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神域苍穹Tempest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二三战:风波/冥王与终结

    纵横交错的繁华绿景现在早已变成了荒凉阴森的禁区,花草树木皆是枯萎,甚至有人听说这里经常闹鬼,从此在无一人敢踏进一步。

    而在这荒凉禁区尽头,有着一座古老的,英式风格城堡立在此地,周围倒挂着数不尽的蝙蝠以及那一堆又一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金沙,每一阵略过的阴凉之风都能够让周围的金沙乱起,充斥在城堡的四周。

    而在这城堡内部正中央,左右都有着各四条银龙缠绕的银色柱子,支撑着大殿。

    一个身披白袍,满身穿着风格都是白色的面具男,一步步的走到了大殿最高处,甩了一下自己那白袍后,便坐在了大殿的宝座上,提起了右手边的红酒杯,轻轻的摇晃着,内部那一小酌的红酒,阴冷的笑了一声。

    此时一名长得十分俊俏的少年,端庄的走了进来,提了提自己那扁扁的平民式眼镜,看了看身前这位坐在大殿上摇晃着酒杯十分尊贵的“大人”后,绅士般的英国鞠躬方式印在“大人”眼中。

    “尊”

    一句十分有威严的叫唤声中透露着一丝丝对少年的温柔与宠爱。

    “大人,这些事情并不需要劳烦您亲自出手,为何您要”

    少年尊话语未落,一个白色的身影莫名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轻轻地用右手提起了少年尊的下巴,双眼直直的看着尊,哼哼的笑了一声后说道“那是因为,本座心疼你,所以不如让本座代劳。”

    “可是”

    第二次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根手指挡住了尊的嘴唇后,一声十分宠溺的“嘘”声传入了尊的耳畔,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只见在尊面前的“大人”,微微地眯起了眼睛,微微一笑。

    “无需多言,尊,本座也觉得人类挺有意思的,我倒是想看看第二次违抗神族的人类,经历了数万年的历史后,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看着这样的大人,尊也无法继续多言下去,因为他从未看过露出过如此有兴致的表情,所以尊决定尊重大人的选择,便嗯了一声,大人听后,将尊紧紧的拥入了怀中,温柔的说道“这才是我可爱的尊,记住你永远是属于我一人的”

    说罢,便露出了锋利的獠牙正准备对着尊的后颈下手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喧哗的声音。

    “您是哪位这里不能进去”

    “来人拦住她,别让她进去妨碍真祖大人还有尊大人”

    种种门外守卫兵的话语脱出,传入殿内,一个纤细的女音也伴随着卫兵的话语后,传入殿内。

    “哼,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碰撞声,惨叫声,在数秒后突然响起,大内的地面突然变成了清澈水面镜一般,一名着脚丫,身穿着飘逸犹如仙女般的中国旗袍,一步步的走了进来,脚踝上佩戴的铃铛也在每一步落地时,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所走之处,便会长出一朵又一朵莲花,慢慢绽放开来,婀娜多姿的少女轻轻跃起,在空中旋转一圈后落在了尊与大人的身前。

    “第七真祖,你还是老样子呢”

    第七真祖将那本应该要咬下去的动作停止,然后慢慢的收回露在外面那白色尖锐獠牙。

    “不知道莲小姐,亲自拜访我这寒酸的幽冥古堡所为何事”

    第七真祖面不改色的看着眼前少女,右手不自觉地将手下尊慢慢的推到了自己的身后,一向尊重自己大人的尊,这一次也依旧不多说半句,并沉默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客人。

    “听说第七真祖大人竟然会亲自上阵替冥王办事,这让冥王大人着实好奇,并且叫我一定要过来登门拜谢一番,不过您的手下就有点不自量力了,都不知道本姑娘是谁,那也就不能怪我手下不留情面了,也还请真祖大人见谅呢”

    名为莲的姑娘,听完真祖的话语之后,十分礼貌的拱了拱手,并面带微笑的回答道。

    此时殿外一片喧哗声慢慢的向殿内好近,直接莲姑娘的身后出现了一堆吸血鬼士兵,拿着武器慢慢的向莲姑娘逼近,似乎将莲姑娘当做是不速之客,正准备将莲姑娘捉拿。

    当一群士兵跃起,将那举高的武器要挥之而下的那一瞬间,莲姑娘忽然微微的扬起了自己的唇角后,一朵朵莲花飘散开来,充斥在了整个殿内,那一道快得让人看不见轨道的闪光出现在了殿内所有人的眼中,随后又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本应该在正中间位置的莲姑娘却出现在了殿外与殿内的大门处,一把不知从何而来的银白色长剑握在了莲的手中,剑身闪烁着光芒。

    士兵们全速被一道看不见的攻击推向了石壁上,全速撞击在了上面,石壁由于猛烈的撞击,洒落了石灰,所有士兵全部倒在了地面上,全受重伤。

    “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第七真祖,不然这群小士兵早就成了莲池的剑下亡魂了呢”

    莲姑娘微微摇晃了一下手中的武器后,只见武器慢慢了变成了莲花的花瓣,飘散开来。

    “不亏是冥王大人的女儿,实力果真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真的是让我大开眼见”

    所有人一听当场震惊

    “真祖,您的吹水功夫比小时候我见到您时,又更上一层楼了呢”

    莲姑娘轻轻抬起那白哲的右手,遮挡住了自己那殷桃小嘴后,轻轻哼笑了一下道。

    “啧啧啧,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脾气爆的很,真祖叔叔这里可伤不起,一进来就把我的守卫兵全给打趴下了,真的是刁蛮公主,冥王大人有你这样的女儿真的想想就觉得难搞啊。”

    那原本露出锋芒寒光的眼眸,瞬间暖化,微微笑着看着莲姑娘,叙起了旧来,莲姑娘点了点头,似乎想直接切入正题,她看了看身边被自己打趴下的守卫后,便轻轻蹲下,点了点脚边那盛开的莲花内部,花瓣瞬间飘散开来,浓浓的香味慢慢的融入了守卫的伤口中,不知不觉,一会功夫的时间过去后,守卫们的伤渐渐缓和,再也感觉不到疼痛,她便再一次站了起来,面向了第七真祖说道。

    “如果我的妹妹找到了的话,或许我的母亲冥王会更头疼,我的妹妹肯定跟我一般无二,我们肯定能活活气死你们,不过现在并不是说这个事情的时候,我这次来是有正事要说。”

    “哦所为何事”

    从未有过如此正经面孔的莲,让第七真祖着实感兴趣,他渐渐的收起了自己那和蔼的笑容,表情渐渐严肃了起来,他紧紧地盯着眼前这位跟以前相识之时,完全判若两人的莲。

    “冥王大人这次的计划,我希望您不要因为自己的好奇跟兴趣而导致冥王大人的计划有半点损失,因为这一次对于我们这边的人而言,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放心吧,我除了将冥王大人所交代的事情人与事交换了一下之外,时间与预计是相同的,莲妹妹不用担心,真祖叔叔就是很想玩一玩这群人类。”

    “冥王千叮万嘱,托我一定要告诉你,你不能因为自己的个人原因导致整个计划延期或者是失败,否则你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回去告诉,冥王属下遵旨”

    “那自然是好事,那么我就先行告退了。”

    当莲姑娘转身离开之时,她走没几步路又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说道。

    “真祖叔叔,你不要太小瞧人类,他们一人之力却是弱小,但联合起来我们不一定能轻松获胜,你要明白你现在到底要做什么,切记不能因为一时贪玩,而毁了大计。”

    说罢,真祖眉头紧皱了一下,似乎在莲姑娘身上看到了冥王以前的模样一般,他很绅士的鞠了鞠躬后,尊敬的说道“为了复活我们的母亲,混沌之母一切遵从冥王教诲”

    所有守卫与尊也连忙跟着真祖大人做出了相应的动作,说出了相应的话语后,莲姑娘便离开了大殿,整个古堡再一次恢复到了阴森幽静的状态。

    而真正的阴谋也将慢慢的涌现出来

    音子熙因为看见了东方止戈对端木若曦的态度,让自己感同身受,就好像自己暗恋着东方战,却迟迟得不到回应,那种伤,那种痛,以及今晚东方止戈把一个曾经许下诺言要保护的女孩丢在自己身后,置之不顾,让音子熙狠狠地上前给了东方止戈一巴掌后,便拉着若曦的手直接离开了东方战以及东方止戈的视线中。

    此时的东方止戈那脸颊上火辣辣的刺痛感还在,那不明不白的一巴掌让他不由得坐在了地上冷静的思考起来,许久许久

    而另外一边,音子熙拉着若曦的手来到了原先是东方止戈宿舍,现在是端木若曦宿舍的门前,嘟着嘴巴,双手叉腰,十分生气的样子,若曦知道,这是在给自己打抱不平,但看到这样的音子熙跟在医院里那个逼迫自己说出实情的音子熙简直判若两人。

    若曦仔细回想了下后,忽然明白了过来,她捂着嘴巴看着音子熙的样子,笑了起来。

    音子熙一脸嫌弃的看着正在对着自己笑的若曦,她提起了若曦的耳朵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成为了朋友,我就不会欺负你了你知不知道老娘在帮你,为你打抱不平你既然笑我。”

    “痛痛痛”

    被提起耳朵的若曦,连忙喊停。

    “错了错了,再也不敢了”

    若曦连忙跟音子熙求饶,音子熙得意的放开了那只提着若曦耳朵的手,似乎刚才的不愉快全部烟消云散,两人看着彼此刚才那不堪的样子,仿佛不计前嫌一般,笑了起来,此时的她们就像两个孩子一样,笑的无比的开心,天真可爱,也因为如此,她们两就在这一瞬间成为了一对密不可分的好闺蜜

    “要不先进去吧,在外面一直站着说话,哈哈大笑,会吵到大家休息的。”

    若曦笑着笑着放下了声音,轻轻地在音子熙的耳边说道。

    音子熙点了点头后,指着原本是止戈宿舍现在变成若曦宿舍的大门说道“你说的对,要不我们进去吧”

    “可是这样子真的没关系吗那等会止戈睡哪里”

    若曦听完音子熙的话语后,担心起了止戈,音子熙则是微微一笑,并且轻轻地拍了拍若曦的肩膀道“放心,让那两臭男生睡一起好了,然后冷静冷静琢磨一下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两个大木头真的能够气死人。”

    只见音子熙如此打抱不平的样子,若曦内心有一股暖意慢慢的在身体内散开来,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幸福的一天,能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见到自己喜欢的人,跟自己喜欢的人说上话,还能交到第一个好朋友,而且还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她此刻的心里觉得十分的幸福也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仿佛那曾经的种种不好回忆与童年,就在这一刻,这一瞬间全部烟消云散。

    她身体不要的颤抖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鼻音轻轻的哼笑了一声,音子熙看了看若曦的样子,也感到十分的欣慰,并且对着若曦说道“真的是太好了,我终于看到了真正的笑了,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呢”

    若曦看向了音子熙,只见音子熙突然将手搭在了若曦右肩膀上,将其一把拉倒了自己的怀里,那种暖暖的拥抱与暖暖的体温,让若曦不自觉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一小会,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第一次交上朋友的感觉。

    她嘴里情不自禁的说道“谢谢”

    音子熙一听,抱得更紧了些,温柔的说道“不用谢,因为我们是朋友嘛”

    这句话让若曦又惊又喜,她轻轻的回道“嗯”

    “那我们进去吧别在这外面了,说说你跟止戈小时候的全过程,然后我告诉你,我跟木头战的相遇全过程,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好闺蜜啦无话不谈那种”

    “为什么”若曦问。

    “因为我们喜欢的都是一个类型的人,他们还是好兄弟,并且还是一颗大木头那种走吧快进去吧,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跟你说。”

    就这样两人走进了宿舍内,毫不隐藏的将自己内心的很多很多话都全部告诉了彼此,渐渐地她们困了,两人手牵着手一起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而东方战与东方止戈则是无可奈何之下,只好住在同一个宿舍内,止戈打地铺,东方战也为了让止戈心理平衡,也打了地铺,四个人就这样,在这多事的夜晚中,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直至第二天

    太阳徐徐升空,一滴又一滴清晨朝露伴随着早起鸟儿的觅食鸣叫声而滑落

    一所名为苍穹破军学院的超能力学校,也在这个时刻敲响了清晨钟声,唤醒了所有正在美梦之乡中的人们,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早安,若曦”

    睁开那朦胧的双眼,两人彼此对视彼此。

    两人并不知道为何会阴差阳错的成为朋友,也并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睡在了一张床上,醒来的第一时刻,两人却在彼此的对视中,迎来了第一次的笑容。

    “早安,音音”

    睡醒后那凌乱的头发遮住了音子熙的右眼,若曦轻轻的挑开了遮挡住音子熙右眼的头发,紧紧的盯着音子熙,两人不自觉地十指相扣,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好奇怪,我们怎么会睡在一起的呢”

    若曦明知故问

    “嗯这应该是一个值得深思熟虑的问题呢,嘿嘿”

    音子熙也配合着若曦的话题,两人就好像相识很久一般,与昨天的情感变化完全是不同的一种状态,他们都觉得十分美妙,十分的奇妙,又奇特的缘分,让他们彼此互相吸引着彼此。

    “好了,不闹了我们起床吧赶紧洗漱一下,今天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音子熙小心翼翼的掀开了被单,从床上起来,挠腮着头打着哈欠缓慢的走进卫生间中,摸索着一次性的洗漱用品。

    不过一会,她找到了一次性牙刷,她微微清洗了一番一次性牙刷后,正准备打开若曦的牙膏前,突然停了下来,放下洗漱用品,将头探出了洗手间,看着若曦说道“若曦我用你的牙膏了哦我就不回去洗漱了,太丑了”

    “嗯”若曦想都没想的点了点头后,音子熙微微一笑,返回洗手间内拿起了牙刷,挤出了牙膏,开始了传统式的刷牙。

    此时的若曦也终于挣脱了床的魔咒,从床上缓缓地下来,也走到了洗手间中,拿起了自己的牙刷,挤了挤牙膏后,也开始刷起来牙。

    “对了,音音你刚才说的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啊我怎么不知道”若曦边刷牙边说道,嘴中的牙膏沫一点点的滴落在了洗脸盆内,慢慢的滑入管道中。

    “嗯你不知道就是我们今天是学园要去海边集训的日子啊,早上要先进行学员能力测试,下午就去特定的人造海岸边集训,然后合宿两天两夜。”音子熙边刷牙边说道。

    “我怎么不知道这么一回事”若曦问。

    “那我就不知道你了你是不是没看到手机信息,学园是已经统一发送到我们手机上的说。”音子熙解释道。

    “是这样子的吗我都不知道我很少碰手机,谢谢告知,我下次会多注意手机的,待会我就去看看。”若曦说道。

    “对了,我们还没有交换联系方式呢,待会记得相互换一下哦”音子熙拿起了一个杯子装满了水后,倒入嘴巴中,慢慢漱口,清洗剩余的牙膏沫后,过了没有数秒钟后,她小心的将脏水吐出,顺着洗脸盆滑入了管道中,并说道。

    “好”若曦拿起倒满水的杯子,也漱了漱口后,点头说道。

    两人神同步般的打开了水龙头,将脸部打湿后,共有一条毛巾擦拭脸颊,过一会后,两人同时走出了洗手间,拿起彼此的手机互换了彼此联系方式后,便笑了起来。

    若曦伸出了左手牵着音子熙的左手,缓缓地走到了门前,打开了大门,迈出,然后走到了东方止戈跟东方战的门前,敲了起来。

    “别敲了我们在你们身后”止戈突然出声,将音音跟若曦吓了一跳,则东方战竖着大拇指往身后的楼梯位置指去并且说道“先走吧,不然我们待会就集体迟到了,早上还有学员测试要做呢,在耗下去,我们下午的海边集训就泡汤了。”

    “那快走啊还解释那么多干嘛若曦你要抓稳我,我要加速了。”

    音子熙一听,紧紧握着若曦的手,向学员能力测试地点跑去。

    在身后看着音子熙跟若曦手牵手向目的地跑去的止戈与战,看了看彼此后,一脸懵逼的耸了耸肩后,也快步跟上。

    于是学员能力测试,开始了

    当所有人都到了集合地点,等待着上车,出发去集训地,所有人此时都满怀着愉悦的心情,满怀着期待,遍地的交头接耳已成了习惯,他们都在期待着这次的集训。

    “若曦,等会我们到了集训地,我们先去房间整理一下,我要跟你说一个床”

    “嗯”

    两人手牵着手,看着彼此,特别开心的聊着天,在一旁看的一脸懵逼的两个人东方战跟东方止戈则是歪着头,头顶冒起了一个问号,心里想着“这两女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此时口哨声响起,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了在了吹口哨的老师身上。

    “所有人听好了,一次排好队,准备上车,我们现在准备出发,请大家不要拥挤好好配合工作人员,听从指挥,依次上场”

    “”所有人冷场

    口哨声再一次响起

    “听不见,你们是没吃饭吗情绪给老娘高涨起来听到没有”

    情绪高涨的老师拿起扩音器喇叭对着身前的同学大喊道。

    “听到了”所有人整齐有序的喊道,并且井然有序的依次排队上了车。

    而音子熙,端木若曦,东方止戈,东方战四个人是最后才上车的,也正因为如此,一个站在高处俯视着底下班级的神秘人,在微风吹拂下,衣摆与绯红发丝不断地舞动着,少女打开了自己手中雨伞,发出了十分高傲的笑声,随后,她伸出了舌头,舔着自己嘴唇的四周,脸上扬起了十分“银弹”的表情。

    “哼哼哼终于给我找到你了小丫头片子这一次可要让我更好好地享受一番,就像小时候的你一样。”

    “啧啧啧,老四,你那恶心的恶趣味还是老样子呢不过我挺喜欢的”一名男子从身后出现,并用右手托着少女那在风中飘动的绯红发丝,提到自己的鼻尖前,轻轻地吸食着少女发丝所留下来的香气,又时不时亲吻着少女的发丝说道。

    “你不也是老样子对每一个女生都要用这种下流的方式打招呼,即便每次阻止你,你也不会就此罢手,依旧还会再来一次”

    少女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男子,他的所有举动对于少女而言,根本没有太大的反映,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们都太美了,就好像刚刚盛开的,被鲜血染红般的彼岸花一样美丽,才让我这么肆意妄为,都是你们的错,要怪就怪你们太美了,对不对绯”

    男子放下了少女的头发,轻轻的说道,温柔的叫唤着少女的名字。

    “哼今天我碰到了一个老朋友,心情十分愉快,这一次你的举动我就权当做看不见就好了,但是别再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动手动脚,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的对吧,炎”

    男子十分好奇的舔了舔放下触碰过少女绯发丝的手,斜眼一副十分了解少女想法的样子,表情,他阴阳怪气的说道“哦你是说十年前,你变成男性人类,去杀人放火时,放过的那个小女孩哈哈绯,你真的让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呢”

    “你也让我越来越觉得你恶心,炎”少女绯一脸不屑的反驳道。

    “为了满足自己那奇怪的好奇心与恶趣味,十年前的你,变成了人类那般模样,转化成男性别,而且还是个抠脚大叔,在人类世界里一番大闹,大杀特杀,大吃特吃,最后还成了全人类最害怕,最想要抓捕的通缉犯,结果人类到现在依旧在全网搜索那个根本不存在那般模样的杀人狂魔十年过去了依旧在搜索,这样认真的他们,我真的觉得十分的可笑愚蠢之极呢”炎不断地说着,嘲讽着,吐槽着,一脸不正经的说着人类,而少女绯只是斜眼看了看后面的男子炎,并未开口说话。

    “嗯你怎么不说话话说回来,你为何不把那个小女孩一起杀掉,你不是最喜欢喝男童女童的鲜血吗这一次怎么改变主意,把他留到现在,一留还是十年”

    男子炎看女子绯一言不发,为了缓解尴尬程度,他又找了一个话题继续聊下去,女子绯看了看男子炎后,停顿了半天才回答道“你估计还没有见到那个小女孩,如果你见到了的话,你或许会发现我为何要留着她。”

    男子炎一脸懵逼不知道如何接话,他只是微微的问道“什么意思”

    但是女子绯并没有继续回答下去,而是一跃而下,正准备追上那辆,少女乘坐的巴士车,此时一跃而下的那瞬间,女子绯心里想着“对,没错那个时候的眼神,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那个眼神就好像冥王大人的女儿莲大人一般,就连体内的鲜血以及气息都十分的相似。”

    当她着落地面的时候,她扬起嘴角,微微说道“小丫头片子,姐姐留你十年,只是为了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罢了,你可别让姐姐失望,不然你可是要死在姐姐手里的呢”

    说罢,她摆出一副十分“银弹”的脸颊后,又一跃而起,飞往巴士方向,男子炎则是叫唤了女子绯几声,只见女子绯没有回应,他只好也跟了上去

    平坦毫无颠簸的道路,一辆位置坐满的巴士车正平稳的在上面行驶着。

    同学们各自车上都特别的开心,十分期待着这次的宿舍旅行,他们有说有笑,各自背着零食与饮料,在车上边吃边聊,而此时神乐坐在窗前,托着下巴望着窗外,那行驶中吹入的暖风,吹起了神乐的刘海,她劳累的眼睛终于忍不住闭上。

    微微那昨晚还未流干的泪水似乎从脸颊滑落,她心中或许是特别渴望着什么又害怕着什么,这一点端木若曦十分的清楚,她时不时回头看了看神乐,又不敢上前打招呼,每次都被忽略,她知道,她从神乐的身上感觉到了跟自己小时候一样的情感与情绪,所以她似乎也能明白神乐的心与经历,多多少少能体会,也让端木若曦心里有了一种念头“不能放着这个小孩不管”

    “你怎么了若曦”音子熙看着若曦一直不断地回头,她好奇的问道。

    “e我没事音音话说回来,等会合宿有什么地方要去吗要不要我们等会一起去逛逛”

    “嗯这个主意不错待会看看有什么好玩的,我们放下东西就去看看吧嘻嘻”音音说着说着牵起了若曦的手,若曦也微微一笑,但是她的心里还是很在意身后那个闭上双眼流下眼泪以及一直流露出一种十分孤独眼神的神乐,她想借由合宿的机会试着接触她一下,了解他一下,她总有一种不能放着神乐不管的感觉

    当巴士开到路段中途的时候,突然一股十分强烈的压迫感直接压入巴士内,所有人都被这沉重空气所压制得呼吸困难,巴士车的司机在危机时刻来临之前,踩住了刹车,内心中有一股不祥预感油然而生的司机突然起身对着车内的学员大喊道“快点,快点下车,快

    随后他第一个从大门口出去,其他学员虽然也十分的奇怪,但也为了以防万一都忍住这种压迫感,慢速下车途中,一道绯红色的斩击从天而降,司机一个灵敏,快速察觉后,一跃而上,张开了自己的能力屏障,想要阻挡住整一个斩击

    可是,因为斩击过于强大,只挡住了要切入巴士内的斩击之外,其他的斩击直接给了司机沉重的伤害,他浑身犹如撕裂一般,鲜血四溅,跪在巴士车的车板上,朝着天空勉强的喊道“到底,是谁给我出来”

    “即便是出来了,你也无法与天作对,你可以死了,无用之人”

    一把燃烧的长剑突然从司机身后刺入,直接捅入心脏部位,司机当场致死,流淌鲜血的武器被强行拔出后,一个已经死去的司机被男子炎无情的从车上丢了下去,摔成了一滩血肉,模糊不清,所有女生看了以后,吓得大叫起来,而男生也有成的人吓得腿发软,坐在了地上,只剩下一些等级较为高级,有点实力的人,冒着冷汗,望着飞在天空的一男一女,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女子绯发出了红晕般,令人觉得都十分恶心变态的,“银弹”的叫声,她看着低下的无能凡人说道“那么,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你们可要让姐姐好好享受一番,这样的鲜血才更好喝一点愚蠢的人类”

    说罢,她仰天嘲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画面到此结束,神秘声音出现,他像是古代说书先生一般把剩余未说完的话大致的说了一遍。

    “由于能力有限,只能保存不到几个碎片画面他们也不是很完整,但他们最后的结局都是惨死,世界毁灭。”

    “至于你们刚才跳转的时候,所看到的那些剧情未完就结束的最后大致,我用说书的方式给你们大致解析一下。”

    大致如下

    学员一行人本要前往合宿集训途中却遇到了男子炎与女子绯两人,他们毫不留情,冷血之际,在第一次见面中直接残杀了巴士司机,司机直接死在了他们的面前,惹来了所有人的恐惧压迫感袭来。

    此时为了保护其他学员,这些十分强大的学员就会上前抗敌,打个几回合,基本被打趴下,然后只剩下主角他们一行人,端木若曦,音子熙,东方止戈,东方战以及八方神乐,他们会被锁在一个独立的空间内,被一男一女的吸血鬼完虐,然后陷入各自的幻觉之中,因在之前就中过吸血鬼第七真祖赐予的魔咒,神乐陷入的黑暗直接是深渊,不断地重复回忆着自己过去父母死在自己面前的惨景,让他不断地扩大负能量,使其自己的能量开始暴走,陷入混乱之中。

    而在危机时刻,主角等人破解幻觉后醒来,及时叫醒了神乐,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只可惜女子绯突然变出了原先杀害神乐父母的那般模样后,用同样的语气,表情,方式对着神乐嘲讽道,导致神乐最终迷失自我,暴力失控,武器也自己显现直接黑化,变成一颗黑色强大的能量球包裹住了神乐,慢慢的扩大,并且能量球不断地发出黑色雷击。

    若曦知道自己内心中的自己以及神乐的内心,所以她冒着生命危险要冲入能量球内将神乐就出,可是无果,但阴差阳错的是,神乐的记忆却与若曦的大脑相连在了一起,若曦看到了神乐的过去,她不断地呐喊着,哭着,叫着神乐的名字要唤醒神乐,可是神乐却从未听到,而若曦的记忆也阴差阳错的与神乐链接在了一起。

    他看到了若曦的过去,随后神乐又看到了自己的过去,在这途中隐约听到有人在外面不断叫他的神乐,突然身前出现了令人熟悉的面孔,那人就是他的父母,她会被父母的话所温暖,所感动,并且在黑暗世界中会看到现实中正在不断忍受疼痛,不惜自己身体,冒着生命危险拯救自己的若曦,而父母的推动下,神乐破解了梦境,解开了能量球,若曦哭着紧紧地抱住了神乐。

    神乐就这样,被感动,决定不会再失去这眼前这个重要的人,可女子绯却因为计划被阻挠而感到气愤,将能量变成无数根针一般直接向她两飞去,看到这一场景的若曦,推开了神乐,自己被刺中身体所有位置,直接摔在地面,鲜血四溅,看到这场景的神乐,就好像看到了过去的父母一般,她呐喊着,哭着,抱着若曦不让他离开,求他不要离开,最终情绪波动到达巅峰之时,彻底爆发。

    与武器灵魂签订了一个灵魂契约之后,暴走,实力倍增,与一男一女开始一打二,无数回合之后,将一男一女直接重伤,击退一男一女之后,一切回到了平息,若曦得到了治疗,脱离生命危险,当若曦醒来的时候,神乐抱着若曦像孩子一样哭了,对着若曦认错还有道谢。

    可是在他们以为结束的时候,突然天空闪烁数不清的火光,而这些火光就是陨石,他们快速的落地,直接将地面摧毁。

    这个世界也因此而灭亡,黑暗混沌之母也因此在这个世界复活了一部分,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你们现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活下去,获得演武赛令牌,集结剩余的人,拯救最后的希望你们能够明白吗”

    神秘人的影子渐渐浮现出来,就是秦岚一开始去港湾所见到的影子,他们一脸不解的看着神秘人,但却不知何从说起,而这只是开始

    故事精彩也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