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292章 人在做,天在看

    齐思德摇摇欲坠,他不愿相信齐妍灵说的,如果孙氏是杀害陆氏的凶手,那他这些年都跟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在一起?他居然还与这个女人生下两个女儿。

    孙氏没有发现齐思德震惊悲恸的神色,她此时恨不得撕了齐妍灵这张烂嘴,可她又很害怕,她没有想到当年齐妍灵居然会在屋里……她明明听陆氏说屋里只有她一个人的。

    软榻?

    她想起来了,当时软榻上放着一张蚕丝被,她并没有在意,难道齐妍灵躲在里面吗?

    “你出身低微,本来我娘已经替你介绍了一门亲事,你嫌弃对方是寒门,趁着我娘不在的时候,对我父亲投怀送抱,孙氏,你真以为……做过那么缺德的事情没人知道吗?”

    “人在做,天在看!”

    齐妍如大叫一声,“住口!你这个小贱人,我娘才不会那么做,是陆氏自己亏心事做多了,老天收拾她,关我娘什么事!”

    “我娘做了什么事?”齐妍灵含笑问道,“她这一生做过最错的事,就是引狼入室!”

    齐思德往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太师椅上,手指颤抖地指着以前在陆氏院子里服侍的婆子,“你说……先夫人是怎么死的?”

    那婆子惊惧地看了齐妍灵一眼,又看了看孙氏,伏在地上大哭,“老爷,是表小姐让奴婢在夫人的药里面下药,与奴婢无关的。”

    “贱奴才!你诬蔑我娘,说,是谁指使你的?”齐妍如过去一掌甩了过去。

    这时,白芨在外面传话,已经将大夫带来了。

    齐思德轻轻摆手,“是吴大夫吗?”首席老公,我要离婚!

    当年齐家习惯请的大夫姓吴,后来陆氏过世,听说这个吴大夫也搬走了,没想到……

    孙氏瘫软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如死。

    齐妍灵怎么会找到这两个人的,她明明让人去灭口了,怎么会没死呢?

    吴大夫早已经下破了胆,跪下就将当年怎么在孙氏的贿赂下,将陆氏的小病说成无药可救,又怎么在开药的时候故意给错药方,再说到陆氏死后,他拿着孙氏给的银子逃出京都,结果遇到打劫,他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小命……

    齐思德听完之后,久久都没有反应,样子看起来仿佛苍老了十岁。

    “把这两个人拖下去,交给衙门。”齐彦钧克制着没有上前将这两个害死他母亲的人杀死。

    “孙氏,你还有什么可说的?”齐妍灵冷眼看着孙氏,眸中凝着寒冰。

    “老爷,我是冤枉的。”孙氏跪着爬了过去,抱住齐思德的双脚,“您一定要相信我。”

    齐思德目光沉沉地看着她,“你说,要我怎么相信你?”

    “爹!”齐妍如叫道,“你怎么能听他们几句话就相信了,他们是陷害娘的。”

    齐妍桐跪了下来,哭着求道,“爹,娘纵使有错,可嫁给你这么多年了,并没有多大的错处,可见当年都是一时糊涂……”

    一时糊涂就能杀人吗?

    齐思德低着头,声音沉重地说,“来人,将夫人带去祠堂……任何人都不得探视。”天玄风云录

    孙氏哭了出来,回头怨恨瞪着齐妍灵,“小贱人,你害我。”

    齐妍灵冷笑,“如果你没有找御史去告我大哥,我还没那么快想收拾你,孙氏,我问你,当年是谁帮你去害我娘的?”

    以孙氏这脑子,当年能人不知鬼不觉地害死陆氏,她觉得肯定有人在背后帮她。

    孙氏指着齐妍灵你了半天,两眼一翻昏死过去了。

    齐妍如和齐妍桐一阵痛哭,求着齐思德给孙氏请大夫。

    “带下去。”齐思德有气无力地说。

    唐欣怡给忙给旁边的丫环使了个眼色,叫了两个粗使婆子过来将孙氏给抬下去。

    齐妍如姐妹二人跟着离开了。

    大厅只剩下他们几人,一时安静下来。

    齐思德慢慢地抬头看着齐妍灵,“你早就知道孙氏所为,所以当年我娶她,你就不肯再叫我一声父亲,你忍到今时今日,就是为了让我得到良心的谴责吗?”

    “当年我说出来你会相信吗?”齐妍灵嘲讽地冷笑,那时候齐思德执意要娶孙氏,不管谁反对都没有用,才三岁的她说出是孙氏害死陆氏的,他会相信吗?

    说不定最后被教训的人是她吧。

    齐思德无话可说,回想那时候对孙氏的喜欢,他的确不会相信齐妍灵的。

    可是这么多年了……纷飞碟影

    “你说得对,这辈子我都无法安心了,即使将来死后,我也没有脸面去见你母亲。”齐思德缓缓地开口,眸色复杂地看着齐妍灵,“灵姐儿,你心太狠了。”

    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太狠了。

    齐妍灵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她并不想在今日说的,只是今日不说,明日御史还会继续上折子,她不能让任何人毁了大哥的前程。

    “我不狠,别人就会对我狠,你以为……我和大哥这些年是怎么活下来,真的以为孙氏没有对我们下手吗?”齐妍灵盯着齐思德的眼睛,“小时候我们的吃食都要小心翼翼地检查才敢入口,还记得我以前为什么养那么多猫猫狗狗吗?他们最后都死了。”

    齐思德如遭雷击,一个又一个的打击让他几乎要撑不住了。

    “还有,为什么你只有大哥一个儿子,你那么多小妾,为什么只有孙氏生了两个女儿,你想过没有?”齐妍灵又问道。

    “灵姐儿,别说了。”看到齐思德嘴角溢出血丝,齐彦钧立刻喝住齐妍灵。

    齐妍灵抿了抿唇,走过去握住齐思德的手腕,从手指上取下金针,在他头上刺了几针,低声地说道,“我原是想找个更好的机会说出这件事的。”

    被刺了几针,齐思德觉得胸口那股郁气好像消散了些,“你什么时候说都是一样的,只是,今日是你回门之喜,何必……让自己招人话柄。”

    难道找个更好的机会说出来,孙氏就不是杀害陆氏的凶手吗?齐思德在心里苦笑着。

    “无妨。”她和赵霖修成亲,本来就有不少话题了,多一个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