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95章 挟持

    把齐妍如气得差点暴走如雷,齐妍灵这才神清气爽地回棠院。【】

    “二姑娘也真是的,自己长得丑,以为谁都想害。”白芷气呼呼地叫道。

    齐妍灵笑道,“你管她说什么。”

    “那二姑爷也不是东西。”玉屏说,“自以为英俊潇洒,哼,连王爷一根手指头也比不上。”

    提到赵霖修,齐妍灵脸颊微红,“别什么都跟他比。”

    “大小姐,我们说的是实话啊。”玉屏忍着笑说道。

    白芷哼道,“我看蜀王也不好,离开京城那么久,居然一封信都不曾写给大小姐。”

    齐妍灵嗔了她一眼,“好了,都别说了。”

    “大小姐,江河在外面求见。”竹心进来说道。

    江河?齐妍灵疑惑地蹙眉,自从银号的事情办妥后,她就让江河和孟影好好休息去了,她还想着过些天让她们去一趟凤梧城的,这会儿江河来找她有什么事。

    “让江河到茶厅。”齐妍灵吩咐着,趿了鞋才走出去。

    “大小姐。”江河笑呵呵地叫着,“七爷让人给您带了信。”

    齐妍灵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江河从怀里拿出一封信,笑着说道,“这是七爷让千御斋的人送来京城的,没用军中的驿站,怕会被人截走。”

    真的是赵霖修的信!齐妍灵看到信封上面的字迹,心中一喜,急忙拿了过来,“你们跟他能联系得上吗?”

    江河笑道,“千御斋一直都跟七爷有联系,大小姐若是有信要给七爷,吩咐一声就可以了。(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酷总裁的厨师女友

    齐妍灵这下总算放心了,她居然忘记千御斋了,早知道就让江河他们早点跟赵霖修联系。

    “那好,等我看了信,回信后再让你来拿。”齐妍灵道。

    江河行了一礼便告退了。

    齐妍灵拿着信回屋里去看,一共有两页信纸,写的都是他在路上和到西疆后的事情,虽然都是简单地交代,却让她看得放不下手。

    只是,看到最后几句的时候,齐妍灵的脸都变成红桃子了。

    这个混蛋!

    齐妍灵被气笑了,居然叫她想办法阻止别人给她提亲,只能一心一意地等着他,否则等他回来了,一定拿着她的卖身契将她给抢回来。

    果然是他的作风,齐妍灵揉了揉眉心,真是哭笑不得。

    “大小姐,要不要给王爷回信啊?”白芷已经准备好了文房四宝,笑嘻嘻地问着齐妍灵。

    齐妍灵嗔她一眼,将赵霖修的信又看了一遍,“你们先下去吧。”

    要给赵霖修写信,身边怎么能有人在看呢。

    “这是不是就是那个什么……鸿雁传书,千里寄情?”白芷忍着笑问玉屏。

    “嗯,应该是这个意思。”玉屏一本正经地点头。

    齐妍灵羞红了脸,“都出去都出去!”

    等半个月后,赵霖修收到齐妍灵的信,差点气得想直接奔回京城掐死她。

    居然敢威胁他!说什么要是他敢在外面左拥右抱养女人,她也有样学样,养几个面首气死他。二货菇凉很欢脱

    这个一点都不肯吃亏的丫头!

    ……

    ……

    因为收到赵霖修的信,齐妍灵连着几天的心情都很好,这两天,她还让人去打听唐家大小姐的消息,果然是跟文氏说的一样,这个姑娘自幼丧母,又被继母忽视,除了唐老太爷,唐家就没人喜欢她,幸好没被养坏了。

    准备去护国寺的时候,齐妍灵特意让齐彦钧护送她。

    今日到护国寺的人很多,齐妍灵和文氏已经约好,祈福后在护国寺的厢房见面,到时候她也会带唐欣怡在那里等她。

    原以为这样安排妥当,事情也会进行得顺顺利利,谁知道护国寺忽然冒出一个什么逃犯,那逃犯本来假装成小僧,被刑部赶来的人认出,他将神台上的烛火香炉一扫,烛台倒在帐幔上。

    在大殿里面祭拜祈福的众人立刻尖叫出声,蜂拥一般逃出去。

    齐妍灵身边有阿世和齐彦钧护着才不会被踩到,等他们安全退出大殿,齐妍灵想起还有文氏她们不知在哪个地方,急忙要阿世和齐彦钧去找。

    齐彦钧看到逃跑的小僧,立刻叫道,“阿世去找人,我去把那逃犯抓回来。”

    “大哥……”齐妍灵还没说完,就只看到齐妍灵的衣角消失在视线中。

    文氏和唐欣怡她们被人群冲散,唐欣怡看着大殿门口已经被堵住,只好从侧门离开。

    大殿此时乌烟缭绕,烟气刺鼻,已经有僧人提水灭火,奈何今日香烛极多,那火势越来越旺了。

    唐欣怡跑出侧门,只是想要避开那场大火,没想到居然会遇到那个放火的小僧,而且还被挟持了。极漠

    齐彦钧沉着脸,看着那个逃犯扣住一个姑娘的脖子,“放开这位姑娘。”

    “滚开,放我走,不然我杀了她!”逃犯用力抓住唐欣怡的脖子,一边后退想要找逃生路。

    唐欣怡心里很害怕,可是她知道如果这时候哭哭啼啼叫救命反而会更不好,她看向那个正在跟逃犯对峙的年轻男子。

    齐彦钧也看着她,他暗暗有点惊讶,这个姑娘竟然这么镇定。

    唐欣怡眼睛转了一下,看向不远处的人工湖,上面有一条小桥,直通对面的山林。

    “你放了我,我替你指路。”唐欣怡低声跟那个逃犯说。

    逃犯叫道,“闭嘴,等老子安全了,自然会放你。”

    “你如今在这里是跑不了的,你看那边的湖,只要过了桥就是树林,树林下面就是官道,你现在走的话,还走得了,不然等外面的火扑灭了,你被包围就更不可能跑得了。”唐欣怡尽量冷静地说道。

    齐彦钧只是冷冷地看着唐欣怡,一副恨不得要她闭嘴的样子。

    那逃犯本来还不相信唐欣怡的话,如今看到齐彦钧的反应,便信了三分,趁着刑部的人还没追来,拖着唐欣怡往那小桥走去。

    “你站在这里不许动!”逃犯对唐欣怡喝道。

    走上桥的时候,那逃犯大步地往前跑,扣在唐欣怡脖子上的手略有松动。

    唐欣怡急忙推开他,转身要逃走,那逃犯大怒,竟一脚将她给踢进了湖里。

    后面已有刑部的人追上来,齐彦钧急忙跳入湖中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