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221章 军营

    赵霖修帮齐妍灵戴上面具后已经离开马车,重新骑着马走在前面。(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

    竹心回到马车一看到齐妍灵变了个样子,“大小姐?”

    “去了军营不能叫我大小姐,你如今也是做小厮打扮,以后记得叫我少爷,免得被看穿身份。”齐妍灵拿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简直平凡到有些丑啊。

    赵霖修到底怎么想的,每次都给她这么难看的面具。

    “是,大……少爷,那我们怎么找阿世?”竹心失去了好姐妹,心里难过得要命,可是还有阿世不知下落,她不能只沉浸在悲伤里面。

    齐妍灵说,“对方既然抓了阿世没有杀他,那肯定是有所求的,我们不知道对方是谁,只能等着。”

    只要阿世还平安,那就是希望。

    竹心点了点头,替齐妍灵重新整了头发。

    过了没多久,他们就到了军营,辽阔的草原上,一望无际的帐篷如绿地上的星星,战马嘶鸣,士兵操练的声音整齐洪亮。

    看到此景此景,齐妍灵心中也给带出了些许激荡的情绪。

    “来者可是齐大夫?”军营的入口处,一个副将打扮的中年男子大刀阔步地站在那里拦住他们,挑眉看着赵霖修。

    “齐大夫是朝廷派来医治王爷伤势的,不知王爷如今何在?”赵霖修翻身下马,拱手一礼。

    齐妍灵听到外面的声音,让竹心和她一道下车。

    副将冷眼看了他们一眼,嘲讽地说道,“朝廷倒是有心,不给我们兵不给我们粮草,反而给我们一个大夫?”桃运天王

    赵霖修说,“朝廷如何安排我们不敢妄议,还请这位将军带我们去拜见王爷。(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

    “进来吧!”那副将臭着一张脸,示意两旁的士兵让开道路,让齐妍灵他们的马车进入军营。

    “齐大夫,既然你是给王爷治病的,那就住王爷旁边的帐篷。”那副将看都没看齐妍灵就大声地说道。

    齐妍灵淡淡一笑,压低声音,“万事听将军的安排。”

    “我看朝廷也不是那么想治好王爷,派这么个愣头青,瘦不拉几的还是个大夫?”那副将跟旁边的人笑了起来,笑声相当不客气。

    看来军营里的官兵对朝廷的漠视相当有意见啊,不然不会这么仇视他们。

    齐妍灵只好假装听不出他的嘲讽,“不知我们何时能见到王爷?”

    “王爷不在。”副将直接说道,“等王爷什么时候回来了,你就什么时候替王爷治病吧。”

    “是。”齐妍灵瞥了赵七一眼,想不到你的下属气性这么大。

    赵霖修面无表情地转开头,低声对她说,“齐大夫,在下先送你回帐篷休息。”

    那副将嗤了一声,就将他们给扔在原地,转身对着那些黑骑的时候,那笑容灿烂得都要闪瞎眼睛了。

    这区别对待……就因为他们是朝廷派来的,而这些黑骑是赵霖修的人?所以态度完全不一样吗?

    齐妍灵和赵七进了那小帐篷,里面只有很简单的一张床,其他什么都没有,竹心一看脸都变了,“少爷?”

    生活条件果然很艰苦啊!齐妍灵笑了出来,“看来你做人很成功,大家都在为你抱不平。”[黑篮]冬樱

    赵霖修揉了揉她的肩膀,“委屈你了,很快就会不一样的。”

    “我不委屈。”齐妍灵笑着说,能够有一张床已经不错了。

    “你先休息一下。”赵霖修安抚她,接下来,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忙。

    齐妍灵点了点头,“你去吧,不用管我。”

    ……

    ……

    赵霖修从齐妍灵的帐篷出来,来到旁边没多远的主帅帐篷,里面已经有四个人在等着他了。

    他径自走到帅案后面坐下,抬眼淡淡地扫了站在最后面的那位副将一眼。

    “元帅,您回来啦。”李成德干笑两声,膝盖有些发软差点跪下来。

    “秦萧死了。”赵霖修淡淡收回视线,看着他亲自培养出来的四个心腹,“西疆城的奸细还没完全找出来,我回来的消息不许泄露出去。”

    另一个副将站了出来,“王爷,那我们的粮草该怎么办?”

    赵霖修说,“粮草的问题已经解决,你们不必担心,如今我们需要补充的是战马。”

    “骏马出燎原,燎原草地属于西域,若是西域愿意跟我们联手……战马就不是问题。”另一人说道。

    “若是朝廷派援兵,我们不至于这么被动!”李成德忿忿不平地叫道。

    “京都那边怕是有变,如今我们只能靠自己了。”赵霖修淡淡地说,“西域那边我会想办法。”情迷霸道总裁(大结局)

    赵霖修走到沙盘旁边,跟几个副将说起了战事,森刚已经带兵多次挑衅邀战,一场大战即将爆发,如果没有详细的战略,他们想要打赢的机会并不大。

    对方的兵力太强大了。

    这一谈话便过去了大半天,赵霖修揉了揉脸上的假面皮,想起还在旁边帐篷的齐妍灵,“今日到此为止,明日我另有任务交代你们,先下去吧。”

    那几个副将才刚退到门边,赵霖修又将李成德给留下了。

    李成德呵呵地笑着,“王爷,您找我还有事呐?”

    “齐大夫是本王的朋友,又是朝廷派来的人,懂吗?”赵霖修淡淡地问。

    “王爷,属下懂的。”李成德快哭了,他在来帐篷之前根本不知道齐大夫身边的护卫就是王爷,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对那小大夫客客气气的。

    能够跟王爷一起到军营的,还哪里是朝廷派来的人啊,肯定是跟王爷有关系的。

    “最近军营里有什么事吗?”赵霖修知道这个李成德是什么性子的,口直心快,但为人忠心耿耿,不然他也不会将他提拔上来。

    “王爷,最近有人传出朝廷不管西疆军队死活,军心有点惶惶。”李成德说道,一想到这紧要关头,还有人在背后拖后腿,他一时忘记还在赵霖修面前,“他奶奶的,要是让老子知道哪个王八羔子在背后唧唧歪歪,老子不一拳揍死他。”

    “找出军队里的奸细。”赵霖修寒着脸下命令。

    李成德立刻应诺。

    赵霖修也没再多说什么,“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