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神域苍穹Tempest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二二战:事件/阴谋与神族

    夜晚的弯月,散发着皎洁的月光笼罩,平静海岸边微微浮动着,一丝丝柔情的海风吹拂着这座人工岛屿,人们已经悄然入睡,十分安详。

    男性学员在这无人的小巷中散发着自己满腔的怨恨与埋怨,这股强烈的负能量却正好成为了打破「苍穹破军」学园的引火线。

    一位穿着一身白,打扮得十分神秘的神秘人利用了男性学园的负能量将这紫色长方菱角形的柱体强行植入了男性学员的额头中后,便消失在了这个漆黑的小巷中。

    也因此学园迎来了第一场风波!!——「学园暴动事件」

    而与此同时,东方战,止戈以及音子熙正在止戈的宿舍中看着谁?

    沉思着气氛显得十分的沉重。

    东方战突然盘坐在了止戈的床上,单手托腮看着若曦。

    「现在的局面让我有点尴尬」

    音子熙走到了若曦的面前,礼貌地笑了笑。

    「若曦,你好,我是止戈的朋友,音子熙!我们在试炼之地见过的!」

    「你好!」

    若曦微笑回应后,两人握了握手!但是场面依旧十分的诡异尴尬!

    原因其实很简单,当这场突如其来的选拔赛的结束后,他们各自准备回到自己宿舍时,却才想起了一件事情,在选拔赛开始前发生的一件事!

    止戈宿舍与若曦宿舍问题。

    而如今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他们四人将要面临的问题就是

    ——若曦那边肯定不能去!那止戈能睡哪里?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种十分尴尬的场面。

    「音音你还有心情打招呼,我都没有地方睡了都。」

    止戈吐槽了起来。

    「大丈夫能屈能伸,你也不能说让一个小姑娘离开吧!」

    「我去有没有搞错也不知道理事长到底要干嘛,真的是!」

    「那不然咋弄?你继续呆在这里?让人家若曦搬出去?」

    「我没这个意思啊!!」

    「那几个意思?反正你跟战天天黏在一起,感情那么好!睡在一张床挤一挤不就行了吗?」

    被吐槽的音音扭头便看向了止戈,双手叉腰,毫不留情的对着东方止戈怼了起来,还不忘记东方战这个人,顺便也给拖下水。

    止戈看了看东方战给他使眼色,可惜他没看懂,止戈只好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说道。

    「那现在这样子怎」

    止戈话音未落,一声惨叫声忽然传入了四人的耳畔中。

    四人一惊,止戈破门而出,随着音源的位置赶去。

    而正因为这个惨叫声导致很多还没进入深度睡眠的人,直接被吵醒都打开门出来一趟究竟,在音子熙的敷衍解释下,众人纷纷躺回到了床上,开始自己的回笼觉。

    在解决此事之后,战,音子熙正准备跟上止戈的脚步时,若曦叫住了他们便要求与他们一同前往,两人也点了点头后,便赶紧跟上,前往声源处

    躺在冰冷的巷子口地面上,男性学员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他的眼睛不断地闪烁着红色光芒,表情狰狞,行尸走肉!

    此时有两名参赛选手从小巷口穿过,只见两人勾肩搭背,有说有笑,关系切密。

    额头上那柱体状的紫色能量体微微发光,青筋暴起。

    脑海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暗示着他,不断地向他重复的说道。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夺回尊严,证明自己,杀了他们!」

    剧烈的痛感传达入了脑神经中,男性学员不断地挣扎,疼痛难忍的他,双手抱

    头跪在了地上,发出了惨叫声、

    听到了惨叫声的两人停下了脚步,扭头走向了声源处,仔细一看!

    是一名男性学员跪在了地面上,痛苦的叫喊着,两人担心的上前问道。

    「兄弟,你没事吧?」

    「要不要送你去医院?还是?」

    不管两人怎么问他,他都不会做答,当两人想要上前将他扶起时,皎洁的月光

    放射出了三个人的影子。

    只见一个锋利的武器快速落下,两人其中一人被深深的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

    喷涌而出,倒地昏迷!

    此时的男性学员舔了舔那野兽般锋利四爪般武器上的血液。

    那双眼睛早就被红色侵染,充满了杀意,那扬起的唇角间透出了一股狂妄与嘲

    讽。

    「你在干什么!!!」

    没有见过真正的实战现场,也没见过真的会有人喷血躺在自己面前那冰冷地面

    上,以及眼前那个充满杀意,让男子不由得产生了恐惧感,他慢慢的向后退了几

    步,又不想丢下自己兄弟不管,他朝着这犯罪者,怒吼道。

    可是,犯罪者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可以生气的,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根本不在意他在

    说什么,他想表达什么,他一心只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夺回在乱斗选拔赛上被夺

    走的尊严与名额,双眼间闪过锋芒的寒光,他狂妄的走向了男子。

    「在乱斗场上所得到的耻辱,我要你们百倍奉还!很快你们就可以见面了,在另

    外一个世界!」

    再次挥动那锋利武器的犯罪者,将四道锋利抓痕深深的刻在了男子的身上,

    男子惨叫后,鲜血喷涌而出,晕倒在了地面上。

    而犯罪者吸吮完武器上的鲜血后,望着月亮露齿发出了那变态的笑声。

    而当东方止戈赶到现场的时候,早已经不见犯罪的踪影,只剩下两个躺在地面

    上,流着鲜血快要一命呜呼的男子,他连忙拨打起了人工造岛私立医院的电话!!

    东方止戈此时已经发现了在他们身上所烙印的四个深深的爪痕

    整齐的步伐声慢慢接近。

    止戈正全神贯注给这两名受伤的人做紧急措施。

    东方战等人在这时候赶到了现场。

    「什么情况!卧槽!」

    东方战见到如此受伤严重的两名学员后,不禁眉头紧锁住。

    而随后的一句话落下,若曦不由得单手拽着胸口,眼睛充满了恐慌,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情况下,身体不由得大叫了起来,音子熙连忙将其紧抱,将若曦的头埋进了自己的胸前,不停地拍打若曦的后背,安抚若曦的情绪。

    「止戈,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昏迷不醒了,我也没看到犯人的踪影,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些家伙是被四爪武器所伤。」

    「按照你的意思是?」

    「我已经打电话叫医院的人过来了,至于这个犯罪者是谁?我们可以先通知理事长,然后等理事长来了以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嗯我觉得也只能先这样了,按照这个伤口看来,我觉得凭我们几个也未必能行,还是听你的吧。」

    止戈看着这两名伤者,不由得沉思了起来,他不但没有慌张,还很冷静的分析了应对的方法,而东方战也能够接受止戈的这个提议。

    「音子,要不你先送若曦回去休息吧,她这样精神也不是很稳定。」

    此时东方战转身对着音子熙温柔的说道。

    音子熙与东方战对视了一番后,便点了点头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

    「我们走吧!若曦!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若曦强忍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其继续恶化,她抬起了自己的头,看着音子熙,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后说道。

    「没事,别担心了,我们一起等救护车吧,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的!」

    东方战看了看若曦,也听若曦那么说后,就没有继续在意下去,便走到了止戈身边蹲下后,开始跟止戈一同研究这个问题。

    而这一点并不能逃过音子熙的第六感,同为女人,音子熙肯定不会看不出来若曦在强忍着这些情绪,但是她又想不明白,到底有什么理由能够让若曦不惜强忍恐惧也要留下来的执着,她发现若曦此时的双手虽然紧紧的握着衣摆,但是她的眼神一步都没有离开过一个人,。

    她顺着若曦的注视点,音子熙发现她的目光一直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就是——东方止戈,而音音终于明白了若曦为什么会这么做的原因,她微微了笑了笑,似乎心里有了什么小想法~

    此时医院的救护车鸣笛慢慢接近,众人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将患者紧急送入了医院。

    而在十五分钟后,所有人到达了医院内,好在及时发现,做了紧急措施,两名学员也脱离了危险。

    东方战拍了拍止戈的肩膀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

    「好样的,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啊!哈哈哈哈!」

    止戈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音音与若曦也在东方战的带动,止戈笑容的渲染下,也笑了起来,正当他们笑的很是开心的时候,伴随着高跟鞋底的敲打声渐渐接近,理事长出现在了他们四人的眼前

    「理事长!」

    东方止戈,东方战以及音子熙见到理事长的前来后,十分礼貌的叫了一声,而若曦则是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三人。

    忽然提亚斯理事长的目光转向了若曦,与其对视。

    若曦不知所措的低下头,深深鞠了个躬,理事长也没有多想就再一次将头转向了东方止戈行人面前,若曦似乎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起身退到了一旁,安静的看着他们。

    「现在的情况如何?发生了什么事情?」

    提亚斯理事长单枪直入,直奔话题,并没有太多其他想法的她,冷不丁的问道。

    「理事长,这两个人是在我们男生宿舍附近的一条还未开发区域发现的,当时我们听到了叫喊声并直奔现场,可是等我到了现场时,却早已经看不到犯人的身影,只剩下两个受重伤的学员,情况紧急,我没办法置之不理,只好放下追踪犯人线索,给这两人做了紧急措施,在通知您过来医院,再做打算。」

    「你做的很好,还有其他什么发现的吗?」

    「有!根据他们身上的伤来看,很有可能是四爪武器所伤,我觉得有两个选择可以选,第一个查看监控录像,看是否有录制到犯人,又或者此地没有监控录像的情况下,可以选择第二个选择!」

    「很可惜,既然都说了那是未开发区域,那么哪来的监控,所以直接ass了第一个想法,你直接说说你的第二个想法吧!」

    「根据这两人的伤口来看,都是十分明显的从上斜下,伤口犹如被猛兽的爪子撕裂一般,我猜这个人使用的灵媒武装肯定跟四爪武器脱不了关系,既然如此的话,只要从这个类型的学员着手,并且整合后带到患者面前,便可一切知晓!」

    「好!就按照你说的做。」

    当理事长正准备转身离开时,止戈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提亚斯。

    「还有什么事情吗?这位同学?」

    「我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一个学员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勇气去做这样的事情,除非受人控制,如果抓到了犯人,请不要冲动做事,调查清楚在做决断。」

    「好,这一点我明白,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个人!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由我们大人处理。」

    「好!理事长慢走。」

    止戈十分严肃认真的向提亚斯理事长汇报情况,提亚斯听了之后,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她拿起手机,点开了通讯录寻找着名为「文老西」的一人后,一边拨打了电话一边一步步的离开了医院。

    止戈,战,音子熙也再一次礼貌地目送走了理事长,即便如此,止戈也没有放松心情,反而眉头紧锁,开始思考起了什么事情,东方战一看走向了止戈,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笑着说道。

    「你在想什么呢?这么专注!」

    「没事,我在想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其他的线索与蛛丝马迹。」

    「不愧是我们的大侦探,你说对吧!音子。」

    东方战为了让止戈放松一点,刻意的吐槽了起来,并且带上了音子熙,音子熙微微的笑了笑点点头后,便转身走向了一个正在目不转睛看着止戈的恋爱少女身边,弯下腰在恋爱少女耳边轻声嘀咕:你是不是喜欢止戈啊!

    话语刚落,少女发出一声害羞的叫声,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她面红耳赤的看着对着自己笑的音子熙,口齿变得不伶俐,说话也结巴了起来。

    「你你怎么知道」

    音子熙一听,抬起了那轻轻握住的拳头挡住了嘴巴。

    「噗嗤~~~~」

    听到动静的两个人,目光看向了音子熙与若曦身上,只见若曦面红耳赤的坐在地上。

    以为是感冒发烧引起的面红耳赤,止戈走到了若曦身边,毫不知情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轻声的关心道。

    「你没事吧,是不是发烧了?你的脸很红耶!」

    看着止戈靠近自己的若曦,她的脸更加通红起来,就好像轨道上正在加速前进的火车烟囱般,不断地冒出热气的烟雾出来,双眼都开始变成鱼板身上的转圈般的模样,开始有点晕头转向起来。

    音子熙见到这么猪头脑袋的止戈,就立马想到了一个人,没错那个人就是东方战,两人简直就是典型的木头直男癌,完全不懂情感类型的问题,东方战也并不知道音子熙喜欢着他很久了,所以音子熙十分的了解若曦现在的情感处境,她笑着推开了止戈后,一边忽悠着这两个木头又一边将若曦扶了起来。

    「好了好了!你们这群男生怎么可能懂我们女生的想法,没事了,若曦由我照看,你们两就继续聊事情吧,我带若曦去另外一边休息去。」

    「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休息?非要换个地方?」

    东方战一脸懵逼的问道,而音子熙则是一脸不屑解释,强硬的说道!

    「要!你!管!」

    说罢,她看向了若曦,话音变得十分柔和,并且对若曦说道。

    「若曦,我们走!别理这两个大木头,我们去另外一边休息一会!」

    「啊?啊!!嗯!」

    还没反应过来的若曦,只好答应了音子熙的要求,可是此时的音子熙的心里似乎有什么奇怪的开关被打开了,她忍耐着,不要在现在这个时候暴露出来本性,一步步的,一点点的,小心翼翼的将若曦带到了离东方止戈与东方战比较远并且没有人的角落边停下了脚步。

    音子熙再也按奈不住那好奇的心里了,她轻轻的将若曦推在了墙边,让若曦靠在了墙上后,用了将右手拍在了若曦的有脑袋旁的墙壁上,帅气的壁咚起了若曦。

    若曦似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想要逃开的时候,却被音子熙给拽了回来,只见音子熙双眼冒光,发出了十分可怕的奸笑声,若曦看的心里慎得慌,她害怕的不敢与音子熙直视,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而音子熙却抬起了若曦的下巴,用这十分诡异的说话方式说道。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是不是喜欢我兄弟东方止戈!速速招来!」

    此话一出,若曦情不自禁的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好像魔鬼的音子熙正拿着恶魔的叉子准备严刑拷问自己一般,她不由得双脚发软瘫坐在了地面上,魂都似乎要被音子熙吓没了。

    音子熙看着此时的若曦,她歪着头问着自己道。

    「哎呀?我是不是玩太过了??」

    在音子熙强势的语言“攻击”下,若曦只能举白旗投降,慢慢的向音子熙道出了她与止戈之间所发生的事情,音子熙听完后,坏坏的笑了笑,似乎有了什么鬼点子一样,但她还是拍了拍若曦的肩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对着若曦说道。

    「放心,若曦!从今晚后我就是你的好闺蜜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情!我不会告诉止戈的放心!」

    若曦一脸不相信的低下头,叹了口气后说道。

    「我们走吧!别让他们等太久了!现在已经很晚了!」

    于是两人离开了此地,向止戈与战的所在位置走去!

    「哦呀哦呀!您还真是不怕自己那张脸会老去呢?提亚斯!」

    夜深人静,提亚斯挂断了与电话那头的联系后,一脚踹开了眼前的大门,正对着前方看着自己的文老西,文老西一点都不觉得惊讶,他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十分轻浮地说道。

    「你还真的有恃无恐啊!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还能装得这么的淡定!文老西!我记得我应该警告过你,不要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吧?」

    一句沉重带有警告的话语从提亚斯理事长嘴中脱口而出,她紧锁着自己的眉头,双眼直视着这个轻浮得有点可笑的科学疯子文老西,身体周围一阵寒气慢慢地在这个房间内散开。

    「乱冤枉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提亚斯理事长,你怎么能这样子呢?遇到的什么鬼问题就推脱到我这个孤家寡人身上,我好可怜的呢!」

    文老西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摆了摆手摇晃了自己的脑袋,轻浮得解释着,一把银色的铁扇子出现在了提亚斯的手中,周围的寒气越来越冷,甚至某些角落已经开始结冰起来、

    「我并没有耐心在这里看你说风凉话!文老西!」

    「哎!拥有了特殊性质的冰属性,能够冻结自己身体的老化速度开始,你都一点不害怕自己的脸会衰老,天天发脾气!真的是让人害怕呢!提亚斯!」

    话语刚落,扇子一挥动,一道弯月般的蓝色寒气向文老西飞去,只见文老西周围的撩起微微的风,与寒气相互碰撞后,直接消散开来。

    「哎,这么凶!动不动就要动用能力搞我,害怕害怕!吓死我了!」

    文老西挡住了提亚斯的攻击,随后故意刺激挑衅提亚斯,这让提亚斯更加的生气起来,她绝不允许任何人在一个十分严肃的话题中,说出一些不负责任,甚至与话题无关的问题,正因为文老西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提亚斯一直都十分恶心这个文老西,要不是为了知道一些事情,她真的不会过来自讨苦吃,现在的提亚斯一心只想管理好,保护好这所学校,这个人工岛屿!

    但一次又一次的忍让,怒火再也压制不住的提亚斯想要在发起第二次攻击时,文老西却轻轻的笑出声来,说道。

    「情绪这种东西是十分容易被人利用的,我也知道你此行来此的目的,所以你现在明白我这么做的原因了吗?这就是你想要知道的答案!提亚斯!」

    「什么意思?」

    提亚斯不明所以然的望着文老西,既然他都在为自己伸冤,为何又做出一副对提亚斯此行目的特别清楚的样子。

    「我们人是情感动物,每个人都会拥有七情六欲,也很容易情绪化,所以只要我们人被某些事物吸引或者不好的事情导致过度情绪化的时候,就会被他人操纵利用,这是最为显著的事实,不是吗?提亚斯!」

    「什么意思?你想说这个犯罪的学员是被他人利用,才做出这样的事情?不对!你给我等等,未开发的区域并没有摄像头,并且我也没在电话中透露出任何有关于这件事情的过程,我只是质问你,学员受伤这件事是否与你有关后,便来到了你家楼下,如果这件事情与你无关?你是从何得知?」

    文老西说罢,提亚斯便随即抓出了话语中的漏洞,并且准确的分析出了所有内容,文老西听完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摆了摆手,微微抬起了一会唇角后,又恢复原状,并说道。

    「提亚斯,你还真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呢!不过我不需要在现场,只要从你的电话那头所说的这些问题,在综合所有之前研究时候所有的猜想,便可以略知一二,当然这一点,我并不是没有告诉过你,在开学典礼时候,我已经差不多都告诉你了!」

    「哦?那我倒是很愿意听一下你所谓的猜想!」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吧!提亚斯!我们人类无法证明用科学证明的事物与现象都被我们人类统称为超自然现象,这些也并不是我们人类可以去探知的领域,我们连一步步的了解都没有,便跳过所有的环节,直接进入了最终的利用环节,利用未知圣遗物开发超能力,这已经打破了我们的科学范围,试想一下,既然我们能拥有超能力,那么是否也像我们幻想那般拥有其他生物,包括神魔等等种族?」

    「文老西,这一点你告知过我,所以你想告诉我他们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一切都是因为打破了这个科学范围?那么我想问一句,如果他们真的存在,又何苦大费周章利用我们人类?直接将我们赶尽杀绝即可不是更好?」

    文老西十分严肃的讲述着,这是提亚斯第一次看到如此认真的文老西,提亚斯出于尊重与礼貌,也十分认真的听着文老西讲话,就在这时文老西的话中又再次出现了不明所以然的话语,提亚斯立马当场接话后,质问文老西。

    文老西双手托腮,直视提亚斯说道。

    「因为他们是神!他们是魔!」

    提亚斯一听到文老西这样的解释,不由得一脸问号。

    「什么意思?文老西!」

    「简单点来讲!我们人类为了更好地剧情发展,我们会利用各种催泪以及血腥虐恋等等来加深观众的印象与喜爱,这不枉然是一种兴趣!对吧!」

    「是!但这句话与你所说的有什么关联?文老西!」

    文老西听后,轻轻扬起唇角说道。

    「那是因为在这些不明的神魔等等种族眼里,单纯的杀戮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了,当然不代表他们不虐不死我们人类,而是觉得与其单方面的碾压,不如来个血腥虐杀场面前的开胃菜,当做电影一般观看我们人类自相残杀后,最终再来一个轻松收场!而你今天所遇到的事情,估计与我的猜想并不会有太大的差别与错误!」

    「文老西!」

    文老西这样的猜想并不会让提亚斯感到惊讶,可是却让提亚斯不得不接受也不得不在这猜想来临之前,做好所有的准备,她紧锁着眉头,只是重重的念了念文老西的名字,但却并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只见文老西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提亚斯身边,拍了拍提亚斯的肩膀沉重的说道。

    「提亚斯,我们选择的这个分班制度是个错误,但我们不得不这么做!你要明白,我们人类要面临的不是世界大战,而是新未知的危险,风波也将慢慢的向我们靠近!你要明白!!这一点!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人类!!」

    说罢!文老西双手插入口袋中后,便离开了屋内,只留下了提亚斯一人!

    提亚斯也明白文老西这句话的用意,分班制度只是为了挑选出最为优秀的人才作为战力培养,预防未知危险,但这种分班制度正好给了我们人类的虚荣心大打折扣,一个沉重的打击在了我们人类身上!

    嫉妒,怨恨,虚荣以及那自视过高而引起的情绪化,正好成为了这件事的导火线!但也因为这样!提亚斯在这一次事件后,对文老西的话再也不会抱有猜忌,甚至决定选择相信他,但不是盲目的相信,而是在理智下筛选,推理,分析!

    提亚斯紧紧的握住了双手,她转身离开之时,对着这个屋子丢下了一句话!

    「不管你是谁!你休想!伤害我提亚斯的学生!」

    便离开了此地,文老西也在提亚斯离开后回到了房间前,看着这个被提亚斯踹坏的大门,他不禁叹了口气吐槽道!

    「哎!这女人!真的是,搞事情!我的门啊!又得修了」

    在文老西提亚斯面谈结束后,另外一个地方也有一个人正难题入眠的看着宿舍窗外那皎洁月光,泪水不禁从眼角中流出,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往事。

    「爸爸妈妈」

    少女不禁的啜泣中念起了自己的父母,她心有不甘,心痛不已的看着窗外,难以入眠。

    「开学典礼」·「试炼端口内」·「八方神乐场景」

    神乐被这望不着边的黑暗中,四处张望着,她正在寻找着出口,可是不管怎么走,依旧走不到尽头,有的也只是黑暗。

    少女就在这黑暗中想起了自己的父母,黑暗的空间忽然亮了起来,熊熊的大火包裹着少女的周围,一个似曾相识的画面场景再次出现在了少女的眼前。

    那是少女小时候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母死在一个变态狂的手中,自己却无能为力,吓得双腿发软的跪下地面上,那时候的变态杀人魔并没有杀死这个女孩,成就了现在的少女八方神乐。

    少女神乐永远也无法忘记小时候变态杀人魔在她面前杀死自己的父母后,又在自己的耳边侮辱嘲讽挑衅着自己那些话语,她咬牙切齿的紧握住了拳头,双眼中流露出的满是愤怒,她从那一刻就许下誓言,一定要杀了这个变态杀人魔,为自己的父母报仇雪恨。

    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神乐,完全分不清眼前是否是现实,她抽出随身携带的水果刀,一把刺入了幻影中的变态杀人魔的心脏处,眼神不在温和,仿佛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杀红了眼的「二号变态杀人魔」一般的存在。

    但是幻影中的杀人魔并没有死去,而是紧紧的抓住了刺入胸口中的水果刀,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他毫无痛苦的样子说话带着重音的方式道。

    「这么弱!也想杀了我?女娃娃,你还太嫩了!」

    神乐一听更加愤怒,她双手用尽全力将水果刀深深刺入!但杀人魔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而是笑的更大声,不断地挑衅着,嘲讽着,加深着!

    少女内心中的黑暗,不断地被扩大,放大!甚至到了快要完全黑化的时刻,少女的力量被唤醒,黑色的闪电在她的身上出现,不断地摇曳着。

    原本的水果刀也变成了一把锋利的佩剑后,愤怒的神乐一把将周围的幻影连带黑暗空间一起被劈成了两半,随之一道黑色落雷劈下,惊动了在试炼端口另外一个地方的音子熙,东方止戈以及东方战等人。

    黑暗空间慢慢的散开,用尽力气的神乐松开了自己手中的武器后,陷入了短暂的昏迷状态中。

    手中的佩剑忽然幻化成了一只黑色的乌鸦、

    黑色乌鸦在半空中拍打的自己的翅膀边看着昏迷状态的神乐,发出了阴冷的笑声道:“再等等!等你的怨气达到了零界点的时候,就是我吞噬你增强实力的时候,我亲爱的主人!八方神乐!哈哈哈哈!!”

    「与其站在这里悲伤,不如我来告诉你如何为自己的家人早日报仇吧!神乐姑娘!」

    那个一身白袍的神秘面具男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神乐的身后并且阴阳怪气的说道。

    神乐快速转身,唤出武器的时候,却不料被神秘人抓住了握住武器的右手,将一条紫色长方菱角形柱体快速的植入了神乐的额头中、

    「很快的!神乐姑娘!怨恨吧!当你杀光全世界的人后,你就能给你的家人报仇了!在这之前,请让我好好欣赏一下这场闹剧吧!哈哈哈哈哈哈!」

    神秘人在植入柱体后,随着笑声消失在了卧室内,神乐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地面上,昏迷了过去。

    而这时的神秘人已经用了一股神秘的力量让自己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宫殿中,他提起圆桌边装有一点红酒的红酒杯不断地斟酌着,摇晃着,并且阴冷的笑了笑说道。

    「既然那么想与天斗!那么人类!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多能耐吧!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哼哈哈哈哈哈哈!」

    在这些事情之后,我们再次回到止戈,东方战以及音子熙的身上。

    三个人从医院中走出,在这阴暗的小巷口缓缓前行,被这样的事情所惊扰,他们早已经失去了睡意。

    但即便没有了睡意,他们三人并排走着却也没有说过一句话,显得格外寂静尴尬,端木若曦则是在身后紧紧的跟着,低着头紧张的抓着衣摆,不敢吭声。

    音子熙停下了脚步,再也没继续前行,没走几步路的两个人便发现了状况停下脚步,当他们正要转过身来之时,由于害羞过度,导致身体本能做出了动作,若曦直接躲在了电线杆的后面,探出了那有点可爱的脑袋看向前方三人。

    「音音你怎么不走了??」

    东方战与止戈转过身来后,东方战一脸奇怪的问道,只见音子熙似乎在忍受着什么,低着头紧握双拳,这让东方战着实担心的,他靠近了音子熙,在音子熙的身前蹲下抬头看着音子熙。

    只见音子熙脸颊泛红,抬起了头,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路后,左脚绊倒了右脚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东方战连忙站起来过去把她扶起来,音子熙将脑袋转向了右边,嘴中小声的嘀咕道:“谢谢你”

    然而东方战并没有听到,只是听到了一点点奇怪的声音,并且知道是在音子熙的口中出来,他将手放在了音子熙的额头上,让音子熙猝不及防,满脸通红起来,着实发烫。

    「奇怪了?怎么会发烧呢?好端端的!」

    东方战依旧像个木头一般的,问道。

    而若曦与止戈则是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难受吗?实在难受的话,我背你回去!」

    「!!!!!」

    还没等音子熙反应过来,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的时候,一个下蹲式要音子熙趴上自己后背的东方战,却让音子熙再一次心动,心跳加速起来。

    「不用,我自己能走!」

    「可是你的脸好红,又发烧了!你确定?你自己能坚持?我背你吧!又没事!」

    却被音子熙回绝的东方战,站了起来看着音子熙,一脸不解的解释着,劝说着,担心着,止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叹了叹了气后,便插入了两人的话题中。

    吐槽道:“她没事的,战,你就别瞎操心了,虽然他满脸像是吃了大便一样的表情,但是她却是没有事情,一会就没事了!”

    止戈的吐槽一出,音子熙那满脸春心荡漾的表情瞬间变脸,她紧握自己的拳头,面带微笑的走到了止戈的面前,在止戈还没有发现异样的情况下,一个右手的上勾拳落在了止戈的肚子上,止戈痛的崛起了嘴,蹲在了地上、

    「东!方!止!戈!」

    「你说谁吃了大便了?」

    「我让你作!!」

    音子熙拍了拍手,看向了若曦,只见她担心止戈的情况,想上前又不敢上前的样子着实可爱,东方战不解现在是什么情况,只好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看着。

    「我去我就开个玩笑你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我的姑奶奶!」

    止戈捂着肚子吐槽道。

    音子熙一个眼神秒杀了止戈,她指着若曦的方向,看着止戈说道。

    「你可还记得身后有那么一个人还在跟着你?你还好意思跟我吐槽!老娘没有一脚踹死你,就不错了!」

    东方战看向了躲在电线杠后的若曦,若曦害羞的将脑袋收了回去,止戈一脸不解的看着音子熙。

    别看音子熙这样,其实这一路上,就一直在忍耐着,一直在等着东方止戈自己发现问题,所以平时十分话痨的音子熙,在从医院出来到现在一直都是一声不吭,她就是想看看这个东方止戈什么时候能够发现端木若曦一直被无视,被忽略在身后。

    可是没想到的是,他不仅没有察觉还吐槽起了音子熙起来,这让音子熙不由得上去给了她一拳,毕竟音子熙知道暗恋一个人的那种痛苦,她不想让若曦也去体验这种感觉,毕竟若曦发生了那么多令人觉得可怜的事情,音子熙想帮她,不想若曦这么多年的感情积累的感情就这么换来一个止戈的无视与冷漠。

    所以音子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发飙了!

    可是止戈还是没有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让音子熙更加生气,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一般,她再也忍不住了,上前就是一个打耳光扇在了止戈的脸上,一个红彤彤的五指印带着火辣辣的刺痛感直接在止戈的右脸上显出。

    「你自己慢慢琢磨吧!东方止戈,我真的看错你了!原来你就是一个可以跟别人随便发誓,说好保护她一生却把人家丢下,忘得一干二净的人,你就是个垃圾!不折不扣的混蛋!无赖!王八蛋!」

    东方战看着音子熙从自己身边走过,本是拉住音子熙想要劝架的,却被音子熙狠狠地甩开了手,只见音子熙走到了若曦的身边,牵起了若曦的小手霸气的说道:“曦儿,我们走!不要理这两个神经病!”

    说罢,牵着若曦的手便要往宿舍的方向走去,若曦只好跟上,在离开之际,若曦即便在怎么不好意思,在害羞,她还是向止戈跟东方战点了点头后,在随着音子熙一同离开。

    而在走了几步路的音子熙,突然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的喊道!

    「对了!今晚,我陪若曦睡!东方止戈!你给老娘滚去跟东方战一起睡,你要是敢来打扰!我绝对扒了你的皮!还有在你想起以前的事情之前,请你不要跟我说话!我不跟渣男讲话!脏!」

    丢下这句话后,便离开了,两人的背影渐渐的远离,直到看不见了,止戈才坐在了地上,止戈跟战心里都知道,音子熙从来不会乱发脾气!

    但这次却又打了止戈,还骂了止戈,东方战也明白这件事情肯定是止戈的问题,止戈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止戈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就这样坐在地上,望着音子熙他们远去的路口,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