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77章 就你一个

    赵霖修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眼睛不自觉落在她的胸前,她身上的小衣因为刚刚两人的动作而微微敞开,露出里面嫩黄色的抹胸,看得他全身都燥热起来。{}

    察觉到他的视线,齐妍灵脸颊泛红,急忙捂住衣襟,“看什么看,混蛋!”

    “好看啊。”赵霖修从她身边躺了下来,将她抱着靠在怀里,“赶了三天三夜的路,让我歇会儿。”

    “你还没回自己府里?”齐妍灵穿得有点单薄,而且刚刚泡浴,身上还有淡淡的花香,就这么趴在他身上,她都觉得不好意思。

    赵霖修侧着身子,一手在她后背轻轻摩挲着,“想先来看看你,这些天没休息好?瘦了一圈。”

    齐妍灵被他温热的大掌拍得舒服,有点慵懒地在他脖子蹭了蹭,“我挺好的,朝野来了,明天就能给我大哥针灸。”

    赵霖修的手顿了一下,“嗯。”

    “你怎么会去打贼寇啊?”齐妍灵抬起头疑惑地问。

    “皇上让我去练练手,可能不久要让我去西疆。”赵霖修面色平淡地说。

    齐妍灵整个人都坐了起来,瞪圆眼睛看着赵霖修,“你说什么?去西疆?为什么?”

    西疆的环境恶劣,而且相邻荒地,三十年前,当朝皇帝为了扩充疆域,将生活在西疆的外族人赶到荒地,西疆大汗带着他的子民们生活在荒地三十年,也暗暗储存力量三十年。

    从去年开始,森刚可汗带兵攻打西疆边境的景**队,想要从景国手里夺回西疆,这么久来,景国几乎被打得节节败退,已经是只守不攻,不然西疆找就被森刚给攻夺了。留意花丛

    本来皇上已经想要让齐彦钧出征了,结果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就要另找别人,齐妍灵没想到皇帝找的居然是赵霖修。

    那个叫森刚的可汗是好打的么?要是好打的话,在西疆的岳斌会被打得没法还手吗?赵霖修以前又没打过战,怎么能让他去啊。

    赵霖修好笑看着为他紧张的齐妍灵,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安抚着,“这不是让他知道我还能把黑骑训练出来么,没事的,对付那些荒民,我心里有数。”

    “我怕不仅仅是要你去打战。”齐妍灵真替他委屈,皇帝根本是怕赵霖修威胁太子,所以才要将他支开京城吧。

    “那又如何?”赵霖修轻笑,语气淡漠,“就算我不在京城,太子难道还能变得更好吗?”

    齐妍灵抱着他的腰,哼声道,“话是这么说,可你没上过战场啊。”

    “担心我?”赵霖修挑起她的下巴,好笑地问道,“怕我打败仗吗?”

    “才不是。”齐妍灵嘀咕着,拍开他的手。

    赵霖修闷声笑了出来,眼睛灼灼地凝在她的肩膀,呼吸都滞了一下。

    齐妍灵没发现他的异样,还在嘀咕着,“那太子连废物都不如,皇上怎么只看重他,禁足没几天就放了出来。”

    “嗯。”赵霖修低声应着,已经慢慢地凑过来,在她唇瓣轻吻起来,“太子虽然是蠢货,但他身边的人不是。”独家绝宠:大神虏获小清新

    太子身边有谁?叶云飞!齐妍灵顿时不想再谈起这话话题了。

    “赵霖修,你在干什么?”齐妍灵锁骨一阵酥麻,才知他不知何时已经在她脖子吸吻起来,一只手更是从她的后背滑进去,正贴着她的肌肤在抚摸着。

    “这几天一直想着你。”赵霖修很想克制自己,可他的身体好像有了自主意识,一看到她就想跟她亲近,就想要吻下她。

    他以前绝对不会料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么喜欢一个女子。

    齐妍灵感到他的手已经来到她胸前,粗粝的指腹引起她阵阵颤栗,“你的手,快拿开!”

    “嗯。”赵霖修嘴里答应着,手上的动作却加重了,不客气地揉捏起来。

    “混蛋……”齐妍灵大骂,他低头吻住她的唇。

    他半边身子都压在她身上,一手在她身上摩挲,一手抓住她的手,用力地吸吮舔吻她的唇,呼吸渐渐粗重起来,全身的肌肉都紧绷着,某处的灼热更是贴着她的大腿。

    齐妍灵身上又热又难受,他碰过的地方简直都要烧起来了,她甚至觉得整个人都要被他融化,脑海里一片空白。

    赵霖修的唇沿着她的脖子往下细吻着,她的小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嫩黄色的抹胸包着鼓鼓的软玉印入他的眼中。

    “不要!等一下我的丫环要进来了。”齐妍灵气怒地叫道,这家伙已经不是第一次半夜溜进她屋里了,这次更加变本加厉,再这么下去,她都要被他吃干抹净了。卫姬

    “我就要走了,去宫里。”赵霖修的声音沙哑得厉害,一双眼睛灼亮得像有两束火苗在跳跃。

    齐妍灵没有见过这样的他,相处这么久以来,他都是一副邪气尊贵的模样,不管做什么事都平淡沉稳,哪像现在……看起来就像蓄势待发的猛兽,简直就要一口将她吞掉似的。

    “那还不快去。”她不敢看他,小声叫道。

    赵霖修亲了亲她的脸颊,克制自己不能继续了,不然他什么忍耐力都没了,“我明天让人来提亲好不好?”

    “什么?”齐妍灵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我们快点成亲。”赵霖修握住她的柔软捏了一下,“以后见到你还是把持不住怎么办?”

    齐妍灵目瞪口呆,有这样求婚的吗?

    “我才不嫁。”齐妍灵红着脸叫道。

    赵霖修紧张起来,抱着她急忙问,“为什么?”

    “你……你那王府里还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女人,我要是过去了不是受罪吗?不要!”齐妍灵咬着唇,虽然他说没碰过那些女人,可耐不住她们总想着勾引他,她才不相信他以前真的没碰过她们。

    “早就把她们送走了。”赵霖修闻言低笑出声,薄唇贴着她的耳朵,“知道你会吃醋,你离开王府的时候,我就让人把她们带走了,以后再不会有这种乱七八糟的女人了,就只有你一个,好不好?”

    齐妍灵心中一动,惊讶地回视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