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87章 怪病

    太子得的是什么病?连太子也不知道,整个御医院都没人知道,在一个月前,太子出去外面寻欢,不知怎的就迷恋上宫外一个女子,后来身子有些不舒服,叫了御医针灸,没有几天,就忽然下身肿痛,连走路都艰难了。(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

    御医院使尽浑身解数,才终于减轻了他的疼痛,可是最关键的问题来了,太子他的小兄弟见到女子全然没有感觉,即使是他最喜欢的姑娘,也抬不起头。

    什么前奏都进行了,该亲的都亲了,该摸的也摸了,结果他的小兄弟还软趴趴的,这让太子丢脸都丢到宫外去了,当场就逃回了宫里,把御医都叫来大骂一场。

    他以为自己的病是给御医给治废了,下令要砍了这些给他治病的御医。

    因为事情闹得太大,连皇上都惊动了,皇上终于知道自己的儿子到底生了什么病,立刻要整个御医院的人想办法,无论如何也要治好太子。

    这件事很隐秘,除了御医院和皇帝,几乎没人知道,连太子妃也不知道太子详细病情,汤骏珲之所以能够知道,是因为他岳丈因为愁着太子的病,找了汤骏珲去询问,就是想知道齐彦钧治疗得如何,若是有效果……或许能够替太子医治。

    以上,都是齐妍灵让孟影去打听出来的,要不是动用了千御斋的情报网,她还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这件事。

    齐妍灵心情真是美妙,她说过要报仇的,只是没想到太子那么快就中招了,看来就算她不出手,这太子没多久也会把自己的身体玩垮了。

    “大小姐,没想思思姑娘这么厉害,才几天就让太子离不开她。”竹平低声地说道。

    “思思给他喂了几次药?”齐妍灵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嘴角吟着一丝笑。【】倾世绝恋十九

    竹平说,“奴婢昨日才去问过,思思说就给吃了两次,没想到那太子这么没用。”

    “两次?”齐妍灵挑了挑眉,她调的****药并不怎么明显,因为怕被太子发现,结果才两次,太子就把自己玩残了?

    竹平压低声音说,“思思说,看来即便没有那些药,太子本身的身体就有问题,用不了多久还是会病倒的。”

    齐妍灵笑了笑,她的那些药倒成了引火线。

    “大小姐,思思说想离开这里了。”竹平说道。

    “让千御斋的人送她离开,别让孟影和江河出面,找个地方安置她,不能给人找到。”齐妍灵吩咐着,“告诉她,我记着她的人情。”

    竹平低声应着,悄然离开。

    没多久,白芷就进来了,“大小姐,那薛东礼在外面求见。”

    “让他到厅事等我。”齐妍灵早料到薛东礼会来的。

    白芷说,“他还敢来,听说他被赶出银号了,这又想来投靠大小姐不成?”

    “他不来找我能怎么办,柳碧玉不会放过他。”齐妍灵拍了拍手,“让玉屏进来给我重新梳个头。”

    ……

    ……

    薛东礼看起来颓废了许多,没有之前当大掌柜时候的意气风发,不过,虽然颓废,但心情还不错,至少已经找到了唯一的儿子。

    他不敢坐下,就这样站着等了一会儿,才看到齐妍灵施施然而来。缘罪2

    望着这位从来不会让人觉得强势,永远总是笑眯眯的齐妍灵,薛东礼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清楚,她并不像表面那么好拿捏的。

    柳碧玉怎么能跟她比?他以前真是鬼迷心窍,才会觉得柳碧玉能够取而代之。

    “薛掌柜找我有何事?”齐妍灵坐了下来,示意薛东礼也坐下。

    “大小姐,薛某是来请罪的。”薛东礼跪了下去,“多谢大小姐替我找回犬子,大恩大德,薛某这一辈子都不知如何报答。”

    齐妍灵虚扶了一下,“薛掌柜,你别这么说,当初我下落不明,你那么做也是人之常情,我不怪你。”

    薛东礼没想到齐妍灵居然会放过他,“大小姐,您这么说,就让我太无地自容了。”

    “听王七你,你不愿留在京城的银号做事了?”齐妍灵让他重新入座。

    “薛某想带儿子回乡祭祖,而且……实在无颜再留下了。”薛东礼低头说道。

    齐妍灵看了他一眼,“薛掌柜,如今我也不好留你,不过,将来或许需要请你继续帮忙。”

    “将来只要大小姐一句话,薛某愿赴汤蹈火。”薛东礼说道。

    “那我就先谢谢薛掌柜了。”齐妍灵笑了起来。

    薛东礼顿了顿,看了看齐妍灵,“大小姐,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什么话?”齐妍灵疑惑地问。
苍天霸业
    “当日您出事,叶大人暗中让人去救你,只是慢了一步,后来也一直让人在找你,柳碧玉手里的白玉印章也是叶大人给他的,叶大人是极为心细的人,如何会没发现那印章里的奥妙玄机,这么久以来,太子虽然往银号安置不少人,但都被接触不到账本,大小姐,叶大人他……”薛东礼是真觉得柳碧玉配不上叶云飞,不忍齐妍灵误会叶云飞,想要替他说几句话。

    齐妍灵淡淡地打断他,“这些你都怎么知道的?”

    薛东礼说,“当初您失踪的时候,叶大人将我叫去书房问话,让我不必凡事都听柳碧玉的,这些……都是我听来的。”

    “这么容易就让你打听到这些事?”齐妍灵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叶云飞做这些是非常隐秘的,连她都没查出来,薛东礼怎么打听的?

    薛东礼额头冒出细汗,无奈地说,“是叶管家让我跟您说的。”

    叶府的那个叶管家?

    齐妍灵皱了皱眉,那位老翁她以前也见过,并不喜欢说话,他居然会让薛东礼来跟她说这些?

    “当初让人去告诉齐大少爷关于您的消息,也是叶大人,这些都是瞒着太子的,叶大人暗中救过你……”薛东礼继续说道。

    齐妍灵心中一阵烦躁,“够了,不必再说了。”

    薛东礼果断沉默下来,不再说下去。

    “这些我都知道了,你先回去吧。”齐妍灵挥了挥手,不想再听到有关叶云飞的任何消息。

    “大小姐,那我先走了,您保重。”薛东礼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