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一歌一浮生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六章

    “师父,这是真的?”唐知瞪大了眼,显然有些不太相信刚才听见的消息。

    “臭小子,”天门派掌门唐浩笑骂道,“为师堂堂掌门骗你不成。”

    唐知抓抓脑袋,满是不自信:“天哪,那个修仙天才竟然回来了?而且我们居然可以去昆山派做客?”

    唐浩道:“这次前去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一番,或许未来我们天门派也能出个仙人。而且云瑢仙上能以二十二岁的年龄修炼成仙,恐怕是有机会……”唐浩顿住,心中敬畏万分不敢说出口。

    唐歌在心中咂舌,既好奇又有些向往敬畏。刚刚爹爹是想说神吗?

    “总之这次有机会见到云瑢仙上是你们的幸运。不过又要辛苦你大师兄了。昆山派给了五个名额,我打算让唐凌,唐知,唐歌,和唐植前去。”

    唐植乃是大长老门下弟子,也是在门中天赋极高,此次比试大会亦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大师兄也是兴奋的很,连忙道:“不辛苦,唐沐领命,休息几日便带着师弟师妹们前去昆仑山!”

    “不急,”唐浩呵呵一笑,“一月后才是定下的日子呢。休息半月再出发吧。”

    “是!”

    虽然唐沐对唐歌很是严格,不过还是很疼爱唐歌的,将大会与唐浩细细说来时,言语中多有维护唐歌之意,再加上受邀一事,对于唐歌的弃权也没说什么。听闻唐歌此去结交了昆山派的长歌长老之徒,心中还算满意,叮嘱唐歌要与之好好相处,不可得罪。

    唐歌撇撇嘴,点点头。

    正巧母亲派人来唤她,她赶紧溜走了。

    唐知倒是兴奋的很,平时不太笑的唐凌脸上也挂起了掩饰不住的笑意,惹得天门派的弟子各个像是见了鬼一样绕着走。

    三师姐茯芷好一阵唏嘘不得见一见这绝世无双的仙人,二师兄几次请命“代替”大师兄领着师弟师妹们前去都被无情的驳回。

    唐歌一问,发现昆仑山离天门山着实不近,一口气叹了又叹,就算可以见到孟七,也不太愿意去。

    这想法是不能说出来的。唐歌干脆去找唐知了解了解云瑢了。

    “……只一击,就斩下了那魔族之人的首级!”唐知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云瑢几百年前的那一战。

    唐歌开始后悔,她已经在这听唐知讲了一个时辰,听到这里翻了个白眼,那可是相当于仙人的魔族,怎么会一招就被杀掉?她才不信呢。

    “你怎么知道那魔族是被一招砍掉了头?那可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你还没出生呢……”

    “是被一招砍了头。”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唐歌抬眼一望,唐凌正站在她面前,淡淡的语气,唐歌却觉得她再质疑什么会被当场打死。

    她忘了,云瑢可是全修仙界的年轻弟子所崇拜的对象。

    至于她,没有见过本人,心中反而没什么概念,只觉得带着“仙人”二字,确实是很厉害的存在。

    “唐知,你说我们修仙到底是为了什么?”唐歌想了想,认真的问道。

    唐知像看傻子一样看了她一眼,在她即将把巴掌打过去的时候收回了眼神:“有的人是为了扬名立万,有的人是为了光宗耀祖,还有人是渴望自身越来越强大……六师兄,你是为了什么?”唐知话锋一转,问唐凌。

    唐凌在唐歌身旁坐了下来:“我希望自己越来越强,也希望天门派在修仙界中的声望越来越高。”

    唐歌点点头,对这个答案毫不意外。

    “那你呢?唐知?”

    “一口一个唐知……我是你七师兄好不好。”唐知不满的嘟囔了一句,“我嘛……只是因为身在修仙界啊。”

    唐歌不懂,为什么身在修仙界就一定要修仙。她既不喜欢修仙,也不讨厌修仙,即使自身天赋不错,也没什么想法。通常是被爹爹打一鞭,走一步。

    她不知道修仙的意义是什么,无休无止的修炼,半仙成了仙,仙又成了神,成了神之后呢?

    她突然很想去昆山派看一看了,二十二岁得道成仙的天才,如今已过了几百年,是什么模样?通过他是否就能看到他们这些修仙者,包括她的爹爹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的?

    唐歌长舒了一口气。

    这一个月,昆山派热闹起来。受邀的、不受邀的门派皆往昆仑山赶来。

    受邀的门派自然不用说,不受邀的门派也有许多在昆仑山下等待,说不定能幸运的一睹这位云瑢仙上的风采。

    “……此次你们云瑢师兄回来,将会指点你们一二。”昆山派五长老长归站在正殿前的台阶上,向下面的众弟子传声,“望你们好生学习,仔细领悟。另有一事,”长归长老望了望身旁的四长老长驰,长驰长老对他点了点头。

    长归长老继续道:“除你们云瑢师兄回来了之外,另有一贵客到门中小住,你们有的人应该也已经听说了。不可放肆,不可扰之!听清楚了吗?”

    “是!”众昆山弟子整齐洪亮的答道,不过众人心中却多有疑惑。

    贵客?那位到底是何人?

    不过被云瑢这等级别的仙人请来做客,怕是来头不小的贵客了。

    唐歌一行来到昆仑山脚下之时,山下已满满的都是修仙者了。

    二师兄死磨硬泡了好些天,可惜大师兄只此件事,油盐不进,寸步不让。又不好意思抢占自家师弟师妹这些“门派的花骨朵”与另一同门唐植的名额,只好愤愤的放弃了挣扎,好多天不理大师兄。

    大师兄的心情倒是很好,没有了二师弟的纠缠,心情就更好了。

    不过到了昆仑山脚下,寻遍了客栈,发现全部客满之后,心情倒是不那么美好了。

    “怎么办?大师兄?”唐植问道,“这会儿天色不早了,好像没看到昆山弟子,不知昆山派是何安排。”

    大师兄道:“我已经把消息传去了昆山派,这会儿没来弟子怕是还没有收到。实在不行,我们往山外走走吧。”

    “的确也只能这样了。”唐植点头。

    “等一下,大师兄,”唐知叫住欲要走的众人,抬头望向山上,几把带着流光的剑飞速向山下飞来。

    “山上好像有人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