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相公可缓缓归矣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终归(二)

    若是可以,韩弄潮只想倒床就睡。

    这两日,她一大早便去了欣桐院,傍晚用过晚膳才回,虽然午休的时候可以眯一会,但是始终紧绷着的状态,还是让人身神疲倦。

    韩弄潮本不想这样,只是自从收到了信,夏明晴便让人每日早早前去码头接人,连萧若涵请安之后,都呆在欣桐院不走,韩弄潮也索性留在了欣桐院与她们一起等消息,这样下来,精神能放松才怪。

    韩弄潮正酣睡之际,被一个欣喜的声音唤醒了:“夫人,快点起来,将军回府了!”

    韩弄潮好一会才真正意会到这话的涵义,随后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什么时辰了?”

    “已经丑时了。”云芝等人此时已经齐齐地站在床前,此时屋里灯火通明,外面若隐若现地传来了人声。

    韩弄潮认命地爬了起来,让云芝赶紧侍候她穿衣梳洗,眼睛却是不时地向门口望去。虽然这几日无数次想象过待萧景瑜回来之后,两人见面的情形,但是这一刻来临之际,韩弄潮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紧张。

    这时一人撩帘而入,是袁嬷嬷。

    “将军说夜已深,不想劳师动众,今晚在书房对付一晚。”袁嬷嬷此时不见一丝困意,脸上笑成一朵菊花:“夫人再睡一会吧,到时老奴叫你。”

    韩弄潮没有丝毫的犹豫,赶紧爬回了床上,——明日,怕是不会轻松。

    只是待她躺下来之后,却是罕见的失眠了,——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地合上了眼。待其一睁开眼,外面已经是一片亮光,显然时辰已经是不早了。

    韩弄潮一个激灵地坐了起来。

    袁嬷嬷见她醒了,便笑道:“夫人睡得正酣之时,将军回来拿了朝服,一大早便上早朝去了,老奴唤了多次夫人都毫无反应,将军也就吩咐我们不要吵你。”

    韩弄潮闻言脸上一阵失笑,不知道该懊悔好还是该庆幸好,也就问道:“将军今早何时出了门?”

    袁嬷嬷立刻道:“将军寅中就出门了。”

    韩弄潮不由哀叹:寅中?那不是寅时就要起来准备了?希望他以后都能像今日这般识趣,不用她也跟着起来侍候他早朝才好,要不然谁稀罕日日三更半夜起来折腾!

    正韩弄潮一脸纠结之际,姜嬷嬷走了进来说道:“等将军下了朝,便要前去开祠祭祖,所以今日便有族里的长辈过来,长公主殿下让夫人准备一下,等下前去见见。”

    本来两人成亲的第二天就要去祠堂上告祖宗,韩弄潮才能被正式纳入族谱,只是出了那样的事情,这事也就耽误了下来。如今萧景瑜一回来,夏明晴就立即操办起这事,韩弄潮听得心里暖暖的。

    只是,族里的长辈?

    记得当初认亲之时,除了长公主殿下和驸马这些至亲,屋里可没有一个称得上是“长辈”的人在场,她之前没有多想,如今这些长辈却突然冒出来,韩弄潮心里怎能没有一丝想法?

    “可知道他们是什么人?”韩弄潮问了姜嬷嬷。

    姜嬷嬷淡淡地说道:“驸马与将军有一位庶出的二叔,老太爷去世之后,两府的来往便渐渐少了,夫人等下不用顾虑什么,全了礼节便可。”说完之后,姜嬷嬷眼里闪过一丝鄙夷。

    韩弄潮见状,一脸的若有所思。

    待她去了欣桐院,一进了门便见到屋里已经坐满了人,一脸严肃的夏明晴见了她进来,脸上也就有了一丝笑意,当众打趣道:“可是睡迟了?”

    韩弄潮立即一脸羞愧地告罪:“真是什么也瞒不过嫂嫂!”

    萧景峰也笑道:“要怪就怪瑜儿,偏偏挑在三更半夜回来,也不知道体恤人。”

    夏明晴立即道:“可不是,一刻也不让人省心,还好弟妹乖巧懂事。”说完之后,便亲切地拉着韩弄潮的手,指着一旁神色略显尴尬的几个陌生的面孔给韩弄潮引见。

    萧元华,萧老太爷的庶出弟弟,自韩弄潮进来便紧绷着的一张脸,待韩弄潮上前称他一声“二叔”时,冷冷地应了一声便撇开了头。

    钟氏,萧元华之妻,面相并不出众,身上的穿着打扮也显得中规中举,说话倒是温声细气,当场从头上拔了一支珠花给韩弄潮当见面礼。

    两位小姐,一位是嫡出大小姐萧可盈;一位是庶出的三小姐萧素兰。

    而那位与萧以勋和萧以恒站在一起,神色倨傲地望着韩弄潮的青年,便是萧元华的嫡子萧景琰。

    韩弄潮很是大方,把手里的一对赤金石榴手镯拔了下来,给了两位小姐一人一个。

    至于萧景琰,韩弄潮给了他一块翡翠云纹的玉佩。

    待众人见礼完毕,萧元华面无表情地开口了:“我还是那句话,娶妻娶贤,看看她,竟然心安理得地让满堂的长辈等候她多时,简直是目中无人、无德无品,若她是琰儿的媳妇,早就一封休书把她休回家了!”

    韩弄潮此时终于知道,为何在她进来之时,分明感到屋里的人神色不对,原来竟是有人鼓捣萧家把她休了啊!

    她垂下了头,作出一副委屈状,恰好隐去了眼里的不屑,——她心疼的是刚才送出去那几件价值不菲的见面礼。谁又料到竟然有如此厚脸皮之人,拿了她的厚礼还对她恶言相对?

    韩弄潮摸了摸手上那支珠花,顿时有一种“亏大了”的感觉。

    夏明晴闻言却是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轻轻地拍了韩弄潮的手以示安慰。此时连一惯温和的萧景峰,也忍不住一脸的愠怒,“二叔的好意我们心领了,瑜儿屋里的事情,就由他自己决定吧。”

    萧元华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愈加难看,待他张嘴欲再开口之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二叔说得真好,无德无品的妻子,当然是不能要。”随后一个挺拔的身影迈进了屋里。

    韩弄潮听得心里一沉,此时已经猜出这声音的主人是谁了,她倏地抬起头,带着满眼的怒气向那人望去,却是不期然地对上了一对深邃明亮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