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36章 晕船

    这次他们回京是走水路,齐妍灵还高兴着终于不用在山里过夜,哪知道刚上船没多久,她终于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居然晕船了!

    趴在窗口吹着江风,齐妍灵已经吐得提不起一丝力气,恨不得把自己敲昏,停船了再将她叫醒。

    赵霖修端着一碗鱼汤走了进来,见她红润白皙的脸蛋如今只剩下苍白,心尖莫名抽了一下,“过来喝点热汤。”

    齐妍灵已经大半天没吃东西,反正吃什么吐什么,她一点都不想吃,“我不饿。”

    听着她有气无力的声音,赵霖修峻眉蹙了起来,走过去站在她身边,将鱼汤递到她手里,“不饿也吃点,万一你饿死了怎么办?”

    “你放心,我有银子了,欠你的银子一定能还给你,你记得把欠条还给我。”齐妍灵闻着鲜甜的鱼汤,感觉肚子好像真有点饿了。

    赵霖修冷笑一声,“你以为光是还我银子就够了?我救了你几次,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好像……她欠他的不仅仅是银子,除了第一次他从千御斋的人手里救了她的命,还有差点被马车撞到的一次,被叶云飞劫走也算一次,共有三次啊。

    齐妍灵低头默默地喝了鱼汤。

    赵霖修嘴角微微翘起,“你是大夫,没有医治晕船的方法吗?”

    “……”她怎么给忘记了!!

    一看她傻愣愣的表情,赵霖修就知道她肯定没想过这事。

    “你帮我把那个笔墨拿来。”齐妍灵不想动,指挥赵霖修去帮她拿东西。
江湖大反派
    赵霖修从善如流。

    治疗晕船的穴位在耳朵后面,她看不到肯定是无法针灸的,只能看看有什么药材能改善一下。

    “你照着我这药方,去凤兆绰给我的药材里面找出来。”齐妍灵写了一张药方给赵霖修。

    她使唤得倒是挺顺溜的!赵霖修似笑非笑看着她。

    齐妍灵见他这副表情,顿时恍然大悟,一脸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是王爷,认不得那些药长什么样子,算了,我还是自己去拿药吧。”

    赵霖修只觉得好笑又好气,他是因为认不得药吗?这女人的小脑袋有时候真不知在想什么。

    “好好在这里呆着,我去让人给你煎药。”赵霖修淡淡地丢下话,转身走了出去。

    齐妍灵喝了鱼汤,虽然胃没有那么难受,但那股晕乎乎的劲儿还没过去,她捂着嘴又吐了一回,发誓以后再也不坐船了。

    没穿越之前,她在现代没机会坐过船,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晕船的。

    早知道会吐成这样,她还不如撑着一夜不睡觉在山里头过夜。

    赵霖修很快就将药给齐妍灵送来了,淡淡的薄荷清香味飘逸在空气中,一进来见她的脸色比刚刚还难看,知道她肯定又吐了一会儿,“把药喝了。”

    齐妍灵吐得快哭了,眼睛水亮地看着他,“你放着吧,我等下喝。”

    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往嘴里放东西。

    赵霖修峻眉皱得很厉害,走过去将她抱着方在软榻上,“头晕就别趴在窗边,看着那个浪花不是更晕,把药吃了,可能会好一点。”女东家

    “我们还有多久能到啊?”齐妍灵捧起药碗,这是她开的药方,有没有效却是不知道的,她没治过晕船的。

    “明天中午就能到沙陇城,看你这样子,要是走水路回京城,还不知道吐成什么样。”走水路回京城至少得一个月,她能在船上撑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我再也不坐船了。”齐妍灵恨恨地说,将碗里的药捏着鼻子给喝了下去。

    赵霖修看她赌气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当初还是她坚持要走水路的,如今后悔的也是她,“你以前没走过水路吗?”

    齐妍灵闷闷地说,“不记得了。”

    “感觉好点了没?我去让人给你煮点粥,不然肚子什么都没有更难受。”赵霖修低声说,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耐心去对待一个女人。

    “我先躺一下,现在什么都不想吃。”齐妍灵摇头,懒懒地歪在软榻上。

    赵霖修凝视着她苍白虚弱的脸庞,仿佛有莫名的心疼闪过,他眸色微沉,“我去让丫环进来服侍你。”

    齐妍灵难受得不行,喝了药感觉舒服了点,歪在软榻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从厢房出来,赵霖修负手站在甲板,望着一望无际的江面陷入沉思。

    当初得知有人通过千御斋想要买了齐妍灵的命,他立刻就下令要留住齐妍灵,早在三年前,他就在齐国听说过齐大小姐的名号,对于这个几乎称得上传奇的女子,他并不多感兴趣,他唯一有兴趣的,是她背后的明德银号和仁和堂。

    他要她成为自己的棋子。跟‘爷爷\\’谈恋爱

    让他意外的是,这颗棋子居然什么都忘记了!而且和传说中的齐大小姐根本有天地的差别,若不是长得一模一样,他都怀疑是不是救错人。

    “七爷。”身后有人低声唤他。

    “端木先生。”赵霖修一见是跟自己有师徒之谊的端木进,抬手一礼。

    端木进不敢受他的礼,侧身必过,还他一礼,“七爷此番回京,可有想过该怎么做?”

    赵霖修眸色清冷,嘴角勾起一抹邪魅冷笑,“该如何便如何。”

    “您在府中装病已经有一年,如今被叶云飞认出,他必定会告知太子,太子本来对您就心存芥蒂,这次怕是……”端木进小声分析。

    想起小时候住在宫里,太子见到他总是一脸厌恶和警惕,更是背着父皇和母妃欺负他,后来他被逼着离开景国,跟皇后和太子脱不了关系。

    如今他在他们母子眼中,是个失去宠爱的王爷,但不代表太子就会放过他。

    “无妨,总归要见面的,避不了多久。”赵霖修眸色更显冷漠,嘴角的笑越发森冷。

    他是怎么被逼得只能去齐国,母妃又是怎么死的,他都记着。

    端木进又说,“那齐大小姐跟叶云飞始终相识多年,她会一心一意为我们所用吗?”

    “她能不能为我们所用不重要,只要不被太子所用就行了。”赵霖修脑海里闪过那女子清妍秀丽的笑脸,还有生气时的娇憨,心中微动。

    这次回京,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叶云飞有机会再将她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