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23章 一赔二十

    有自知之明的齐妍灵充分理解什么是寄人篱下,所以她乖顺地答应以后肯定不乱跑好好养伤,才将赵霖修给抚顺了。

    “这是什么?”齐妍灵看着放在桌面上的画像,里面是个獐头鼠眼的男人。

    “认得这个人吗?”赵霖修问道。

    齐妍灵默默摇头,这画得太抽象了,她怎么可能认得出来。

    “这人是凤梧城的本地人,之前是驿站的马夫,前阵子被赶了出来。”赵霖修解释道。

    真是速度!齐妍灵为他的办事效率点赞。

    “我不认识他啊。”齐妍灵努力回想这几天有没有见过他,长得这么难看吗,如果见过的话至少有点印象的。

    赵霖修对她已经不抱什么期待,“叶云飞和杨碧云就住在驿站。”

    “叶云飞发现我就是齐妍灵了?”齐妍灵脸色微变,不会吧,她那天明明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不管他知不知道,总之你以后出去要更小心。”赵霖修说,他不认为叶云飞已经认出她来,最大的可能是柳碧玉想要杀人灭口。

    至于柳碧玉为什么要杀她,那就不得而知了。

    齐妍灵决定以后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不出门了。

    “沈老夫人的病如何了?”赵霖修问道。

    “应该差不多了,过两天再去针灸一次,基本就只需要吃药调养。”沈老夫人的病本来不是大病,就是被拖出来的。

    赵霖修俊美的唇瓣弯起浅浅的笑,“如此甚好。”

    过了两天,齐妍灵跟周通打赌的事情不知怎么传遍了整个凤梧城。

    所有人都知道有个长得很丑的姑娘敢反驳周神医的判断,居然说要跟周神医打赌,这简直是太不知所谓了。

    “想出名也得想个别的方法,挑战周神医?啧啧,到时候都不知道怎么丢脸了。”

    也有人想起那日在仁和堂一碗汤药救醒一个快要死的人那个姑娘,“说不定这次周神医真遇到另外一个神医。”

    众说纷纭,没有一句传到齐妍灵的耳中。

    她在专心地养伤。

    待她的脚能走路如常时,沈老夫人的病也好了。

    周通得知齐妍灵治好沈老夫人的病,心知不妙,若是他真留下来给那丑八怪斟茶认输,那他数十年来的声名就毁于一旦了,不行!他绝对不能丢这个脸。庶女宝典

    为了不想明日在众人面前丢人,周通决定在半夜悄悄离开凤梧城,等这件事过了之后,他再随便找个什么理由模糊过去,到时候人家就忘记这事儿了,他也不用丢人。

    “周大夫,这是想往哪里去?”漫不经心的声音淡淡在头顶响起,月色下,英挺俊朗的容颜不正是凤兆绰?

    周通脸色大变,“你,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走。”凤兆绰笑眯眯地说,“得请你帮我个忙。”

    “帮什么忙?”周通问道。

    “明日好好地给那丑丫头斟茶认输,就这个小忙。”既然那丫头改变初衷不愿跟从前一样藏头露尾,那他自然要成全她,看看她究竟想玩什么。

    这个是小忙吗?周通脸色气得发紫,还来不及反对,已经被一掌给劈晕过去了。

    凤兆绰将周通扛在肩膀上,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夜色中。

    不多时,角落里走出一个颀长的身影,他狭长的眼眸微眯,盯着凤兆绰消失的方向沉吟起来。

    凤兆绰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了帮齐妍灵么?

    齐妍灵几乎都要忘记跟周通打赌的事情了,她从不觉得给病人治病需要打赌这样的方式,那日在国公府也只是被激得脱口而出,没两天她就将这件事给忘记了。

    要不是新来的丫环提醒今天要去城门,她还真没记起来。

    不过,有人开盘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知道外面有黑市开盘口的事情吗?”齐妍灵看向赵霖修,好奇地问道。

    赵霖修点了点头,“你的是一赔二十,都赌周通赢,他的是一赔二。”

    “……”齐妍灵觉得自己被看不起了,“难道沈老夫人被治好的消息没人知道吗?”

    “沈家一点风声不露。”赵霖修淡淡地说,肯定是沈老夫人不让下人传出来的,也是为了给她争口气吧。

    齐妍灵愤怒瞪着他,“你早就有人开盘口的事情了?也知道我的是一赔二十?”

    赵霖修含笑点头,“是又如何?”

    “你居然没告诉我!”太过分了!如果她知道的话,肯定把借来的一百两压在自己身上,到时候她就有银子还给他了!继女生存法则

    “你想买自己赢?这么做未免太不光明磊落。”赵霖修乜斜她一眼,自是知道她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都一身债了还磊落个神马东西!齐妍灵愤愤不平,“你下注了吗?”

    赵霖修微微点头,“我赌你能赢。”

    齐妍灵立刻叫道,“必须平分!你早就知道我治好了沈老夫人,你还买我赢,太不够光明磊落,赢来的银子必须跟我平分。”

    “没问题。”赵霖修大方地答应。

    “你下了多少银子?”齐妍灵闻言大喜,他这么土豪,就算没几千两也有几百两吧!

    赵霖修隽黑的双眸浮起隐隐笑意,声音澄澈清润地开口,“一两,聊表心意。”

    “……”聊表你大爷!

    被刺激得快要暴走的齐妍灵连话都不想说了,沉默地坐在角落,来到城门时,才发现这里简直是……人山人海。

    连沈老夫人都来了。

    在临时搭建的竹篷下面,沈老夫人端着茶碗笑眯眯坐在中间,左右两旁是沈家的二位夫人,连柳碧玉也在。

    柳碧玉见到齐妍灵施施然走来,眼底滑过一抹厉色。

    赵霖修的马车才刚停下,就被沈老夫人使人请了过去。

    “沈老夫人。”赵霖修和齐妍灵并肩走着,一个从容俊雅,风姿绰约,一个面容平淡,两人在一起别说登对了,凡是看到他们的无不摇头叹息,只叹一朵鲜花插在牛粪。

    当然,赵霖修才是那朵鲜花。

    沈老夫人起身给赵霖修回了半礼,“七爷好福气,有齐姑娘相伴,想来日子过得挺如意。”

    在凤梧城,国公府的老夫人已经超品诰命,地位是最尊贵的,这个年轻男子是谁,竟然还需要老夫人回他半礼?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在猜测赵霖修的身份。

    “老夫人别来无恙。”赵霖修佯装听不懂沈老夫人话里的意思,客气地坐在她的下首。

    沈老夫人轻哼了一声,“一别十数年,那还能无恙,没看到我头发都花白了?”

    赵霖修笑说,“哪里,老夫人一如当初,在京城绝对还是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嘴越来越贫了。”沈老夫人嗔骂。深藏不露:世家天才小姐

    一旁的沈二夫人和柳碧玉心中都暗惊不已,这个男子究竟是谁?好似在京城地位不低的样子。

    柳碧玉对京城的权贵早已熟悉在心,却也从不曾见过这号人物,他到底是谁?

    “好了,闲话莫说,老身今天是来当个证人的,如今两位大夫都来了吧?”沈老夫人笑着说道,眼睛打量周围,怎么不见那周通的身影。

    “周神医呢?”有人大喊。

    人群一阵哄笑,“还神医什么啊,人家姑娘都比他厉害。”

    周通躲在马车里面,将外面的取笑都听在耳中,脸色惨白如灰,他完了!完了!

    凤兆绰拎着他的衣领,不怎么诚心地道歉,“周神医,不好意思了,把你当成垫脚石,不过,这是你的荣幸,往后要是在西宁呆不下去,那就到我们仁和堂来。”

    仁和堂?周通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去了仁和堂不是更自取其辱吗?

    看到周通被凤兆绰拎着下了马车,怀里还抱着个包袱,大家又大笑出声,谁都看出他那是准备跑路的架势。

    齐妍灵有点于心不忍,没必要因为一点小事就毁了人家名医的饭碗,她看向赵霖修,赵霖修却嘴角微勾看着凤兆绰,根本没发现她的询问。

    “放开我,你们联手羞辱我,这个丑丫头根本不懂医,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周通挣扎着,甩开凤兆绰的手,指着齐妍灵大声地叫道。

    “哦?背后的高人是谁?”凤兆绰笑着问道。

    周通大口喘着气,如果不能让大家认为他是被陷害被欺骗的,那他就真的完了,他看到坐在沈老夫人身边的赵霖修,“是他!他才是治好沈老夫人的大夫!”

    沈老夫人笑了起来,“周大夫,从一开始就是齐姑娘替我针灸,输了便是输了,断错症没什么了不起,哪个大夫敢百分百保证自己的诊断是正确的,你固执己见,无非是看不起他人的医术,今日你心服口服了吗?”

    “那位姑娘不就是当日在仁和堂治好我父亲的吗?”人群中有人惊呼。

    “果然是同一个人!”

    “真的是神医啊!”

    “……”

    传闻被证实,治好沈老夫人和仁和堂昙花一现的女大夫是同一个人,再没有人怀疑齐妍灵的医术了。

    周通脸色涨得发紫,忽地两眼一翻,直直地倒地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