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5章 怎么当叶夫人

    叶云飞从镇国公的府邸回到驿站,柳碧玉立刻迎了上来,温婉地看着他,“相公,妾身进入去了城里的银号,掌事的都将账册交给我了。【】”

    “你让人把王七杀了?”叶云飞没有让她替自己宽衣,自己把外面的大氅解开了。

    柳碧玉眼底闪过一抹晦涩,“那日妾身将他贪墨的证据拿了出来,他自己惊慌失措,趁着我们不注意偷偷跑了,妾身让人去找他,却怎么也没找到,想来……是畏罪潜逃了。”

    “他是畏罪潜逃还是去了哪里,你心中有数就行。”叶云飞在书案后面坐下,儒雅清俊的脸庞带着疏离的淡漠,他是让她把王七弄走,并没有要她杀了王七。

    这个女子比他想象的要心狠手辣,跟她不一样。

    柳碧玉心中一慌,难道他什么都知道了?不可能!就算那些人没能杀了王七,凭王七之前喝下她的茶,也活不了多久的。

    “相公,我们若是能够得到仁和堂,那……”柳碧玉想要让他知道,她是可以替代齐妍灵成为他的贤内助。

    “你接触过仁和堂的大掌柜吗?你知道二当家是谁吗?”叶云飞头也不抬地问道。

    不知道!齐妍灵从来不让她插手仁和堂的事情,除了知道仁和堂的总店在凤梧城,其他的她一无所知。

    “以后明德银号和仁和堂的事情你不必插手,想想如何当个叶夫人更好些。”叶云飞沉声地说。

    比起明德银号,仁和堂更不容易拿下。

    齐妍灵也没跟他提过关于仁和堂的任何事情,不知道是……在防备他,还是觉得他不懂,所以不想说。

    他更希望是后面的答案。

    柳碧玉听到叶云飞的话,心中涌起无法言喻的委屈。武定山河

    她怎么当叶夫人?她自然是知道怎么当叶夫人的,可他知道怎么当丈夫吗?

    除了新婚那日,他从来不曾在她的房间歇息过,难道这就是一个丈夫该做的?

    “还有事?”叶云飞抬起头,目光清冷地看着她。

    柳碧玉含笑摇头,“明日我约了镇国公府的二夫人相聚,以前曾在京城见过一面。”

    “那就多与镇国公府的几位夫人走动。”叶云飞点了点头,满意她总算不将主意打在仁和堂上面。

    “是。”柳碧玉福了福身,终究忍不住开口,“妾身亲自准备了晚膳,相公,不如……”

    “一会儿我还要跟同僚见面,你自己吃吧。”叶云飞毫不留情地拒绝,根本没有看到她眼底的恳求。

    柳碧玉脸色微僵,“那妾身先下去了。”

    “夫人。”丫环盼兰扶住柳碧玉,替她感到不值,“大人根本不懂您的心思,您何必为他做那么多。”

    “他总有一天会明白的。”柳碧玉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她知道叶云飞心里还想着齐妍灵,没关系,那个女人不会再出现的。

    她迟早会让叶云飞明白,她才是那个对他最好的女人。

    回到屋里,盼兰低声说,“我们找不到王七。”

    柳碧玉神色一冷,“查出那天救王七的是什么人吗?”

    “还没查出来。”盼兰说。

    “齐彦钧对他妹妹的死仍然有存疑,只怕他不会就这么算了,从他那里下手去查,或许是他将王七救走了。”柳碧玉吩咐道。

    齐妍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如果不是饿得不行,她觉得能够睡到第二天早上。早安,我的总裁老师

    “我们已经进城了?”一边吃着东西,齐妍灵还不忘问着旁边的玉屏。

    玉屏说不了话,只是点了点头。

    是谁把她抱着下马车的?齐妍灵心中冒起一个问题,不过,见玉屏问什么都是点头摇头,她也懒得多问了。

    应该不会是赵霖修那家伙吧。

    正想着他,就见到他颀长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这是什么?”齐妍灵眨了眨眼,看着他放在自己面前的小匣子。

    “以后出面戴着这个。”赵霖修沉声说道。

    齐妍灵打开小匣子,里面是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她惊喜地叫了起来,小脸顿时明亮照人,双目顾盼神飞。

    赵霖修嘴角弯起一丝浅笑,“嗯。”

    “真神奇!”齐妍灵惊叹,这面具比她之前用过的蚕丝面膜还要薄啊,“这个能用多久?”

    “你还想用多久?”赵霖修反问。

    齐妍灵哈了一声笑道,“当然是越久越好。”

    “没关系,这张不能用了,还可以有第二张。”赵霖修说。

    “这面具值钱吗?”齐妍灵手指戳了薄薄的面具一下,对能够制造出这种神奇东西的巨人感到佩服。

    赵霖修微笑,“一张大概五十两黄金,不过没关系,我给你记着。”

    五十两黄金!!扑倒吧,少爷

    她要戴着五十两黄金出门吗?还有谁比她更土豪了?

    看着她一脸纠结的样子,赵霖修心情莫名觉得欢愉起来,“你若是不想要的话……”

    “我要!”五十两黄金就五十两吧!等她变成真正的白富美了,这点金子也不算了。

    “明日戴上后跟我出去一趟。”赵霖修说。

    翌日,齐妍灵按照赵霖修交给她的方法把那薄薄的面具贴到脸上,镜子里原本清妍秀丽的女孩变成一个五官平凡,眉目清淡的另外一个人。

    啧啧,难怪要五十两,这面具都能以假乱真了。

    赵霖修看到她完全没有之前的明艳动人,眼底闪过一抹满意的神色。

    “你带我来镇国公府做什么?”齐妍灵跟在赵霖修身后,她以为他是打算带她在凤梧城到处走走,看能不能帮她想起什么,怎么跑到镇国公府来了?

    “齐大小姐除了拥有明德银号,还有景国最大的药材生意,仁和堂就在凤梧城。”

    “……”所以她梦到凤梧城不是没有原因的,这里肯定有本尊非常熟悉的人和事。

    “你怎么不早跟我说这个!”齐妍灵抱怨他。

    “说了又如何?你能做什么?”赵霖修挑眉问道。

    齐妍灵撇着嘴,“那你想带我来这里又能做什么?”

    “一会儿你便知道了。”赵霖修道。

    说得这么高深莫测,到底是要做什么?同时有个不太美妙的预感,那柳碧玉不会也在凤梧城吧?

    她会不会还想把仁和堂占为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