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顶级漂哥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SUP独立后我能得多少?

    “现在这个局面,你满意了吗我马上就要把自己将近四十年的产业给卖了,你和那些背叛者没什么分别,你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得到我的公司对吗”阿曼奥特在听完朴京长达半个小时的u脱离ra方案之后,平静的出奇。

    朴京合上报告,说道“不,总裁,我并没有想得到你的公司,我只是想拯救ra,存续它最具生命力的品牌,这算是在这场纷争中最佳的选择了吧,如果把这些背叛者逼急了,那我们连u都会失去,现在我故意压缩u的出货量和广告力度,目的就是让他们觉得u至此气数已尽,我们到时候才好让中国的金融公司完成对其的收购。”

    阿曼奥特脸部剧烈的抽搐起来,他低沉的说“怪我之前复仇心切,掉进你设的这个陷阱,我可真是老糊涂阿,让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们收拾,让他们占便宜总好过被你这个外人,不,外国人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好,我真不该去中国,真不该遇到你”

    阿曼奥特脸色变得煞白,可他依旧在看着那本厚厚的报告,那本复仇计划书在他看来简直是屈辱的不平等条约,他闭着眼睛叹气,就像遭遇了重大挫折和巨大失败一样。

    “总裁,您的那些亲戚们干的事情难道还没有伤透你的心吗你曾经告诉我,你的儿子们跟着你的那些亲戚们学会了各种陋习,只懂得享受和大手大脚花钱,他们甚至引诱您的儿子走上了吸毒、的道路,而这些亲戚们自己却暗中策划夺权,最终让您的儿子们在这次风波中没法帮你,你难道还要给这些恶毒的亲戚好处我这次完全没有任何想要占便宜的想法,我只想让u这个品牌活下去,那是在延续ra的血脉啊”朴京说着,激动的站了起来。

    愤愤的阿曼奥特愕然,这些内幕都是他告诉朴京的,背叛和血缘关系的藕断丝连交加起来的复杂情感让他彻夜难眠,所以他经常会把朴京当成倾诉对象,告诉朴京那些他从未对任何人说过的话。

    阿曼奥特突然冷笑起来,那笑声让人毛骨悚然,让人听不出绝望还是疯癫,还是两者都有,他笑罢,说道“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得到多少好处”

    朴京平静的说“我没有得到任何好处,我只想让u品牌活下去。”

    阿曼奥特不屑的摇摇头说“这不可能,你让中国公司接手u品牌,难道你这个中间人就没有一点好处人类啊,到底还要用什么让人恶心的方法去掩盖自己丑恶和贪婪的嘴脸”

    朴京振振有词的说“我可以立马和总裁签署一个合约,如果我染指了u的任何业务,得到任何好处,我都会悉数归还。忘了告诉总裁,一旦这个计划完成,我就会立刻辞职。”

    阿曼奥特倒吸一口凉气后,嘲讽的笑着说“难道我不知道那些金融手段的把戏再怎么查也不能查到你占有那家公司,哪有人不贪的现在的u足以成为街头文化产品的引领者,难道不是吗年轻人,贪婪得有个限度,如果你表现出那种野心和贪婪,或许我还觉得你是个正常人,可你现在这副模样,让我觉得你吃相很难看,很恶心”

    朴京对阿曼奥特的讽刺不以为然,平静的说“我再作多少解释,那都是徒劳的,或许你们西方人世界里的上帝和冥神哈帝斯才知道,岁月会告诉你,我不会占有任何好处,我只是按照自己心里的真是想法在做事情。”

    朴京觉得自己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把报告一份份的整理好,从容的准备离开。

    在朴京准备打开总裁办公室的门之前,阿曼奥尔丧气的说“如果把u独立出去,我能得到多少分红”

    朴京愕然的回头看着“投降”的阿曼奥特,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你还是总裁,你还可以继续指挥u,u沿用现在的管理层,一个员工都不会更换,所以分红还是现在的分红。”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把u卖了,我能得到多少钱”

    “总裁,如果你把u卖掉的话,估计能得到五亿欧元左右,不过这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数字,u不能没有你。”

    阿曼奥特眼神变得黯淡无光,就像是被宣判死刑之后,又获得减刑之后,稍微有些宽慰的说“能够到手五亿欧元也不错了,我老了,是时候退休了。”

    朴京激动的说“先生,你必须得担任总裁才行,你是u的灵魂”

    “现在已经开始用命令的口吻和我说话了必须历史上的傀儡是不是都是这样被摆弄,我今天算是体会到那种酸楚的感觉了。”阿曼奥特自嘲的说。

    “总裁,如果u失去了灵魂,那将会变成一个四不像的怪物,u的许多设计都是您晴子拍板的呀最起码,你也应该担任荣誉总裁呀”朴京情急之下,说出了底线。

    这正中阿曼奥特下怀,他嘲讽的说“终于露出那丑恶的嘴脸来了荣誉总裁那不就是傀儡吗我这个傀儡需要每天接受控制,限定活动范围吗你让中国公司收购u,不会把总部也搬到中国去吧”

    “以目前中国本土目前的品牌意识和潮流氛围,暂时不会搬到中国。”

    “我很累,你出去吧”阿曼奥特像是做了一个让朴京出去的手势。

    朴京点点头准备离开,但事情的紧急性已然容不得他再拖延,他在出门前回过头来说“总裁,股票市场上的总攻,后天就会发起,现在必须让现有的支持者帮我们回购一部分股份,凑足那个数,按照西班牙的法律才能操作”

    “这么迫不及待的就向我这个傀儡下达命令了我说了我很累在我后悔当这个傀儡之前,立刻滚出去”

    朴京依旧面带微笑,轻轻的关门离开了。

    在今天来这儿之前朴京同周住和张一军进行了反复的讨论,他们针对每一个细节都进行了验证,在朴京看来,这真的就像是在谋划一场战役一样,就像当时盟军谋划诺曼底登陆计划。