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455.第455章 查明





   

    一连三天,齐妍灵都没有见到赵霖修,她知道他是去追查元宵那日的真相,虽然入夜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人在她身边躺下,当次日起来,他已经离开了。



    齐妍灵除了开始着手安排离开长安城的事项便是到婆母宫殿请安,和商若兮也渐渐有了话题。



    不得不说,商若兮是个让人很容易有好印象的姑娘,相处下来,不但觉得她随和纯善,还活泼乐观,更别说满腹诗才,齐妍灵都觉得自己的金手指没有人家多。



    赵昭似乎也挺喜欢这个外甥女,不过,并没有跟齐妍灵提起要带商若兮一同去京都的事儿。



    商若兮的丫环已经送进宫里了,主仆两人就住在赵昭这里的偏殿,除了每日陪赵昭说话便是逗着阿晟,其他的也不见商若兮有多关心。



    到了第四日,赵霖修才终于出现在齐妍灵面前。



    看着眼前这个仅仅穿着便袍已经显得清隽绝伦,曾经惊艳的魅惑邪气经过这些年的洗涤,变得越发沉稳内敛,俊美的脸庞更显刚毅深刻,看起来真是比以前更有魅力了。



    “看得这么入迷?”赵霖修捏了捏她的下巴笑道,十分满意她这样痴迷的眼神看着他。



    齐妍灵嗔了他一眼,拉着他的手坐到身边,“你这几天都做什么去了?”



    “元宵那晚的真相查出来了。”赵霖修神色微凛,语气发冷地说。



    “是谁?”齐妍灵急忙问道。



    赵霖修哼了一声,“除了安家,长安城数得上的名门世家都有份。”



    这答案真叫齐妍灵震惊了,“孟家也有份?”



    她想起大年初一的时候,孟夫人还想着要送她的女儿进宫呢,敢情那时候是打着想要让女儿进宫谋害他们的心思了?



    赵霖修想起这些不识好歹的世家,之前在朝堂上想要拿捏他这个皇帝,以为他一定会供着他们,不会跟他们的意见作对,结果他们拧不赢他,居然把注意打到妍儿和阿晟身上。



    呵,这些养尊处优的名门世家家主,肯定忘记了一件事,他赵霖修是在马背上夺天下,不是靠这些他们的。



    他还在乎他们这些什么狗屁世家威胁他?



    “那怎么办?”这些世家都是同仇敌忾,她很清楚每家之间都有不多不少的亲戚关系,折一损十,如果继续查下去,到时候怕不好降罪。



    赵霖修搂着她的腰,心想着三天没能好好跟她亲近,感觉总是少了点什么,好在总算忙完了。



    “我已经下旨了,将所有跟那日有关的世家都抄家,具体如何判刑,再作决定。”他是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齐妍灵没想到他会这么果断就下旨降罪,“那……怕不怕长安城乱起来?”



    “已经公布他们的罪证,胆敢谋害皇后和小皇子,朕让他们死十次都是和应该的。”赵霖修不自觉就在齐妍灵面前流露出强势的杀伐之气。



    齐妍灵只是担心最后会引起长安城其他人的抗议。



    实际上,这其实是齐妍灵想多了,赵霖修在次日拿到各家的招供后,就已经下旨,孟家是全家抄斩,其余五家除了抄家,全都被发配疆外,永世不得回长安城。



    本来长安城还有不多不少怀念旧国的声音,经过赵霖修这次毫不留情的杀伐,所有声音都安静下来了,谁还敢说什么呢?



    这位皇帝根本不怕得罪世家,他手握重权,没什么被威胁的,之前那些还沾沾自喜以为能够让皇上顾忌的世家再不敢说多一个字。



    整个长安城以一种静谧低调的方式在繁华着,老百姓自是不知道发生这么多事情,他们的生活依旧没有任何影响,再说谁吃了豹子胆敢去伤害皇后和皇子,这不是找死吗?



    他们同情不起那些世家。



    齐妍灵让人打听了宫外的消息,没发现有抗议才放心下来,不过她更好奇的是另外一件事。



    “元宵那晚的事,跟商若兮一点都没关系吗?”在和赵霖修欢爱过后,齐妍灵的脑袋瓜才终于有空想起这号人物。



    赵霖修的手指在她光滑的后背慢慢摩挲着,声音慵懒地说,“查过了,确实与她没有关系,她来长安城已经有两个月,一直住在花生胡同,也没有跟其他什么人来往,沈初审问过那个丫环,他们本来已经决定元宵过后就回去的。”



    所以商若兮会跟她同时出现在船上真的是纯属巧合?



    如果是这样就更好了,她最近见婆母心情极好,大概因为有商若兮陪伴的缘故吧。



    “那要带商若兮回京都吗?”齐妍灵小声地问赵霖修。



    “看母后的意思。”赵霖修挑眉看着齐妍灵,“她的去留并不重要,你不用太在乎她。”



    齐妍灵咬了他一下,“我这不是想着她身份特殊么?若是要跟我们一起走,回了京都要怎么安排,让她还是跟母后住一起?”



    赵霖修揉了揉她的头,“明日你找母后问去吧,以后在我面前别提这个人,妍儿,舅舅对我恩重如山,商家当年所作所为,我不可能原谅的。”



    大概因为赵昭没有经历过,而一边是姐姐,一边是哥哥,所以她只能选择还活着的商若兮,毕竟上一代的恩怨跟商若兮没有关系。



    齐妍灵低声地应道,“我知道了。”



    “如果以后我们还有儿子……”赵霖修亲着她樱花一般的粉唇,声音呢喃,“我想让他姓赵,以继赵家香火,将齐国交给他。”



    “那你想生几个孩子?”齐妍灵笑着问,并没有反对他这么做。



    赵霖修认真地想了一下,“至少要两儿一女。”



    “你当我是猪吗?”齐妍灵捶他一拳,“以后我要是变成黄脸婆呢?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宫里多的是,你不要被勾走了。”



    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美人,皇帝身边更加不缺。



    赵霖修哈哈一笑,抓住她胸前的两团玉兔哑声说道,“还有人能从我这里勾走吗?”



    齐妍灵嗯嗯哼哼地喊疼,叫得赵霖修更加兴奋。



    ……



    ……



    赵霖修决定正月月末二月初的时候启程回京都。



    齐妍灵已经大致安排好了各方面事项,唯有商若兮还不知如何安排,寻了一日没有商若兮在场的时候,她跟赵昭商量这件事。



    “若兮如今只是孤女,我是舍不得她再回去疆外那种地方受苦,若她愿意跟我们离开,等到了京都,你便做主给她赐婚,找一户人家嫁了。”赵昭轻叹了一声,她不是不怨商家,不是不怨姐姐当初选择了护着丈夫而背叛自己的弟弟,但如今逝者已矣,她是舍不得姐姐的骨肉受苦了。



    “听说若兮还有一个哥哥,不知道他如今在何处?如果若兮愿意跟我们回京都,不若将她大哥也一并找来,到时候他们兄妹二人在京都也好照应。”齐妍灵听出婆母的意思是想带商若兮回去,不过似乎并不想她住在宫中。



    赵昭说,“她兄长去年就失踪了,听说出海的时候,遇到大风暴……人没有再回来。”



    齐妍灵愣了愣,商若兮还真是……可怜!



    “母后,那若兮想不想跟我们回京都?”齐妍灵问道。



    “等她过来的时候我问问她。”她是想要照顾这个外甥女,不过也要对方愿意才行。



    齐妍灵觉得是要赵昭出面去询问商若兮比较好。



    次日,赵昭便告诉齐妍灵,商若兮已经决定跟他们一起回京都。



    商若兮长得这样漂亮,若是孤身一人留在长安城,只怕没多久就要出事了。



    齐妍灵将这事儿告诉了赵霖修,赵霖修淡淡地说,“你在宫外找一处宅子给她就是了。”



    “还有赐婚呢。”齐妍灵小声说道,“商若兮如今只是个孤女,在京都想要嫁一户好些的人家大概不容易,我觉着……母后可能会给她封号。”



    赵霖修眼底闪过不悦,“母后愿意给她体面那是母后的事,我是不可能给她任何封号的。”



    “你好像对她特别讨厌?”齐妍灵以前从没见过赵霖修这么厌恶一个女子,应该说他从来没有女人能影响他的情绪,但他对于商若兮却是总流露出极度的厌恶。



    赵霖修冷声说,“她若不是姓商的,我或许能将她当妹妹看待。”



    “那都是上一代的恩怨,商若兮何其无辜。”齐妍灵虽然对商若兮有所戒备,却还是觉得赵霖修这样对她有些不公平。



    “反正她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别再提她了。”赵霖修淡淡地说,“看看程嘉铭的奏折吧。”



    齐妍灵也觉得商若兮于他们而言却是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便撇开不再讨论了。



    程嘉铭给赵霖修的奏折是关于津口商行的,经过上一次齐妍灵对张大海的敲打,津口商行的秩序已经好了许多,而且来经商的商人渐渐多起来了。



    特别是上次齐妍灵跟俄罗斯的人生意让许多人都心动了,而且海外的人渐渐多起来,不但有蓝眼睛的人,全身黑乎乎的人都出现了。



    贸易商行规模渐成。



    这才是齐妍灵最期待的贸易方式,她真想再去一趟津口商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