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我曾风光嫁给你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50章 大结局(下)

    莫晚大着肚子不方便,江振东的丧事是霍展白一力承办的,江振东生前风光无限。死的时候却有些不太光彩,因为他是被组织双规的人是待罪之身自然没有多少人前来吊唁。

    因为这个原因霍展白也没有因为有钱就对江振东的葬礼大操大办,只是简单的接受几个朋友吊唁就把江振东下葬了。根据江振东的遗愿,莫晚把他葬在了莫香菡的旁边。

    下葬那天江清歌也来到了墓地,没有人注意江清歌的到来,直到江清歌开始在墓地闹事,大家才发现她的存在。

    江清歌这次是存了心来的,在墓地大喊大叫,胡言乱语,都是指责莫晚的话,说莫晚狠心把她赶出家门,虐待她这个妹妹。不让她见江振东最后一面,还说莫晚把江振东的财产占为己有,江振东留有许多名画被莫晚私自贪污,甚至还高喊,郭雅洁也是江振东明媒正娶的老婆,凭什么江振东要葬在莫香菡旁边,她要把郭雅洁的墓也迁到这里来云云。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江清歌会这样无耻的来闹,虽然霍展白让人把江清歌给遣送下了山,但是莫晚这心里还是不舒服。

    早知道会是这样她就不应该答应江振东把他葬在母亲旁边,这样也就不会有这些不必要的麻烦产生了。

    回去的时候她的脸一直沉着,一句话也不想多说。

    本来以为江清歌是来闹闹就了事,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四处胡说八道,还放出风声。要么莫晚给她钱要么她去纪检委举报江振东有名画的事情,让莫晚把那些画交出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莫晚听说更加的心烦,名画的事情很明白的是江振东告诉江清歌的,江振东这最后对江清歌的心软竟然给自己埋下了这么一个大麻烦,真是做梦也想不到。

    江清歌的无理取闹让王子程气坏了。说找个人把江清歌的口给封了,看她还敢叫嚣不。

    顾朗摇头,“这事情不能这样做,江清歌既然敢这样来闹肯定有了准备,现在是法制社会,大家都不是黑帮,这杀人是要偿命的。”

    “难道真的要给江清歌钱这事情才罢休?”夏苏反问。

    霍展白冷笑,“凭什么给她钱?就让江清歌去举报好了。”

    “真的要让她去举报?”名画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一些,如果事情闹开对江振东的名声不太好。

    “江清歌她是抓住大家都不想闹大才这样来威胁。我们要是怕了她,她这以后还不得寸进尺,就让她去举报好了。”霍展白解释,“到时候我安排人接待她,让她吃一回瘪她就老实了。”

    “这事情的确不能让着江清歌,种什么因结什么果,就由她去举报吧!”莫晚也是这个意见。邪不压正,对江清歌这种恶心之人,你要是一直让着她,她肯定会得寸进尺的。

    江清歌本来只是想闹一次威胁一下弄点钱改善生活条件,却没有想到莫晚竟然完全没有要给钱的意思,对她的威胁视若无睹。

    江清歌气坏了,既然如此就破罐子破摔一回吧,她就不信这个邪,她这边发狠。却不想晚上家里来了一个凶神恶煞的人,来人恶狠狠的瞪着江清歌,“你就是一枝花生的小婊子?”

    “你是谁?”

    “老子是辛翠杰,一枝花那个婊子杀了我妹妹和儿子,我怎么也得把你这个小婊子给宰了!”

    “这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你不能算我头上。”江清歌吓得花容失色。

    辛翠杰可不管那么多,给江清歌几个耳光后打晕后扛了就走,江清歌醒来的时候被放在郊外,四周黑乎乎的,辛翠杰正往她身上浇汽油准备点火烧死她,她吓得肝胆俱裂,爬起来就跑,边跑边大喊救命,后来是联防队员闻声赶来救下了她,辛翠杰却乘机逃了。

    江清歌被解救后马上报案,警察答复说会抓捕,不过告诫她最好还是注意一下安全,那辛翠杰杀人如麻,这要是再次找上她可不是玩的。

    江清歌被吓破了胆,马上搬家躲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再也不敢出来得瑟,更别说找莫晚的麻烦了。

    当然江清歌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出戏是辛翠杰自己导演的,听说江清歌去威胁霍展白的女人,辛翠杰寻思着霍展白帮助自己,自己怎么也得回报一下霍展白,那些联防队员是韩小四找的人,警察也是南风打了招呼的。

    江清歌不来闹事了,莫晚这心里还是高兴不起来,许贤少劝她,“晚晚,事情已经这样,你就不要伤悲了,高兴一点吧,对孩子对你都好。”

    “舅舅,让你担心了,我没有事情,过几天会好的。”莫晚叹气。

    “晚晚,和展白的是你怎么想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你还是和展白把事情办了吧。”

    “舅舅,我现在没有心思想这个。”不是没有心思想这个,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段时间霍展白和孙晋芳天天过来,他们已经和她说了许多遍复合的事情。

    看着果果和霍展白孙晋芳在一起融洽的样子,莫晚心里何曾不动心,可是转眼看见顾朗忧郁的眼睛,看着他对田小曼的不冷不热,她这心里真不是滋味。

    她答应过要和顾朗相守的,也答应过原谅他的,可是现在摆在面前的却是一个很大的难题。田小曼是她的妹妹,她们身上毕竟留着相同的血,她无法接受一个和自己妹妹有关系的男人。

    而现在还不只是她接受不接受的问题,而是田小曼是真的真的很喜欢顾朗,看着她追随顾朗痴迷的目光,再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莫晚很想劝说顾朗接纳田小曼。

    可是自从那天医院她说了那样一句话后,顾朗就在躲避和她单独相处,很明白的他不想让莫晚说出让他对田小曼负责的话,而莫晚自己何尝不为难,顾朗为了她白白的浪费了九年的时光,她这个时候去劝说顾朗娶田小曼如何说得出口。

    她这边犹豫不决,夏苏也来劝她了。“晚晚,你就给霍展白一次机会吧。”

    “你们最近怎么都帮霍展白说话了?从前你不是都挺讨厌他的吗?”

    “从前是从前,现在是现在,我们都觉得霍展白不错。”

    “这个你们是指谁和你?”莫晚打趣。最近夏苏和王子程走得特别的近,莫晚是过来人看得懂夏苏眼里的狂热,这个傻丫头竟然开始恋爱了,她是真的替她高兴。

    “还有谁?王子程呗!”夏苏瞪一眼莫晚,“我可不像你那么多七窍玲珑心,我是喜欢谁就很明白的说出来,很明白的对着目标进发,而你所有的事情都放在心里,这边为难,那边比较,好好的事情都被你犹豫为难黄了!”

    “我怎么能不为难呢?”莫晚叹气,“我答应过要嫁给他的,可是现在我却要亲口去让他娶别的女人,我知道只要我说,他就会听,可是这样对他真的好吗?他会幸福吗?”

    夏苏沉默下突然问她,“晚晚我想问你一句话,霍展白和顾朗在你心里到底谁重一些?”

    莫晚也在问自己,到底谁在她心里重一些?从前自然是霍展白重一些,可是现在顾朗对她做了这么多,她对顾朗也并非无情。

    “你这么多年对霍展白放不下,心里肯定是有他的,而顾朗,一直对你痴心一片,付出了这么多,说对他无情也不可能,只是晚晚你得分清楚爱情和友情,分清楚深爱和同情。”

    “我……”莫晚问自己,她真的不爱霍展白了吗?不!她一直爱着他,因为爱着他所以不能容忍他的背叛,因为爱所以一直耿耿于怀,而对于顾朗的感情却很复杂,她也许更多的是喜欢,是感恩,是想要一个依靠。

    “顾朗需要的是一个全心爱他的女人,而不是一个心里装着别的男人的女人,你既然不能给顾朗对等的爱,就快刀斩乱麻的离开他。就应该去主动告诉他你的想法而不是在这里犹豫不决,”夏苏加重语气,“顾朗为你已经蹉跎了这么多年,人生能有几个十年?现在田小曼怀了顾朗的孩子,为了顾朗的幸福,你也应该和霍展白复合,你不幸福,顾朗怎么会幸福呢。”

    夏苏最后一句话说对了,她不幸福,顾朗怎么可能会放心去找他的幸福,田小曼温柔善良,一定会带给顾朗幸福的。长痛不如短痛,这事情她必须找顾朗说。

    果果不知道听谁说了田小曼怀住了顾朗的孩子的事情,他有些失落的来找莫晚,“妈妈,阿姨怀了顾叔叔的孩子,是不是你就不能和顾叔叔结婚了?”

    莫晚点头,“是的,阿姨怀了顾叔叔的孩子,妈妈就不能和顾叔叔结婚了。果果的心愿不能达成是不是很伤心?”

    “有点。”果果回答。“不过我虽然很想要顾叔叔做我的爸爸,但是苏苏阿姨说了,妈妈肚子里的宝宝是爸爸的孩子,我已经有爸爸了,虽然爸爸过去不像话,但是现在他很好,奶奶也对我很好,苏苏阿姨说让我给爸爸一次机会,妈妈,你会给爸爸一次机会吗?”

    “果果愿意给爸爸一次机会吗?”

    “妈妈给爸爸机会,我就会给爸爸机会。”

    莫晚摸摸果果的头,“真乖。”突然觉得身后有目光注视着自己,她转头看见顾朗站在后面看着她和果果。

    “顾朗,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过来。”顾朗走过来,“晚晚,我们谈谈吧!”

    莫晚点头,和顾朗去了花园,顾朗扶她坐在长椅上,“晚晚,你信命吗?”

    莫晚摇头,不知道顾朗为什么这样说。

    “我从前其实不信命,一直都相信努力就能心想事成,可是现在我真的相信了!”顾朗看着她娇美的容颜,“自从发生那件事情后,我的内心一直很彷徨,很挣扎,不敢和你面对。我想了这么多天,也冷眼旁观了这么多天,今天终于鼓起勇气来找你了。”

    莫晚叹气,“对不起,顾朗。都是我不好”

    “不!和你没有关系,莫晚,是我不好,我的爱不够坚定,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田小曼是一个好女孩,她和你一样温柔善良,一样纯洁可爱,值得我去拥有,我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她,所以对不起莫晚,我决定终止我们之间的婚约。”

    这不是顾朗的真心话,他的真心话其实是:莫晚,我真的很爱你,爱了那么多年,我一直坚信自己有能力爱你,我真的很想把你留在我的身边让我好好的疼惜你一辈子,可是现在,我却不能这样自私。

    爱一个人就是要让她幸福,我不觉得自己伟大,只是不想看到你这样彷徨,不想看到你为难而已。所以我必须主动放开你的手了。

    “顾朗!”莫晚眼中有泪光,顾朗这个时候来主动提出解除婚约,傻子也知道是为了什么。“谢谢你为我作想,对不起!”

    “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我是真的喜欢田小曼,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发现自己年纪大了,也是时候该有一个家了。”他是喜欢田小曼,但是这不是爱情,只是喜欢而已。和田小曼在一起只是责任,田小曼怀了他的孩子,他不能辜负她,当然更重要的只是为了让莫晚能够安心,让莫晚能够幸福。

    “我已经和奶奶说过了,先和小曼举行订婚礼,再结婚,奶奶已经让人在准备,届时希望你能够去参加我的订婚仪式。”

    莫晚点头,“我一定会去祝福你,顾朗你一定要幸福!”

    顾朗要和田小曼结婚的消息马上就被所有人都知道了,大家都真诚的祝福他们幸福,霍展白主动握住顾朗的手,“顾朗,你一定要幸福!”

    顾朗一定要幸福,这是霍展白的真心话,他真的很佩服顾朗,竟然可以为爱做出如此的牺牲,像顾朗这样善良的人一定要幸福,必须幸福!顾朗幸福莫晚才会幸福,他才会幸福!

    顾朗和田小曼订婚的事情马上宣布出来,顾明珠在美国自然也知道了这事情,听说田小曼竟然是莫晚的妹妹,顾明珠心里压根不是滋味,这走了一个莫晚来一个田小曼,感情她是白算计了啊?

    顾明珠这边心里正不痛快着,让她更不是滋味的事情接着发生了,在王家的施压下,顾明珠的父母主动和王家解除了婚约。

    顾明珠本来还在做梦等着王子程遵守三年之约娶她的,却没有想到父母会主动解除婚约,她简直要被气疯了。

    都是莫晚这个贱人干的,如果不是莫晚,她不会变成这个样子,顾明珠带着满腔的愤怒回了国。

    顾明珠心里打着算盘,莫晚这样搅黄了她的幸福,她也绝不会让莫晚好过,她一定要让莫晚付出代价。

    打听到江清歌现在沦落到酒吧当陪酒女,顾明珠亲自去找了江清歌,说动江清歌和她一起对付莫晚。

    江清歌现在落到如此地步自然也是不甘心的,两人一拍即合,商量着一定要给莫晚一次好看。

    顾明珠和江清歌商量好了,顾明珠出钱,江清歌去找人趁莫晚陪果果去医院的时候动手,最好是把莫晚和果果都绑架,偷偷的把她们给做了。

    江清歌当初为了躲避辛翠杰找了个混混做情人,这个混混是酒吧看场子的打手,叫秦老二,江清歌找上秦老二是看秦老二在酒吧说一不二看起来很英雄,她指望关键时候秦老二能够帮她一把,现在顾明珠提出给钱收拾莫晚,她自然想到了秦老二,这事情让他做放心。

    当然她不只是想要让秦老二做这事情,江清歌连退路都想好了,反正这事情是秦老二做的,和她没有关系,到时候顾明珠给钱后她就拿着钱跑路,躲得远远的。

    晚上回到家江清歌和秦老二说了这事情,秦老二听说有钱赚同意了。

    秦老二同意后顾明珠先给了秦老二一笔钱做定金,余下的钱等秦老二绑架到人再一次付清。

    秦老二蹲点守候了几天后突然变卦了,说这事情不能这样做,人家绑架都是为了钱,你们这绑架是为了人命,这最近严打很紧,这出了人命一个也别想跑掉,不如换一个方法玩玩。

    江清歌问他换什么方法,秦老二问她们绑架是为了什么,江清歌说是为了报复,秦老二说报复的最高境界不是让对方死亡,而是要让对方生不如死。

    秦老二提议把莫晚绑架后蒙着头痛打她一场,把她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流产,到时候被绑架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她们也解气,还能让她儿子没有救命的脐带血失去生命。

    这样做也安全,反正没有直接杀人。

    江清歌把秦老二说的话转述给顾明珠,顾明珠眼睛一亮,她怎么没有想到这样的办法,的确人死一了百了,打掉莫晚肚子里的孩子让果果失去救命的脐带血对莫晚来说比杀了她更让她痛苦,于是同意了。

    双方商量后秦老二安排人去医院绑架莫晚,顾明珠和江清歌则在约定好的地方等着鱼儿上钩,几个小时后一辆黑色的汽车出现在她们眼前,大着肚子的莫晚被蒙着头绑着双手推下了车,又被推进了屋里,顾明珠上去对着蒙着面大肚子的莫晚就是一脚,“贱人,我让你横,今天老娘弄死你!”

    江清歌也不甘示弱对着大肚子的莫晚拳打脚踢,很快就看见大肚子的莫晚倒在了地上,一身都是血。

    看见人流产,江清歌和顾明珠排屁股开溜,却没有想到推开门看见外面站了一溜的警察,江清歌和顾明珠很快被控制住,里面被蒙住头的孕妇也被抬了出来,顾明珠和江清歌吃惊的发现,被她们拳打脚踢的大肚子孕妇竟然不是莫晚,而是另外一个陌生的女人。

    “这是怎么回事?”江清歌指着陌生女人愤怒的问秦老二。

    “什么怎么回事?这不就是你让我带过来的女人吗?”秦老二反问。

    “你……你竟然敢骗我?”事到如今江清歌再傻也明白被算计了,可是她明白得太晚了,警方以绑架谋杀的罪名对顾明珠和江清歌提前公诉。

    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规定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的,或者绑架他人作为人质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致使被绑架人死亡或者杀害被绑架人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警方认为这次绑架案对被害人的人身安全构成了极大的威胁,还致人流产,应该判处江清歌和顾明珠死刑。

    经过律师上诉,改判为死缓无期徒刑,江清歌和顾明珠这辈子是要把牢底坐穿了。

    整件事情是由霍展白和王子程策划的,顾明珠回国就被他们盯上了,如果顾明珠安分他们就放她一马,反正就除掉她以绝后患,结果顾明珠竟然真的不安分,竟然找上了江清歌,两人商量对付莫晚的事情马上就霍展白知道得一清二楚,这两个贱人既然要找死,少不得要成全她们,于是就设计了这么一出戏,把她们送进了监狱。

    那个孕妇也不是真的孕妇,只是一场戏而已。

    收拾了顾明珠和江清歌,莫晚的预产期也差不多了,霍展白开始准备果果的移植手术,他请了最好的血液科医生和妇产科医生,把莫晚生产和果果脐带血移植的手术都安排在了一家医院进行。

    果果9天前进入移植仓,按计划进仓后要进行为期8天的强化疗,与外界隔绝,除了医务人员一概不能进入。

    八天的强化治疗结束,在一天停药之后,马上便是手术日。

    莫晚在果果手术日进入妇产科手术室进行剖腹产手术。之前生果果是顺产,这次为了配合果果的移植手术,莫晚这次选择了剖腹产,她被打了局部麻醉躺在手术台上,虽然被打了麻醉药,但是莫晚的意识还是很清楚,她能听见刀子划破皮肤的声音,心里却感觉不到害怕,只是想着孩子,她的孩子能否平安得救。团名肠号。

    霍展白一直守在手术室,见证了整个破腹产的过程,这是一个见证生命的时刻,能够亲眼见到自己的孩子从肚子里被医生取出来真的是太激动了,控制不住的,霍展白的眼中有雾气升腾。

    护士在忙着为新生儿量体重身高,医生则还在取脐带血,听见孩子清脆的哭泣声,莫晚试图看清楚孩子的摸样,霍展白看见莫晚的动作靠近她耳边告诉她:“晚晚,是个男孩,孩子非常的健康。现在医生在取脐带血救治果果,你辛苦了!”

    说完他在莫晚额头上面印下了一个吻,孩子包裹好被护士送到了霍展白的手里,霍展白抱着孩子走出来,孙晋芳和夏苏田小曼等人一直焦急的守候在手术室的外面。

    看见霍展白出来,孙晋芳第一个冲上前接过孩子,“孙子,我的孙子!”

    又问霍展白,“晚晚怎么样了?”

    “晚晚很好,马上缝合后就能出来了。”霍展白回答。“妈,你守着晚晚,我去看看果果。”

    孙晋芳点头,和田小曼夏苏抱着孩子等在莫晚的手术室外面继续等候。

    医生把从婴儿身上取下的脐带血送到了果果的移植仓,为了方便手术,果果的移植舱就在莫晚手术室的旁边,莫晚这边在进行最后的缝合,果果则开始进行脐带血移植。

    为果果移植的主治医师开了一个简短的手术会议后带头进入了果果的移植舱,因先前在移植仓内已经将导管从锁骨处插入了体内,这次手术主要是将脐带血通过中心静脉输入便可,医生预计移植手术在半小时内完成。

    霍展白紧张的站在外面隔着一层玻璃观察手术台上的儿子,医生正通过中心静脉将脐带血输入果果体内。输入过程中,果果体内产生一些反应气体,出现了不适,果果在痛苦的挣扎,面部表情很痛苦,手术的医生让果果哭出来,这样才能大口呼吸,排出反应气体。

    果果的哭声把霍展白的心都揪起来,如果可以他宁愿这一切痛苦都由他来承担!他痛苦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看着霍展白痛苦的动作,一旁的王子程和顾朗一左一右的握住他的手,和霍展白一起为果果加油。

    揪心的一幕总算完成了,脐带血输入完成,果果心率正常,一切顺利。霍展白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医生走出移植舱,霍展白上前握住医生的手说着感谢的话。

    莫晚一直在竭力的保持清醒,她很想知道果果手术的结果,却没有有办法抗拒麻醉的效果,她太累了,累得没有一丝的力气,只听见身边有轻微的耳语声,是霍展白的声音,他在她耳朵边呢喃,“晚晚,放心,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没有事情的,你放心的睡,醒来后一切都会好的!”

    莫晚这一睡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连什么时候被推进病房的她都一无所知,耳朵里隐隐听见身边有人在说话,太多熟悉的声音,有夏苏,有田小曼,有孙晋芳,当然少不了霍展白的。

    她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见病房里围了一圈的人,看见莫晚睁开眼睛,霍展白马上过来了,他脸上带了喜悦的笑容,伸手握住莫晚的手,“晚晚,你醒了?”

    “果果!果果怎么样了?”莫晚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果果的手术。

    “果果的手术进行得很顺利,你放心!”霍展白马上回答。

    顺利就好!莫晚如释重负,只要果果的手术顺利,她就可以放心了。

    孙晋芳也过来了,她手里抱着孩子,“晚晚,孩子7斤重,很健康,你看看!”

    莫晚看着孙晋芳手里粉嘟嘟的儿子,笑了。

    夏苏,田小曼顾朗,王子程,都过来恭喜她,莫晚对他们的关心一一表示感谢,大家在病房说了一会话后就识趣的一一告辞离开了,霍展白想起莫晚这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很担心,“晚晚,你饿不饿?”

    “饿!”这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莫晚当然饿了。

    霍展白看向孙晋芳:“妈,晚晚从手术台上下来已经好几个小时了,你到底有没有让阿姨准备食物?饿坏了可怎么好?”

    孙晋芳看了下表,瞪了儿子一眼,“我比你担心饿坏晚晚,只是现在不是吃饭的时候,我早就问过医生了,剖腹产后要排气后再进食。过早进食会造成腹胀、严重时会导致胃肠功能失调发生肠梗阻。”

    “啊,真的吗?”霍展白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种说法。“

    “对啊。”

    “那怎么办?只有饿着了吗?”霍展白心疼的看着莫晚。

    “没有办法,只有让晚晚辛苦了。”孙晋芳也没有办法。

    “你回去吧,你身体不好,先回去休息,这里有展白就行了。”莫晚知道孙晋芳肯定在这里守候了一整天,孙晋芳年纪大了,身体也刚刚恢复没有多久,不能累着。

    “是啊,妈,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好了!”霍展白也劝说,孙晋芳在医院守候到现在的确也累了,于是也没有坚持,

    孙晋芳走后,霍展白在莫晚的病床边坐下来,他用手理了理莫晚脸颊上的头发,伸手把莫晚的手紧紧的握住手中,“晚晚,谢谢你!”

    谢谢生下了果果!谢谢你原谅我!我知道我不够好,我知道过去曾经把你伤得很深,但是晚晚,只要你给我机会,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我会加倍的弥补过去对你对果果的亏欠,从现在开始,我会永远守护你和孩子们,一辈子不离不弃!

    莫晚的手被霍展白握在手里,感受着从霍展白手心传来的温暖,她心中有些感概,兜兜转转一圈后她和霍展白又回到了从前,这一次不只是他们两个人,他们有孩子,有支持他们的孙晋芳,她相信一定会幸福。

    霍展白现在是两头跑,一边照顾莫晚一边要去看儿子的情况,莫晚的情况还好,现在最担心的是果果,虽然脐带血成功移植进入果果的体内,但是并不代表就会一定成功,

    医生告诉霍展白,脐带血移植入果果体内后,他需要闯过感染关、移入关和排异关,才能真正算是移植成功。其中,排异关可能是最难过的。排异反应随时可能出现,发热、呕吐、吃不下饭、腹泻等都有可能出现,需要医生随时根据情况进行治疗,也需要果果积极配合。一般情况下,3到4个星期后可恢复到正常水平,可以离开洁净病房。

    霍展白每隔一个小时就要去看看儿子,因为存在不确定因素,霍展白的心里无比的焦急,却不能在莫晚面前表露出一点点来。

    每当莫晚问他果果的情况怎样时,他总是说回答情况很好。终于医生告诉霍展白,果果的情况非常好,已经成功过了三关,霍展白高兴坏了,马上把这个情况告诉了莫晚。

    莫晚已经开始试着下地行走,听见这话高兴坏了,让霍展白扶着她去看了果果,隔着玻璃门,他们看见果果在移植舱里对着他们说话,因为有隔音效果,所有他们听不清,不过看口型果果是在喊爸爸妈妈。

    莫晚泪流满面,她的儿子!她的心肝宝贝终于成功闯过来了!

    果果很快被从移植舱转移到了普通病房,莫晚和霍展白去看他,果果抱着莫晚和霍展白亲了又亲,“爸爸妈妈,我想看看弟弟。”

    “弟弟在睡觉呢。等他醒了就抱他来看你。”莫晚解释。

    “妈妈,弟弟叫什么名字啊?”果果又问。

    “乐乐。”

    “快乐的乐吗?”

    “对!快乐的乐!”

    “我要感谢弟弟救了我,以后我会加倍对弟弟好的,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都给弟弟,还要保护他不受别人欺负。我要让弟弟一辈子快快乐乐的生活!”果果保证。

    “不只是要让弟弟快快乐乐的生活,我们一家人也要快快乐乐的生活!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一辈子快乐下去!”莫晚回答。

    “对我们一家人要一辈子快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霍展白握住莫晚和果果的手重复,三人相视而笑。

    他们一家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经过了那么多的苦痛,现在苦尽甘来,他们一定要快乐幸福的生活。 www.miao笔ge.com 更新快

    三个月后,顾朗和田小曼的婚礼在美国举行,莫晚和霍展白带着两个儿子一起去参加了婚礼,一同出现在婚礼上的还有夏苏和王子程,他们可不只是来参加婚礼,还兼任另外一个身份,伴郎和伴娘。

    王子程已经带了夏苏见过王家长辈,王家对这个好爽大气直来直去的女孩子非常的满意,见面当天给了夏苏许多昂贵的见面礼。

    夏苏告诉莫晚,在见王家长辈的时候她其实心里很紧张很紧张,她的手心都是汗水。以为会面对无数刁难,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王老爷子对她很慈爱,高秀兰对她很亲热,见面过后,王家已经在筹划他们的订婚仪式了。

    婚礼进行曲响起,看着顾朗和田小曼在牧师和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互相说我愿意,看着他们交换戒指,看着他们拥吻,莫晚的眼中有泪光闪烁。

    风雨过后见彩虹,祝福她和她爱的人一辈子快乐幸福平安!

    《全文完》

    祝福所有善良美丽的亲们快乐幸福,一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