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拜见君子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40章 铜山铁壁(求推荐票)

    黑夜中。

    一只巨大的鬼手凶猛拍落,势如破竹般不可挡,似要抹平东坡。

    那恐怖的威势令天地色变,迸发着浓烈的黑雾,有无数狰狞的怨魂出没,在张牙舞爪喊叫。

    众人脸色大变时,但还不忘怒斥,辱骂。

    那巡北伯比他们想象中还要残暴和恶毒,令众人怒火中火,恨不得抽筋剥魂……

    “尔敢!”

    一个怒喝从武功城传来,接着便有一片磅礴的光芒飞出,似化为石墙般挡在东坡上空,“巡北伯,汝当我武功人无人,竟敢来此行凶?不怕圣殿责罚问罪?”

    “鬼鬼祟祟,藏头露尾之辈!”

    巡北伯冷哼,那只巨大的鬼手继续拍落,落在似石墙般的光芒上,怒道:“滚出来!”

    咔咔嚓——

    那石墙随之支离破碎,巨大的鬼手继续拍落。

    而在此时,那面目狰狞的巡北伯,随之一条黑黑漆漆的锁链挥出,在黑夜中如同一条恶毒的黑蛇般,瞬间射向武功城。

    “啊——”

    一声惨叫传出。

    众人便隐隐看到锁链卷着一人缩回,不由暴怒无比。

    “是罗相!”

    有人远远便认出来。

    “速速放下罗相,要不然吾等与不死不休!”

    东坡上众人大怒。

    铮铮——

    而在此时,子雅琴终于出手,一串串琴音从指尖射出,化为一片片音刃飞射而去。

    不过眨眼间,音刃便如雨般射出。

    那寒光照亮整个夜空。

    噗噗!

    无数音刃击在拍落的鬼手,以及那黑漆漆的锁链上。

    不过眨眼间,那鬼手与锁链便承受不住,或是崩溃或是破碎,让东坡上的众人大喜。

    “不愧是第一琴相。”

    有人惊叹道,同时松了口气。

    虽然东坡上有不少读书人声讨巡北伯,但是巡北伯毕竟是大儒级别的存在,而他们基本都是六品以下的读书人。

    又如何对付得了巡北伯?

    但是他们依然不惧。

    “便是你子雅琴杀了我儿?”

    夜空中,躯体巨大的巡北伯,立于滚滚的黑云中,双眼如喷出怒火般盯着子雅琴。

    “不错,正是我。”

    子雅琴站起来,负手看着巡北伯。

    “敢杀我儿,我厉暴不管你是何人,照杀不误!”

    巡北伯瞪着如同铜球般的眼睛,眼中的怒火欲要喷出来了,“除了你,还有谁?谁是封青岩?吾听闻尔乃是三鼎君子,可敢站出来?”

    “我便是封青岩。”

    封青岩微笑从出草亭里走出来,仰望着站在夜空黑云里的狰狞身影,冷声道:“你儿暴虐无道,鱼肉乡里,罪该万死!”

    “吾杀他,是他该死!”

    “他死了,说明他的确罪该万死,就连宽厚而仁慈的天地,也已经容不下他了。这不是我杀他,是天地杀了他,是他自己的罪恶杀了他。汝若要找凶手,便自裁吧……”

    “养不教,父之过!”

    “好一句养不教父之过!不错,正是因你的残暴,才造成了厉玄的残暴,所以厉玄是因你而死,自裁以谢天下吧。”

    有学子接声道。

    “巡北伯还不自裁以谢天下?”

    “巡北伯还不自裁以谢天下?”

    东坡上众人纷纷大喊起来。

    “好好!”

    巡北伯浑身弥漫着滚滚的黑雾,让人看不清他狰狞的面目,但是感受到让灵魂都颤抖的恐怖气息,怒道:“尔等以为,一个小小的武功城,就能挡下我厉暴?哈哈——”

    “还有你子雅琴和封青岩,以为名满天下,吾便不敢杀汝等为我儿报仇?”

    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时,那巨大的而狰狞的身影,猛然朝东坡掠来,速度快到让人看不清。

    不过瞬间就出现东坡。

    身上迸发出来的可怕气息令天地崩溃,让众人的灵魂颤抖不已,似乎要从体内飞出来。

    “哈哈,死吧!”

    “我要抽尔等之魂,将其熬成汤!”

    “封三鼎又如何,琴道天才又如何,名满天下又如何,吾要将尔等碎尸万段!”

    黑雾滚滚,遮天蔽月,瞬间掩盖了天地。

    “唳——”

    一声凤鸣蓦然从天地间响起。

    一道五彩光芒从子雅琴指法飞出,化为一只巨大而绚丽的大鸟,瞬间射向飞扑而来的狰狞身影。

    “啊——”

    这时巡北伯惨叫一声,竟然被子雅珍出其不意的“凤舞九天”击中,那巨大的身影瞬间被凤鸟吞噬了。

    凤鸟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到让巡北伯都反应不过来。

    而子雅琴正是凭“凤舞九天”神通,比肩普通的琴君、大儒,曾经就以“凤舞九天”击杀过琴君级别的存在。

    不过“凤舞九天”消耗太过恐怖了,基本是一招论成败。

    一招之后,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哈哈,不堪一击,不堪一击!”

    东坡上,有年轻人激动大喊,想不到令人闻风丧胆的巡北伯,如此不堪一击,一招就被公子琴击杀了。

    “天助我也!”

    无数人激动而兴奋,差点就要奔走相告。

    “哈哈,死吧!”

    这时,一个狰狞而恐怖的身影,夹带着滚滚的团,却从东坡北面扑来,令子雅琴面色大变。

    刚刚凤鸟吞噬的,并不是巡北伯的真身。

    “我既然知道你子雅琴之名,又岂会不知道你的‘凤舞九天’?”巡北伯狰狞大笑道,随之一掌拍来,“你的‘凤舞九天’的确厉害无匹,就连我厉暴也不敢挫其锋芒。”

    轰隆隆——

    空间破裂,如同天地破碎般,东坡剧烈颤动起来,似乎承受不起那一掌的威势般。

    “但你还能使出第二招?”

    巡北伯继续狰狞大笑,不屑看着东坡上的众人,道:“尔等未免高举得太早了,我要你武功城鸡犬不宁!”

    “可惜了。”

    子雅琴紧皱着眉头,自己刚刚太急了,不过却大笑道:“难道你真以为我子雅琴就只有一招?”

    “那又如何?今日你与封青岩死定了,我要抽你们的魂!”巡北伯势如破竹般击来,令武功城内的人大惊失色。

    “完了,完了。”

    有人脸色惨白道,东坡上可是有三百余的读书人啊。至于巡北伯说要武功城鸡犬不宁,谅他也不敢!

    倘若巡北伯真敢屠了武功城,天下人绝对不会放过他。

    这可是十余万人。

    碰——

    正在众人脸色大变时,那似乎要撕裂天地的恐怖身影,却猛然撞在固若金汤的铜山铁壁上,接着如同挂画般滑落下来。

    而铜山铁壁却纹丝不动。

    这时众人皆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眼前的铜山铁壁何时出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