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18章 暗杀失败

    入夜,齐妍灵他们没能赶到下个城镇,只能在山边露营。

    山风呼啸,乌黑的天空不见星月,周围的山连轮廓都看不清楚,只有火把光芒闪闪烁烁,齐妍灵还是不太习惯在这样的地方过夜。

    此时已经是冬季,赵霖修命人去打了几只野兔和山鸡过来,清理干净后已经在烤着了,淡淡的香味飘在空气中。

    齐妍灵的视线落在忙活的包桂花身上,仔细回想这两天发生的一切,她觉得这个姑娘依旧诡异得让人无法坦然接受啊。

    这么努力真的只是想要留在她身边当丫环吗?

    “来,吃点东西。”赵霖修拿着一只兔腿过来,撕了一块肉递到齐妍灵嘴边。

    齐妍灵心里还在想着事,机械性地就着他的手吃起来。

    “在想什么?”赵霖修喂着她喝了一口果子酒。

    “我在想啊……这姑娘那么喜欢当丫环吗?我要是她,肯定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才不去当什么奴才。”齐妍灵皱着鼻子说道。

    赵霖修轻笑出声,幽黑冷戾的眸子扫了包桂花一眼,“她这样的人,去了别的地方都不一定过得好,当你的丫环,至少吃得饱穿得暖,还没人敢再欺负她。”

    “怎么可能,你看我都会被欺负。”齐妍灵低声道。

    “谁还敢欺负你。”赵霖修的笑声低沉,在这幽静的山内显得特别性感而有韵味。

    齐妍灵心中一动,抬头看了看他,才发现他一直在喂着自己吃东西。

    “我饱了。”齐妍灵脸颊微微泛红,在火光的照映下,更是显得娇羞俏丽。冷酷总裁:四岁宝宝强悍妻

    赵霖修眸色微沉,轻声说,“吃多点,快要下雪了,喝点酒暖身也好。”

    “真是太讨厌了。”真是想念现代的生活便利,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出门,肯定会更不习惯吧。

    “大小姐,吃点鸡肉吗?”包桂花端着两个鸡翅膀过来。

    齐妍灵微微一笑,接了过来,“谢谢!”

    包桂花见她愿意接过去,心中一喜,又问道,“您还要喝点酒吗?”

    “不用,我这儿还有呢。”齐妍灵笑着说,指了指赵霖修手上的杯子。

    “那奴家再去烤点肉。”包桂花有些失望,转头对上赵霖修那双沉冷酷戾的眼睛,心中一惊,急忙低下头退走了。

    齐妍灵小声地跟赵霖修说,“其实她是看上你,不好意思以身相许才缠上我吧?”

    赵霖修冷冷瞪了她一眼,将她手里的鸡翅膀拿了过来,“喝酒!”

    “我喜欢吃鸡翅膀啊。”齐妍灵嘀咕道。

    “我去给你烤,你只能吃我给你的东西,记住了?”赵霖修沉声地说道,语气非常认真。

    齐妍灵以为这是他的占有欲,忍不住笑了出来,“哪有你这么小气的人。”

    不过她还是没有吃包桂花拿来的两个鸡翅膀。

    一直在不远处关注齐妍灵的包桂花见了,暗暗咬了咬牙,眼底闪过一抹埋怨。九天至尊

    吃饱喝足,齐妍灵也困倦上头,爬进马车里卷着棉被睡了起来。

    天空飘起了雪花,除了赵霖修的几个侍卫在外面轮流守夜,所有人都躲进马车休息了。

    不知多了多久,黑暗中出现一条纤细的影子,空气中渐渐多了一丝淡淡的香味。

    守夜的两个侍卫嗅了嗅,察觉有异,正要叫人的时候,两眼一翻晕倒在地上。

    那抹纤细的身影入幽魂一般潜行到齐妍灵的马车旁边,看她身形是个女子,脸上蒙着黑布,在这夜色中更难以辨认模样。

    一抹寒光闪过,女子手中不是何时多了一柄匕首,她轻快跃上车辕,车子动都不动一下,悄然无声,可见她是个轻功了得的。

    她撩起车帘,打算速战速决杀死目标,哪知手还没碰到帘子,肩膀上多了一柄软剑。

    “下来!”赵霖修酷冷低沉的嗓音幽幽响起。

    女子身上一僵,只觉得那贴紧她脖子肌肤的软剑比落在她身上的雪花还要冰冷。

    周围燃起几束火把,那两个刚刚被她迷晕的侍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目光冷锐地盯着她。

    她上当了!这些人早就怀疑她了!

    “包姑娘,半夜不睡觉,你这是打算做什么?”孟影坐在马车上面,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问道。

    这个蒙面女子就是包桂花,她将黑布拿了下来,露出一张冷漠俏丽的脸庞,目光凶狠地瞪着赵霖修。

    “下来!”赵霖修冷声命令,不想在这里吵醒好不容易睡着的齐妍灵。妖孽天下gl

    “想不到众所周知的七王爷居然也懂得怜香惜玉,看来所有人都小看你了。”包桂花冷笑着,这几天她观察赵霖修,根本不是传说中的纨绔,这人平时表现出来的根本是在遮掩他人的眼。

    要不是她看出赵霖修有异,早就动手将齐妍灵解决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他。

    赵霖修懒得跟她废话,长臂一挥,江河已经上前将包桂花拎下马车,并卸了她的双手,将她丢到雪地上。

    包桂花呵呵地笑着,“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江河嘿嘿一笑,“你说在昂州城卖唱已久,为何李家公子偏要在那日才看上你,还有,哪个卖唱的女子手上这么多茧子,别人看不出来,难道我们都是练家子的会看不出来,你的手分明是练剑出来的茧子。”

    没错,是她太粗心大意,小看了赵霖修的能耐。

    “你想怎样?”包桂花问。

    赵霖修神情酷冷,淡淡地扫她一眼,任何会伤害齐妍灵的人他都不会放过,只是,他要知道背后指使的人,“是谁派你来的?”

    “没人。”包桂花回道,干他们这一行,早将性命放在一旁,若是出卖了买主,死的就不会是她一个人。

    “你不说,本王也能让笑春风自己说的。”赵霖修眸色冷凝,声音轻轻的,在这深夜中听起来仿佛像地狱传来的索命曲。

    包桂花脸色大变,声音拔尖,“你怎么知道……”

    居然会知道笑春风,那他肯定知道她是什么人了!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