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425.第425章 她去对付





   

    赵霖修让齐妍灵先休息,他把精神奕奕的阿晟给带出去了,这小家伙在车上睡了大半天,如今精神得很,不带出去的话,齐妍灵根本不能好好休息。



    齐妍灵拍了拍床褥被单,没有灰尘没有发霉的味道,反而有一股晒了太阳之后的清新,可能不久前才有人来打扫过吧,她心里想着,可实在困得厉害,倒在床榻上就睡了过去。



    赵霖修带着阿晟在牡丹林走了一圈,发现不但有人打扫院子,就连周围的牡丹都是修剪过的。



    “下去,要下去!”阿晟看到有一大片的草地,高兴地要挣脱赵霖修的怀抱。



    孟影和江河从另外一边走来,他们还是没有发现附近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赵霖修猜不出究竟是谁来打扫这里,心里隐约觉得既然能够到这里来的,必然是他母妃信得过的人,否则又怎么会知道这里的存在呢。



    “去将马车里的吃食都拿下来。”赵霖修对他们二人说,“你们谁会做饭?”



    孟影和江河面面相觑,他们杀人什么的没问题,可是做饭……



    赵霖修看到他们这个反应,淡淡地说,“让沈初去做饭吧。”



    “饭饭!”阿晟在地上滚了几圈,手里还挥着木剑,走了几步又跌倒了,身上粘满了青草和灰土。



    “儿子,爹带你上山。”赵霖修走过去将阿晟拎了起来。



    阿晟眨了眨眼看着他,“山在哪里?”



    赵霖修指着前面最高的山峰,“我们去那里,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飞上去!”阿晟立刻变得兴致勃勃,还张开手跟小鸟一样挥动着。



    “走。”赵霖修哈哈大笑,带着儿子去了最高的山峰。



    齐妍灵睡醒的时候,没有看到他们父子两人,出来找他们才知道这对父子疯到山上去了。



    “阿世,明天你下山一趟,我想知道长安城的百姓如何看待他们的女帝,还有,齐国宗室如今还有哪些人,你也查一查。”齐妍灵低声交代着阿世。



    赵惠钰脑子抽了想出这种昏招来加速齐国的死亡,她当然不会袖手旁观,相信赵霖修已经让人去军营那边传话了,战争的胜利指日可待,只是,齐国的宗室不太好对付,虽然之前秦月生已经将最大的阻碍铲除了,可究竟还有多少人在背后虎视眈眈呢?



    “娘娘,您想知道齐国宗室还有多少人在觊觎着皇位?”沈初刚好从另一边走来,正巧听到齐妍灵的话。



    齐妍灵笑看了沈初一眼,“你在齐国潜伏了不少时间,你应该是最清楚他们的。”



    沈初说道,“康王已经死了,其实齐国宗室最大的威胁已经没有了,剩下的都是不成气候的,不然也不会由着赵惠钰这么胡闹,就算真的强出头的,也只是虚张作势。”



    这么说,齐国的气数真的已经尽了。



    “就算再怎么没用,他们也是齐国宗室。”齐妍灵淡淡地说,“若是他们能自己降服,那就再好不过了,不用伤害百姓们。”



    “娘娘的意思是?”沈初知道齐妍灵不是一般女子,既然她这样说到齐国宗室的事情,那肯定是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齐妍灵笑眯眯地说,“我的主意不要紧,再等两天。”



    沈初笑道,“那臣先去做饭了。”



    “你下厨?”齐妍灵挑眉,“你行吗?”



    “娘娘您放心,臣做的东西一定能下口,怎么也比孟影和江河强些。”沈初自信满满滴说道。



    既然他这么说了,齐妍灵说道,“你要是真做得好吃,回去我撮合你跟竹心。”



    沈初眼睛亮了起来,搓着手有些不敢相信地问,“娘娘,您是说真的吗?”



    “假的,就是哄哄你。”齐妍灵嘿嘿一笑。



    “……”娘娘,不带这么耍人高兴的。



    齐妍灵看到沈初便秘一样的神情,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把竹心赐给你,那也要她自己愿意才行啊。”



    沈初急忙说,“娘娘,您在竹心面前多说些臣的好话,竹心姑娘会愿意的。”



    到了快要天黑的时候,赵霖修才带着阿晟回来了。



    “这是我儿子?”齐妍灵挑眉看着像泥鳅一样全身都是泥土的小家伙,简直不敢相信出门之前还白白嫩嫩的小猪仔变成了小黑熊。



    赵霖修轻咳了一声,“我叫他不要老是在地上滚了,他不听。”



    齐妍灵瞪了他一眼,“他才多大啊,你叫他不要他能听得懂什么意思吗?”



    “怎么会听不懂,我带他去后面洗一下。”赵霖修将阿晟抱了起来,讨好地看着齐妍灵。



    “我去烧水。”齐妍灵没好气地说。



    赵霖修拉住她的手,“不用,这院子后面有个汤泉,我带儿子去那里洗就行了。”



    “这里还有温泉?”齐妍灵眼睛亮了起来,她刚刚怎么没看到呢。



    “就在后面,一会儿带你过去。”赵霖修笑着说,将阿晟扛到肩膀上就出去了。



    齐妍灵无奈地摇了摇头,选了几件阿晟的干净衣裳让阿世给带过去。



    沈初将饭菜都准备好的时候,父子二人才终于回来,阿晟恢复白嫩红润的小脸蛋,正在赵霖修怀里看着齐妍灵笑着。



    想不到才赵霖修如今也会照顾孩子了,齐妍灵有点嫉妒,儿子是不是太容易接受这个父亲了,一点都不矜持啊。



    “你们也下去吃吧。”赵霖修将沈初他们几个给打发下去,看着桌子上的三菜一汤,他表示还勉强过得去。



    这次肉菜都是他们来之前在山下买的,足够他们吃好几天,沈初的厨艺确实不错,一盘银芽鸡丝,一盘清蒸肉末蛋,一条蒸鱼和人参乌鸡汤,虽然比不上宫里的精致,但能够在这里吃到这些,已经是不容易了。



    齐妍灵顿时觉得沈初是个不错的人选,将竹心许配给他也不错。



    阿晟不知道是不是玩得太累了,居然吃了小半碗饭,还吃了不少的鸡丝,赵霖修想要倒点酒喂他,被齐妍灵给瞪回去了。



    “他今天玩得这么累,一会儿肯定睡得很沉。”赵霖修含笑说道。



    齐妍灵挑眉看了他一眼,“你想做什么?”



    “你不是喜欢汤泉吗?带你去泡汤泉。”赵霖修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生怕被阿晟听到似的。



    “哦,我去泡温泉,你在家里带孩子。”齐妍灵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赵霖修伸手在她腰上掐了一下,“把他哄睡了再去。”



    齐妍灵将他的手给拍开了,“你让人传话给我大哥没?”



    “嗯,你大哥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该怎么做,麻烦的是齐国的宗室,又不能全都给杀了。”赵霖修比谁都清楚这些总是就跟水蛭一样,不是轻易就能摘掉的,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宗室的枝枝末末都不少人,而且他真的将齐国并入景国,还需要宗室这些人安抚民心的。



    “你将宗室交给我,我一定让他们服服帖帖的。”齐妍灵笑着说道。



    赵霖修狭长的眸子带着浅笑,“你有什么办法?”



    “这个你就别问了,反正我自有我的办法。”齐妍灵撅着小嘴说道,“不过,如今时机未到,等大哥那边传来消息的时候再说。”



    “好,不过,得让阿世他们跟着,一个人别随便去见那些宗室。”赵霖修说道。



    齐妍灵点了点头,“嗯嗯。”



    “儿子睡了。”看到趴在齐妍灵怀里睡了过去的儿子,赵霖修瞬间眼睛灼灼发亮。



    “我抱他去榻上。”齐妍灵被他灼热的目光看得身子发热,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将阿晟在床榻上安置好了,齐妍灵被赵霖修拉着过去喝了几口酒,“外面冷着呢,先喝点酒。”



    齐妍灵被酒气熏得脸颊潮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抱着坐在赵霖修的腿上了,“我吃饱了,你别再喂我了。”



    赵霖修眼睛熠熠生辉,在微黄的灯光下更像天上的晨星,“那我们去后山。”



    “真把阿晟放这里?”齐妍灵不放心儿子,她是喜欢温泉,但让儿子一个人在这儿睡觉,她哪里放心得下。



    “我已经让孟影他们在外面守着,有什么动静,他们会知道的。”赵霖修贴着她的耳朵低声说道。



    齐妍灵被说得心动,看了一眼在沉睡的儿子,“我们快去快回。”



    赵霖修低头一笑,将她抱了起来,待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孟影和阿世才从角落里走出来。



    “皇上跟娘娘去哪里啊?”孟影小声地问阿世。



    阿世臭着一张脸,“我怎么知道!”



    孟影用手肘撞了他一下,“你能不能别老是黑着脸,长得这么好看要多笑笑,你看江河长成那样也整天笑着。”



    屋顶传来一声臭骂,“滚你妈的!老子长成哪样了。”



    阿世冷哼了一声,懒得跟他们说。



    江河说道,“阿世,你都这么大了,不能老是跟没断奶一样跟着娘娘,男子汉大丈夫,应该要有自己的本事,你武功这么好,还懂阵法,就当个小侍卫多浪费。”



    “我要保护小姐。”阿世冷声说。



    孟影说,“娘娘有皇上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