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325章 查明

    齐妍灵独宠后宫,齐彦钧手握兵权,宗室各位王爷郡王却是空有尊贵身份,手上一点实权都没有,他们自是不敢跟齐家兄妹二人硬碰硬,只是嘴里骂着齐妍灵祸乱朝廷等等,还是被齐彦钧给带出宫了。\|经\|典\|小\|说\|j|d|x|s|n|e|t|

    “娘娘,微臣也告退了。”许善长心里还是佩服齐妍灵这个女子的,若是换了寻常的年轻女子,怕是没有这种魄力,居然就这么压住了宗室各人。

    那位宁阳王向来倚老卖老,就连太上皇都礼让他三分呢……

    “许大人,本宫还有一事要你去办。”齐妍灵低声叫住许善长,今天要不是那位安平郡王,她还没想到废太子这个脑残还活着。

    许善长在心里默默,他能不能拒绝?

    齐妍灵瞟了他一眼,“许大人,你明日去一趟禁宫,将皇上昏迷不醒,本宫把持朝政的事情告诉皇甫恒,你应该知道本宫的意思?”

    “是,娘娘。”许善长在心里叹息,就是要他弃明投暗,试探废太子的意思么。

    齐妍灵笑眯眯地说,“跟聪明人说话真是太省心了。”

    “……”许善长低头无语。

    从御书房出来,齐妍灵松了一口气,幸好她大哥及时赶到,不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可是,齐彦钧怎么会那么巧进宫的?齐妍灵略一沉吟就猜到肯定是赵霖修了。

    坤宁宫里,赵霖修还拿着齐妍灵写得计划书在看着,不时地添几点批注和意见,听到脚步声,才将手中的书放下。

    “你早就猜到宗室那些人要做什么?”齐妍灵往他身边坐下,接过他递来的参茶喝了一口,跟那些人斗智斗勇,还真是费劲。血与骨

    赵霖修替她揉着肩膀,低声地说,“你出去没多久,沈初就跟朕说了个消息。”

    肯定不会是好消息,齐妍灵心头一凛,“查出是谁下毒了?”

    “李梅花。”赵霖修缓缓地说出一个名字。

    齐妍灵脸色绷紧,“她是以前昭华宫的人。”

    她一直以为,昭贵妃的人,就算真的有几分心机,也断不会做出伤害赵霖修的事情。

    “即便是我母妃以前的心腹,时隔多年,谁能保证不会有变?何况李梅花只是昭华宫的小宫女,早已经被收买了。”赵霖修淡淡地说。

    “其他人呢?”齐妍灵问。

    赵霖修眸色微冷,沉声说道,“那两个宫女经受不住重刑死了,太监什么都不知道,有问题的大概就只有李梅花。”

    “不知道是谁指使的?当初将李梅花等人交给我的,是内务府的卓公公,你觉得他有问题吗?”齐妍灵问。

    “他没问题,他身边的人有问题。”赵霖修淡淡地说,“他的一个干儿子是以前皇甫恒的人。”

    又是皇甫恒!

    齐妍灵心中再没有其他怀疑,“看来这件事跟皇甫恒有关,也就只有他才能干出这么没脑子的事。”

    让一个宫女来毒害赵霖修?她很好奇,皇甫恒到底依仗的是什么,以为凭一个宫女就能成事?即便他狗屎运真毒死了赵霖修,他一个关在禁宫里的废物,真的就能够得到大臣和宗室的支持,成功登基为帝?类神

    他把她齐妍灵当什么?把齐家放哪里了?

    “我已经让人将皇甫恒从禁宫带出来,关在都察院了。”赵霖修冷声说,“相信孟影和江河很快有消息了。”

    就在傍晚时分,江河和孟影一起来了,这次赵霖修没有隐瞒齐妍灵,让她在身边听着他们二人调查来的消息。

    “皇上,属下调查过熙国的使臣,朝野的副手有个姓徐的,在到了京都没多久,就悄悄跟禁宫的人接触过了。”江河边说边看了齐妍灵一眼,“属下查过这个人,真名叫徐永福,原是完颜拓身边的心腹之一,这次隐藏在使臣队伍中,是易容改名的。”

    熙国使臣!赵霖修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冷光,“毒药是徐永福给废太子的?”

    江河说,“废太子不曾跟徐永福直接接触,而且,徐永福与接头的人所说的,并非是想下毒害皇上,是想利用下个月庆典宴会上刺杀……”

    孟影说,“毒药是禁宫的人交给李梅花的,当日李梅花去御膳房取膳食,毒药不是直接下在药膳中,而是抹在盅盖上,所以试吃的太监才没察觉出来。”

    齐妍灵笑了笑,“看来李梅花倒是聪明,抹在盅盖上,药膳的水蒸汽往下滴,人不知鬼不觉啊。”

    “……后来见皇上只是昏迷不醒,并没有传出驾崩,就让御医院的人来一招以毒攻毒,干脆点给毒死了。”事情一旦有了个突破口,很多事情就能连接起来了。

    “那姓王的御医在家中自尽了。”孟影低声说,“还留下遗书要交给皇上。”无限狂气

    孟影从怀里拿出信笺,信封口已经开过了,是孟影怕信中有异样,所以先检查了。

    赵霖修对他的解释并不怎么在意,拿了信看起来。

    “王先强的家人被抓了?”赵霖修峻眉微挑。

    “是废太子的余党所为,便是威胁王先强对皇上以毒攻毒,借机杀害皇上。”江河说道。

    王先强知道他说出以毒攻毒的时候,已经被齐妍灵怀疑了,左右都是一死,他唯有自尽坦白一切,只求皇上能够放过他的老母妻儿。

    “王先强的家人呢?”齐妍灵看了信,皱眉问道。

    孟影低声说,“已经被杀了。”

    齐妍灵默然。

    “宣李院判入宫吧,朕该醒来了。”赵霖修淡淡地说,他跟齐妍灵一样,这件事没有想到会跟皇甫恒有关。

    还以为皇甫恒在禁宫关了这么久,应该死心了,没想到还是野心勃勃。

    齐妍灵问江河,“徐永福呢?朝野可知这件事?”

    “朝野似乎并不知副手就是徐永福。”江河说道。

    “朝野在你大哥那里,不会有危险,明日再让他进宫吧。”赵霖修其实并没有怀疑朝野,不过,显然这次朝野是被完颜拓给利用了。

    齐妍灵点了点头,心里再次咒骂那个该死完颜拓。

    真是阴魂不散的死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