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334章 儿子还是女儿

    齐妍灵在宫里的日子很舒适,本来就没有多余的妃嫔跟她争宠,也不用费什么心思去宫斗,她所有的精力只需要放在养胎和贸易商行的准备上。

    计划书已经有了,现在要做的是贸易商行的建筑,这可能是历史上最重要的时刻,她不想马马虎虎地完成,一定要做到尽善尽美。

    “这是……”赵霖修下朝回来立刻就到坤宁宫了,如今他为了陪齐妍灵,奏折都是拿到坤宁宫批阅,除非要见大臣,其他时间他都陪着齐妍灵,见到齐妍灵一直在写写画画,他好奇地走了过去,对于她画出来的奇怪建筑,实在有些好奇。

    齐妍灵笑道,“这是贸易商行的大楼,这些都是商铺大街,这里就是港口了。”

    “你打算将来津口港口的贸易商行按照你这个去做?”赵霖修挑眉问道。

    “不行吗?”齐妍灵小声问道,她可不想以后津口商行跟十三行一样,就那么窄小的街道。

    赵霖修哈哈大笑,“看来上天果然是公平的,让你聪慧明透,就是这画画的技巧没给你。”

    齐妍灵听出自己是被取笑了,羞恼地瞪他,“那你来画!”

    “我画好了有没有赏?”赵霖修含笑问道。

    居然还跟她拿乔了?齐妍灵媚眼一扫,似笑非笑嗔他,“你还要什么赏呢?”

    赵霖修低头在她耳边细语两句,齐妍灵脸红得跟红霞似的,羞赧地骂道,“亏你想得出来,我才不答应。”

    “不答应也要答应。”赵霖修捏了捏她的掌心,“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重生之暖春

    以前他们还没成亲的时候,他每每想起她都憋得难受,她又不肯让他近身,他只好连求带哄让她用手帮他解决,如今她有了身孕,自然也可以用手的。

    齐妍灵狠狠地瞪他,“还不快画。”

    赵霖修让齐妍灵坐到旁边,自己照着她的设计图重新画了起来,齐妍灵觉得她画得已经很不错了,起码建筑分明,街道也清晰,可看到赵霖修的画后,她默默地走开了。

    他还真说对了,比起他,她的画画天分真的不怎样啊不怎样!

    同样的建筑,在他笔下就变得那么细致逼真,连柱子上的雕纹都一清二楚,还有街上的商铺林立,人群来回,商品上下船……

    齐妍灵泪奔地决定以后都不画画了。

    赵霖修用了两个时辰才将贸易商行的全貌画出来,是照着齐妍灵的设计稿重新画的,不过两幅图的质量不在一个级别上。

    “是不是值得赏?”赵霖修搂着她问道。

    齐妍灵哼了哼,揉着他的手,画了那么久,这手得多酸疼,“赏,赏!”

    “这图让人誊印几份,我找几个工部的人拿去参详,将预算和需要什么都列个清单,到时候你再看一下。”赵霖修享受着她的服侍,在榻上懒懒地倒下来。

    “有工匠们看过,才知道该怎么建筑。”齐妍灵还是很佩服古代的大匠,他们的智慧比现代人想象的更聪明。[进击巨人]脱掉你的内增高

    赵霖修低声说,“你别太劳心劳神了。”

    齐妍灵笑眯眯地说,“我知道分寸,只是怀孕而已,难道要我每天吃了睡睡了吃,那不是要变成猪,李院判也说了,我的胎象极稳。”

    “嗯,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赵霖修笑道。

    “女儿不行吗?”齐妍灵揪着小嘴问道,自从怀孕之后,她经常会使小女孩脾气,虽然她也不想这样,但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

    赵霖修却十分喜欢这样撒娇的她,男人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如果是儿子,可堵了外面那些人的嘴,对于我来说,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一样的。”

    只要是他和她的孩子,都是他最珍视的宝贝。

    齐妍灵知道他是为了她想,嘴角泛起甜美的笑,主动在他脸上香了一口。

    赵霖修说起下个月各国前来景国朝贺的庆典,“我跟姑妈说了,让她过了下个月再去行宫,请她帮你招待各国的女眷,听说西域公主亲自过来的。”

    齐妍灵对这些也不是很熟悉,如果有大长公主在旁边指点的话,她会更加从容的。

    “听说齐国国君这次也亲自来了?”齐妍灵问道,她对齐国国君还挺好奇的,听说那赵沛钰至今还没有子嗣,已经是三十而立的人了,还是一个皇子都没有,把齐国的大臣们都愁得不行。

    赵霖修想起赵沛钰不同正常男子的喜好,不知要怎么跟齐妍灵提起,毕竟那是一国之君,这样的喜好在世人眼中是不被允许的。

    “齐国皇帝……不太喜欢接近女子,子嗣艰难也是正常的。”他只能含糊不清地解释。痴情总裁的嚣张情人

    齐妍灵挑眉看了他一眼,“赵沛钰不会是个短袖吧?”

    “……”赵霖修眼底闪过一抹异色,这么容易就猜出来吗?

    “哎哟,果然是真的啊。”齐妍灵捂嘴笑了起来,“哪个男子会不喜欢接近女子啊,除非是断袖,不过,他到底是国君,即便为了皇位,他也该让嫔妃生下孩子啊。”

    赵霖修皱眉说道,“我离开齐国的时候,已经劝过他了,原以为他会听进去。”

    齐妍灵对断袖并无歧视,以前还差点成为腐女,能够让赵沛钰这么坚定不碰女子的,想来是十分深爱对方,“难道他从来没跟其他女子在一起?”

    “少年时候还没觉得,照样娶妻生子的,后来舅舅被害,表哥的妻儿都惨死,在他流落在外的时候,那人一直陪在他身边,或许就这样有了感情。”赵霖修说道,“后来,表哥终于得到平反,顺利登基为帝,那人却离开了他,表哥从那时候就碰不得女子了。”

    爱情从来就是这么让人意想不到!齐妍灵一阵唏嘘,不过她更好奇另外一件事,“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赵沛钰喜欢的那个人是谁啊?”

    不会是他吧?!齐妍灵目光炯炯地顶着他。

    “满脑子都在胡思乱想什么!”赵霖修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想法,没好气地敲了敲她的额角,“我跟表哥一起长大,和他算得上知交,他心仪的那个人……亦是我们的好友。”

    齐妍灵灵机一动,忽然想起一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