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我曾风光嫁给你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01章 身败名裂

    医院里夏苏和王子程分頭坐在病房的沙发上面,夏苏叹气,“到底什么人要害晚晚?晚晚为人善良从来没有得罪过人,为什么这些狗仔要针对她?”

    “抢人家的未婚夫。算不算得罪人?”王子程冷笑。

    “你是说这事情是江清歌做的?”

    “八九不離十!”王子程冷笑,“我们接下来看看她会怎么表演。这次,她既然想寻死。就不要怪我!”

    说话间许波打来电话, 王總,“网络上的舆论一边倒的趋势,霍展白让公关团队在试图压下这件事。”

    “让五毛继續放大这件事,千万不要让霍展白的公关团队压下这件事。”王子程吩咐。

    夏苏在一旁听得分明,惊得一下子跳起来,“王子程,你这是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以牙还牙而已!”王子程冷冰冰的回答。

    “可是,你这样做不是在针對晚晚吗?对江小三有什么影响?”夏苏表示怀疑。

    “马上你就会看到影响!”王子程诡异的笑。“不是有人要搞臭莫晚的名声吗?我倒要看看是谁更臭!”

    莫晚幽幽醒过来了,似乎还有些没有完全恢复意识,她的目光散漫的从夏苏脸上移到王子程脸上,定住,好一会才“咦”了一声。“你怎么这里?”

    王子程伸手握着她的手,“怎么了?气坏了?吓傻了?”

    莫晚脸色惨白。一下子坐了起来,王子程伸手扶住她,“你安心养身体,放心,这件事会有一个交代的!”

    霍展白亲自炖了莫晚喜欢喝的粥,准备送去医院给莫晚吃。还没有出门,南风给他打来了电话,说几分钟前,有人在网络上放了一段录音,录音内容是江清歌指使许丽丽找人对付莫晚的内容,这事情现在影响非常的不好。

    大家都在说江清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莲花,霍展白听了南风的话不置可否,录音内容的真假有待查询,只是这事情却不能单纯这样看,这是要往大闹的架势啊,到底是谁这么不依不饶的盯着这件事?

    江清歌和郭雅洁自然也知道了录音的事情,“妈,现在怎么办?展白肯定马上就会知道,我要如何解释?”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郭雅洁皱紧眉头,“小贱人想和霍展白破镜重圆,没有那么容易的,我得封死她的退路,只是要委屈你了。”

    “妈,只要能让他们不在一起,我委屈一点不要紧。”

    “这就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次咱们来点狠的!”郭雅洁冷笑,“你去找霍展白解释,录音的事情打死也不承认,就说是有人栽赃你,余下的事情妈会帮你考虑好的。”

    江清歌点头,“我这就去!”

    霍展白拎着粥来到医院,直接被王子程挡驾,“霍总你怎么好意思再来?哟,熬了粥?是你亲手熬的?你这唱的哪出?难道是良心不安替你的未婚妻祈求原谅?只是恐怕你要失望了,莫晚刚刚吃了我去买的鸡粥,你还是带回去吧!”

    “让开!”霍展白沉了脸。“

    “姓霍的,能滚那里去就滚那里去,这里不需要你来假惺惺的献殷勤!”夏苏听到声音也出来了。

    看见夏苏霍展白就头疼,她脾气火爆,说话毫不留情,而她和莫晚的铁关系却让他完全无能为力,和她吵,张不开嘴,打她?她是一个女人,他完全下不了手。

    就在这边僵持着,江清歌出现了,和霍展白一样,她手里竟然也拎了一个保温瓶,夏苏忍不住笑了,“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霍总和小三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你们是来演戏的吗?”

    江清歌装听不见夏苏的嘲讽,走到霍展白身边怯生生的站定,“我是来看姐姐的。”

    “你滚吧!不要脸玩意,找人拍照攻击晚晚故意害她身败名裂,现在跑这里了装什么装,难道你装一副白莲花样子就能骗过别人?”

    “不是我,我没有做那些事情,是有人污蔑我!”江清歌楚楚可怜,大眼睛里马上滚下泪珠。“展白,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那些事情。”

    “啧啧!”王子程咂嘴,“江小姐是科班出身的吗?怎么说哭就哭啊?还有,事实俱在,你否认有用吗?”

    “我真的没有做那些事情。”江清歌辩解,“让我进去和姐姐解释。”

    “滚!要表演回家去表演,不要脏了我们的眼睛。”夏苏直接开撵。见霍展白和江清歌不动,她突然冷笑,“你们走不走?不走我开喊了?”

    “夏小姐,你要喊什么?”王子程插嘴。

    “我把小三当年不要脸的和渣男勾搭成奸的事情喊一遍,你觉得怎么样?”

    “那感情好,要不要我让人送一个喇叭来,这样保证让整个医院的人都能听见。”

    霍展白表情阴晴不定,有夏苏在他估摸是进不去了,夏苏这女人和母老虎没有什么两样,他看了眼还在抹眼泪的江清歌,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走吧!”

    “不要再来了,拜托你们了,给我们留条活路吧!”夏苏在后面不依不饶的。

    “展白,那录音真的不是我,是有人污蔑我的。”走出医院来到外面的车旁,江清歌对着霍展白解释。

    霍展白不置可否,江清歌又赌咒发誓,好一会后霍展白开口,“清歌,就算是你做的我也不怪你!”

    “真的不是我!展白,你相信我!”

    “好了,你先回去吧,路上开车小心,记得吃药。”霍展白打断她。

    江清歌识趣的驾车离开了,一路上心里忐忑,霍展白的样子不像是生气,和平时对她没有什么两样,他是相信她还是不相信呢?

    回答家,她把刚刚的一切告诉郭雅洁,郭雅洁冷笑,“不管他信不信,你打死也不承认就好。马上你爸爸就回来了。”

    “妈,爸爸一直偏心莫晚,他要是知道这事情肯定会怪我。”

    “放心,等他回来的时候有好戏上演!”

    江振东下午从江城回来了,进门时候脸色就不太好,郭雅洁母女小心翼翼的伺候着,郭雅洁道行高深,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倒是江清歌,一直忐忑,帮江振东泡茶时候竟然自己烫了自己的手。

    郭雅洁自然知道女儿的担心,她让江清歌自己回房间擦烫伤药,自己则陪着江振东坐在了客厅聊天。

    “我不在家家里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吧?”江振东喝了口水,慢悠悠的发问。

    “晚晚出了点事情……”郭雅洁有些犹豫。

    “晚晚出了什么事情?”江振东放下茶杯看着郭雅洁。

    郭雅洁自然要添油加醋的把莫晚和霍展白的事情告诉他,她刚说了一半,楼上传来江清歌的嚎哭声,接着门被打开了,江清歌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我不活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郭雅洁一下子站了起来。

    “莫晚……莫晚她整我……都传开了!你们自己来看就知道了!”江清歌跺脚,“都是你们!我完了,名声毁了,还活什么!不如死了干净!”

    “住嘴!好好的干嘛要说死不死的!”郭雅洁嘴里喝骂着女儿,脚步却是不停的往楼上跑,

    这个时候兰姨拿着江城晚报进来了,一脸的紧张焦急,“市长,不好了!”

    她急匆匆的把手里的报纸递给江振东,江振东接过来一看,醒目的大标题, “市长千金甘做小三插足别人婚姻!”

    报道指名道姓的说了江清歌莫晚和霍展白的事情,写报道的人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小道消息,把当年江清歌勾引霍展白的事情全部挖了出来。

    堂堂市长千金竟然是一个小三上位,可以想象现在的情形有多么糟糕,江振东手在颤抖,不等看完,突然往后一倒,晕了过去。

    郭雅洁一阵抢天呼地,江清歌也顾不得哭闹,从楼上下来帮助郭雅洁掐江振东的人中,好一会后江振东悠悠醒转,却是不停的开始咳嗽起来,咳得是上气不接下气,快喘不过气来了,郭雅洁忙着在他后背帮他顺气,江振东咳嗽了一会,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捂住嘴,江清歌惊叫一声,“爸,你吐血了!”

    话音落下,江振东又一次晕了过去。

    “快叫司机来送医院!”兰姨小跑出去叫司机,江家乱成一团遭。

    以此同时南风急匆匆的来找了霍展白,“霍总,大事不好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霍展白讶然,南风一向镇定,从不会这么失态,一定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他才会这样慌乱。他的心中涌起不好的感觉。

    “江小姐……莫小姐和你的事情被传开了。”南风说着话觉得别扭,又跟着解释, “当年江小姐代孕的事情突然的被公开了,不只是网络,报纸上也都是这个,江小姐被他们说得非常的不堪!”

    霍展白闻言打开电脑,发现网上攻击的风头一下子发生了改变,之前是在骂莫晚小三插足,现在则是在骂他和江清歌,还有孙晋芳。

    报道的人文笔不错,很会煽情,把莫晚如何被欺负遭遇背叛的事情洋洋洒洒的下了几千字,随着这文章的报道,莫晚成为了受害者,江清歌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小三。他自然是当仁不让的渣男,他母亲自然是当仁不让的恶婆婆。

    对于自己和母亲挨骂霍展白倒是比较淡定,只是看到对江清歌的攻击他有些担心,这报道是彻底要毁江清歌的名声啊,这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现在怎么办?”南风问。

    “让我想想!”霍展白揉着额头,他只想息事宁人,却没有想到这事情竟然越闹越大,这事情不能拖,得马上解决掉。

    夏苏拿着报纸哈哈大笑着进入病房,她把手里的报纸塞到莫晚手里,“晚晚,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莫晚接过报纸,大大的标题映入眼帘,“市长千金甘做小三插足别人婚姻!”

    “王子程这家伙就是厉害,只两天时间,一切反转,那对贱人母女无地自容,哈哈哈!”夏苏笑得畅快淋漓。

    莫晚苦笑,“这哪里是什么好事情!”她当年忍辱负重都不吭一声,就是不想揭开这些恶心的事情,江振东是她的父亲,这件事情传开后对他的影响可见一斑,身为市长竟然养了一个小三女儿,江振东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

    思虑中电话响了,她接通江清歌的声音传过来,“莫晚,你心里好过了吗?闹成这样你心里好过了吗?”

    “江小姐,你搞错了,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她冷冷的回答。

    “你还敢否认,除了你谁会干这样的事情?”江清歌在那边咆哮,电话很快被人抢过去,郭雅洁的声音传来,“晚晚,你父亲吐血晕倒了,你赶快来医院看看吧!”

    莫晚听了一呆,马上从病床上下来,急匆匆的就往外跑,迎面和王子程撞了满怀,他伸手扶住她,“你去哪里?”

    “王子程,你害苦我了!”莫晚苦笑,王子程的出发点是为了帮她,她应该感谢的,可是现在江振东怎么办? “我父亲吐血了!”

    “吐血了?”王子程愕然,“这么点事情就吐血了?他这市长当得可真不咋滴啊。”

    莫晚气得对他大喊着:“王子程,你怎么不问问我就这样做?虽然我恨他,但是他怎么也是我父亲,你这样做是在煽我父亲耳光,堂堂市长竟然养出这样的女儿,你这表面上是在帮我,可实际上是在帮我父亲的对手。”

    “这么点事至于吗?”王子程还是一脸的想不通。

    莫晚跺脚,推开王子程就往外跑。

    “能不吐血吗?”夏苏把报纸塞给王子程,“家丑不可外扬,你让江市长情何以堪!”

    王子程结果报纸看了一眼,一脸的委屈,“这不是我干的啊?”

    “你就别否认了,除了你还有谁有这么大手笔?”

    “真不是我干的,我想过这样做,不过还没有实施,这件事关系着江振东,我怎么也得问问莫晚要不要这个爹啊?”

    “真不是你?“

    “真不是啊!”

    “那这人是谁?”夏苏也糊涂了。

    莫晚赶到江振东所在的医院,江振东已经抢救过来了,正被护士从急救室里推出来,看见她,江清歌恶狠狠的瞪了莫晚一眼,还哼了一声。

    郭雅洁的脸色看起来很平静,母女俩挡在莫晚的前面推着江振东进入了病房,江振东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爸,你醒了就好了,”江清歌看着江振东,声音哽咽着的说:“爸,你不知道,你一下子晕倒,把我和妈都吓死了,我们......”

    “闭嘴!”江振东厉声喝住江清歌,目光看向莫晚,“晚晚,你过来!”

    莫晚稍微迟疑一下,看看郭雅洁母女,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走到病床边来,淡漠而又疏离的开口:“你还好吧?”

    “能好吗?”江清歌冷哼,“都是因为你,你要是不去勾引展白,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莫晚转头看着江清歌,“如果我没有记错,那些记者应该是你找去的吧?”

    “是我找去的又怎么样?你不要脸的缠着别人的未婚夫,我也是没有办法!我是在维护自己的权益。”这种时候江清歌也不怕撕破脸皮。

    “清歌,道歉!”江振东听着莫晚和江清歌的争执总算明白了些什么,“马上给你姐姐道歉!”

    “爸,我......我做错什么了?”江清歌不服气,“明明是姐姐勾引展白,我只是气不过而已!再说了,你看姐姐都做了什么,让人那样攻击我,当年要不是因为姐姐,我能未婚先孕吗?我没有对不起她,是她对不起我!”

    “闭嘴!”江振东怒视江清歌,“你是不是以为我老糊涂了,当年的事情你并不干净,说好听是为了莫晚,实际你做了什么应该心里很清楚!”

    他看了报纸上写的一切突然发现自己被愚弄了,江清歌并不是单纯的为了莫晚。而是她也的确想鸠占鹊巢。

    “爸!”江清歌不甘心,郭雅洁在一旁看得分明伸手推了女儿一把,“还不向你姐姐道歉,你看你都做了什么?”

    江清歌不甘心的对莫晚说了一声对不起,捂着脸跑了出去,江振东冷冷的看着郭雅洁,“你也出去!”

    “我不放心你的身体!”

    “我女儿在身边,有什么不放心的?难道她会害我不成?”江振东看郭雅洁的眼睛里说不出的厌恶。

    郭雅洁只好离开临出门时候告诉江振东,“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事情你叫我。”

    病房里只剩下莫晚和江振东,江振东看着莫晚,“晚晚,爸爸对不起你!都是爸爸的错!爸爸当初鬼迷心窍了……”

    “这事已经过去了,”莫晚打断江振东的话,“你也不用给我说什么对不起了,反而是我要跟您说对不起,因为我让当年的事情被翻出来,而且,还牵连了您,想必,让您无脸见人了?”

    “晚晚,爸后悔啊,当初收到检举信,才不得已的娶了郭雅洁,其实我心里一直都只有你妈妈……”

    “好了,江市长!”莫晚再次打断江振东的话,“你的歉意我已经收到了,您当初没有做错什么,任何人都是自私的,谁都是首先为自己打算,您为了自己的前程做得没有错,我不怪你。”

    江振东老脸通红,莫晚也不看他,声音很平静,“现在我们来说说这件事的后续处理吧!”

    “晚晚,你有办法可以压下负面影响?”江振东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女儿。

    “我什么时候说要压下负面影响了?”莫晚反问,“您的女儿江清歌小姐和霍展白出轨未婚先孕的事情,本来就是事实,我不会为她做什么,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她当成不要脸的去勾引霍展白,就应该承受小三的后果。”

    “那你什么意思?”

    “我要说的是关于我和你的事情,我回到江家这段时间给您添了不少的麻烦,看来我的出现对你的确是一个灾难,影响你的名誉又影响你的仕途,所以我决定我们还是回到从前吧,桥归桥路归路对大家都好。”

    江振东愕然的看着莫晚,“晚晚,爸爸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啊!”

    “你有没有这样想我不知道,不过现在我打算这样做。”

    “够了!”江振东用手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

    “老江,你怎么了?”站在外面的郭雅洁听见江振东的咳嗽声迅速的推开病房门闯进来,她一边扶住江振东的身子,一边用手去拍江振东的后背。

    江振拼命的咳嗽着,随手从口袋里抓出一块手绢捂住嘴,然后,莫晚看见那手绢上面有鲜红的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老江,你吐血了!快来人啊!”郭雅洁发出嘶声裂肺的呼救声音。

    “爸,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情啊?”江清歌闻声也从外面冲了进来,抢天呼地的喊了起来。

    莫晚愣愣的站在那里,江振东的身体一向很好,什么时候竟然病得这样厉害了?竟然吐血了?

    有医护人员跟着进入病房,莫晚退了开去,在病房外面的走廊上面她看见了王子程,“你父亲怎么样了?”

    “刚刚又吐血了!”莫晚回答。

    “怎么会?”王子程愕然。

    “是啊,怎么会?”莫晚心里也觉得不可思议, 门开了,江清歌气冲冲的冲出来, “莫晚,我承认让记者去偷拍你不对,可是你再怎么也不能这样攻击我,你攻击我不要紧,可是爸爸能忍受吗?你让爸的面子往哪儿搁去?爸是有身份……”

    “清歌!”郭雅洁出来制止住女儿,“晚晚,你不要跟清歌计较,她是看见老江吐血急坏了才口不择言的,其实清歌她没有那么坏!”

    莫晚心里有些自责,当时情急之下忘记了江振东是病人了。

    “莫晚,我知道你恨我们母女俩,”江清歌见她不说话又把话接过去,“你恨我们总不能连爸都恨了?不管怎么说,他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好了,清歌!”郭雅洁阻止住女儿的责问, “莫晚,对不起你和你妈妈的人是我,和你爸爸没有关系,和清歌也没有关系,你要恨就恨我吧!你爸爸,他真的是爱你的!”

    莫晚没有说话,她觉得脑子很乱,平心而论,江振东对她不算坏,她也没有必要记恨江振东,毕竟她已经早就过了需要抚养照顾的年龄,从前的事情就算了吧,她刚想到这些,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江市长怎么样了?”

    莫晚抬起头来,看见江清歌已经小鸟依人的扑进了霍展白的怀里,哭得雨打梨花,“展白,你怎么现在才来,我爸爸他吐血了……”

    莫晚皱眉,江清歌好像不是学表演的吧,只是她这表演的功夫估计好多表演系的专科生都望尘莫及,王子程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容,凑到莫晚耳朵边低语,“你这个妹妹,果然厉害啊!”

    莫晚回他一个笑容,“你才知道?”

    霍展白轻声的安慰了江清歌几句,目光向莫晚和王子程看过来,见他们耳语,脸色有些难看。“我去那边看看,呆会再来找你。”王子程说完挑衅的看一眼霍展白大步离开了。

    进入病房抢救的医生终于离开了,江清歌和郭雅洁母女连带着霍展白都进去看望江振东,莫晚站在外面没有动。

    后面有脚步声传来,王子程回来了,他对着莫晚耳语几句,莫晚瞪大了眼睛,“真的?”

    “我能骗你吗?”

    这当口霍展白走了出来,目光淡淡的看向莫晚和王子程,话却是对着莫晚说的,“我要去买吃的,你吃什么?”

    “不用,我马上就走!”莫晚淡淡的回答。

    霍展白愣了下,显然没有想到莫晚会说马上就走的话,病房里她的父亲生病,她这个做女儿的怎么也不能就这样走掉吧?不过想想她身体也不是太好,他终于没有说话。

    莫晚看向王子程,“你在外面等我几分钟,我和江市长说几句话马上出来。”

    说完她推开门走了进去,看见她进来,江振东对她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晚晚,我没有事情。”

    莫晚却没有理会,只是把目光看向郭雅洁和江清歌,“你们出去,我和江市长有几句话要说。”

    她的声音冷漠而又疏离,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郭雅洁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江振东,“你爸身体不好,千万不要刺激……”

    “我说,你们出去好吗?”

    “你出去吧!”江振东吩咐,有了江振东的发话,那母女俩这才离开了。

    那母女俩出去后懂事的带上了房门,莫晚看着躺在床上的江振东,脸上露出一个冷笑,“江市长,不用装了,我知道你没有病!”

    江振东愣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神情,“晚晚,对不起,你听爸解释!”

    “你说!”

    “爸装病不是为了骗你,而是这次遇到了点麻烦,想躲开一段时间,正好出了清歌和你的事情,所以……”

    莫晚忍不住笑了,这就是她的父亲,她听说他生病吐血急得什么似的,马上赶过来,可是他却在装病,她心里说不出的失望,要不是王子程,她肯定会蒙在鼓里,肯定会为之愧疚,说不定还会想办法弥补,还好有王子程!

    “江市长,如果我不识破你是不是就一直这样骗下去,是不是指望我为了愧疚对你的小三母女做出补偿?”

    “不是,晚晚,你误会了,爸爸从来没有想过要让你补偿退让,这次爸爸也是逼不得已……”

    “我只问你,你装病那小三母女俩知不知道?”莫晚冷冷的问。

    “不知道。”

    不愧是江振东,不愧是当官的人,不愧是六亲不认,莫晚嘲讽的看着他,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江振东看着这样的女儿,老脸通红,“晚晚,爸知道你在怪爸,甚至在恨爸,可是,许多事情爸爸也是迫不得已,在爸爸心中,只有你,还有你妈妈……”

    “江市长,你贵人多忘事,我妈已经死了十多年了!她早就不在你心中了。”莫晚打断他,也不顾江振东尴尬的神情, “既然你身体没有什么问题,那我就先走了,我没有功夫陪你在这里演戏,因为我自己还生着病!”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走。

    “晚晚!”身后传来江振东的呼唤声音,莫晚没有理会,觉得恶心,真的很恶心,她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要是人生可以选择,她真的不愿意要这种不要脸的父亲。可是她没有选择。

    离开医院后莫晚一直在沉默,王子程一直在偷眼打量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和你父亲吵架了?”

    莫晚哼了一声,

    “我……我不是有意想告诉你这些的,我就是怕你担心。”

    “你怎么知道他是在装病?”

    “猜的。”王子程回答。

    “猜的你也敢让我去质问?”莫晚简直无语了,要是江振东不是装病,她这质问得多伤他的心啊?

    “其实是这样的,最近官场查得很严,书记都被隔离审查了,你父亲这次并不是去开会,而是接受调查,这次牵扯到的人很多,上面的意思让他先躲过一劫再说,恰逢遇到这事情,所以他就拿来当挡箭牌了。”

    “你怎么知道这些?”

    “我爷爷的老朋友在上面。”王子程回答。“所以这事情爷爷提前通知了我,你父亲为官的口碑还算不错,所以上面有人保他。”

    莫晚冷笑,她对江振东是真的无语了,想想真是生气,王子程安慰她,“官场的人都这样,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莫晚没有说话,说不放在心上是假的,只是尽量让自己不去想。

    “对了,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怎么会有人在这个紧要关头曝出江清歌当年和霍展白的丑闻?是你江市长的竞争对手干的还是那小三母女?”

    “我觉得应该不是小三母女干的,他们虽然想对付我,但是也没有必要蠢到让自己身败名裂让江振东跟着丢脸的地步,毕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莫晚沉思了一下, “我觉得这个人一定是江振东的竞争对手干的。”

    “你的分析很有道理,不过,你应该听说过一个成语吧?”

    “什么?”

    “置之死地而后生!”王子程回答,“江清歌被曝出当小三的事情虽然对她的名声有损,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却马上让她成为了受害者,和霍展白母子处于同一战线,人与人之间是会同病相怜的,也许因为她当年的丑事被扯出来,让霍展白母子同情她也不一定,这件事曝光后,孙晋芳对你肯定是厌恶到了极点,打死她也不会对你有好感,还有霍展白,他的丑事被这样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心里也不好受,肯定会疏远你,当然还有一个方面,就是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不只是要博得霍展白的同情,而是要让江振东误认为这一切是你操纵的,和她们的忍让大度相比,你就显得小肚鸡肠,不顾大局,要是江振东因此厌恶了你……”

    “会是这样吗?”莫晚完全不敢相信,“她们这么有心机?”

    “我猜测的!”王子程打着哈哈。见厅住。

    看?レ最/?新レ§章\≌节№请/访\问pinyцee.或百⊥度⊥一⊥下: y同丶步丶首丶发丶无丶延丶迟丶就丶在丶~.

    推荐旧月安好的一本新书《卿卿如故》=>观看地址:/1_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