,于是吩咐佣人顾明珠来见她就拦下不让她进来,顾明珠被拦了几回后心里也有数了,见高秀兰这路子走不通,少不得只有耐心等候,王子程她可是很清楚的,为人讲信用,既然和她定下三年之约,只要她不反悔他肯定不会食言。到时候三年后他肯定会乖乖的娶她,等她达成心愿,再把这过去的仇报回来。

    顾明珠并没有丝毫的悔悟,反而一直都在怪罪别人,她最恨最恨的人还是莫晚,要不是莫晚她会变成这样吗?

    之前她就打主意要把顾朗和田小曼上床的事情透露出去给莫晚知道,现在既然被赶出去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顾明珠把顾朗和田小曼上床的事情告诉了江清歌,指望江清歌能够帮她把这消息透露给莫晚。

    江清歌听说顾朗和田小曼上床大大的吃了一惊,这个的确是个刺激莫晚的好机会,她得想办法把这事情告诉莫晚,让她这心里膈应一回。

    江清歌这样想着,许丽华来看她了,自从郭雅洁消失后,许丽华就经常的来看她,安慰她,和母亲无异。

    郭雅洁被江振东收拾的事情许丽华也告诉了江清歌,让江清歌心里有数,听说母亲已经被父亲宣布死亡,只能偷偷摸摸的活着,江清歌很难过,事情变成这样真的是太意外了,以父亲的狠心,母亲能够活着已经是很好的事情了,江清歌也想开了,她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平安生下孩子,现在的她已经一无所有只有孩子了。

    只要平安生下孩子,就算不能得到霍展白的爱情,至少也能得到部分财产补偿。

    这才许丽华来看她,江清歌就把顾明珠告诉自己的事情和许丽华说了,许丽华听说田小曼竟然还霍展白,吃了一惊。

    该死的小九,竟然拿假照片骗她,还好田小曼已经失去记忆,要不然得给她惹多大的麻烦啊?

    许丽华这心里发慌,不行,这事情得处理干净了,田小曼绝不能让她活着!回去后她给小九发了信息,说明了田小曼还活着的事情,让小九赶紧想办法把这事情处理好,小九听说田小曼还活着也很吃惊,于是答应了下来。

    许丽华把田小曼现在在顾家的消息告诉了小九,让他想办法在顾家周围守候,伺机对田小曼动手。

    顾明珠虽然被赶出顾家老宅,可是她给顾朗造成的困扰并没有因为她被赶出去就烟消云散,顾朗这心里万般不是滋味,这事情他要如何对莫晚解释?

    虽然王子程竭力劝说他责任不在他身上,他也是受害者,可是顾朗就是无法走出自己这一关,顾朗平时做事雷厉风行,可是这事情却是一拖再拖,磨磨蹭蹭的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也还在犹豫。

    这天果果给他打电话,“顾叔叔,你说来看我们,怎么过去了这么长时间都不来?”

    “顾叔叔遇到了麻烦事情,可能还要过段时间。”对单纯的果果说谎,顾朗这心里完全不是滋味。

    “你得加紧哦,我告诉你,霍爸爸这天天都来看妈妈,你要是不回来,我担心妈妈被他抢走了。”果果压低声音,虽然对霍展白的印象有了改观,但是果果还是比较偏向顾朗。

    “妈妈不会的。”顾朗这样说着心里也吃不准,霍展白对莫晚的爱他可看得很清楚,现在莫晚怀着霍展白的孩子,霍展白这么天天的纠缠下去可不是好事情,只是如果把他和别的女人上床的事情和莫晚说了,她会原谅他吗?会不会把她推得更远?还是按照王子程的说法不告诉莫晚,等以后再说?

    顾朗心里真是烦乱,思来想去都觉得不是办法,最后咬牙,大丈夫行事光明磊落的,这事情还是得告诉莫晚,不管她原不原谅自己,总之不能骗她。

    顾朗犹豫半天后给莫晚打了电话,莫晚的声音很惊喜,“顾朗,你最近还好吧?”

    “好!你和孩子都好吧?”

    “我们挺好的!”

    “晚晚,我有事情要和你说。”顾朗咬牙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是痛快点把事情说了吧,“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情,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

    “我……我和别的女人上床了。”顾朗把顾明珠算计自己的事情和莫晚说了。

    莫晚很吃惊,她真的被惊倒了,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沉默好一会才开口,“没有想到顾明珠竟然这样可恶。”

    “对不起!”顾朗道歉。

    听着顾朗满含愧意的声音,莫晚的心里难受起来,顾朗是那样美好的一个人,他不该因为被算计承受不该承受的东西,她尽量让自己声音很正常的安慰他,“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我不怪你。”

    莫晚没有怪顾朗的意思,可是顾朗心里却有些空落落的,他宁愿莫晚骂他,发脾气,可是莫晚的声音很平静,一直在安慰他,让他不要纠结,这事情已经过去了,要向前看。

    挂了电话,顾朗沮丧的坐在椅子上发呆,莫晚原谅他了,可是他这心里怎么百般不是滋味呢?

    他一直怕去想那个问题,现在不得不面对,在莫晚心中他还是无法和霍展白相比吧?当初霍展白出轨,莫晚完全不给任何解释不原谅,就那样决然的离开,而对他却宽宏大量,表示理解,这巨大的反差让顾朗心情越发的低落起来。

    而莫晚挂了电话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台灯发呆,顾朗和别的女人上床她不是不难受,可是她能怎么样?

    他是无辜的,是被算计的,她总不能不讲理的对着顾朗大喊大叫吧?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安慰理解他,让他放下心里的包袱。

    这都是命,是挡在他们中间的宿命,不过这样也好,从前她一直觉得顾朗太美好,她太污浊,老天爷一定是为了让他们能够平等的在一起故意安排这样一出吧?

    莫晚尽量的让自己往好的方面想,经过这样一出不完美后,她和顾朗之间才能对等,莫晚尽量说服自己让自己不要纠结这件事,只是这心里却还是空落落的。

    原来以为事情说开了会好一些,可是说开了心里反而更难受了,顾朗这眉头皱得比从前更深了。

    看顾朗每天眉头紧锁,一副郁郁不乐的样子,田小曼这心里也不好受。

    现在这样她呆在顾家已经不合适,可是她对自己的身份一无所知,没有任何的亲戚朋友,没有栖身之所,她离开顾家能去哪里?

    田小曼决定去外面找份工作,靠自食其力离开顾家,她相信只要自己离开,那天发生的事情会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淡忘。

    田小曼把自己要找工作的事情和老夫人说了,老夫人见田小曼如此善解人意心里越发的喜欢了,从前她一直讲究门当户对的,可是现在却突然发现门当户对的女人不一定就适合孙子,就像自己的孙女顾明珠,打小那样对她进行教育,她不也走弯路了吗?

    田小曼聪明伶俐,看起来是那样的善良,只是孙子的心在莫晚身上,不然也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老夫人心里对田小曼喜欢上了,于是劝说田小曼不要着急,工作的事情她会帮她找,顾家那么大的企业,安排一个人上班易如反掌,田小曼却说她找工作的目的就是不想为顾朗带来困扰,这个工作必须她自己找,和顾家没有关系。

    顾老夫人见她坚持只好答应了,田小曼在这里不熟悉,她吩咐两个佣人陪她四处转转,等田小曼熟悉下来再找工作。

    小九得到许丽华的指示后一直在顾家附近转悠,看见田小曼出来他偷偷的跟了上去,准备伺机除掉田小曼。

    只是老夫人吩咐跟着田小曼的两个佣人尽职尽责对田小曼寸步不离,小九完全没有机会下手,小九也知道这事情急不得,他就不相信田小曼会没有落单的时候,只要田小曼落单,他就瞅准机会下手。

    田小曼并不知道有人在等着动手害她,这几天的观察下来,她发现自己唯一能找到的工作大概就是在华人餐馆里端盘子洗碗这种工作了。

    只是她的身上没有任何证件,餐馆不肯收来历不明的人,田小曼心里很着急,寻思回去问下老夫人,看看她能不能想办法帮她解决这个问题。

    晚上回到家里田小曼和老夫人说了这个问题,老夫人让她不要着急,说会想办法帮她的,说着话佣人来叫他们吃饭。

    老夫人和田小曼一起去了餐厅,餐厅里照样看不见顾朗的身影,自从出了那件事情后,他就很少在这个家里出现。 嫂索妙 筆閣 我曾风光嫁给你

    田小曼看着顾朗的位置心里空落落的,饭吃到嘴里也没有丝毫的味道,这时候厨房上了一盘红烧排骨,老夫人看她食不知味的样子亲自动手给田小曼夹了一块红烧排骨,劝她多吃一点。

    田小曼对老夫人说了声谢谢,把老夫人夹给她的红烧排骨用筷子夹起放到嘴边,从前她是喜欢红烧排骨的,可是这才的红烧排骨却带给她不一样的感觉,她闻着那股味道突然想吐,田小曼知道这样的行为很失礼,她竭力的压住心底涌起的恶心感觉,可是还是没有办法压制住。

    田小曼放下筷子捂嘴冲进了卫生间,她的动作让老夫人吃了一惊,看向旁边的陈嫂,陈嫂也露出不解的摸样,这时候卫生间里传来田小曼干呕的声音,过了好一会田小曼走了出来,抱歉的对老夫人说对不起,老夫人也不责怪,“是不是今天着凉了?我让医生来给你看看?”

    “没有,我没有觉得身体不舒服,就是突然闻到排骨的味道感觉有些恶心。”

    “恶心?”老夫人和陈嫂面面相窥,两人都是过来人,田小曼说身体很好没有不舒服,但是却突然呕吐,联系到她和顾朗在一起过,算算时间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这样想着,坐下的田小曼突然在喝了口佣人端过来的水后又起身冲进了卫生间,看见这样的情形,老夫人和陈嫂几乎可以肯定她是怀孕了。

    老夫人也没有心情吃饭了,马上吩咐司机备车去医院,田小曼还不明就里的推辞,说自己没有事情只是肠胃不好,不过老夫人可不听她的,强硬的把她带去了医院,经过医生检查,田小曼果然是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