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一歌一浮生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青弋剑一现身,鬼女便知不好,急忙想开溜。

    她本就准备让这些妖停下攻击,谁知道唐歌竟先一步捏碎了玉牌。

    “青弋剑?果然是她……还是先走。”

    她刚欲施法逃走,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倾去。那青弋剑主五指微曲,往鬼女所在的方向一抓,眨眼之间鬼女已在她手上被钳住了脖子。

    那纤手白皙如霜雪,细腻如脂玉,手上的力气却大的很,死死的将鬼女掐住,令她喘不过气来,掰着青弋剑主的手,苦苦挣扎。

    “来了就不要急着走了。”

    “鬼女?”唐歌看清了青弋剑主手中的人,当即明白过来。

    原来是她,是她故意将他们引来此处想要杀了他俩?就因为她不愿跟她入鬼族?

    “认得吗?”唐歌出声一喊,青弋心下便明了二人有些纠葛。

    “大人恕罪,小妖并不知他们是大人手下的人,我二人并无意取他们性命。”狞心中犯嘀咕,心道唐歌一介凡人怎会与青丘的这位相识。

    “这鬼女,若早些告诉我有这样的事,我何必来趟这趟浑水。”

    这漫山遍野的妖,还说未要取他们性命?

    青弋只问:“你是哪个妖将手下的?”

    狞将头深深地拜下去:“此事无关各位妖将,是小妖自己的错,还望大人明察。”

    青弋“唔”了一声,又望向手中的鬼女:“方才是你在山上控制这些小妖吧。唐歌。”然后将鬼女往唐歌面前一丢,青弋剑也收起来,不再指着狞。

    “你来问话吧,问完我再将她处置了。”

    青弋松了她的脖子,鬼女一阵眩晕,大口大口地吸着气,不住的干咳,又运了运法力,发觉法力还在。

    “啊,忘了说,不要试图在我面前逃走。你知道的吧,小鬼?”

    鬼女把那心思按耐下去,老老实实地答到:“鬼女不敢。”

    唐歌喂孟七吃了灵药,她经脉怕是不行了,身体里无一丝灵力。对鬼女道:“我与你无冤无仇,只因为我不想随你入鬼族,你便如此害我吗?”

    鬼女忙辩道:“确实如狞所说,我们并非是想害了你们。”

    唐歌看着孟七,心中生出一股恨意:“你这还叫没有害我们吗?”

    “是狞下手重了些,我保证会治好你们。”

    狞暗骂鬼女,你只说要放过那女子,可没说要放过那男的。

    不过他也不敢反驳出口,只得任凭鬼女编下去。

    青弋疑惑:“入鬼族?”

    鬼女眉间染上一抹愁云,颇有些可怜的意味在里面:“大人,唐歌天赋出众,以后说不定又是一个‘云瑢仙上’。‘云瑢仙上’在下界是何等的人物?我们自然发愁,这才想了个主意,让唐歌入我鬼族来。方才我正要让那些妖住手,大人就出现了。就算大人不出现,我也不会杀了他们的,事后也会好好的医治他们。驱使这些妖的目的只是想让唐歌知道修为高是多么重要,何必在修仙界与那群弟子缓缓修炼,我们鬼界自然有无数的天灵地宝供给她,让她很快的修得大道。”

    “荒谬!”唐歌怒吼一声。

    就为了这种目的,伤害了孟七,就算将他们治好了,孟七身份已经泄露,今后如何在修仙界立身?

    “你害了他……你害了他……他今后还怎么回门派去……昆山派就算可以护着他,那整个修仙界呢……”

    青弋望见了孟七头上的魔角,略一思索,心中猜到了几分:“有人看到了?”

    “大人……我们本无意伤害这些修仙弟子,之前令狰将他们引到终山只是想引唐歌过来,他二人来了之后便放了那些弟子了。只是……”

    “只是他们不知怎么又从山下折了回来……”

    “的确可恶。”青弋叹了口气,“唐歌,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唐歌摇摇头:“没什么好问的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除了感情上的愤恨,还能怎么样呢?

    “那好。”青弋扬起手,“我念在这世上的狞一族已极少,留你一命,散尽修为,重新修炼。鬼女便入轮回去吧。”

    这命令不容反驳,鬼女与狞发现在青弋话音刚落之时,自己已无法动弹,心中惊惧至极。接着那掌便要贴到鬼女身上,她惊恐大叫两个字:“纯狐!”

    那掌果真停了下来。

    鬼女脸色苍白,冷汗直冒。

    “你说什么?”

    “纯狐。大人,那堕仙的纯狐也知道这件事,是她让我如此做的!”

    “她在何处?”

    “走了好一会儿了。”

    青弋收起掌,沉思了片刻。

    鬼女心中松了一口气。

    果然这两个字还是有用的,毕竟曾经都来自九尾狐族。

    青弋走到唐歌面前,蹲下身,对唐歌道:“小唐歌,伸出手。”

    唐歌不知她要做什么,还是乖乖将手伸出。

    青弋在唐歌食指上凭空一划划出一道小口,然后沾了她的血,走向鬼女,伸指在她额上一点。

    鬼女吃痛叫了一声,那血沾过的地方升起一道烟雾,血迹随着烟雾消失不见。

    “我饶你一命。从此以后,唐歌生,你便生;唐歌死,你便死。”又走到狞面前,手抚上它的脑袋,狞以看得见的速度变小许多。

    “我留你三百年道行,去丹阳真人手下磨练心性去吧。从昆仑玉虚峰上去,自会有人接应你。”

    “多谢大人。”

    “多谢大人。”

    二人谢过,发现自己能动了,忙起身赶快跑了。

    青弋又坐到唐歌身边,凭空现出两只玉瓶在手中,递给唐歌。

    “吃下吧。这是很好的仙药,剩一口气也能给你救活了。”

    她将手贴到孟七的心口,施法道::“‘净影’,收。”

    孟七周身的煞气与额头上的魔角一一退去。

    “很抱歉我不能杀了她……”

    青弋望了望天,天空一片寂静,几只飞鸟拍着翅膀从天上划过。

    那仙丹入口即化,唐歌一吃下去便觉得痛苦一下子减轻了,五脏六腑似乎都得到了滋润,经脉也重新疏通、“活”了起来。

    她摸摸孟七,心跳正常,呼吸也平稳起来,他身上的伤口也自动开始愈合。

    果真是仙药。

    唐歌放了心,望着青弋无比美好的侧颜,想了半天也不知该不该问出口,却又忍不住问到:“与她口中的‘纯狐’有关吗?”

    “嗯。青丘九尾一族有三脉,有苏,涂山,纯狐。”青弋道,“她口中堕仙的‘纯狐’便是来自我青丘九尾纯狐一脉。如今已是魔界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