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14章 揍人

    李公子一手叉腰,一手故作潇洒地甩头发,身后站着十几个抄着家伙的家丁,气势汹汹,惊得客栈里的客人急忙跑了出去,生怕被牵连。{}

    齐妍灵满头黑线,她怎么就能有这么狗血神奇的际遇呢?不知道揍死一个看起来很想死的县令儿子会不会有问题。

    那歌女吓得不敢说话,扶着已经醒来的老父躲到齐妍灵的身后。

    “哟,这里原来还有个标致的姑娘,比那歌女看起来漂亮多了,姑娘,当小爷的女人就不用出来抛头露面,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跟爷回去吧,爷疼你。”李公子惊艳看着齐妍灵,好歌清妍动人的女子,看得他全身都发热了。

    本来打算袖手旁观的赵霖修听到他这话,峻眉挑了挑,眼底闪过一抹冷厉的光芒。

    齐妍灵笑了笑,不怒不恼,“哦?跟着你还能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看来公子家中非富即贵啊。”

    “那是当然。”李公子笑着要过来牵住齐妍灵的手,“让小爷摸摸你的手嫩不嫩。”

    不等李公子碰到齐妍灵,阿世已经将手里的剑横隔在他面前,“敢对我们大小姐无礼,死!”

    李公子将手收了回来,“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把这个女子和那歌女都给老子带走!”

    齐妍灵回头认真问赵霖修,“他这么对我,我能揍他吗?”

    “你是县主,即便将他打死了,李家也不敢拿你如何。”赵霖修的嗓音低沉淡漠,眼底深处已有酷冷戾气在积压。

    “那我就揍他了。”齐妍灵点了点头,饿了一天没吃饱,被打搅了不说,还要被强行以身相许,这会儿被一个猪头调戏,更让她很不爽。快乐萌宝腹黑爹

    赵霖修轻轻握住她的手,“你揍他岂不是脏了手。”

    咦,他什么时候站在她身边的?齐妍灵说,“我让阿世揍他。”

    李公子被当透明地议论着,他妈的,这两个人太目中无人了!特别是这个男人,怎么看都不顺眼,“你们还愣着干嘛,女的带走,男的打残扔牢狱里去。”

    “是,少爷!”十几个家丁凶神恶煞地走了过来。

    赵霖修身后蹿出一条影子,刀光闪烁,惨叫声四起,一丝血光不现,那十几个人已经倒在地上无声无息地下地了。

    李公子吓得脸色发白,在昂州城横着走那么多年,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踢到铁板,“你们……你们敢伤我的人?”

    “把他的手脚卸了,扔到刺史家里去。”赵霖修冷声地吩咐。

    “你……你敢!你知道我爹是谁吗?脸刺史都不敢怎样!”李公子大叫起来,惊惧地看着刚刚杀死他家丁的孟影。

    阿世寒着脸走过去,按住他的双手用力一转,骨肉分离的声音清晰响起,李公子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

    “回屋里吃饭。”赵霖修牵起齐妍灵的手走上楼。

    “那……这些人不用管了?”齐妍灵心里还有点慌,她是很厌恶那个李公子,也对歌女没什么多余的同情心,但没想过要杀人啊。

    她打算让阿世教训一下就算了。
诛天狂凤:独宠摄魂鬼妃
    赵霖修低声说,“孟影会处理好,以后这种事情交给他,他会知道怎么办。”

    “……”这种把她当经常杀人越货的女魔头语气是怎么回事?

    “万一那姓李的在京城真的有强大的靠山呢?”齐妍灵问。

    “你觉得本王还需要怕他什么靠山?”赵霖修含笑问道。

    好吧,除了李家的靠山是皇帝,否则他这个王爷真的没什么担心的,是不是因为这样,他才不让阿世出手……是在保护她吗?

    大堂的人很快就清理干净,李公子也被孟影拎走了,齐妍灵和赵霖修在屋里吃完晚膳,外面已经夜幕降临,没多久,楼下传来打闹的声音。

    齐妍灵看向在优哉游哉品茗的男人,“难道姓李的又来找打了?”

    他是小强吗?手脚都被打断了还敢来。

    来的人自然不是李公子,他被扔到刺史家里,把刺史吓得魂儿都丢了一半,赶紧让李县令将人带回去了。

    李公子是李县令的老来子,家里就他这么一个嫡子,平时是含在嘴里捧在手心养着,连骂都舍不得,一见儿子被打成这样,李县令的心都碎成渣了,问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立刻带着县衙的官兵出来,将客栈给包围了。

    客栈掌柜不敢得罪李县令,说出赵霖修的房间后,已经躲到柴房装死了。

    “这客栈有异国奸细,都给本官仔细检查了,发现有异样的,格杀勿论。”李县令大声地下令,铁心要为儿子报仇。

    齐妍灵在房间里听到这话,差点笑出来,转头看向异国奸细,“这李县令不蠢,异国奸细这个理由用得非常好。”有种掰弯我你有种负责啊

    才刚说完,他们房间的门已经被用力踹开,门外站着数名穿着官服的士兵。

    “放肆!”赵霖修的侍卫冷着脸出现,手中刀剑闪着寒芒指着那些士兵。

    “好大胆子,对着官爷都敢这么放肆,这些人必定跟异国奸细有关,把他们都抓起来!”带头的官兵喝道。

    孟影一脚将他给踢了出去,从走廊摔落到大堂。

    站在下面的李县令差点被砸到,一见对方居然敢这么放肆,心中大惊,有什么人连县衙的官兵都不错的?除了那些人真的是异国来的,那就是身份在他之上了。

    赵霖修慢慢地走了出来,站在走廊俯瞰李县令,“李县令,好大的威风。”

    “你是谁?竟敢在我昂州城撒野!”李县令瞪着赵霖修,这样气质高贵的男子很是面生,京城但凡世家出身身份尊贵的他都认得,却不知道这个男子是谁。

    “去把刺史找来!”赵霖修淡淡地吩咐。

    李县令心中一提,有种不妙的预感。

    “纵容儿子欺男霸女,强抢民女……李县令,好家教啊。”赵霖修笑容淡漠,才刚刚离开京城第一天,居然就遇到这种破事,他很不高兴,不高兴就想找人出气,这个李县令刚刚好。

    “你到底是谁?”李县令已经开始后悔没有先打听清楚对方的身份就贸然带兵过来了。

    赵霖修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看着早已经得知消息的刺史满头大汗出现在客栈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