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82章 被推进湖里

    齐思德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残害妹妹,可看到齐妍如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又不像是假的,他狐疑看向齐妍灵,见她仍旧面不改色镇定如常,心中暗笑自己想太多了,他的这个长女性子虽倔强,做事却向来光明磊落,这么多年来,若真有害妹妹的心思,齐妍如哪还能坐在这里。{}

    “住口!”齐思德喝住齐妍如,“不许再胡说八道。”

    孙氏看到齐妍如脸上的红点因为激动涨得发紫,整张脸只能用惨不忍睹形容,心中大痛,跪在齐思德面前,“老爷,您一定要救救如姐儿。”

    齐思德恳求看向齐妍灵,“灵姐儿,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治病也要看病人愿不愿意配合,我看如姐儿也不想我医治她,免得没治好反而加重病情。”齐妍灵摆了摆手,说实话,她对齐妍如的惩罚只是小惩大诫,只要她平心静气,不要每天杀猪一样鬼叫,没多久就能恢复原状了。

    齐妍如指着她骂道,“你根本就不想治好我,你怕我抢了你的风头,才回来就霸占我得东西,又毁我的脸,齐妍灵,你做得再多,也不过是个被抛弃的弃妇。”

    “我倒是想知道,我霸占了你什么东西?”齐妍灵冷笑。

    孙氏哭得梨花带雨,明明已经年纪不小,偏还能哭出一种风韵犹存的味道,“老爷,妾身自问嫁入齐家后一直恪守本分,从不曾亏待表姐留下的两个孩子,老天为何要给我这样的报应。”

    不是她不想亏待,是她没那个机会!齐妍灵心想要不是本尊足够强大,在这里家还不知能不能生存下去呢。极品装备制造师

    “爹,我是真的活不下去了,这么多年来,我们家都是这个小贱人说了算,她什么时候将您放在眼里,家里的下人想赶就赶,我娘虽是继室,但也是明媒正娶进来的,她是怎么对待我娘的?她还有一点当女儿的样子吗?”齐妍如跪到孙氏旁边,义愤填膺地控诉着。

    齐思德越发头疼,这母女是不是搞错重点了,今天是要齐妍灵治好次女的脸,不是要来讨伐长女的!

    “这话敢不敢拿到外面去说?”齐妍灵斜睨着孙氏,“我若是没有当女儿的样子,会由着你将我库房里的东西拿去送人?上万两的银子也不要你赔给我了,我娘在天之灵若要责怪也只是怪我,如今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

    “觉得我不该将你的人从我铺子里赶走?他管了几个月的掌柜,贪墨了几千两,这样的人能用?还是觉得我不能收回自己的庄子?”

    齐妍灵的声音不轻不重,却字字清晰地问着,齐思德越听脸色越沉。

    他以为孙氏已经将所有的东西都还给长女,该赔的都已经赔了,不然哪来的脸面求长女给如姐儿治病,怪不得孙氏说要他出面,是觉得有他出面,她便能心安理得贪了长女的银子吗?

    “那些都是我们的!”齐妍如叫道,“我也是齐家嫡出的姑娘,凭什么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父亲还健在呢,那些东西就该平分。”

    有其母必有其女,不要脸都是一样的,齐妍灵低头凝视她,“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是怎么变成嫡出的,该去问问你娘。”[网王]Seiichi:请叫我神

    齐思德听着两个女儿说到自己的阴私,脸色越发难看,“都住口!灵姐儿,夫人欠你的银子我一会儿自会让人给你送去,你先回去吧。”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那是什么意思?”孙氏不肯放过齐妍灵,她一定要争个清白,“我哪里做错了,难道我生的女儿就不是嫡出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齐妍灵眉梢眼角都是嘲讽的笑,“你以为……凭孙家那样的家世,你也配成为齐家的主母?当年你是如何利用我母亲,是怎么在她生病的时候趁机而入,真以为没人知道吗?”

    “你……你不是什么都忘记了?”孙氏瞪着齐妍灵,眼底闪过一丝惊恐,这个女人到底知道多少东西?当年她不是还没三岁吗?怎么还会记得?

    那她当年跟陆氏说的话……她对陆氏做的那些事情……齐妍灵不是都知道了?

    齐妍灵愣了愣,她怎么会记得这些?从来没人跟她说过孙氏当初是怎么对待陆氏的,她脑海里怎么会出现这样一番话?仔细一想,她又想不起来孙氏到底做过什么。

    齐思德听不下去,重拍案面,“都住口,以前的事情谁也不许再提。”

    孙氏的脸色惨白发绿,如果不是齐妍灵提起来,她几乎忘记曾经做过的事情,那时候这个小贱人才多小……她以为不会是威胁,才敢对陆氏下手,原来齐妍灵记得,难怪这些年来对她总有恨意。

    万一她说出来呢?齐思德会怎么做,肯定会休了她吧!

    绝对不行!不能让齐妍灵说出来。超能都市

    齐妍灵在孙氏眼底看到一抹狠戾,她心中狐疑,面上却不露异样,懒得继续跟孙氏争吵,索性离开了书房。

    “爹,那我也先回去了。”齐妍如狠狠地瞪着齐妍灵的背影,给齐思德行礼退下。

    齐思德心中烦躁,没注意到齐妍如的眼色,只让她回屋里休息去了。

    回去的路上,齐妍灵一直在思考刚刚在书房说的话,她都怀疑是不是忽然被本尊附体了,从来没听说过的事情,居然也说得斩钉截铁。

    不过,孙氏那惊恐的表情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真说对了,孙氏对陆氏做过什么?

    或许能查查当年的事情呢。

    低着头的齐妍灵经过花园旁边的人工湖,湖中残荷败叶已没什么美感,身后有急促脚步声传来。

    “妍儿,小心!”不远处,齐彦钧已经大吼出声。

    齐妍灵迟缓了一下才回头,只见一个绿色身影扑了上来,耳边是齐妍如尖锐的叫声,“贱蹄子,你去死!”

    “你干什么!”齐妍灵防备不及,被齐妍如扑倒,两人噗通一声一道滚入湖里。

    咕噜咕噜吞了几口水,齐妍灵连救命都还没来得及叫出来,就被一双手给摁进水里。

    尼玛,她不会游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