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40章 不可能活着

    太子一直把叶云飞当心腹,但他性子本来就多疑,齐妍灵拥有明德银号和仁和堂,本来就是一个威胁,若是嫁给叶云飞,对太子来说并不是好事,他自问无法同时驾驭叶云飞和齐妍灵,所以不能让他们在一起。【】

    这才会将柳碧玉嫁给叶云飞,又想让他娶齐妍灵为平妻,他早就料到,凭齐妍灵的心气,绝对不可能甘心给叶云飞当平妻的。

    齐大小姐当平妻?说出来都觉得可笑。

    他最没想到的,是叶云飞居然甘愿听从他的暗示,从善如流娶柳碧玉,又去给齐妍灵提亲,在得知齐妍灵死去的时候,依旧不改变任何决定。

    这是个心狠的人。

    太子对于叶云飞的忠心和狠心感到又喜又惧。

    “殿下,您可知七王爷在齐国的那些年发生什么事情吗?”叶云飞将凤梧城之行简略说完,尽量省去齐妍灵的痕迹,谁知他说了半天,才发现太子根本心不在焉没听他说话。

    “哦,你说那个野种啊。”太子脸上毫不掩饰对赵霖修的厌恶和憎恨,对于这个差点夺看他储君之位的弟弟,他提不起半点手足之情。

    叶云飞眼睑微微低垂,太子可以骂赵霖修是野种,他是不能够的。

    太子露出轻蔑的冷笑,“在他八岁那年,昭贵妃忽然暴毙在宫里,听说是做出什么丑事,父皇当初对皇甫修是当眼珠子疼爱,那件事后,他就不肯再见皇甫修,后来更是将他送去了齐国,听说他在齐国也不是住在宫里,就在京城随便找个宅子安置他,想来是被养成废物了。”

    可就算是废物,他仍觉得不放心,这时候,相信这个废物已经彻底消失在了吧。重生之默默守护爱

    太子嘴角的笑容更加得意狂妄。

    叶云飞在心里轻叹一声,“殿下,不可小看七王爷。”

    “你以为他还能得到父皇的宠爱?叶丞相,你只管放心,他回来这么久,父皇就见过他一次,可见心里对他这个野种还是不喜的。”太子大笑说道。

    “防人之心不可无,七王爷在齐国这么多年,谁也不知他在那边做了什么。”叶云飞提醒。

    太子笑道,“不管他在齐国做什么都没用,他有命回来才行。”

    叶云飞一惊,明白太子话里的意思。

    “殿下,会打草惊蛇。”他的妍儿!叶云飞只觉得手心都是冰凉的,妍儿和赵霖修在一起,如果太子让人去暗杀他,那不是知道妍儿还活着。

    说不定妍儿已经被赵霖修连累了……

    太子见叶云飞脸色变得青白,皱眉问道,“人都死了,还怕什么打草惊蛇,叶丞相,你就是太谨慎了。”

    叶云飞几乎想要亲手杀了眼前这个人,可他想起自己要做的事情,生生地忍住心头的愤怒,“殿下,我只是怕七王爷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对付的。”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既然明德银号已经在我们手里了,那仁和堂怎么就拿不下?”太子的语气明显多了几分不悦。

    “齐妍灵极少在我们面前提过仁和堂,谁也没想到仁和堂大当家的信物会是一枚戒指,殿下,如今许善长紧盯着,若是再强硬想仁和堂抢过来,只怕……齐彦钧那边会知道的。”叶云飞淡淡地说。撞上我,你别想逃

    提到齐彦钧,太子心头抖了一下,他还记得不久前在叶云飞的婚礼上被这个家伙吓了一跳。

    “那就暂时放过仁和堂。”太子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害怕。

    叶云飞低头应是。

    “这一次辛苦叶大人了,今日本宫特意准备了酒席,叶大人留下陪本宫喝点小酒。”太子脸上的笑容温和起来,要不是叶云飞趁着新婚告假,是不可能离开京城这么多天的。

    父皇若是知道他们背地里做了什么事情,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叶云飞没有拒绝,陪着太子吃了午饭,喝了几杯酒便头晕起来,太子取笑他的酒量,让人将他送出宫。

    躺在马车的软榻上,叶云飞满脑子都是齐妍灵的身影。

    如果她被赵霖修连累了怎么办?就算没有连累,太子也会知道她还活着的消息了,接下来,她还要面对什么?

    还有齐家……如果她知道齐家除了齐彦钧,其他人都对她做过什么,会不会很伤心?

    叶云飞恨不得能够将她带走,远远地离开这些纷争,然而,他更加清楚,比起儿女私情,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完成。

    “大人。”他的护卫在外面低声唤他,“到了。”

    已经到家了!叶云飞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书房,没多久,他派出去打听消息的心腹就回来了。陈年鬼事

    “大人,七王爷已经进城了。”

    “你说什么?”喝得微醺的太子从侍妾的怀里艰难爬起来,去外面见胡拓,听到他说没杀死皇甫修,他的酒意去了三分,再听到他说见到齐妍灵,他立刻清醒过来。

    胡拓低声说,“七王爷车里面有个女子,派去的人说有七分像齐妍灵。”

    “不可能!”太子脸色大变,绝对不可能!齐妍灵已经死了。

    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情是不可能的,事在人为,胡拓没有在太子面前这么说,“殿下,不管是真是假,叶大人肯定能一眼认出来,若是齐妍灵跟七王爷在一起,说不定叶大人他们在凤梧城见过。”

    太子一下子被点醒了,“来人,让太子妃去把叶夫人召进宫里。”

    胡拓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成功转移殿下的注意力了,若是让他怪责自己的属下没有杀死七王爷,说不定还会埋怨他呢。

    “我亲自去找叶云飞。”太子在书房里来回走了几次,终于是坐不住了,还是现在就去找叶云飞问清楚。

    他不相信叶云飞敢隐瞒齐妍灵仍活着的事情,如果那女人还活着,怎么会眼睁睁看着银号落入别人手中,早跳出来阻止了。

    一个明明死在山石流里的女子,又怎么会还活着回来?太子越想越不可能,说不定是那些人看错了。

    匆忙离开东宫,却没想在皇宫门外,遇到了进宫给皇帝请安的赵霖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