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一歌一浮生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四章

    身在一个名门正派之中,又是掌门之女,这种弟子之间的明争暗斗唐歌也见过不少。好在她爹的亲传弟子们皆没有那些。

    “云丘师兄,云励师兄,云幽师姐。”孟七本本分分的一一行礼。

    “哼。”叫云丘的刚才不客气的叫孟七的男弟子冷哼一声,嘲讽到:“明天便是决赛,你竟三更半夜的与别的门派的女弟子拉拉扯扯成何体统!也对,你必然会输给云陌师兄,这会儿也该心里有数弃权了吧。”

    孟七颦眉不悦,言语中微有冷意,神情也淡漠起来:“师兄还请注意言辞,这位是天门派的唐歌姑娘。”

    “天门派?可不就是今天败给你的那个唐凌的门派?”云丘嗤笑一声,“连你这种人都打不过,果然是二流门派。”眼神又在唐歌身上肆无忌惮的乱看一番,“长得倒是不错……”

    “云丘师兄,此次我们带弟子前来比试,安全回到门派才是正经事,莫要给门派树敌。”身后的云励好心提醒他。

    唐歌何时受过这种羞辱?不由得怒火中烧:“你是何人?”

    云丘见唐歌发问,得意道:“我乃昆山派长门长老门下亲传五弟子云丘!怎么?小美人儿,想跟我走?”

    “不知长门长老是否成仙?”

    云丘脸色一僵:“那倒是没有,不过我师父也要迈入半仙门槛中,成仙那是迟早的事。你问这个干什么?”

    唐歌冷哼一声,面色如霜:“我听说昆山派已经成仙的现任长老有两人,半仙有三人,既不是那五位长老,必定排在后位,我爹为天门派现任掌门人,乃是半仙,我天门派虽然不在十大门派之中,可也是有头有脸的门派。在各门派中也算说得上话的。”说着,手上气息流动,显出一把透明的流光浮动的剑气,“不入流?虽是第一大门派,可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敢与我这样说话?或者昆山派肯为了你得罪于我们天门派与一众‘不入流’的小门派?”

    “你……”云丘显然没想到唐歌竟是天门派掌门之女。为了他得罪一个有半仙的门派?显然是不可能的。

    “原来是天门派掌门之女,失礼。”云励行了一礼,心中也没想到这小姑娘是这么个来头,“我师兄并非有意得罪,请姑娘见谅。皆因着个人恩怨有些生气,口不择言了。云励替师兄向你道歉。”

    “你替他?你又凭什么替他?难不成你师兄还不如你有分量,所以你才替得了他?”个人恩怨?唐歌瞥了一眼纯净的像朵水莲似的孟七,心想他能与人有什么个人恩怨?

    云丘面色更加不好看,看了一眼云励,本就对他这个天才师弟心中有些芥蒂,这话像一根刺一样深深地扎在心底。

    “小小年纪好生牙尖嘴利。”云幽终于开口,“修仙大派的女儿竟以势压人,修仙者还要凭本事说话,不知你手上的功夫可比得上嘴上?!”

    “是我以势压人还是这位师兄仗势欺我,这位师姐你莫非眼神不大好?”唐歌见三人势头软了下来,收了剑气,嘴上倒是寸步不让。

    “云幽师姐,云励师兄,此时不关乎你二人,还请莫要插手。”孟七开口,听得云丘出言侮辱唐歌,心中很是生气,却见唐歌将三人说的哑口无言,有些惊奇于她这一面。说出了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重话,“今日本是唐歌好心送药给我,不干师兄的事,师兄却如此无礼。此事我必定要禀明师傅与掌门,还请他们定夺!孟七先告辞!”说完,轻声对唐歌道,“我们走吧。”

    唐歌点点头,二人双双离去。走了不远,听到云丘回过神来,咬牙切齿的声音:“小杂碎,你给我等着……”

    唐歌心一冷,停了脚步,手上刚欲有动作,被孟七一把抓住了手。

    孟七摇摇头,拉起唐歌继续走了。

    崆峒山颇大,山谷到了夜里也凉风一阵一阵吹了又吹。唐歌走了很远后,被凉风吹了吹,刚才的事一下抛在脑后,心里羞涩起来,耳尖也烫烫的发起了热。

    孟七居然一直牵着她走了一路。

    她开始不自在起来,偷偷瞄了他一眼,心更是“咚咚”的快速跳个不停。想将他的手甩开,又怕这样一来双方都很尴尬。

    孟七却主动地放开了她,停下了脚步:“方才对不起。”

    “哎?”唐歌不知道他道的是哪门子的歉。

    “方才我的同门那样对你……都是因为我。”

    唐歌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你是我的朋友,他们可不是。倒是他们那样对你,你也不反抗,也太老实了吧。你在师门中是不是很受欺负啊?”唐歌不由得怀疑,又问道:“你是哪位长门门下?”

    “家师乃是长歌长老。”孟七一时不知该回答她哪个问题,只好就最后一个问题回答到。

    唐歌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出来,她平常着实不大关注这些:“长歌长老是十长老中的第几位长老?”

    孟七道:“乃是二长老。”

    “既然是二长老,这帮人竟然还敢欺负你,这……”唐歌突然顿住,惊愕的眼睛睁大了几分,“二长老……你师父是……你师父竟然是……仙人……!”

    唐歌惊到了,万万没想到孟七居然是仙人的徒弟。

    那可是真正的仙啊。她还没见过仙人。

    “是,机缘巧合有幸拜到师父门下。”少年温和的笑,语气中满是喜悦。

    “那你干嘛不告诉长歌长老他们欺负你?”

    孟七摇摇头:“拜到师父门下已是万幸,怎么好再去用这种凡俗之事打扰他修炼?我这种人……”孟七低了头,声音越说越小,唐歌听不到他说了什么。

    “什么?”

    “没什么。”少年摇摇头,甩去阴霾,冲唐歌一笑,眸子亮晶晶的,煞是好看。

    说话说一半真是气死人了。唐歌在心中嘟囔着。

    “我要回去了。”唐歌望了望远处,天蓝黑蓝黑的,星星倒是很多,从这望去能望见各门派的住处,许多都已经熄了火。

    “我送你到山脚下吧。“

    “孟七你明天可要加油。”

    “我会尽力的。”

    “我可是很期待这位‘常胜将军’断了连胜!”

    “……”

    决赛这一日,显然各门派弟子都很期待,硬是将擂场挤满了。大家都同样期待这位未有败绩的云陌与这个同是昆山派的黑马少年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大师兄,你觉得谁会赢?”唐歌拉了拉大师兄的衣袖。

    “应该是云陌吧。”大师兄分析道,“云陌已经二十多岁了,孟七不过十几岁,显然经验与修为都不太够,赢了云陌的可能性不高。”

    唐歌嘟了嘟嘴,既不满意这个判断,内心里又觉得会是如此。

    “若是一样的年纪,孟七一定会赢的。”唐歌想到。

    “安静。”一个没见过的崆峒派长老走上擂台,用法术传声镇住了全场。唐歌顿时感受到一股威压,有点喘不过气来。

    “这是谁?好厉害!”

    大师兄抓住她的手腕,输了一些灵气给她,顿时不那么难受了。

    “这是崆峒三长老,乃是半仙。”

    半仙……和她爹爹一样。

    “若我们门中再出一位半仙,怕是也能勉强挤进十大门派了吧。唐歌望了望六师兄,他正聚精会神的盯着擂台,二师兄和三师姐都站在他身旁护着他不受伤害。

    “六师兄以后应该是可以的吧?”唐歌这样想着,脑海中又浮现出孟七俊俏的面容。

    “说不定孟七以后也能成仙,他比六师兄还要厉害,昆山派果然是天下第一大门派啊,像是从来不缺天才一样。”

    “比试大会已过了许多天,相信诸位弟子们都已经累了。今日,便是此次比试大会最后一场,也是决胜之时。最后的彩头当然,已经注定了要归昆山派了。”三长老微微一笑,“至于归谁,便看二位昆山派的弟子谁更胜一筹了。下面请两位弟子上场来。”

    两名同样月白色道袍的弟子走上擂台,也是同样的俊逸不凡。

    这次倒是没有女弟子再围观上来,毕竟是正式的决赛,又有不下于两位半仙在场,不敢造次。

    “两位可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门派比试大会决赛,现在开始!”

    “孟七,你知道我想看什么。”云陌并未动手,缓缓开口。

    孟七沉默了一会儿,并未回答他,缓缓拔出剑:“云陌师兄……请赐教。”

    云陌面无表情,身形微微一动,就已挥剑至孟七面前。

    “来吧。”

    “这云陌……比上届大会又要厉害许多啊。”唐凌喃喃道。

    “好快。”唐歌开始怀疑自己到底参加了一个什么样的大会。

    “咦,孟七居然接住了云陌的招。”唐歌惊奇了一下,不由自主的被台上的比试吸引。

    二人你来我往的一炷香的功夫,云陌的出招愈发猛烈,刚开始孟七还接得住,后来渐渐落了下风。

    “糟糕,孟七好像要输了。”唐歌伸长了脖子去望擂台,就差跑上去了。大师兄见状,无奈的一把拉回她。

    “奇怪,都打了这么久了,他们二人怎么还没用昆山剑诀?“唐凌疑惑万分。

    眼看孟七要落败,云陌忽然剑尖一收。

    “你不用,那休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