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一歌一浮生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五十七章(七夕发糖)

    唐知显然也认出了这人,一摸腰间才想起已经没了佩剑,将唐歌拉到身后,往前站了一步。

    “皇兄这是何意?”

    大皇子一摊手:“我能有何意?不过得了个仙女般的人物,带来与你见见。你怎么这样的态度?难不成我还能吃了你师妹不成?你们这些修仙者,成天打打杀杀的与江湖草莽有什么区别。三皇弟,你虽然在外面住了十几年,但怎么说也是皇家的人,可不要丢了皇家的颜面。”

    这人到底知不知道身旁的女子是什么人啊?

    “父皇还在病重,皇兄如此行径有些不妥吧。”

    “有何不妥?父皇看看美人儿,心情也会好很多,说不定病就好的更快了呢。”

    唐歌心道,难怪这皇帝怎么也要把唐知带回来。

    大周国交给这样的人岂不是要完蛋?

    “别紧张嘛,我不过是好奇,来这皇宫里转一转。”鬼女扇着团扇,缓步行到唐歌身旁,凑近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小丫头,我在城郊等你噢。要是敢爽我的约,我就杀了你身旁这位可爱的师兄。”

    她又笑着打量了一下唐知,回了大皇子身边。

    “也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儿,我累了,走吧。”

    大皇子似乎对她又喜又惧,很是听话。

    “走走走,你还想去哪我带你去。”又对唐知敷衍一句,“告辞了,三皇弟。”然后跟着鬼女走了。

    “她来皇宫里不知有什么目的。歌儿,你还是快些回天门山吧,在那我放心些。”

    “我走了你怎么办。她若要出手,怕是爹爹都拦不住。对了,孟七告诉我他往这来了,我估计他也快到了,你等着我,我去城外迎他。”

    唐知未怀疑她说的话,“啧啧”两声:“女大不中留啊。我当初怎么就没想到成人礼送你一套嫁衣呢?”

    唐歌一敲他:“说什么鬼话呢!我去了!”说罢御剑上了天。

    唐知大喊:“等你十九岁生辰师兄送你哦,早点回来啊!”

    话音刚落,唐知发觉天上有东西向他袭来。他往旁边一躲,捡起一看是一颗珠子。

    “啧……我这上好的珍珠就被你拿来当暗器……”

    唐知到了城外,见鬼女已经在那等着她了。

    鬼女又恢复了初见时的黑纱衣裙,百无聊赖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玩着身前的头发。唐歌刚一踏足这地就已经被她发觉了。

    “来的挺快嘛。”

    唐歌也不想啰嗦,直接切入主题:“到底有什么事?”

    “我本想按你们人的做法与你寒暄两句的。也罢。”鬼女起了身,忽地出现在唐歌眼前,“听说……你碎了测灵碑?”

    她碎了测灵碑的事连妖魔鬼怪都知道了?

    “那又怎么样?”

    “我来嘛,也没有别的,只想问你一句……”

    鬼女摸摸唐歌的脸:“小丫头,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鬼族?”

    这鬼女叫自己来居然是招揽她?

    她一个修道者,这妖魔可真敢开口。

    “没兴趣。”

    意料之中的答案,鬼女也不在意,又道:“你若入了我鬼族,我保你天门派无妖魔敢来犯。”

    唐歌听了这话眉头拧到了一起,退了一步,避开她的手,坚定道:“我天门派世代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又怎会与你们鬼族为伍!何须你来庇护?”

    鬼女沉了脸色:“你莫要敬酒不吃……”

    “唐歌。”

    一声熟悉的声音从唐歌身后响起。

    孟七的确要来,不过唐歌算算应该是晚上才对,不知怎么来的这么快。

    鬼女眼神一瞥,浅笑:“好个俊秀的小哥。”

    “我不会随了你的。事情也说完了,大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唐歌悄悄将孟七挡在一旁。

    “这衣服看起来倒不像是你师兄弟。我记得好像是……昆山派吧?”

    “我们走。”唐歌不欲再理她,拉着不明所以的孟七,转身就走。

    鬼女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似笑非笑,哼了一声。

    “唐歌,总有一天,你会来求我的。”

    说完,一挥衣袖消失在原地。

    两人行了数步,孟七才问:“那是谁?”

    唐歌也不瞒他:“鬼族的人。就是上次在棋山时伤了我和唐知的那人。”

    “她此次意欲何为?”

    “不知道她为什么来了皇宫,成了大皇子的姬妾。皇宫这样的地方,竟对她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不知修为到底有多高。她方才约我来此,竟开口说要我加入她们鬼族。”

    孟七来的时候刚好听到了唐歌的回答,心下已经知晓:“大约是看中了你的天赋,不想让仙门再出一个‘云瑢仙上’。”

    唐歌还是很心虚的,又不能跟孟七说那碎了测灵碑的人根本不是自己。

    唐歌道:“不说这个了。你这次随云瑢仙上出去怎么样?”

    “收获颇丰。此次意在震慑妖魔,削弱他们的实力,所以点到为止。”

    唐歌心道你说的点到为止可是连除了几座山的妖王。

    “此外还救下了被抓去的几个门派的幸存者。”

    “你旁边那个抱琴的女孩子吗?”

    “你说江师妹吗,那不是,是临沧派掌门之女。不知怎么竟与同门一起跑到令丘山历练去了,我们回来时路过那里刚好从妖魔手底下救了他们。”

    唐歌想起他们交头接耳的样子,不免心中吃味嘀嘀咕咕:“云师妹江师妹,我看这修仙界哪个都是你师妹……说起来我也算是你师妹,你好似没叫过我啊,‘孟七师兄’。”

    这话说完她又后悔。

    “我怎么说出这样的话?”

    那股又怒又尖酸的情绪在她心头缠绕一圈一圈,到了心尖化为一缕细烟散去。这情绪又汇集到她脑中,化作两个字。

    嫉妒。

    她在嫉妒?

    太可怕了吧。

    她急忙摆正了心态纠正:“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她想了想也不知作何解释,“算了。”

    “那是客套的。”

    “嗯?”

    “‘师妹师姐师弟师兄’的,不是客套的话吗?”

    “好像是的……”

    孟七在皇城车水马龙的街边停住脚步:“唐歌,我喜欢你,不想与你客套。”

    唐歌大脑顿了一刻,久久不言语。

    孟七也没催她,静静地等着她再开口。

    啊啊啊啊啊!

    他方才说……喜欢她。

    唐歌反应过来,沉静不了了,只想捂住脸叫出声来,心中的不快一扫而空,心中充满了喜悦,仿佛一颗心都浸在蜜糖里,那甜绵绵不绝,丝丝入骨,醇郁而不觉得腻。

    这辈子都不会觉得腻。

    她害羞个什么呀。

    孟七这么大大方方的说出喜欢她了。

    唐歌镇定了心神,张开手一把扑进孟七怀中,环住他的脖子。孟七下意识的接住了她,环住她的细腰。

    这大胆的举动一时间引的许多人侧目,她也不管不顾,笑吟吟地望着他。孟七这位置将周围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俊脸瞬间红到耳根,却也没放她,嘴上害羞,内心欣喜万分。

    “怎么突然如此。”

    唐歌眼神对上他那双晶亮好看的眸子,又望望他通红的脸颊,笑的又欢又甜。

    “早就想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