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我曾风光嫁给你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85章 字字诛心

莫晚出了咖啡厅接到王子程的电话,“你人在哪里呢?”

“我去看夏苏了。”她撒谎。

“怎么不打电话我和说声,害我白跑一趟。”王子程的声音带着埋怨。

“对不起,我走得匆忙忘记了。”她道歉,王子程没有在意,“我回公司了,呆会见。”

挂了电话莫晚上了出租车,正是上班高峰期,路上都是车,她被堵在了半路,还好老板是王子程,她迟到不用怕被挨骂,想到王子程,莫晚脸上带了一抹甜蜜的笑容。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这样堵何时是个头?”

莫晚转头看过去,发现了许丽华,许丽华从前是她不孕症的主治医生,为了治好不孕症她经常和她打交道,那会因为她经常出现在许丽华的办公室,去看病的人还以为她是许丽华的女儿,说她和许丽华长得像。

关于自己和许丽华长得像这一点,莫晚也觉得奇怪,她和许丽华素不相识自问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可是却在她的脸上看到了和自己相似的模样,确切地说是看到了和母亲相似的模样。

因为这个她对许丽华很自然的产生了一种亲近的感觉,许丽华的话她深信不疑,一直以来都没有换过医生。

许丽华不是在A市工作吗?怎么也来了江城?

许丽华没有发现莫晚,正在和身边的男人说着抱怨的话,看清许丽华身边的男人模样莫晚吃了一惊,这不是王子程的父亲吗?

王子程的父亲怎么会和许丽华在一起?难道许丽华就是那个让王子程的父亲抛妻弃子的女人?

的确有这种可能,许丽华年纪这么大还风韵犹存,年轻时候肯定是个大美人,有让男人着迷的资本的。莫晚本来对许丽华有亲近感觉的,却在这一刻消失不见,对于小三,她向来是没有好感的。

回到公司时候王子程正在和许波说话,看见她进来两人停止了谈话,许波起身退了出去,王子程带着埋怨的语气,“你要是再不来,我就出去找了。”

“路上堵车。”莫晚笑了笑。

“过来,我有话告诉你。”王子程招手,“顾明珠来江城了,昨天来的,我估计她会去找你,如果她找你你记得告诉我。”

“你说晚了,她已经找过我了。”莫晚回答。

“你不是说去见夏苏吗?竟然敢骗我。”王子程眉头一挑,就要发作。

“我不是怕你担心吗。”莫晚伸手握住王子程的手,她的主动让王子程的火一下子熄灭了,他反手握住莫晚的手,“她找你说了什么?”

“你真想听?”莫晚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子程,“她向我讲述了你们的恩爱片段,让我这个小三成全你们青梅竹马的爱情。”

“晚晚,我和她可没有什么青梅竹马的爱情,你千万要立场坚定!”王子程有些着急了。

“我要是相信她的话会站在你面前和你说话?”莫晚瞪他。王子程想想也笑了,不过还是又叮嘱莫晚,“千万不能相信别人说的话,任何人都不可以相信,除了我别人都会骗你,明白吗?”

莫晚点头,“我明白!我在等你给我幸福呢!”

想起自己路上看到的许丽华的情景,她忍不住问,“子程,你认识许丽华吗?”

“不认识。”王子程回答,转瞬却是冷笑一声,“不过听说过,她就是那个让我父亲抛妻弃子的女人!”

“真的是她?”莫晚愕然。

霍展白眉头皱紧了,莫晚和王子程还在蜜里调油,顾明珠却一声不吭的选择了回去,选择退让这不像是顾明珠的风格啊?

他最担心的还是莫晚的转变,从前顾老太太一出面就让她和顾朗选择了分手,现在竟然在面对顾明珠时候不退让不逃避,还能让顾明珠灰溜溜的滚回去,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改变?

她不是最恨花心的男人吗?为什么她会对王子程这个浪荡子情有独钟?为什么?

霍展白蹙着眉头心里翻腾不已,很明白的王子程在她心里的位置已经不可动摇。

他心里刺痛,一时间没有了主意,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王子程,和王子程双宿双飞什么都不做?

不行!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上演,一定要做点什么。

霍展白正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门被推开了,南风走了进来,“王老爷子到江城了!”阵投大弟。

王老爷子竟然亲自出马了,霍展白又是庆幸又是担心,庆幸的是王老爷子终于坐不住出马了,担心的是王老爷子老奸巨猾,不知道会怎么对付莫晚,莫晚那样强的自尊,又是直性子,她怎么可能是王老爷子的对手。

王老爷子来到江城没有通知王子程,他很低调的住进了一家普通宾馆,当天晚上就打电话给了莫晚。

老爷子的声音很和蔼,“我是子程的爷爷,想见一下莫小姐,你看什么时候方便?”

莫晚接到他的电话很吃惊,顾明珠刚回去老爷子就赶来,王家的剧烈反应果然是不同凡响啊,她回答,“随时都可以。”

“既然如此,就现在吧。”

莫晚去了老爷子在的茶室,两个保镖模样的人站在门口,看见莫晚来很礼貌的推开门,“莫小姐请!”

莫晚进入房间,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面的老爷子,他年约六旬,但是莫晚知道他早已经七十开外,老爷子长着和王子程很像的五官,不过却不像王子程那样让人亲近的感觉,而是给人一种疏离的感觉。

听见声音老爷子抬目看向莫晚,他早就看过莫晚的照片,不过此刻看见真人还是暗暗的叫了一声好,这样天生丽质的女子难怪孙子会对她如此钟情,如果不是她离过婚,如果不是有那样的身份,她足够配得上孙子。

莫晚对老子点了下头,老爷子的脸上竟然带了一丝的笑容,但是那眼神却没有丝毫的笑意,“莫小姐,请坐!”

莫晚坐在了老爷子的对面,服务员送茶进来又退了出去,老爷子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莫小姐是土生土长的江城人?”

“是。”莫晚回答。

“莫小姐和莫香菡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母亲。”莫晚下意识的看向老爷子,他怎么知道母亲的名字的?

“哦!不知道子程有没有和莫小姐说过家里的事情。”老爷子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和蔼。

“说过一些。”

“那么你一定知道子程从小没有父爱的事情吧?莫小姐对此怎么看?”

“我很同情。”莫晚不知道老爷子到底要说什么。他找自己的目的一定是想让自己离开王子程,只是为什么一直不说主题呢?老爷子不会这么无聊的,他说的这些话一定有什么目的。莫晚越发的小心起来。

“那个让子程失去父爱的女人也是土生土长的江城人,说起来很奇怪,她的名字和莫小姐的妈妈竟然是一模一样的,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老爷子放慢语速。

莫晚愣了下,印象中的母亲和父亲一直很恩爱,而且母亲在她十来岁时候就去世,怎么可能会和王子程的父亲有纠葛,“也许是巧合吧。”

“我这里有一张子程父亲和那个女人的照片,想请莫小姐看一下。”老爷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面。

照片有些发黄,很明显是因为拍摄时间长所致,莫晚拿起那张照片只看一眼,她脸色一下子变了,“怎么可能?”

照片里玉树临风的男人是王子程的翻版,而被男人抱在怀里的女人她一眼就认出是母亲,看着她脸色大变, 老爷子不急不慢的开口:“莫小姐认识这个女人?” 

“会不会搞错了?”莫晚凌乱了,她想起王子程说的话,对方是一个有夫之妇,只是母亲怎么可能会和王子程的父亲有私情?而手里的这张照片又是那样的清晰明朗,的确是母亲的照片。

“不!不可能!一定是搞错了!”记忆中妈妈那么爱爸爸,她怎么可能会和别的男人有暧昧?莫晚不相信。

“这都是事实,子程的父亲就是因为你的母亲才抛下妻儿的,他走的时候子程还很小,无论我用什么方法他都不肯回头,后来你的母亲出车祸身亡,他还是不肯回头。”老爷子深深的叹气。

“一定是搞错了,我母亲不可能和别人有暧昧的,一定是搞错了!”莫晚喃喃自语,突然想起看见王子程的父亲和许丽华在一起的事情,“子程的父亲喜欢的不是我母亲,而是一个和我母亲长得像的女人,她叫许丽华,是一名医生,我几天前还看见她和子程父亲一起出现!”

“难道莫小姐连自己的母亲都不认识吗?至于你说的那个许丽华现在的确是子程父亲的情妇,可是你知道为什么吗?子程的父亲和她在一起只是因为她长得像你的母亲仅此而已。”

不明白,莫晚真的不明白,可是照片是铁的事实,照片上的母亲的确是自己的母亲,她和王子程的父亲亲密的搂在一起。莫晚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王子程最恨的那个人竟然是自己的母亲,怎么会是这样?

“莫小姐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反对你和子程在一起了吧?不是因为你离婚是单亲母亲,而是你是子程最恨的那人的女儿,因为你的母亲,子程自小就失去父爱,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喜欢的女人是让他失去父爱的女人的女儿,他会做何感想?”老爷子的声音很缓慢,却是字字诛心。“你好好的想想,如果你觉得能够坦然和子程在一起,我不会反对,但是纸不能包住火,如果有一天子程会知道真相……”

莫晚尽量让自己不要失态,可是巨大的冲击还是让她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她不想在外人面前流泪,于是站起身对着老爷子点头道别,看着她挺直的脊梁,老爷子的目光里终于有了一丝的不忍心。

王子程,我一直很怕喜欢你,因为我害怕再次迷失自己,害怕你会负我,可是现在我有什么理由喜欢你,有什么理由去坦然的接受你的爱情?

对不起,王子程,你的爱我要不起了,因为我不配!不配! 心底是那种难言的苦涩和疼痛,她其实已经撑不住了,可是还是凭着一丝信念迈着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有多么艰难才能保持住的从容步伐,走出了茶室。

外面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雨,雨丝细细密密,浇在她头上寒冷一片,这样的情形和三年前是多么的相像,三年前也是这样下着雨的夜晚,她孤独的一个人身无长物的从霍展白的豪华别墅离开,雨丝打在她单薄的身上,湿漉漉的的衣服沾在身上冷的刺骨,可是再怎么冷也比不上她心底的寒冷。

这几年她一直不让自己去回想,一直在拒绝回忆,她一直以为再不会体会到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可是没有想到仅仅三年过去她又一次体会到了。

身体里的力气在慢慢的被耗尽,视线在模糊,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她一个踉跄摔倒在泥水里。

钻心的疼痛蔓延开来,莫晚挣扎着想爬起来,可是发现全身竟然没有丝毫的力气,雨雾迷茫中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身旁。

知道王老爷子会给她狠狠的致命的一击,可是却没有想到会让她变成这副样子,他熟悉她的每一个动作,熟悉她身上的每一个表情,但是这样失魂落魄,这样如同行尸走肉的她霍展白还从来没有看见过。

当年她面对苛刻的离婚条件一脸漠然,旁若无人的签字离婚,在霍展白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午夜梦回他会问自己她为什么可以如此绝情,难道她的心是铁做的?

可是现在看见她这副行尸走肉的样子,看到她为了王子程落魄至此,霍展白的心裂开了,有鲜血汩汩的从里面流出来。

五年夫妻,竟然比不上几个月的相处,女人无情起来的确不是常人所能想象,他伸手把她从地上拎起来,“莫晚,你这是自取其辱,怪不得别人!”

耳边是熟悉到骨髓的声音,莫晚的意识有了丝清醒,她猛地抓住霍展白的衣领,“霍展白,是不是看到我变成这个样子,你很高兴?” 

话音落下憋屈到现在的泪水却是再也忍不住,奔涌而出,霍展白本来是想刺她几句的,却在看到她的泪水时候把所有难听的话憋了回去,他一把抱起莫晚大步走向停在旁边的车子。

“霍展白,你放开我!我不要坐你的车!”莫晚在他怀里挣扎,手啪啪的在他身上脸上挥动。她用力很大,霍展白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可是他却没有放开她。 

莫晚被他放在了车的后座,霍展白帮她系上安全带,锁上车门发动了车子,莫晚在后面发狂的骂,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歇斯底里的她,霍展白心里很疼,可是却又带着隐隐的喜悦。

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她和王子程还可能吗? 

汽车急速的驶向医院,在这过程里莫晚一直在咒骂,她发现自己此刻像一个泼妇,可是她不在乎,因为只有咒骂才能让她的心里好过一些。

面对她的咒骂霍展白充耳不闻,终于车子停在了医院门口,他抱着莫晚大步进入了医院,无视遇见的人惊讶的目光,霍展白抱着莫晚进入了医生办公室,“她刚刚摔了一跤,你帮她检查一下。”

莫晚只是擦破了皮,流了点血,医生给她开了点药,霍展白带着她离开了医院,和来的时候相反,汽车里听不见一点声音,莫晚靠在椅背上面,目光呆愣愣的看着前面,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让霍展白的心又开始不平静。

终于车子在楼下停下,莫晚打开车门,走了几步后她回头看向霍展白,“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最大的一个笑话,霍展白,我烧高香求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好吗?”

霍展白一拳砸在方向盘上,汽车一个漂亮的回旋,消失在雨雾里。

莫晚很平静的下楼,楼下王子程笑意盈盈的站在车旁看着她,看着他阳光明朗的笑容莫晚的心中只觉苦涩无比。

她一步步的向着王子程走过去,脚步似有千斤重,很短的一段路程,她却走了好长时间,王子程打开车门,莫晚无言的上车,他跟着上来,笑嘻嘻的看着她,“昨天晚上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手机没有电了。”莫晚回答。

“真是,你知道我昨天晚上有多难熬吗?突然就睡不着了,想找个人说说话,可是打你电话却又无法接通,害得我一夜辗转难眠,你得补偿我!”

莫晚转头突然伸手抱住他的身子,主动吻上了王子程的唇,王子程愕然,显然被她的主动惊呆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开始回应。

终于两人分开,“如果不是在白天,我真想办了你!”王子程喘着气。

莫晚看着他英俊得一塌糊涂的脸,心中大痛,她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缓缓吐出一句话,“王子程,我仔细想过了,我们在一起不合适,所以分手吧!”

“你说什么?”王子程瞪大了眼睛,他几乎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这个女人刚刚才主动对他奉上香吻,却在瞬间又提出分手,都说女人善变,但是这种善变,这也太他妈的匪夷所思了。

“我说,我们不合适,分手!”

王子程的神色一下子冷了下来,“莫晚,你是在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已经仔细考虑过了,我们不适合,以其到以后痛苦,不如现在了断。”

“不适合,你对我弹什么琴?莫晚,我告诉你,我不是阿猫阿狗,自从你招惹上我就别想逃开!”

“王子程,你放了我吧!”

“放了你?我是洪水猛兽吗?我有那么恐怖吗?”王子程瞪着莫晚。

“我无法说服自己去接受一个外面有无数女人的男人,我觉得你很脏!”

“你!”王子程在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她竟然说自己脏!她竟然说自己脏!王子程举起了拳头,有那么一秒钟莫晚以为他会一拳砸向自己,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却听到砰的一声,睁开眼看见王子程的拳头砸在了玻璃上面。

他的手被划破,正在往外流血,莫晚心里一痛,下意识的伸手过去,王子程眼中闪过光亮,可是下一秒,莫晚突然改变了动作,她很快的从自己的手指上摘下戒指递给王子程,“这个戒指我还给你,从现在开始我们各走各的路,我从今天开始辞职。”

莫晚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很冷漠,让自己很平静的说完这些话,只有天知道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心又多疼。

王子程对她有多好她心里很清楚,是他在自己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给了自己力量,可是她却注定没有办法拥有他。

“莫晚!是不是有人逼你了?”王子程突然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手上的血滴落在莫晚的肩膀上面,“是不是顾明珠又打电话威胁你了?”

“没有,没有谁威胁我,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合适,我心里过不去那个坎!”

王子程一脸的痛苦,她还是嫌自己脏,这个女人嫌自己脏,他做了多少荒唐事自己很清楚,这个女人她没有错!

他颓然的放开莫晚的肩膀,莫晚把那枚戒指送到他的面前,王子程接过去,看也不看就打开车窗扔了出去。

“下车!”冰冷无情的声音响起,莫晚打开车门,还没有站稳,车子疾驰而去。

看着消失在视线里的车子,她的眼泪一下子下来了,“王子程,对不起!是我配不上你,是我不好!对不起!”

午后的阳光有些热烈起来,顾明珠眯着眼睛坐在花园的遮阳伞下晒着太阳,刚刚她去王家拜访了刚从江城回来的老爷子,老爷子很肯定的告诉她,王子程的身边将没有莫晚这样一个人。

老爷子果然厉害,一出手就让莫晚乖乖的选择了退让,想起那天莫晚对自己的强硬,顾明珠只觉得一阵畅快,莫晚,你又输了!

一个女佣急匆匆的跑来了,隔老远就开始喊:“小姐!有客人来访!”

顾明珠瞪了一眼女佣,“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

“是七少爷来了。”

“王子程?”顾明珠一愣,就看见一个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顾小姐别来无恙。”王子程的脸上难得的正经。

“你怎么回来了?”顾明珠反应过来,马上吩咐佣人倒茶,王子程却摆手,“我专程从国内飞来只是想告诉顾小姐几句话。”

他漆黑的眸子盯着顾明珠,看得她有些发毛,“你想说什么?” 

“首先恭喜顾小姐,你成功的说服莫晚让她一脚踹了我。”王子程坐下,眸色如墨,“顾明珠,你的手段越来越见长了,王某真是越来越佩服了。”

“我……”顾明珠觉得很冤枉。

“你是不是以为没有莫晚我就会和你在一起?”王子程嘴角微扬,嘲讽意味浓重, “顾明珠,你我相识二十多年,你觉得我是那种可以任人玩弄宰割的人吗?我要是能看上你,还需要等这么多年?”

“你为什么看不上我?”

“我为什么要看上你?”王子程盯着她,“顾明珠,你做的那些事情,你使的那些手段,只能蒙过喜欢你的人,而我这个不喜欢你的人可是看得很清楚,实话告诉你,要不是我和顾朗有交情,我正眼都不会看你一眼!”

明明刚刚还是阳光灿烂,春光明媚,转眼间就是冰雪遍地,寒风刺骨。王子程完全不管顾明珠惨白的脸色,“我专程来这里就是想要告诉你,我不会娶你!就算没有莫晚,我也不会娶你!”

扔下这句话,王子程起身离开,看着他的背影,顾明珠的手无意识的握紧,“王子程,我一定会让你娶我的!一定会!”

和王子程说出分手后莫晚就再没有去过王子程的公司,王子程也再没有出现在她的生活里,没有工作生活还得继续,莫晚现在首要任务是先找到一份工作。

她开始四处寻找工作,很快就在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个文职工作,薪水虽然比不上王子程开的高,但是生活足够了。

工作忙碌而充实,在空闲下来时候她会想起王子程,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对她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他一定是恨之入骨吧?

这样也好,以他的性子,如果恨她就不会再纠缠。

只是心底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不舍,那么多的惆怅呢?

“妈妈,王叔叔为什么不来找我玩了?”连续几天都没有看见王子程光临后果果开始憋不住了。

“王叔叔以后都不会来了。”莫晚回答。

“为什么?他很忙吗?”

“不是。”莫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妈妈,王叔叔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莫晚没有说话,眼中浮现哀伤之色,果果看见她眼中的哀伤伸手抱紧了她,“妈妈,别伤心,果果不会不要妈妈,果果会一辈子陪着妈妈的!”

“乖儿子!”莫晚抱紧果果眼中泪光闪烁。

霍展白把车停在小区的树荫下,抬头看向那个熟悉的窗户,她离开王子程的公司另外找工作的事情他早已经知晓,在听南风回报的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非常的轻松。

没有了王子程那个讨厌的人存在,她和他的距离就不会那么遥远,这段时间以来他每天晚上都会习惯的把车开到这里,静静的仰头看着她所在的楼层窗户,直到里面漆黑一片,他才调转车头回家。

那道窗户里的光终于熄灭了,霍展白掐灭指间的香烟,关上车窗正准备发动车子,突然听见一声巨响。

玻璃碎片和砖石碎片击打在车身上面,噼里啪啦作响,他猛然抬头看过去,见刚刚还漆黑的楼道里一片火光。

“不好!发生爆炸了!”心脏处猛的一缩,下一秒,他打开车门冲了上去,

“救命啊!”楼道里面正有人往外冲出来,霍展白冲进去的身子和对方撞上,一只手抓住他,“你不要命了?这么危险还往里冲?”霍展白没有说话推开那个跑出来的人,疾步上楼,在楼道里他不停的遇到从上面跑下来的人,却没有莫晚和莫小军的身影。

惊叫声,哭泣声在暗夜里听起来是那样的尖锐,霍展白的心揪成一团,从来没有这样慌乱过,他感觉快不能喘气呼吸了。

“莫晚!莫晚!”他很快冲到了莫晚所住的楼层,她的房门紧闭,霍展白心里涌起不好的想法,他拼命的用力的踢着门。

“还不快走,起火了,马上就逃不出了!”一个跑下来的人伸手拉霍展白,被他用力推开,他拼命的踹门,拼命的大声呼喊,“莫晚!莫晚!”

霍展白的声音带着颤抖,用尽全身力气在奋力的踢门,浓烟弥漫楼道,他隐隐听见房间里传来孩子的哭声。

心再次被揪紧,用尽全身力气他再次揣上门,门应声而开,屋子里漆黑一片,卧室传来孩子哭声。

霍展白冲进卧室,在弥漫的烟雾里,看见果果坐在床上哇哇大哭,却看不见莫晚的身影,他心里一沉,马上抱起果果冲出门,楼上有人正往下跑,霍展白把果果塞到一个男人手里,转身又冲了进去。

借着外面的火光,他看见莫小军躺在房间的地板上,额头流着血,霍展白把莫小军从地板上抱起来往门口移动,把莫小军移到门口,霍展白叫住正拼命从楼上往下逃的人,让他们帮忙把莫小军送下楼。

他又重新冲回了屋子里,“莫晚!晚晚!”没有回答的声音,霍展白借着火光在屋子里寻找莫晚的身影,屋子只有两个房间,莫晚不在房间里会在哪里?

卫生间的门是关着的,难道她在卫生间里?霍展白伸手推门,门从里面锁着了,很明白的莫晚一定是在里面,他拼命的用脚踹门,随着门被踹开,一眼就看见莫晚倒在浴缸里,他冲进去抱住莫晚想要准备往外冲。

却不料此刻火光已经蔓延上来,门被封住了,炙热的火光和刺鼻的烟味让霍展白呼吸不畅,外面已经被火光封锁,目前想要逃出去压根不可能,只有等待救援。

霍展白倒退回卫生间关上门,快速的抓起毛巾打湿盖在了莫晚的脸上,他自己也用湿毛巾捂住口鼻。

刺耳的警笛声响起,消防车赶到,水枪对着楼上猛冲,外面的火势很快被压了下去,屋子里浓烟弥漫,消防员打开门把莫晚和霍展白救了出去。

霍展白剧烈的咳嗽着,他已经有了窒息的感觉,如果不是消防员来得及时,他无法想象后果。

楼下的煤气爆炸太过猛烈,窗户和墙体都被炸开,莫晚所住的房子阳台被炸得支离破碎,剧烈的爆炸产生了大火,虽然消防员来得及时,但是如果不是霍展白,燃烧所导致的烟雾就能让莫晚一家窒息而死,霍展白很庆幸,还好他在楼下。

莫晚急救后被推出了手术室,霍展白紧紧的跟随进入了病房,果果被邻居送来了,看见妈妈躺在病床上面昏睡,他上前握着莫晚的手摇晃,“妈妈,别睡觉,我怕怕!”

霍展白上前抱住他安慰,“妈妈很累,睡一会就好了。”

听了霍展白的话果果很懂事的没有再吵,而是用小手握着妈妈的手,一动不动的守在跟前,霍展白看着有些心酸,这孩子这么小就这么懂事,感觉眼睛有些潮湿,他把果果和莫晚的手一起握在了手里。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莫晚总算睁开了眼睛,“妈妈!妈妈醒了!”果果惊喜不已。

莫晚睁开眼睛,一眼看见霍展白,她感觉头很疼,浑身没有力气,“霍展白……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晚晚,你醒了!感觉怎么样?”霍展白关切的询问,“刚刚,吓死我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莫晚这才发现满眼的白色,不是自己的家里,这是怎么回事,她拼命的回想,总算有了印象,她进入浴室准备洗澡的,突然听见一声巨响,接着好像什么东西从窗户里飞进来砸重了她的头,后来就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你们住的单元楼发生了爆炸。”霍展白解释。

“爆炸?”莫晚一脸惊愕,看见果果在身边松了口气,马上又想到了莫小军,“舅舅人呢?”

“舅舅被碎砖头砸伤了,在隔壁病房,你放心,他没有大碍。”

“霍展白,你怎么会在这里?”莫晚又问。

“妈妈,是叔叔救了我。”果果在一旁奶声奶气的。“要不是叔叔,我就被烧死了,好大的火。”

莫晚愕然的看向霍展白,竟然是他救了她们,怎么可能? 

这次爆炸事故共造成五人受伤,受伤最严重的是莫晚楼下的住户,当天晚上他回家打开门后开灯,没有想到屋子里煤气泄漏从来引发爆炸,他被巨大的冲击抛到了楼道口摔成重伤,巨大的冲击还把楼上整个阳台都炸塌了,隔壁的房子也被炸裂缝,砖头碎片和玻璃碎片漫天飞舞,除了楼上的莫晚和莫小军被碎片击伤还有隔壁的住户也受了伤。

警方勘查现场后定位意外事故,发生爆炸的房子和莫晚的房子已经不能住人,因为发生爆炸的住户没有买保险,所有的损失由住户一人承担。

住户并不是屋主,他是租住在此地的,压根没有能力支付赔偿,这意味着莫晚他们受伤的医药费和房屋损失不能有效的得到赔偿。

无法得到赔偿,房子又不能住人,她们需要另外找租住的地方,一边要还房贷一边要租房子,最要命的是因为她受伤不能上班,导致试用期不合格,被公司炒了鱿鱼。

莫晚怔怔的靠在病床上面,身体的伤痕还没有完全治疗好,却马上就要陷入新的困境,她突然感觉一阵绝望。

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夏苏拉着她的手,“晚晚,你不要担心,先好好养伤,出院后就先搬我那边去,工作慢慢找,有我吃的一定不会少你的。”

莫晚无言的握住夏苏的手,她这一生唯一一件对的事情大概就是交了夏苏这样的朋友。

夏苏要请假照顾她,被莫晚拒绝了,“苏苏,你去忙你的,我还没有到那种不能自理的地步。”

夏苏点头,“我晚上再来看你。”她最近在忙一个案子,要是能成功能进账一笔数目不小的钱,莫晚现在正困难,有了钱,就什么都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