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219章 两个秦萧

    端木先生眉目沉稳地回视着齐妍灵,片刻后,才温声地回道,“王爷深受重伤,已经到另外的地方养伤,免得被人打搅。(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

    “难道我们大小姐还会打搅他不成?”竹心一听这话便觉得来气,忍不住替齐妍灵打抱不平。

    “竹心!”齐妍灵喝住她,眸色冰冷清澈地看着端木先生,“端木先生,那么我想请问,我的护卫和另外一个丫环呢?”

    端木先生为难地看着她,“在下已经让人出去找了。”

    齐妍灵微微蹙眉,心中有些不安。

    “齐大小姐,如今西疆城内不安稳,王爷怕你出入难免有些危险,特意给你安排了一个护卫守在身边。”端木先生见她没说话,便继续说道。

    这时,庭院的另外一边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只是这男子五官平淡无奇,唯有一双眼睛锐利冷戾。

    齐妍灵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长得这么丑,我不喜欢。”

    端木先生被噎了一下,“齐大小姐,人不可貌相,赵七虽然长相……平凡了些,但武功高强,一定能够保护你的。”

    “既然是护卫,便是要时刻在身边的,长相若是好看些,倒也赏心悦目,如今这个……”齐妍灵将他扫了一眼,笑道,“端木先生,不如你再换一个长得好看些的给我。”

    “齐大小姐……”端木先生的嘴角抽了几下,不敢回头去看赵七的脸色,以前不曾听说过这位齐大小姐还这么喜好美色,连个护卫都要选好看的。

    “罢了,反正也没其他人了,便将他留下吧。”齐妍灵语气难掩嫌弃,“还有,以后别叫我大小姐,如今我是齐少爷。(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

    端木先生干笑两声,抹了抹冷汗应是。重生娱乐圈之巅

    那位赵七的眼角抽了几下,深深地看了齐妍灵一眼。

    嫌他长得不好看?呵呵,那她觉得谁好看,阿世吗?还是孟影或者江河?

    “端木先生,找到秦萧了!”忽然,一个护卫大步地走进来。

    齐妍灵脸色微变,和赵七交换了个眼色。

    “人呢?”端木先生问道。

    那护卫一脸凝重,“死了。”

    齐妍灵的心沉了下去,“人在哪里?带我们去看。”

    端木先生对着那护卫点头,“马维,带路。”

    赵七走到齐妍灵身边,勾住她的手捏了一下,“我们先去看看,放心。”

    如果秦萧出事了,会是阿世杀的吗?如果是阿世杀的,那他在哪里?

    那个叫马维的青年带着他们来到客栈不远的小巷里,果然看到秦萧的尸首横躺在地上,脖子上有一条明显刀痕,地上已经流了一地的血,血色已经有些发黑了。

    齐妍灵脸色发白,她是个大夫,一看就知道秦萧死了不止一天,她震惊地看向赵七,“我昨晚才见到他……”

    如果昨晚见到的人是秦萧,那如今躺在这里的人是谁?

    “昨晚你见到的秦萧对你说过什么?”赵七沉声问道,眸色一片冷戾阴沉。

    齐妍灵仔细回想昨晚秦萧说过的话,一五一十地跟赵七说了,“……他坚持不让我去见你,我便觉得他奇怪了,难道那人并非秦萧?”带着空间去修行

    “你说他眼角有一颗黑痣?”赵七看向地上的秦萧,这个秦萧脸上是没有任何黑痣的。

    齐妍灵轻轻地点头,“对……昨晚那个人不是秦萧。”

    端木先生已经检查完毕了,他站了起来,从马维手里拿过一个水袋洗手,声音有些悲痛地说,“七……齐少爷,他是秦萧,不过已经死了一天,是被人从背后割断脖子杀死的。”

    “如果他才是秦萧,那昨晚那个人是谁?阿世和竹平呢?”齐妍灵紧紧握着双手,这是她第一次意识到在这个西疆城里的可怕和危险。

    居然有人能够假装赵霖修身边的护卫而没被发现,如果昨晚她没有那么迫切想要见赵霖修,如今是不是已经被杀害了?

    赵七眸色冰冷地将视线从秦萧身上收回来,对端木先生说道,“厚葬秦萧,让人去找阿世他们。”

    齐妍灵的指尖有些冰冷,她想起完颜拓的心狠手辣,如果秦萧是他派来的奸细,那阿世和竹平……

    她不敢想下去!

    赵七紧紧握着她的手,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心疼,“我护送你去军营。”

    “军营?”齐妍灵诧异地抬头看他,这时候去军营做什么?

    “虽然王爷要养伤,可战争还在继续,王爷说军中大夫不够,希望齐少爷能够前往助他一臂之力。”赵七沉声说着。

    齐妍灵眸色微敛,“好,我跟你去军营,可是……那些怎么办?”

    还有十几万的粮草呢,要怎么运进城里?

    赵七低声说,“已经运送到安全的地方,别担心。”多重入侵

    速度这么快?齐妍灵看了他一眼,他什么时候让人去做的?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

    正说着,又有人急急过来汇报,说将军府门前出现一匹马,上面驮着一个女子,不知生死。

    齐妍灵脚底涌起一股凉意,“快去看看!”

    来到将军府门前,果然看到有一匹黑色骏马上面驮着一个女子,看那衣裳装扮,与竹平看起来十分相似。

    马维已经过去将人从马匹上扶下来,试了试那女子的气息,看着端木先生摇了摇头。

    “竹平……”竹心捂着嘴巴哭了出来。

    赵七眸色阴沉森冷,站在齐妍灵身后沉默不语。

    齐妍灵深吸了一口气,眼眶微微发红,“让开。”

    马维愣了一下,站起来让开位置。

    齐妍灵亲自替竹平检查,身上并没有明显伤口,只有嘴唇和指甲颜色不正常,她冷冷地说,“她是中毒死的……”

    “是昨天那个秦萧做的?”端木先生震惊地问,想不到西疆城竟然藏进来这么厉害的奸细他们都无所察觉。

    “那阿世呢?大小姐,阿世会不会也出事了?”竹心哭着问道。

    齐妍灵从竹平身上搜出一封信,“阿世暂时没事,端木先生,请好好安葬我的婢女,我跟赵七出城去军营,王爷回来,请跟他说一声。”

    端木先生急忙应是。

    “我们走吧!”齐妍灵捏紧手里的信对赵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