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盛宠:医妃遮天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484.第484章 乾清宫的宫女





   

    齐妍灵穿了一件新作的云雁纹锦滚宽黛青领口对襟长衣,下面是鹅黄色的条线裙子,衣裳遮住了她丰腴不少的腰,领口因为胸脯太丰满而开得略低,露出一抹粉色的抹胸边儿,整个人显得娇艳明妍,就连同样身为女子的竹心,看到这样瑰姿艳逸的齐妍灵,心口都加快了几拍。



    赵霖修在乾清宫刚刚跟大臣们议事结束,外面已经是金乌西坠,他有些倦意地靠着软枕,心里想起已经好些天没见的齐妍灵,为了不让自己冲动之下伤到她,他不得已每天在乾清宫看奏疏,没有她软绵绵的身子抱着,他想睡个好觉都不行。



    “皇上,可否要传膳?”一个细嫩甜美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那穿着樱桃红宫装的宫女跪在他身前,鲜嫩娇媚的小姑娘悄悄地抬起头,一双明亮的眼睛痴迷地打量着他。



    赵霖修没有睁开眼睛,今天他要去凤仪宫,再不去看一看她,他自己都要受不住了。



    “下去吧,朕今晚不在这儿用膳。”赵霖修挥了挥手,将那宫女打发下去。



    宫女轻轻咬了咬唇,“那奴婢跟您添茶。”



    赵霖修没有言语,只是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一抹纤细婀娜的背影从他眼前拂过,淡淡的少女幽香钻入他的鼻息中,他眼神一阵迷离,想起齐妍灵滑嫩如脂的肌肤,还有她身上不同寻常女子的馨香。



    那宫女回头悄悄看了他一眼,见他正灼灼地看着她,心头猛地跳了起来,白皙的脸颊越发红了起来。



    外面忽然传来声响,苏海的声音低低地响起,好像还有女子的声音。



    “苏公公,皇上在里面吗?”齐妍灵不是第一次来乾清宫,不过这是她回京都后首次过来,没想到会被苏海拦下。



    “娘娘,皇上刚刚跟大臣们说完事儿,可能这会儿正在休息,奴才这就是禀告皇上一声。”苏海垂首说道。



    竹心冷冷地看着他,“苏公公,您真是越来越出息了,连娘娘都敢拦着。”



    苏海低头哈腰地笑着,“奴才不是这个意思……”



    里面正在倒茶的宫女惊了一下,差点把手中的茶盏给摔到地上。



    赵霖修听到外面的声音,眼神清醒过来,带着警告的声音冷然响起,“苏海!”



    正在宫门外的苏海听到赵霖修的声音,立刻笑着对齐妍灵说道,“娘娘,您请进吧。”



    苏海脸上虽然笑着,可心里真要哭了,完了完了!皇后娘娘要是看到里面的霓裳,会不会跟皇上生气呢?



    皇上……心里到底有没有想着那个叫霓裳的宫女啊?若说没有,那这些天都不去凤仪宫,好像特别喜欢在乾清宫,难道不是因为这个叫霓裳的宫女?若说有,都这么多天了,好像也没有宠幸这个宫女啊。



    伴君如伴虎啊,他觉得这份工作越来越艰难了。



    齐妍灵本来就心里狐疑,如今看到苏海这样的态度,更觉得是不是乾清宫发生什么事情了。



    “奴婢给娘娘请安,娘娘万福。”才刚走进议事房门厅,就听到一道脆嫩的声音响起。



    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宫女跪在齐妍灵面前,低低地垂着头,身子在轻轻地发抖着。



    齐妍灵看出她的紧张,淡淡地笑了起来,“平身吧。”



    那宫女抬起头,惊慌失措地看了齐妍灵一眼,在看到齐妍灵的瞬间,她眼底闪过一抹惊讶,又急忙低下头了。



    本来齐妍灵并不觉得这个宫女有何特别之处,不过,在她抬头的看自己的时候,她总算明白竹心她们的异常是为什么了。



    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宫女吧。



    站在齐妍灵身后的竹心脸色铁青地看着这个宫女,好像恨不得将她拉出去人道毁灭的样子。



    “妍儿!”赵霖修已经亲自迎了出来,隽黑深邃的眼睛灼灼地看着齐妍灵,只觉得刚刚因为想她而口干舌燥的喉咙更加发紧了,他上前一把牵住她的手,“我正想去看你呢。”



    齐妍灵不再理会那个宫女,媚眼如丝地看了赵霖修一眼,“知道你最近忙,所以亲自给你送汤来了,我还没用膳呢。”



    赵霖修搂住她的肩膀,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那在这里用膳吧。”



    竹心将手里的白盅放下,笑盈盈地说道,“陛下,那奴婢这就去吩咐御膳房,让他们把晚膳送到这儿来。”



    “去吧!”赵霖修扶着齐妍灵进了寝殿里面的炕上坐着。



    竹心回头冷冷看了那个宫女一眼,“陛下和娘娘不喜旁人在身边,你也随我出去吧。”



    霓裳犹豫地看了赵霖修一眼,又忍不住打量轻拍了陛下的齐妍灵,原来……她就是皇后娘娘。



    原来这就是独宠后宫的皇后娘娘。



    “舍不得出去吗?”竹心瞪着这个宫女,真是个痴心妄想的东西,难道以为长着一张像娘娘的脸,就能够像娘娘一样得到皇上的宠爱吗?



    “姐姐,我们就这样出去了,陛下身边没人服侍,万一怪罪下来如何是好?”霓裳不死心地问道,她在乾清宫这么久,陛下一直都是让她在身边服侍的啊。



    只除了……为他更换衣裳,陛下从来不让她近身。



    竹心嘴角浮起一丝冷笑,“陛下和娘娘在一起,从来不需要多余的人在身边。”



    霓裳不敢再顶嘴,只好跟着竹心出去,不过却不想竹心离得远远的,而是站在门边,随时等候着皇上的召唤。



    寝殿里,赵霖修已经迫不及待地吻住齐妍灵粉嫩软嫩的唇瓣,半个月的想念全化作这个吻,恨不得将她的甜蜜都吃进嘴里,他吮吸着她的嫩唇,接着立即用舌尖撬开她的牙关,开始攻城略地地汲取她所有呼吸。



    齐妍灵本来还想推开他,可是她也太久没有了,没一会儿,双手软软地搭在他的肩膀上。



    过了好半响,齐妍灵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赵霖修才终于将她放开,一双沉黑的眼睛像恶了三个月的狼看到肉一样盯着齐妍灵的胸,他的大掌抓住她其中一边的丰盈,“长大了这么多……”



    齐妍灵娇喘一声,咬唇推着他,“你先别这样!”



    “看不到你还能忍着,你自己都送到我嘴边了,我还怎么忍?”赵霖修痛苦地说道,拉着她的手放在他又硬又烫的物什上面,“饿了。”



    “你半个月不去凤仪宫,就是要忍着啊?”齐妍灵红着脸斜睨着他,手指调皮地捏了一下。



    赵霖修闷哼出声,“齐妍灵,你要是再敢撩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齐妍灵轻笑,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道,“你先把汤喝了。”



    “今天怎么有空给我送汤过来?”平时叫她来乾清宫陪他都不肯,而且,难道今天她不用去陪着姑母说话了?



    “本来是没想着来的……”齐妍灵佯装嗔怒地瞪他一眼,“架不住大家怕我失宠,哄着我要好好讨好你这位大爷。”



    赵霖修将齐妍灵送来的汤一口气喝了下去,听到她的话,忍不住笑出来,“谁那么大的胆子,敢让我们皇后娘娘失宠。”



    齐妍灵看到霓裳的时候,是觉得她像自己,不过,她并不认为赵霖修会因为她像自己就对她另眼相看,这位大爷大概至今都不知道那宫女长得怎样吧。



    不过,到底是谁那么别有用心,将一个这么像她的人安排进宫,还要安排在乾清宫服侍赵霖修,一般能够在乾清宫的宫人,都是经过千挑细选,要么是皇上看上眼了亲自挑选的,很明显赵霖修不可能会亲自挑选宫女在身边的。



    “你那位小宫女……你就没看出什么?”齐妍灵好笑地问他。



    “哪个宫女?刚刚那个吗?”赵霖修想了想,好像刚刚是有个宫女在这里给他添茶。



    “嗯哼。”齐妍灵似笑非笑地睨着他。



    赵霖修被她看得好不容易按下去的邪火又冒了上来,他将她勾进自己的怀里,一手用力地揉着她的丰盈,“那些人也太看不起你,一个小宫女就能让皇后失宠吗?”



    齐妍灵被她揉得全身发软,“她长得有五六分像我。”



    赵霖修愣了愣,抬头诧异地看着她,“像你?”



    “你没看出来?”齐妍灵好笑地问。



    “这世间还有谁能像你的?别吃这些干醋,我对那宫女没兴趣。”赵霖修捧着她的脸亲吻着,在他心里,从来只有一个齐妍灵,别人如何能模范?



    齐妍灵叫道,“我才没吃醋,只是觉得奇怪……谁将她安排在你身边啊。”



    赵霖修解开她的衣带,将脸埋在那柔软的沟壑中,“我会查清楚的,妍儿,快帮我吧……”



    他轻轻顶了顶她的腿心,抓着她的手要替他解决。



    “不要!”齐妍灵挣脱开他的手,红着脸瞪他。



    赵霖修喘着粗气,“妍儿……”



    “你就不能忍忍?”齐妍灵低声问道。



    “忍不了……”



    “这里不行,我们去凤仪宫,已经过了头三个月,只要你轻点就可以的。”齐妍灵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三个月了!赵霖修眼睛骤然一亮,将她打横抱着站了起来,一边着急吻着她的唇,一边大步走向软榻。



    因为动作过猛,桌面上的茶盅被他给震得摔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守在门外的霓裳惊了一下,急忙跑了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