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神医嫡女:冷王溺宠嚣张妃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821章 逃跑的人

    小丫说起点心的时候,她告诉慕容书和小花,自己给点心起的名字叫做“忘忧饼”。

    忘忧饼,忘却烦恼,忘却忧伤。

    谁还不是个有心事的孩子?

    想起自己的父母惨死,想起姐姐为了让她吃饱饭,送进这里,用卖她的钱埋葬父母。

    现在都不知道姐姐在什么地方,是死死活。

    “那奴婢就先告退了,公主殿下请早些休息,明天说不定会不一样呢?”

    小丫拿起空盘子,给慕容书行礼。

    “好,你先下去吧。”

    慕容书让小丫下去。

    “那个,谢谢你的忘忧饼。”

    当小丫走到门口的时候,慕容书补充了一句。

    “只要公主殿下喜欢就好。”

    小丫回头福了福身子,然后推门离开。

    “小花,这个小丫很有意思。”

    慕容书说到,这个小丫虽然没有监视他们,可是却好像知道两人心里想的事情一样,会在这个时候准确的送来忘忧饼。

    “公主殿下,小丫就是个很奇怪的女孩子,如果说她隐藏的太深了也是有可能的,不过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情。”

    小丫是个谜,这个府上所有的人都是个谜。

    “嗯,但是我们也要防着,别到了最后准备好了,却被她告发了去,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是小丫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她也是这个府上的人。

    又过了几天,算起来到这个府上已经有十多天了,慕容书已经变得非常的急躁,这里把他们看的非常严,没有一点儿可以逃出去的希望。

    府上四处挂起了红绸,红灯笼,大大的喜字也张贴在各处。

    小丫去打听了一下,说是府上准备公子和公主殿下的婚礼。

    慕容书又哭了起来,怎么办,怎么办,她真的要嫁给这个丑八怪了吗?

    被囚禁在这里马上要二十天了,为什么皇兄和父王都没有看到自己留下的记号。

    “公主殿下,不要哭,不要哭,不是还有五天吗?

    也许这五天就会有希望的。”

    小花只能安慰慕容书。

    她也没有一点儿办法。

    在府上的这段时间,她也偷偷的想去打探一下出去的路,想起那一天的情形她到现在还怕的不得了。

    厨房里有了小丫帮忙,小花推说自己不舒服,一个人走了出去。

    慕容书所住的院子周围有很多的人把守,倒是对小花和小丫没有太多的防备。

    小花出了厨房,朝着西边走,从小丫的语气中得知,府上的大门在西院和东院的中间。

    一路上,她走走停停,有来来往往的下人,都在忙活着自己的事情,好像并没有人注意到她。

    走在路上,小花还努力的记下路上的标记,怕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忘记掉。

    眼看就要走到另外一个院子的门口,来了一群人,小花急忙跑进树丛中躲了起来。

    “她居然想跑。”

    “进了我们府上,还没有一个能逃的出去的,来人,把她送到地牢里,跟那些人永远的在一起。”

    平日里小花去要东西,管家虽然没有多开心,但是那副样子也是人模人样的。

    可是现在的管家脸上露出狰狞,看的小花胆战心惊。

    “是。”

    那一群人拖着一个人,往那个院子里走。

    没有多久,那一群人拍了拍手出来了,顺手把门给带上。

    等着那群人走远了,小花按耐不住好奇的心,跑过去想看看院子里有什么。

    门没有锁,只是掩上,她伸手一推,门就开了。

    小花一闪身走进了院子,回手把门关上。

    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花草树木,空气中还散发着一股很难闻的味道。

    院子里的房间不多,其他的房门都已经积满灰尘,只有一个门虽然油漆斑驳,把手上却是干干净净,应该是经常有人进出。

    小花来到那扇干净的门口,门上别着栓。

    打开栓,门自动就开了,一股恶臭迎面扑来,小花扶着墙差点儿吐了,为了不被人发现她来过这里,硬生生的把那种恶心压了下去。

    刚才被拖进来的人远远看着是个女人,这里还有如此臭的味道,不知道是用的什么刑。

    走到这里,退回去也是不甘心,小花决定继续往前走。

    一道一道的门走过,到了最里面,恶臭是越来越浓烈,却没有看到刚才被押送进来的那个女人。

    好奇怪,难道不在这个屋里?

    不可能啊!只有这个房门把手是干净的。

    而且这里好臭,肯定有什么玄机。

    小花在最后的一间屋里来回的走着,她忽然想起来,在门口的时候,管家可是说过要送到地牢,地牢肯定在地下。

    应该有通往地牢的道路,需要好好的找一下。

    小花蹲了下来,用手指在地板上轻轻的敲着摸索着。

    地板上很光滑,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痕迹。

    难道是自己判断错了?

    还是听错了?

    小花站了起来,她退到门口,寻思着该怎么办。

    抬头看到屋里的那扇关的严严实实的窗户。

    窗户非常的低矮,跟一般房间里的窗户不一样,屋里那么臭,应该把窗户打开透透气。

    小花走过去,她来到窗户边,拔下插销,把窗户打开,窗户外面的情形把她差点儿吓的叫了起来。

    臭味正是从窗户外面飘进来的,外面没有什么风景,有的是一个黑黝黝的地洞。

    这里就应该是地牢所在!进不进去?

    小花又有点儿犹豫,这黑洞洞的地道口,就好像是一张要吃人的嘴,大大的张着。

    “啊!”

    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从地洞里传了出来。

    小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她的腿发软却不受控制的往外迈,一定要去看看那些企图逃跑的人都是什么样的下场。

    颤颤巍巍的小花顺着台阶一步一步的往下走,越往里走,就越臭的厉害,她已经想到里面应该是人肉腐烂发出的味道。

    走到没有路,那惨叫再一次的传了过来。

    “啊!”

    只有惨叫,没有其他任何的语言。

    小花跟着声音的指引,再次的往前走,脚边有什么东西一窜而过,她借着微弱的油灯灯光,看清那个东西是什么的时候,急忙用手紧紧的捂住嘴,防止自己尖叫。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